"台日海洋事务合作对话"首次会谈"零成果"
10月31日,延宕数月的”太入海洋事务合作对话“(下称”台日海洋对话“)在日本东京举行首次会议。此对话被视为台日在海洋问题上新的沟通机制,但双方在冲之鸟礁和福岛食品解禁等敏感议题上未达共识,对话几无成果。外界质疑,其间存在利益交换默契,台湾权益或被牺牲。

对话东京登场 规格提升

首次“台日海洋事务合作对话”会议31日在日本东京召开。台“中央社”图 

    虽然此次对话不回签署协议,但台日双方仍刻意提高代表位阶,以示重视。日方由“日台交流协会会长”大桥光夫主导,并要求台方“督军改领军”。因此台当局将原定任会议顾问的“陈水扁军师”、“亚东关系协会会长”邱义仁改派为团长,并携农渔、海巡、科技和涉外事务部门与会。因为邱是蔡当局“党政九人小组”成员,民进党因而自夸“台日关系大跃进”。对话原定于7月举行,但因当时“南海仲裁案”余波未平,台湾内部对冲之鸟礁议题较为敏感,反对让步声音较高,日方也“不喜欢意外”,需要有会前协商和议价过程,故最终延宕到10月底才上路。[详细]

首次“台日海洋事务合作对话”登场 蔡英文被警告勿“逢日必软”

对话无交集 会议几无成果

网络图

    会谈中,双方涉及渔业合作、海上搜救合作、海洋科学研究等议题,但对外界最关切的冲之鸟礁,却未达成任何共识。尽管大桥光夫和邱义仁均表达了台日海洋事务上的摩擦可以通过对话解决的立场,但在渔业合作议题中,台方主张渔船有权在冲之鸟海域作业,并期望日本退回被扣渔船的保释金。而日本坚持冲之鸟有其专属经济海域,双方“各自表述,毫无交集”。同时,台当局虽信誓旦旦承诺会保护渔民捕鱼的权益,但对冲之鸟是岛还是礁,“外交部次长”侯清山在“立法院”含糊表示,“尊重国际仲裁,目前没有定论”。至于福岛核辐射区食品输台问题,由于“卫生福利部”缺席,亦未公布进展。双方取得的最大共识,仅是未来将每年召开“台日海洋会议”全体会议。

台日海洋对话没交集 冲之鸟仍属高风险海域

台日海洋对话被批无结果 台官员:去争议区外捕鱼 出事我负责

台日海洋对话 全力讨好日本

岛内各界多有批评

 一是国民党批蔡“逢日必软”、牺牲台湾权益。在会谈前,国民党“立院党团”即召开新闻发布会,称蔡当局在冲之鸟的隐晦退让态度让人很不放心,“立委”张丽善、陈超明、王育敏等批蔡当局“逢中必反、逢日必软”,“天天到日朝贡,当软脚虾”;表示国民党将关注谈判会否在冲之鸟和福岛食品等议题上,以台湾渔权和民众健康作议价筹码;提出要邱义仁回台后做专案报告,防止“黑箱操作”。对于会谈,国民党智库“国安组召集人”林郁方分析,邱义仁可能会搁置冲之鸟争议,让双方回到其在2002年担任“国安会秘书长”时达成的“主权换渔权”默契;精于算计的日方或已得到了福岛食品解禁的承诺,故而配合。“台日海洋对话只是序曲,台日食安协议才是重点”。

    “台日海洋事务合作对话”10月31日召开,会议中双方各自表述,毫无交集,渔民相当失望。(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二是渔业界期望落空,难以接受。基于今年4月台湾渔船在冲之鸟海域遭日本扣押而引发台日海洋纠纷,台湾渔民对于台当局在会谈中与日方一团和气,在渔权、赔偿、道歉等问题上毫无作为,无法为渔民讨回权益和公道而甚为不满。全台渔会总干事林启沧表示,渔会对于这次会谈事先未得“通知、讨论”,怒批“什么鬼话,很生气”。屏东琉球区渔会总干事蔡宝兴表示,本期待双方能协商遵守国际规范,但遗憾未有共识,并指出,台湾有250艘船在冲之鸟礁附近作业,年产值20多亿新台币,受到影响很大,“今后日本能随意扣押渔民,我们无法接受”。

"台日海洋对话"对冲之鸟争议无共识 渔民:去开什么会

台日友好不能牺牲渔民权益

台须认清形势 切莫“逢日必软”

    民进党当局在岛礁问题上主动让步,日本却将让步视为理所应当,对台湾地区要求的捕渔权则置若罔闻。日本坚持立场,不因台湾地区妥协而让步,蔡当局未战先让。这究竟是战略误判,日方鸭霸吃定台湾,还是民进党当局另有所图,放任日本吃定?

    蔡英文上任以来,虽未明言“亲美日、远大陆”,但透过其公开发言和实际行动都可以看出,希望透过加强与美日等国的准联盟关系,消解来自大陆的影响力,甚至希望配合美国重返亚洲战略。因此,在与日本谈判时,一改马当局寸土必争的作法,而以战略上的让步来换取日本的支持,但实际效果显然未如预期。

    从战略上看,台日双方确实彼此需要,但日本在谈判中,仍以己方利益优先,不会因为战略合作的需要而轻言放弃现实利益。甚至可以说,日本也意识到台湾对自己的战略需要,反而更不愿意在实际利益上作出让步。不仅如此,日本对台湾其实是予取予求,除了渔权问题以外,日本还要求台湾解禁核灾区食品进口,可谓步步进逼。[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