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聚焦晋中
聚焦晋中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聚焦晋中
蔺相祠——晋中“和”文化血脉流淌的心房
2018-06-13 09:49:58    华夏经纬网

  在晋中市榆次区相立古村东,“方圆十里无霜”的中心山崖上有个庙宇叫蔺相祠,整个庙宇虽然不大,但气势恢宏,十分庄重。

  蔺相如作为“和”文化精神的人格化身被供奉在这里,揭示着一个事实:那就是晋中文化中所蕴含的“和”文化思想,一直以来都具有极为强烈和集中的象征意义。

  一、蔺相如“和”文化思想形成具有时代的深刻背景

  蔺相如(公元前329年至前259年),战国时期赵国著名政治家。

  赵国,《史记》记载,公元前376年,与韩魏灭晋;前372年魏败于蔺;前359年与韩魏分晋;前351年秦攻蔺;前328年秦取蔺、离石;前313年秦拔蔺,大将赵庄被俘;前283年,蔺相如完璧归赵;前279年,渑池会蔺相如两屈秦王;前271年,赵使蔺相如攻齐,至平邑;前260年,长平之战,蔺相如和赵括母亲谏阻赵王用赵括换廉颇为主将;前248年赵助魏攻燕,秦拔榆次等三十七城。

  蔺灭后,蔺地生活的人饱经多年战乱,流离失所,从而被迫迁徙。而一处自然山水相融相依、山灵水秀且浑然于一体的“相立”古地,成为蔺氏家族安居迁徙之处。

  二、蔺相如“和”文化思想形成受到家族变迁的深刻影响

  首先,山西师范大学教授蔺长旺经多年研究。春秋时期,韩氏一支在三家分晋后成为赵国的大夫,食采于蔺(今离石西部柳林),便称蔺氏。

  其次,早期蔺氏迁徙路线有三条。一是离石附近的蔺家墕迁到灵石县蔺家庄,再从蔺家庄迁到古县的蔺子坪和洪洞的赵城许村等地;二是从蔺家墕迁到榆次的蔺郊;三是蔺相如时期继续东迁到赵国都城邯郸。

  第三,根据赵国历史事件,公元前351年秦攻蔺,族人的一支从蔺家墕迁于榆次蔺郊,前329年蔺相如出生于蔺地;前328年秦取蔺,蔺相如一岁,蔺相如一族走向衰落,开始迁徙,于是投靠蔺氏早期迁入榆次蔺郊一族,并立家于相立树。

  第四,蔺相如从小饱经战乱之苦,又因自己从外地迁徙而来,为能积极主动的融入当地生活、学习和生产中,逐渐养成了非常强烈的群体意识和对社会的责任感;同时,对和平的向往和追求也伴随着他的成长生根发芽。

  三、蔺相如“和”文化思想在他一生中的深刻实践

  根据《史记》赵国世系,及蔺诗鹏、蔺长旺等人研究。首先蔺相如从幼时家庭的辗转迁徙,生活困难;到中年时因才华出众、智勇双全成为缪贤的舍人,并救主人于水火之中;最后虽是文相,但在国家需要时,仍然敢于承担重任,于公元前271年代赵王攻齐,至平邑。

  根据《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记载,他的生平主要有:一是在章台与秦王斗智,最终完璧归赵;二是在渑池会上两屈秦王,逼其击缶;三是在处理与廉颇的个人恩怨时能以国家为重,以容忍退让的言行感动廉颇,最终将相和解。

  这些史据所展现出蔺相如的无畏胆略、超常智慧、博大胸怀,无一不是他对“和”文化的厚重践行;以及勇于斗争、团结包容、内外兼修的个人节气。这些史实的背后,也充分应证了晋中这块“和”文化热土与晋中人历来将“和”文化视为自己的精神家园这一真实社会内容的水乳交融。

  四、蔺相如“和”文化思想的深刻内涵

  1.蔺相如“和”文化思想形成受到“蔺郊十里无霜”这种自然和美观的巨大影响。

  2.蔺相如智救缪贤的史实,是其“和”文化思想中诚实守信的“人性和善观”的一次体现。

  3.蔺相如不计廉颇过失,最终将相和解,是其思想中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矛盾和解观”的运用。

  4.蔺相如完璧归赵,渑池两屈秦王,是其唯实唯先,不辱使命,运用“不战而屈人之兵”这种“国家和平观”的雄才大略。

  5.蔺相如从小勤奋好学,到后来代赵王攻齐至平邑,是其一生艰苦奋斗与敢于担当相统一的“社会和谐观”个人人格魅力展示。

  几千年来,蔺相祠汇聚和融通着“和”文化中“群与己、同一与差异、冲突与和谐”等关系的精华,既一脉相承地守护,又继往开来的孕育了晋中这块土地的“和”文化价值观。今天,我们弘扬其“和”文化思想就是对中华民族精神的一次重新实践。

  五、蔺相如“和”文化对其后代传承的深刻烙印

  根据湖南省浏阳市发现的《蔺氏族谱》以及蔺氏后人的研究,一是蔺相如共八个儿子,分别为“仪、范、嘉、景、从信、岱、封、冕”,赵国灭亡后除长子信息不详外,其他人分别迁往“邯郸、湖北、江苏、江西、湖力南、浏阳、陕西西部、陕西渭南等地;二是蔺相如应为早期蔺氏第五代,在前四代的迁徙习俗中,都为长子留守祖居地,祭祖并传承家业,到蔺相如时代举家迁徙河北邯郸时,且长子应已成家,按祖训应留守父母曾安家立命之地相立村。这也正好印证了当地流传的一句民谣“东长凝的茄子,西长凝的蒜,相立的姑娘不用看,懂礼仪,人见人欢……”;三是据《蔺氏族谱》记载,唯长子信息不详,可断定在当时交通信息都极大不便的情况下,长子信与其父母兄弟相距甚远,故在住地修建祠堂,以祭祀亲人。

  蔺相如在榆次被供奉,在客观上是“和”文化成为晋中大地传统价值观的集中体现,是这种思想对于社会大众的关注程度、满足程度的需求,是这种思想对当地人们生活、生产的深刻影响和要求。反过来,又进一步强固了晋中文化中的“和”文化精神,促进了晋中“和”文化的发展,其最终结果也极大促进了晋中这一方土地的经济和文化发展。

  六、蔺相如“和”文化思想精髓与晋中精神的深刻链接

  回往榆次成长的历史,之所以有这种宏大而气势的城市气魄,是始终凝聚于城市背后的那股“和”文化力量。比如,榆次直隶庄村原是城东猫儿岭西南的一片偏僻之地,居民也只有五六户。民国初年,河北献县人刘三坤、定县人王普斋和完县人石老生四户农民迁来此处,以开垦荒地、租种土地或卖煤、卖烧土为生。民国十三年,河北隆平县郭继明又带领全家迁居该处。后来,迁居该处的还有河北井陉110人,清丰99人,以及获鹿、大名等县的几十余户。至民国二十年(1931年)该处农户已达30余户。1949年,全村人口约71户、253人,现如今常住人口1000余户、2000余人,村内虽以汉族、回族居多,但村民相处融洽,为榆次的发展作出了具大的贡献,当下的新村建设项目,更是榆次城市繁荣发展的一处缩影。又如,经纬纺织机械制造厂,建国初期由上海迁址榆次,企业在建设和发展初期,管理及技术人员主要以上海等外来人员为主,几十年来,晋中人民用自己独特的包容性格,默默地支持和帮助着企业的发展,最终使其成为了国内规模最大的纺织机械制造企业。再如,近年来的山西高校新区建设,也是晋中人民以高瞻远瞩的眼光,宽广包容的胸怀,喜迎八方学子,愿与他们和谐相处,同谋发展的博大情怀。

  透过此一例例史实,是涂水河畔“和”文化的血液,在滋润和涵养着当地人们心灵的成长,也是当地人们“和”文化特征的具体再现,更是这片土地上人们实现人生价值和目标的唯一捷径。

  晋中,作为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多民族多元化交互相融,形成了“明礼诚信、开封包容、艰苦奋斗、唯突唯先”的厚重历史文化精神,所有这些文化的积淀,又都是蕴藏在“和”文化思想里巨大的精、气、神。传承晋中精神,就是传承“和”文化思想;弘扬晋中精神,其实也是弘扬“和”文化思想的一种具体体现。由此,晋中这块热土,才以让“和”文化不仅落地生根,而且脉脉相承;不仅遍地开花结果,而且布施广博、源远流长。

  七、新时期对习近平总书记“和”文化观的深刻领会

  习近平总书记在《之江新语》中讲述了“和”是“人与自我、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新时代、新思想、新征程,总书记的“和”文化观为晋中的“和“文化思想建设指明了航向。

  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在于: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梦想“天下太平”。“和”文化是中国人的血脉,读懂了和文化是中国人千百年来流淌的血脉,就感受到了走向世界的中国那种无法改变的“和”的气度和内质。今天,这个世界需要一种“和”的思维来维持,和而不同方为大同,那就是现在中国提倡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晋中作为“和”文化思想的发祥地,必将搭乘新时代的航班,为中国“和”文化思想的种子撒下世界每个角落,贡献点滴力量。(晋中日报)
   

主办单位:晋中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联系电话:0354-2636123 E-mail:tb6130@sina.com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