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2日
 
·投资环境良好
·产业优势突出
·区位交通便捷
·历史文化深厚
·自然资源丰富
·舞钢:环境优越 交通便利
·鲁山:山川秀美 资源丰富
·宝丰:物宝源丰 文化厚重
·叶县:灿烂古城 魅力盐都
·郏县:资源独特 物产富饶
·韩棱
·颜真卿与元结碑
·刘累
·沈诸梁
·墨子
·平顶山市文化艺术
·曲剧
·马街书会
·中国魔术之乡
  当前位置>>旅游资源
[鹰城访古]东花山上牛皋墓
2015-01-30 12:31:06    华夏经纬网

牛皋像 (资料图片)

    ○潘民中

    滍阳故城东,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山岗。这条山岗南连滍水渡口宋村(位于滍阳故城东南三里远,今被白龟山水库淹没),北接通往宝丰、汝州、洛阳的大道,滍阳人称其为东花山。东花山上有一座牛皋墓,坐北面南,朝向宋村。

    关于牛皋墓,还要从牛皋本人说起。

    屡建战功

    牛皋,字伯远,宋代汝州鲁山人,抗金名将,其故里在今鲁山县熊背乡石碑沟村。牛皋青年时代为县中射士,擅长骑射。

    靖康二年(1127)十二月,侵占西京洛阳的金军南出骚扰汝州。牛皋激于民族义愤聚众抗击金军,屡战屡胜,受到京西道总管翟兴的重视,荐举为保义郎。

    建炎二年(1128)八月,杨进率众70万盘踞鲁山,叛宋自立,扰乱京西(指以洛阳为中心的豫西地区)。翟兴命牛皋率部讨伐杨进。牛皋三战三捷,杨进部众望风瓦解。牛皋因功晋升荥州(今河南省荥阳市)刺史、中军统领。

    次年秋,金军再度侵扰京西一带,牛皋与敌六十余战,每战必胜,被时任东京留守的上官悟擢升为同统制兼京西南路提点刑狱。

    建炎四年(1130)四月,深入江南追击隆裕太后的一支金军主力走荆门(今属湖北)、襄阳(今湖北襄阳)、唐州(今河南唐河)、叶县(今河南叶县)北归。牛皋侦得情报,遂率部设伏于叶县北通汝州的必经之道——滍水渡口宝丰宋村,一举歼灭这支金军主力两万多人,沉重打击了南侵金军的嚣张气焰,在南宋抗金史上书写下光辉的一页。关于此战,《宋史·牛皋传》和《续资治通鉴》均有记载,被史家评价为岳飞朱仙镇大捷、吴阶和尚原大捷的先声。牛皋因此再升和州防御使、五军都统制,正式跻身高级将领之列。不久牛皋又大败金军孛堇所部于鲁山邓家桥(今鲁山县辛集乡邓寨村),转升京西道招抚使。

    建炎四年(1130)冬,伪齐皇帝刘豫乞师于金国,寇掠京西地区。牛皋设伏兵于要道,以逸待劳。等敌兵全部进入伏击圈,牛皋率部蜂拥而出,前堵后截,全歼金齐联军,俘虏伪齐将领郑务儿。牛皋因功升迁安州(今湖北省安陆县)观察使,不久又出任蔡州(今河南上蔡)、唐州、信阳(今河南信阳)镇抚使,知蔡州,加爵亲卫大夫。

    岳飞干将

    这时岳飞受命统管江西、湖北军务,筹划从襄汉进军中原,收复失地。牛皋奔赴临安(今浙江省杭州市)晋见高宗赵构,力陈刘豫必灭,中原可复之策。为了集中兵力,壮大声威,高宗遂将牛皋所部划归岳飞指挥。牛皋年长于岳飞,加之战功卓著,岳飞为能同这样一员猛将共事而快慰,遂任命牛皋为唐、邓、襄、郢四州安抚使,不久又改任神武后军中部统领,成为事实上的岳家军副统帅。

    伪齐军李成、王嵩所部狐假虎威,勾结金军侵占襄阳、随州。岳家军部将张宪、徐庆久攻随州不下。岳飞命牛皋前往增援。牛皋令所部仅带三日粮饷,粮未尽而城已克。斩杀王嵩,得降卒5000人,收复随州。接着牛皋又乘战胜之威,以骑兵克襄阳,败李成,打开了北进中原的大门。

    绍兴四年(1134)冬,金军攻淮西,连破濠州(今安徽凤阳)、滁州(今安徽滁州)。伪齐皇帝刘豫之子刘麟以甲骑8000为先锋,兵临庐州(今安徽合肥),江防告急。岳飞遣牛皋率两千骑兵渡江北上,驰援庐州,自统大军为后继。牛皋来到庐州,临阵呵斥金将:“宋将牛皋在此,尝四败金兀术,尔辈何敢进犯我大宋疆土?”金军本来就惧怕牛皋声威,今日闻听此言,无不失魄丧胆,不战而逃。牛皋率部追击三十余里。金军自相践踏,死者大半。

    绍兴五年(1135)五月,牛皋随岳飞镇压洞庭湖杨幺军,于水中擒获杨幺。南宋朝廷令牛皋出任武泰军承宣使、行营护圣中军统制,后改任湖北、京西宣抚司左军统制,加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

    绍兴十年(1140)金人出尔反尔破坏南北议和,重新侵占已归还宋朝的河南、陕西等地。岳飞命牛皋率部出师河南。牛皋所部在蔡州焚敌积聚,兵锋直指汴京近郊,成功收复淮宁府(今河南汝南)、颍昌府(今河南许昌)。在岳家军郾城、颍昌大破金军都元帅、领行台尚书事金兀术的诸战役中,牛皋功居第一,升官捧日天武四厢都指挥使、成德军承宣使、提举一行事务。

    绍兴十一年(1141),宋朝廷主和派占上风,高宗下诏撤兵议和。牛皋被迫随岳飞饮恨班师,转任宁国军承宣使、荆湖南路马步军副总管。

    饮恨而终

    岳飞遇害后,牛皋心怀激愤,时常流露出对朝廷主和派的不满。绍兴十七年(1147)三月三日上巳节,都统制田师中宴会诸将,牛皋应邀赴宴,席间突感不适,急归府第,遂卧床不起,中毒症状明显。他对身边亲人感慨:“皋年六十一,官至侍从,幸不啻足。所恨南北通和,不以马革裹尸,顾死牖下耳。”次日卒,葬于杭州西湖栖霞岭。

    牛皋遇害的噩耗传回家乡,鲁山、滍阳虽已被金军占领多年,但乡亲们还是悄悄地按传统仪式迎接牛皋魂魄,在其故里石碑沟和滍阳东花山上隆起了两座衣冠冢。

    明朝建立,改天换日,旌表前贤,岳飞、牛皋抗击金军侵略的功绩得到表彰。鲁山、滍阳于牛皋衣冠冢前都竖起了墓碑,上刻“大宋将军牛皋之墓”字样,并在战胜地宋村和故里鲁山东关分别建起牛皋祠,每年春秋由官府派员祭祀,远近牛姓族人也多以能来此祭扫先祖祠墓为荣。

    清朝乾隆二十八年(1763),滍阳绅民集资修葺宋村牛皋祠和东花山牛皋墓,滍阳近乡举人李绿园应邀撰写了碑文《宝丰宋村宋统制牛伯远祠碑记》,并作有《宋村牛伯远祠》诗一首:“背峞兵捷朱仙镇,仙人关与和尚原。有开必先古权舆,宝丰东南古宋村。……龙山脚下滍水旁,到处只用靴尖蹴。宋家统制牛伯远,横截中断肆杀戮。……所以战场人多吊,惟有宋村快凭眺。地当通衢每过此,下车来揖伯远庙。”讴歌牛皋的丰功伟绩,抒发追念之情。

    可惜的是宋村及牛皋祠已于上世纪六十年代被白龟山水库淹没,难寻其迹了,幸而东花山上牛皋墓遗址尚在。这也是英雄先辈为我们留下的一宗高品位的文化遗产。

来源:平顶山新闻网

  相关文章
平顶山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