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 台湾资料库 历史资料
蒋氏父子从大陆秘运黄金始末
华夏经纬网   2016-11-18 09:52:48   
字号:

    蔡英文当局为清算国民党党产,连日来步步紧逼,国民党主席洪秀柱愤言反批道:如果真要清算国民党财产,那么蒋介石时代从大陆运到台湾的黄金是不是也要归还给国民党?从大陆带来的台北故宫“国宝”是不是也要归还,归还给谁,怎么还?一时间,国民党败退大陆前夕,蒋氏父子从大陆秘运黄金那段尘封的历史再度引发关注。根据蒋介石的“总帐房”吴嵩庆之子吴兴镛在《黄金秘档--1949年大陆黄金运台始末》一书中记载,蒋氏父子前后分六次将国库黄金运抵台湾,其中最主要的是前三次。

    一、败走大陆前的刻意安排

    1948年,蒋介石眼看在大陆的统治大势已去,便对李宗仁称:“就当前局势来说,我当然不能再干下去了。但是在离开之前,必须有所布置”,意指把国库黄金秘密运送到台湾。从蒋经国的日记来看,蒋介石最早在1949年1月10日介入此事,蒋经国在这天的日记中写道:“今日父亲派我赶至上海访俞鸿钧先生,希其将中央银行现金移存台湾,以策安全。”随后衔命从南京到上海宣达蒋介石的口谕,要俞鸿钧着手赶运第二批国库黄金。1月16日,蒋介石约见俞鸿钧、席德懋二人,提出中央、中国两银行外汇处理要旨,蒋宣称此举“欲为国家保留一线生机也”。

    蒋氏父子秘运黄金至台,俞鸿钧是核心人物。蒋介石下野的前两天,即1949年1月19日,在俞辞去中央银行总裁之后,以一介平民身份奉蒋氏父子之命,运用他个人与中央银行在职人员的渊源关系及影响力,筹划部署,将库存黄金运到台湾。1月21日,蒋介石由南京飞抵杭州笕桥机场,最先前来晋见的是台湾省主席陈诚和吴嵩庆。蒋介石责成吴嵩庆,以预支军费名义,速将中央银行和中国银行的金银美元提出,不得有误。同日,蒋介石“又手令提取中国银行所存的美金一千万,汇交当时在美国的空军购料委员会主任毛邦初,嘱毛将该款以及毛手上的余款悉数自纽约的中国银行提出,改以毛式私人名义存入美国银行”。

    二、虽经周折,三次运金终遂其愿

    最早一次运金是在1948年12月1日午夜,时任中央银行总裁俞鸿钧根据蒋介石的命令,将国库206万两黄金、400万块银元,自上海运往台湾。负责运送这批黄金的不是国民党海军军舰,而是海关缉私舰“海星号”。由中央银行驻台北代表沈祖同点收,存入台北附近大山深处的台湾银行金库。

    1949年1月19日,俞鸿钧去职中央银行,由刘攻芸继任总裁。虽然刘不敢公然违背蒋介石的旨意,但毕竟李宗仁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也不得不有所顾忌。刘上任后在运送黄金一事上态度消极,工作进展甚缓。1月27日,蒋介石在溪口召见中央信托局局长林崇镛,“商谈中央银行现金运送厦门办法”。蒋介石其间询问林崇镛,刘攻芸态度究竟如何,林崇镛即称刘“对此事进行,面有难色”,并对刘的拖延大表不满。当天,蒋介石在日记里写下他对刘攻芸的表现“殊为骇异”,并大发感慨:“世人能明理识义,并始终如一者,城难得也。”

    1月28日,俞鸿钧致电蒋介石称:“护国行存金尚有82万余两,银元2600万元,以前因存兑金银,故不得不酌情留存。现在政策变更,无此需要,亟宜早日运出,免滋延误。除密洽刘总裁迅办外,拟请由经国兄电话催办。”俞鸿钧的电报再次使蒋介石感到,抢运黄金行动进展受阻,刘攻芸并不完全听从俞鸿钧的指挥。不得已,蒋介石只好指令蒋经国给刘攻芸施加压力。2月3日,俞鸿钧致电蒋介石:“沪存金银已洽,刘总裁迅运。此间事务,大体就绪。”为了确保黄金的运送,以防意外,蒋介石8日又派秘书周宏涛赴上海,传达他对中央银行运送黄金的指示:“以中央银行存金为国民汗血之结晶,不能不负责设法保存,曾经指示财政金融主管人员,应将其运至安全地区,以期妥善保管与运用,免遭无谓之浪费。但以若干主管人员对次不甚了解,延未施行,故公不得已再派周宏涛秘书赴上海,对主管当局切实说明,以期彼等从速处理也。”

    2月8日,在蒋经国、俞鸿钧、周宏涛的频频施压之下,刘攻芸被迫交出国库钥匙,承诺将第二批黄金秘密运出。9日,第二批黄金从上海四行仓库的国库库房中提出,共计554394.896两,直接运送到台湾。10日,周宏涛自上海归来,向蒋介石报告第二批黄金运送情况:“所存现金已大部如期运往厦门台湾,现存上海者,惟留黄金20万两。”蒋介石得报后,“为之一慰。盖以此项存金为国民汗血之结晶,与国家命脉之所系,故不能不负责设法保存,因一再叮嘱财政金融主管应将其运至安全地区,俾得妥善保管与运用,免遭无谓之浪费,至今始得完成此一重要工作耳”。蒋经国在2月10日的日记中写道:“中央银行金银之转运于安全地带,是一个重要的工作。但以少数金融财政主管最初对此不甚了解,故经过种种之接洽、说明与布置。”“此种同胞血汗之结晶,如不能负责保存,妥善使用,而共诸无谓浪费,乃至资匪,那是一种很大的罪恶。”而在秘运黄金过程中,当时的财政主管与时任代总统的李宗仁最是强烈反对的。为此,他曾对刘攻芸大发雷霆,并下令不准再运走一两金子,否则惟刘攻芸是问。3月22日,李宗仁发动部分桂系立法委员,要求蒋介石将运到台湾、厦门的黄金悉数运回。对于李宗仁的要求,蒋介石自然不会答应。蒋经国在日记上痛批李宗仁:“此种卑劣阴谋,不惜断送国脉民命,且以之资共以为快也,可痛!”李宗仁后来在回忆录中说:“在我就任代总统之日,手头一文不名。为维持军饷,安定民心,曾命令行政院饬财政部将运台的国库银元、金钞运回一部分备用。但是在台负责保管责任的陈诚奉蒋介石暗示,竟作充耳不闻的无言抗命。”

    第二批金银运走后,上海的黄金白银储备所剩无几。即便如此,蒋介石仍不肯罢手。1949年4月23日,解放军攻占南京,国民党政权在上海的统治岌岌可危。为了抢夺最后一点黄金储备,5月15日,蒋介石派蒋经国、俞鸿钧秘密飞到上海,面见驻守上海的汤恩伯,要求将中央银行的库存黄金全部搬运到台湾。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亲笔行文中央银行,要求提取中央银行剩余金银。至18日,中央银行除留下黄金5000两、银元30万元外,其余黄金198000两、银元120万元全部被运送到台湾。蒋经国后来的回忆中进一步说明:“关于李宗仁来信所提到的库存黄金的搬运经过,我应该附带来这里说一说:当上海快要失守的时候,父亲派我们几个人去劝中央银行把库存的黄金全部搬运到台湾来。临行的时候,父亲再三嘱咐我们千万保守秘密。因为早已预料,李宗仁一定要以库存黄金作为’和谈’的条件之一。后来这一批黄金顺利地运到台湾。”四个月后,国民党当局为了支撑内战形成的金融危局,分别又于8月22日、30日两次从美国搬运库存黄金近20万两到台湾。

    三、具体数量,众说纷纭

    对于蒋氏父子秘运至台湾的黄金、银元与外汇到底又多少,具体数量,众说纷纭。根据吴兴镛在《黄金秘档——1949年大陆黄金运台始末》一书中记载,第一次运金共将国库260万两黄金、400万块银元,自上海运往台湾。而台湾传记作家王丰则认为蒋介石第一批由上海运往台湾的黄金,启运时间为1948年12月4日,从上海四行仓库运走了2004459.506两,该批黄金总计774箱。

    按照国民党的官方数字,从1948年12月至1949年8月,总共运往台湾的国库黄金达2949970.279两,这还不包括外汇、白银、珠宝与其他国有珍贵资产。据李宗仁称:“据当时监察院财政委员会秘密会议报告,国库库存金钞共值35000万美元。此数字还是依据中国公开市场的价格计算;若依照海外比值,尚不止此数。库存全部黄金为390万盎司,外汇7000万美元和价值7000万美元的白银。各项总计约在美金5亿上下”。另据蒋介石机要秘书出身、直接参与秘运黄金的吴嵩庆部下詹特芳称:“中央银行原报告有90万两,经过这次彻底核对,实存92万两,多出2万两,绝大部分是金块,每块10余斤至20余斤不等,块面刻有成色及重量字样。”“另外还有黄金4200余两,据说这是蒋介石私人存的”。银元部分约计3000万元。另据“中央银行”1949年12月报告,当时国民党当局的银行库存的黄金为395万两,白银1136万两,银元398万多块。程思远在《李宗仁先生晚年》的回忆中称:“蒋介石令蒋经国赴沪见中央银行总裁俞鸿钧,将发行金圆券得来的黄金、白银、外汇等共计3.7亿美元秘密运旺台湾。”曾任台湾“行政院长”的郝柏村称国民党撤退时将几百万两黄金运至台湾。《人民日报》根据历史资料称:国民党车里大陆前,先后3批实际运去台湾的黄金共277.5万两,银元1520万元。比较以上诸种说法,《人民日报》公布的数字基本上时准确的。

    四、全国人民血汗钱,助台湾发展

    这部分黄金、银元对于稳定台湾社会与发展经济都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正是有了这笔黄金,国民党迁台后的经济才趋于稳定,并逐渐步入正轨。蒋经国回忆中指出,国民党迁台的初期,如果没有这批黄金来弥补财政和经济清醒,早已不堪设想了;哪里还有今天这样稳定的局面。后来,国民党当局还将部分黄金用于台湾本地各项建设,为20世纪六七十年代台湾经济的发展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对于大陆人民而言,国民党政权抢运黄金行动则是一场公然的掠夺,正如蒋经国在其《风雨中的宁静》一书里提到的那样,“每一个铜钱敲开来都是血。”这些黄金作为国币——金圆券的准备金,是属于全体中国人民的。然而,无数百姓却因金圆券的剧烈贬值而倾家荡产。曾拍摄《黄金秘档》的台湾纪录片制作人丁雯静说:“这段尘封已久的历史往事过去属于高度机密,许多参与者最初都不愿意提及。把属于全体中国人民的黄金运到台湾去,他们中很多人都顾虑留在大陆的亲人会被指责。”

 

责任编辑:左秋子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台湾大事记
  更多
·2017年1月:蔡英文展开“英捷专案”
·2016年12月:一休一例闯关 劳团抗议
·2016年11月:台当局强推一例一休
台湾资料库
 
政治事件
  更多
·2016年岛内政局十大事件
·蔡当局执政首月十大施政与争议事件
·台湾历史上几次较大的“学运”(下)
·台湾历史上几次较大的“学运”(中)
·台湾历史上几次较大的“学运”(上)
·综述:马英九和蔡英文为“台独党纲”隔空斗
·台湾的老农津贴政策
“台独”组织
  更多
·支持“台独”的政党团体
·独立台湾会
·“特殊两国论”
·“台湾革命党”
·“台湾学生社”
·“台湾青年社”
·关子岭会议
军情档案
  更多
·台军2016年丑闻弊案盘点
·台军近年来意外事故一览
·这些年,台湾军方闹出的乌龙“神剧”
·美国第七舰队“游弋”台湾海峡三十年始末
·台湾发展火箭情况透视
·2015年台湾军事情况综述
·台湾举行黄埔建军九十周年庆典活动
历史资料
  更多
·蒋经国由苏归国内幕
·两蒋时期国民党反“台独”活动综述(上)
·蒋氏父子从大陆秘运黄金始末
·孙中山先生与台湾的不解之缘(一)——创建
·推动海峡两岸交往之手(完)——廖承志致蒋
·推动海峡两岸交往之手(二)——廖承志致蒋
·推动海峡两岸交往之手(一)——廖承志致蒋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