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天津概况
·产业现状综述
·农业现状描述
·金融业现状描述
·台湾青年天津创业开餐厅,今后准备定
·在一草一木之间,是津台“茶”文化的
·台湾创业青年来津传授“创业经”
·京津高校台生齐聚双创特区 交流创业
·新金融专访天津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
·周克丽:天津台商总部基地将被打造
·医学与人文相融合 两岸文化一脉相
·全面服务台资企业 不断增进彼此友
  当前位置>>两岸大小事
一位普通台湾女孩子,突然接到了来自大陆官方的来电
2016-02-29 16:16:32    华夏经纬网

  上月,台湾女艺人@刘乐妍 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长文《我是台湾人,我当然也是中国人!》,表达了对于祖辈和故土的深深眷念,她也由此为更多大陆网友所认识和喜爱。

  在这篇感人至深的文章中,小编神奇地发现,这位漂亮的台湾姑娘居然是小编的湖北老乡。

  更神奇的是,这位可爱的“湖北佬”昨天还接到了一个来自家乡的令她惊喜的电话……

  我是台湾人,我当然也是中国人!

  我从来不看政治新闻,但是我每天一定会看娱乐新闻,小狗新闻,美食副刊柯P经典语录和圆仔爬……

  但是最近的娱乐新闻都跟政治新闻搞在一起。虽然我看不是很懂,但是我还是免不了一定得看到。

  我很认真地反问我自己,那我是中国人吗?

  从小,我就是跟着爷爷奶奶被带大的孩子。我爷爷奶奶的国语都带着浓浓的乡音。

  来我家的同学都听不懂我爷爷奶奶说的话,我奶奶跟她们聊天我都要在中间当翻译.

  但是这明明就是中文啊!可是我同学就是听不懂。只有我听得懂。

  因为我爷爷祖籍是湖北,奶奶是江苏,不只爷爷奶奶,我还有外公外婆,他们祖籍是安徽和浙江。

  我家附近的邻居,我奶奶平常散步的朋友,也都是来自山东啊,宁波,南京啊的老奶奶,这些对我来说,我都没去过。就只是一些历史课本上出现的地名。

  其他爸爸妈妈带大的孩子,可能听了很多白雪公主啦,灰姑娘啦之类的妈妈说的床边故事。

  可是我爷爷奶奶,从小讲给我听的就是他们如何逃难、逃了多远、怎么逃和一些对日抗战打鬼子的故事。

  我奶奶讲到激动处,还会落泪……说:日本人都乱抓女孩子……等等的。

  这些故事我听多了,导致我现在长大喔,我还是不太喜欢日本我对这个国家没有太多好感,即使我已经去过一次了。

  但是我认为没有必要我应该是不会想再再花钱去。对这个国家就是有吃生鱼片就够了。

  我爷是个不容许挑战他的人。小时候日剧阿信这么红喔!红片全台湾喔~

  我爷用浓浓的乡音说一句:鬼子连续剧,不看!

  我吵着跟奶奶说,拜托啦!带我去吃汉堡好不好,我好想吃吃麦当劳喔!

  我爷回一句:洋人的东西!家里没有!

  叫麦当劳回家全家一起吃当晚餐啊这种事,在我家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

  麦当劳没有,想当然,pizza也是不可能会有。

  我爷爷奶奶不买的东西,基本上我都很难才有机会吃到,或者是根本没吃过。

  我倒是从小到大都吃着奶奶从菜市场买的葱油饼……

  还记得我在外面第一次吃到有包花生的粽子时,我惊呼大叫:咦?!这个粽子好奇怪,包成三角形的而且里面有好多各种的料喔!

  但是我奶奶买的粽子,她都是专程跑去南门市场,买一种长条形的粽子。这种长条形的粽子,里面只有黏黏的糯米和一条长条型的肉!

  现在这种粽子越来越少了,这种不知道他正确的名字是叫外省粽?还是上海粽?潮州粽?但这才是我从小吃到大我以为的粽子。

  第一次在外面吃到碗粿的时候,我已经20岁了。我惊呼!哇赛,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好吃?为什么我奶奶从来没有给我吃过?

  小时候我没什么钱,我都吃家里,奶奶买什么我吃什么,我奶奶不买的东西,我都没有机会尝试。

  老人家很奇怪,永远只吃自己习惯的那几样。所以各种台湾小吃,我都是长大以后自己在外面体验才有机会爱上的。

  我奶奶却很喜欢买一种叫雪片糕的东西。她都要专程跑好远去买。雪片糕陪我从小到大...

  但是我奶奶死后,我就再也没有吃到过这个零食了...请问,你们知道这个雪片糕到底要去哪里买才有吗?我很想念,因为那是我奶奶的味道。

  记得当艺人以后第一次去大陆的时候,我在机场听到左右人潮讲话的声音。我哭了...因为他们聊天那种有口音的中文,我听的懂!我全部听得懂!

  只是我爷爷奶奶死很久了,我以为,我又听见他们在聊天了。我回头,看见一群陌生的脸孔。但是我哭,因为他们聊天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我家的声音”。没错!那种有浓浓乡音有口音的声音,那就是我家的声音!

  我爷爷跟我说过一个故事,就是他有一次打仗,抓到了四个共匪中国人。他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把他们放了,叫他们快回家!他只杀日本人,我问他为什么要放?他说:中国人为什么要杀中国人?

  爷爷最后在病床前的半年,他的精神状况时好时坏,很少再多说什么,也常常迷迷糊糊的。

  但是他对从前的事情却记得特别清楚。所以只要我跟他聊他年轻的事,他就会打起精神的来说给我听。

  他在病床前的最后半年,成为了我俩谈心最多的时候……可能因为我们住在台北市吧!健保病房同住的有五六个老人,很巧的就是全都是外省老伯伯。隔壁床老爷爷先发难的说了一句,蒋中正欠我一个公道。我问:什么公道啊?

  老爷爷说:说要回去都没回去……唉,结果我爷听到了,也打起精神跟我说话了,又说起他小时候在家乡的故事。

  然后他又低喃:这辈子都回不去啰……

  我知道,那是他想家的声音。我们是他的家,那儿也是他的家!

  开放探亲以来,奶奶找回了好多在宝应、无锡、南京各处还活着的亲人。可是爷爷在湖北的爸爸妈妈姐妹,一无所获...

  他跟我说的故乡湖北,就是他记忆中的样子。就是田,在他的家乡里人人都种田。

  在这篇上月发表的长文中,@刘乐妍 提到她爷爷的湖北乡音、提到了爷爷再也未能回到故土的遗憾,实在令人动容。但就在昨天,她又再一次听到了熟悉的、跟爷爷口音一样的“乡音”。

  2016年2月26日

  下午在家接到一通来电,显示来自恩施湖北?!

  非常亲切的地名,但是⋯⋯咦?我有认识湖北人吗?

  电话的那头,他说,他是宣恩县政府找刘小姐!

  我是!我就是!

  他说,根据我的家谱,网站上说在宣恩县高罗乡刘氏,但是去了高罗找,却找不到家谱和我一样的刘氏,为了确定我爷爷到底是不是宣恩那里的人,他用一段宣恩口音的中文跟我说话,试看看我懂不懂。

  接下来,他全部都换成湖北方言跟我对话了⋯⋯

  我听的懂,全部听的懂,我还可以实时口译。

  他说:那就是真的我们宣恩啰~

  宣恩县我可以百分一万的告诉你,一定是正确的!因为我爷爷一天到晚把这个地名挂在嘴边。

  眷村邻居每一户人家,家家户户打招呼用语一定是:你老家哪里的?

  我爷爷都一定报上湖北!宣恩!

  台湾人现在的新式身分证,背面写的都是出生地,所以我是台北市。但台湾以前的旧式身分证,背后是写祖籍的。就连我没到过湖北,以前我的身分证背面也是写着我是湖北省宣恩县人,这地方我没去过,但是从我一出生「宣恩」就跟着我呀!

  他希望我能提供更多数据,但是我已经想不出来我还能提供什么了⋯⋯家谱照片文件、我小时候照片、我爷爷奶奶遗照,全部都被我后母当垃圾丢掉了啊⋯⋯

  爷爷叫刘永旺,爷爷的爸爸叫刘道元,爷爷的妈妈叫田氏。爷爷的兄弟叫刘永源。爷爷的姐妹有人嫁到「徐家客栈or许家客栈」。

  国实宏太祖,家道永光昌。是家谱。我是女生不用排,但我的弟弟是昌字辈。

  我爷爷非常讨厌吃玉米,他叫玉米都叫包谷,他非常讨厌吃那个。因为他说在他的家乡𥚃没有米可以吃,都把包谷当饭吃,所以他非常讨厌吃玉米,可能小时候吃怕了吧!然后,爷爷非常喜欢吃猪头肉、猪耳朵、大肥肉、鸡翅膀、花生米和白酒。爷爷也喜欢唱歌,他都唱着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会的歌。电视上没听过也没听过其他人和他哼一样的歌⋯⋯

  然后他从军的理由在我听起来很荒谬⋯⋯就是有一天他出门种田,(种田?种地?)被国民党军队给抓了,国民党说,不当兵?就枪毙!

  所以他从了军⋯⋯就从那一天出门种地以后,他就再也没回过家了⋯⋯讲到这他还会苦笑一下,因为他说,他是「娃娃兵」。像他这样的娃娃兵还很多,跟着国民党来台湾的时候,每个人都想快点退伍,所以报户口的时间都故意把年龄报大,他多报了好多岁,他离开家的时候年纪太小,也不太认识字,导致他来台湾后身份证上出生日期和名字都被办事人员写错了。

  其实宣恩县政府国台办的人说找不到,我也不意外。因为早两岸刚开放的时候,爷爷奶奶就分别托人去找过了。奶奶有找到,但是爷爷没有,一无所获。当时爷爷就哭了,他哭说:一定全部打仗被打死了⋯⋯我有看到。现在又过了这么久,更找不到,真的我都能懂的!

  真的很感谢宣恩县政府的帮忙,谢谢你们的辛苦。我感谢你们,真的。不瞒大家说,因为我出生在台北市,我以前实在是非常讨厌乡下、我怕黑,所以我也讨厌阳光大自然!但是自从知道,原来我是土家族大山𥚃的农村人以后,阳光、大树、小鸟似乎都可爱了起来。我看了头条新闻App𥚃所有讨论农村的文章,我觉得我好像也是其中一份子,读起来特别有参与感。原来我爷爷就是这样生活的呀?如果当初抓他从军的是共产党,现在的我,是不是会换一种人生?

  我应该在农村,三个孩子的妈了吧😆(肚子怀着一个,肩上背着一个,怀𥚃的在喝奶,然后我在下田帮老公种玉米之类的⋯⋯)

  然后,我想说的是,找不到没关系,千万不要自责。那篇文章会被你们注意到我始料未及,我真的无意要再加重你们的工作量。我真的很感恩,很感谢,而且受宠若惊。而且你们真的已经很厉害了!你们居然打的是台湾号码我本人手机!办事效率真的已经超神了!!

  我感谢你们的辛苦,如果找不到,你有空的时候,可以再打电话给我聊聊天吗?

  因为,你说话的口音好像我爷爷哦⋯⋯

  在湖北老家,直到现在,只会讲方言的老人们还会把玉米称为“苞谷”、不说“种地”而习惯说“种田”。这种看似遥远而又千丝万缕联系在一起的感情实在是太奇妙了……

  看完这位台湾姑娘真挚的文字,小编只想说:“祝福你,欢迎你回家,小老乡。”

  相关文章
主办单位:天津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