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两军同步组织脱离接触 印军鼓吹“获胜”
中国和印度政府宣布,中印两军位于班公湖南、北岸一线部队于2月10日开始同步有计划组织脱离接触。印度陆军北部战区司令乔希日前接受印度电视台专访,除表示当前脱离接触过程进展顺利外,他还不断鼓吹“印度的成功”,宣称“中国丢脸”,引发舆论关注。

    中国和印度政府宣布,中印两军位于班公湖南、北岸一线部队于2月10日开始同步有计划组织脱离接触。之后,印度媒体一直紧盯双方的撤军进展。

    《印度斯坦时报》2月12日曾报道,到11日为止,解放军已从班公湖南岸撤出了200多辆主战坦克,速度之快让印度陆军高层和国家安全决策人士感到吃惊。报道称,两军脱离接触进展比预期顺利。印方知情人士说,撤军进程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当中”,“中方军队拆除了其自去年5月起在当地临时搭建的军事工事”,“根据此前双方达成的协议,一些观察哨所、掩体等也被拆除”。

  新德里电视台16日的报道称,中方从班公湖南岸撤出了130至140辆坦克、30门火炮、2000余名士兵,从班公湖北岸撤出了约30门火炮、4000至5000名士兵。根据印度军方发布的视频,中方军队正在有序组织撤离,并将现地恢复至对峙前原状。但印方并未说明该视频拍摄的地点。脱离接触结束后,印军将撤回至班公湖北岸第二至第三指之间的哨所,中方军队则撤回至第八指以东阵地,双方未来暂不对两者之间的地区进行巡逻。

  《印度教徒报》引述印度政府不具名官员的话称,“过去数日以来,(双方)加快落实1月24日举行的第九轮军长级会谈共识”,“现地指挥官每日至少召开两次会议,我们希望将所有地区恢复至2020年4月前的原状”。

  尽管不少印度媒体吹嘘此次达成初步撤军协议是“莫迪政府的胜利”,但反对党和部分战略界人士对此并不认同。印度国大党领导人拉胡尔·甘地质疑莫迪政府达成了一份“假冒协议”,称莫迪是“无法对抗中国的胆小鬼”。印度前国防部长安托尼则批评称,达成脱离接触协议意味着印度政府将“主动权移交给了中国”。印度国防部则发表声明回击称,上述批评是“误导性的”。

    香港《南华早报》援引印度陆军北部战区前司令胡达的话说,双方脱离接触的过程“公平、对等”,设立非巡逻区有助于减少两军在争议地区的摩擦。

印军高官鼓吹边境对峙“获胜”

    印度陆军北部战区司令乔希日前接受印度New18电视台专访就中印边境对峙以来的情况进行全景梳理,这是印度陆军现役高官首次公开谈及有关情况。除表示当前脱离接触过程进展顺利外,他还不断鼓吹“印度的成功”,宣称“中国丢脸”,引发舆论关注。

  乔希表示,“在脱离接触启动后,双方每天早上举行会谈讨论当天的行动,每天晚上通过热线电话交流有关情况,如遇到任何问题则交由次日晨举行的会谈上解决”。他说:“中方在脱离接触过程中表现出诚意,”“此项工作正以非常快速的进度执行。”他透露,印方通过卫星和无人机监控了中方装甲车和机械化部队撤出的全过程,双方也安装了摄像头等“用以检查彼此活动”。

  在回应印度是否“丧失领土”的问题时,乔希予以否认。他称,印方始终将中方军队撤回至班公湖北岸第八指地区视为谈判的底线。最重要的是,中方同意不在第四指至第八指间的地区从事任何军事或非军事活动。因此,印方认为目前达成的脱离接触协议是“巨大成功”。

    乔希声称,印军于去年8月29日至30日占领热赞拉山口和热钦山口附近的制高点,是使该国在对峙及后续谈判中变被动为主动的关键一步。他在采访中承认,印度在印中前五轮军长级会谈中“举步维艰”,直至双方举行第七轮会谈后,情况才有所改观。他强调,印方向中方传达了“绝不屈服”的明确信息,并坚持要求将现地恢复至2020年4月前原状。

  乔希表示,对峙期间曾存在爆发武装冲突的风险。他说,加勒万河谷事件后,印军一线部队已被授权可自由开火还击。当印军占领热赞拉山口和热钦山口的制高点后,中方军队此后也曾试图登顶,印军彼时已做好“扣动扳机的准备”,但“比扣动扳机更需要勇气的是不扣动扳机”,而这一决定避免了一场战争。

    乔希还称,“(现阶段)脱离接触完成后48小时内,双方将举行第十轮军长级会谈,以解决其他对峙地点的问题”。他说,双方未来应通过谈判解决摩擦,“并将在某个阶段着手启动实控线的澄清工作”。

  此前,印度反对党国大党等曾批评印度政府与中国达成的现阶段脱离接触协议“丧权辱国”。有分析人士表示,乔希此时公开发表上述言论,虽然看似荒唐,但无疑为莫迪政府做了“政治减压”,借鼓吹所谓对华强硬和宣扬“全面胜利”为政府挽回与中国对峙导致的失分。

印“最强国产坦克”部署边境

 

    印度总理莫迪2月14日出席了最新版“阿琼”坦克的交付仪式,亲手将这款印度国产最先进坦克交付给印度陆军,还称要将其部署到印度北部边境。

  莫迪在交付仪式上说:“这款在泰米尔纳德邦制造的坦克将被用在我们的北部边境,以维护国家安全。”他还说:“我们将继续努力让我们的军队成为世界上最现代化的军队之一,与此同时,让印度在国防领域实现自给自足的工作也正在全速推进。”

  报道称,这款最新版的“阿琼”坦克是由印度战斗车辆研究与发展局(CVRDE)、印度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DRDO)、15个学术机构、8家实验室和几家中小微企业自主设计、开发和制造的。据CVRDE介绍,“阿琼Mk-1A”主战坦克是一款可靠的作战机器,拥有强大火力、高机动性、优秀的防护能力以及良好的舒适度,相比Mk-1型“阿琼”坦克,最新款“阿琼”主要在14处地方进行了升级。

  “阿琼”主战坦克项目于1972年由DRDO发起,目标是打造一款“具备强大火力、高机动性和优越防护的最先进坦克”,该系列坦克于1996年开始在泰米尔纳德邦的阿瓦迪军工厂开始量产制造。印度媒体称“阿琼”坦克的优势在于其配备的120毫米口径火炮和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还配备有计算机控制的综合火控系统。

  印度陆军于2004年收到了首批16辆“阿琼”坦克,这些坦克编入印度陆军第43装甲团的一个中队;2009年,印度组建了首个“阿琼”坦克团,该团当时拥有45辆坦克。到2011年,印度军工已累计交付100多辆“阿琼”坦克。2010年,印度陆军曾订购了124辆“阿琼”坦克,此后印度国防部又订购了118辆Mk-1A版本的“阿琼”坦克,当前交付的这批坦克就在这一订单之中。

  报道称,Mk-1A版本的“阿琼”坦克14项主要的升级中包括发射炮射导弹的能力,但该项能力的最终测试仍在进行中。最新版“阿琼”坦克的最大成果就是国产化率达到54.3%,在早期版本中这一比例仅为41%。

中国主动化解中印边境冲突

 

  从战略上面来讲,中印不仅都是亚洲地区数一数二的大国,在全球范围内也算得上是有相当实力的国家,尤其是中印两国都是拥核国家,这就注定了两国之间谁都承受不起一场大规模战争的代价,注定了双方只能通过和平谈判来解决问题。同时也注定了,印度企图通过在边境屯兵施压的方式来迫使中国做出让步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从战术层面来讲,印度企图于这个时机点上在青藏高原上屯兵威胁中国,更是错上加错。一方面,印度跟全世界其他大国一样,在去年一年也面临着严重的疫情危机,并因此而引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这个时候在内忧尚未解决的情况下,不应该去主动挑起外部冲突,更不应该产生利用外部冲突来转移内部矛盾的想法。

    事实上,在中国已经具备远程打击能力的情况下,印度将重兵推进到前线,除了看上去显得咄咄逼人之外,并没有多大的实际作用,甚至还有可能会成为前线的炮灰。因此这件事情带给印方的教训就是,第一,企图通过军事手段来解决中印边境纠纷是没有出路的;第二,企图调动激进民族主义情绪来解决问题是没有出路的;第三,不集中精力解决自己国内的问题,也是没有出路的。

  过去四十多年以来,中国一直在坚定不移地奉行和平发展的战略目标。但是,最近几年来,有关“中国威胁论”的论调再度甚嚣尘上,而中印边境冲突则成为了一些西方国家炒作所谓“中国威胁论”的又一个借口。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主动通过谈判的方式来解决中印边境对峙问题,就是要向外界表明,中国奉行和平发展的战略目标并没有改变,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化解外界对于中国的猜疑和误解。

  最近这些年来,中国所面临的真正威胁,是来自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意识形态上的挑战,以及在东海钓鱼岛、南海、台海、香港与新疆问题上的非法干预和介入。也就是说,中国真正的主要威胁,其实是来自于东南沿海一带。因此,从一般的策略上来讲,当中国在东南沿海一带面临着美日澳等国家巨大军事压力的情况下,中国也应该会中止中印边境纠纷,以免陷入到腹背受敌的状态当中。

  最后,中国主动化解中印边境冲突,实际上也是在缓解美日印澳等国家正在推行的印太战略的压力。因为最终印太战略能否成功,尤其是美日印澳能否在军事上结成同盟,主要是取决于印度的态度,而印度对印太战略的态度与参与力度,又主要取决于中印边境冲突的紧张程度。自从在中印边境纠纷走向激化以来,印度一直在印度洋尤其是马六甲海峡外围一带蠢蠢欲动,企图威胁中国的海上运输生命线。因此,中国化解中印陆上边境纠纷,其实也是在保障海上生命线的安全。

  在中印2月10日宣布有组织有计划地全面脱离接触之后,中方在随后的一天时间内就从班公湖南岸撤出了200多辆主战坦克,并迅速拆除了在当地临时搭建的军事工事,这不仅仅是在向印度展现遵守协议的决心与诚意,更是在以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向印度展现中国军方的军事实力,尤其是军事行动能力与后勤保障能力。

  在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的青藏高原地区,如何快速地向边境地区投送与撤离军事人员与军事装备,以及如何进行后勤上的保障,是中国与印度两军面临的共同难题。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假如中印之间真的在这个地方爆发一场战争的话,它甚至是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决定性因素。而快速地向边境地区投送与撤离军事人员与军事装备,及时提供后勤上的补给,既取决于中印两军的军事现代化尤其是机械化程度,也取决于中印两国在边境地区修建公路、开凿隧道的能力。

  这背后体现出的实际上是中印两国的综合国力,尤其是科技实力和工业制造能力。也就是说,中方实际上是在以“来无影去无踪”,在班公湖地区快速投送兵力与快速撤离的方式,以这样一种肢体语言提醒印度,无论是从军事实力、经济实力还是综合国力上来讲,印度都跟中国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希望印度不要动不动就嚷嚷着要以战争方式来解决问题。

    近年来在处理中印边境纠纷时,印度人经常会以这样一句话来威胁中国,也就是“印度已经不再是1962年的印度”了。然而,中方却在以快速投送兵力与快速撤离的方式无声地告诉印度,中国更加早已不再是1962年的中国。1962年你们不行,现在你们更加不行!

 

    来源:环球网、观察者网、深圳卫视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