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合?解放军南海演习之际,台军大搞实弹射击
近来台海局势升温,台湾“海巡署”日前公告,分别于3月1日、23日在东沙岛、太平岛实施年度火炮实弹射击。而台湾“中科院”则宣称3月3日至4日的上午和下午共有2波“火炮射击”,10日至11日、16日至17日各有1波,18日至19日有2波,3月总计有6波“火炮射击”。与此同时,解放军也在南海区域展开为期一个月的演练。两岸同期进行演练是巧合吗?
台“海巡署”驻东沙岛官兵进行例行战备训练

  据《联合早报》新闻网报道,由于“解放军频繁巡航、台海局势升温”,台湾“海巡署”日前公告,将分别于3月1日、23日在东沙岛、太平岛实施年度火炮实弹射击。

  与此同时,据台湾“中科院”“渔业署”等相关单位公告,“中科院”3月3日至4日的上午和下午共有2波“火炮射击”,10日至11日、16日至17日各有1波,18日至19日有2波,目前公告3月有6波“火炮射击”。

  巧合的是,广东海事局日前发布的航行警告显示,从3月1日至31日南海雷州半岛西部海域将有军事训练,演习时间长达一个月。

    大陆官方并没有对外透露此次演习细节,但根据央视的报道,近期解放军演习不仅是在南海舰队,北海舰队、东海舰队都在同时展开。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春节过后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某轰炸机团新老飞行员齐上演训场,展开对海突击、对海打击等课目训练,以老带新检验协同作战能力。近日东部战区海军航空兵某旅在东海某海域组织大机群对海突击演练,预警机、歼轰机同时升空,检验飞行员空中协同打击能力。

    台媒对此高度关注。两岸同期进行演练是巧合吗?

台军东沙岛实弹射击针对解放军

    报道称,东沙岛演训时间是3月1日上午8时至晚间9时,射击范围由东沙岛向外海延伸8海里,最大弹道高度为1万2000呎(约合3657米);南沙太平岛演训时间为3月23日上午8时至晚间8时,范围由岛中心向外海延伸5海里,最大弹道高度为1万2000呎;但若天气条件不佳,则改为在3月30日上午8时至晚间8时实施。

  “海巡署”声称,东沙岛、太平岛的对海实弹射击是例行性的火炮训练,每季1次,由“海巡署”东南沙分署实施设计训练,台军并未参与演训。至于这次军演是否动用岛上配备的120毫米口径迫击炮、81毫米口径迫击炮、40毫米口径厘防空炮、40毫米口径榴弹枪、T-75机枪与20机炮等火炮武器,“海巡署”则不愿透露。

  在台湾“海巡署”此前宣布将在东沙岛、太平岛举行火炮实弹射击演训时,就有台媒炒作称“反制解放军意味浓”。台湾“中时新闻网”就曾报道称,有消息称台湾“海巡署”将联合“海军陆战队”于3月在东沙岛实施“实弹火炮演练”。雅虎奇摩新闻则称,解放军在过去一年频繁派出军机进入台湾所谓的“防空识别区”,还曾一度接近东沙岛。台湾“海巡署”在东沙岛附近海域举行今年第一季度的对海实弹射击演练,是“反制解放军侵扰西南海空域”。

    据悉,台湾“海巡署”自2000年成立,接替原本驻守岛上的海军陆战队,驻守东沙岛、太平岛,两处防御主力虽为“海巡署”官兵,但经台军陆战队训练,因此本质上也具有基本陆战队战力。

台军称3月有6波火炮射击 吸引大陆海调船

    根据台湾“中科院”“渔业署”等相关单位公告,“中科院”3月3日至4日的上午和下午共有2波“火炮射击”,10日至11日、16日至17日各有1波,18日至19日有2波,目前公告3月有6波“火炮射击”。

  台“中科院”退休人员表示,依公告的危险范围和距离,3日和4日的上午及18日至19日的2波试射最有可能是射程超过600公里的增程型“雄二E”巡航导弹,3日和4日的下午、10日至11日、16日至17日、18日是增程型“雷霆”2000火箭炮。

  台方还宣称,去年台“中科院”进行导弹或火箭试射时,解放军的“天狼星号”和“海大号侦察船”(情报船)都会出现在花东外海;而今年初的“火炮射击”均未见大陆情报船靠近东部海域。不过,3月密集的增程型“雄风”导弹和“雷霆”火箭炮试射,再度吸引大陆情报船接近东海岸,这次是首度出现在东部外海的海洋调查船“东方红3号”。台军方人士声称这是一艘顶尖的海洋调查船,除了进行水文调查外,也兼具情报搜集功能。

  台湾军方人士透露 ,台海军3月1日上午侦测到“东方红3号”距离兰屿东南方45海里处,傍晚开始往东移42海里,今天则脱离海军的“监控”。

  而此前台方试射导弹,岛内媒体曾多次炒作大陆“情报船”现身。

解放军一有行动 台军就很敏感

 

  自去年5月以来,东沙岛就持续成为岛内关注大陆军事动态的一个风向标。日本共同社去年5月曾报道,大陆可能在去年8月实施以夺取东沙岛为设想的军事演习后,台湾海军陆战队随后以“移训”名义派兵驻防,台《中国时报》称,“东沙岛即成两岸军事对峙的温度计,任何风吹草动,都很敏感”。甚至有台媒猜测,解放军是否要“拿下东沙”。

  去年6月,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南下视察陆战队,与东沙指挥官进行视频遭曝光。紧接着几名香港暴徒偷渡到台,因船只故障漂流到东沙岛,被台海巡人员寻获,送往高雄安置。去年9月,民进党“立委”王定宇声称,台军侦测东沙群岛周围疑似被大陆海上民兵船大肆包围,且超过60小时,“是重大危机”,一度引发岛内惊慌。随后台“海巡署”否认称,3天中只有6艘商船经过东沙岛,从未被包围。

  去年10月15日,台湾立荣航空一架军用包机从高雄前往东沙岛途中,要求进入必经的香港飞行情报区,但是被香港民航处拒绝因而折返。就在外界猜测大陆有意干扰台方飞航活动时,台军“副参谋总长”李廷盛特别搭机前往东沙视察,宣示军机飞东沙不受影响,防务与运补一切正常。

    民进党“立委”赵天麟日前称,台海、南海一直是冲突焦点,金门跟东沙岛也一直存在危机。

美国前防长渲染东沙岛紧张气氛

 

    不仅台媒在关注和炒作有关“大陆夺岛风险”的话题,曾担任美防长的盖茨2月26日参加《华盛顿邮报》一场线上活动时也在煽动紧张气氛,声称北京可能会考虑夺取接近大陆、由台湾实际控制的岛屿,这可能会是一种蚕食战略。

  盖茨警告,台海局势非常危险,在美中多面向竞争中,他最为担心台湾局势。随着中国大陆军事实力增强,北京可能对台采取行动,或是认为自己能在意料之外的对抗中获胜。

  对于美国的应对办法,盖茨建议,美国应认真考虑,是时候放弃在台湾议题上长期以来的“战略模糊”,明确告诉两岸,不要单方面动武或寻求改变现状。“告诉中国(大陆)人,若无缘无故对台湾采取行动,美国将会支持台湾。”盖茨说,“同时告诉台湾,若单方面改变现状,就得靠自己。”

  专家指出,盖茨的言论表明美国是不会放弃对中国内政事务干预的,甚至提及不惜用武力方式进行干预,这种做法会给中美关系带来巨大波折和动荡,会为台海局势造成恶劣影响。“盖茨的言论是损人害己的主张。”

    美国专栏作家纪思道日前在《纽约时报》发文称,美国和大陆可能在东沙或金门发生军事冲突,这种概率已升至近十余年来的最高点,“有可能演变为大战”,成为美国自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以来,与另一核武大国最危险的对抗事件。

    日本学者小笠原欣幸则认为,解放军的目标如果是东沙群岛,美国舆论可能也会有“不能让士兵死在距台湾遥远的无人离岛上”的声浪。更重要的是,大陆收复东沙岛可以视为推进“和平统一”进程的重要象征。至于解放军可能采取的行动,小笠原猜测可能从周围常态化军演开始,接着游走在“骚扰”补给运输机与船舰的灰色地带,再进一步通过封锁海空域切断补给线,之后通过预告军事攻击逼退台驻军,最后进行登陆作战。

  对此,3月1日,中国国防部新闻局就近期热点问题答记者问,其中在回应中美两军军事关系时表示,“当前中美关系正处于重要关口,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选择。”

台军难以防卫的岛

 

  台湾“中央社”称,由台湾实质控制的东沙群岛位于南海东北方,其中仅拥有机场的东沙岛是“岛”,其余则是环礁。而东沙群岛在地理环境上距离台湾本岛约410公里,距离广东汕头仅约260公里。现在台湾在东沙岛派驻海军陆战队约500人,因地形平坦,基本上是一座不可能防卫的岛。台海军退役中将兰宁利直言,“对东沙之增援,无论我方采取何种方式运补,在兵力、空间、时间上均对我极不利”。

  台湾中时电子报称,目前东沙岛上有机场、房舍等现成设施,几乎没有防御的可能性,但对大陆的南海政策却有战略上的作用。从近几个月解放军军机绕台路线来看,大部分都是以侦察机进入台西南防空识别区后再折返广东,航线位置大约都在东沙岛与台湾联机的中间地带。如此高强度侦察,必会收集包括通信状况、雷达反应、卫星信号与航道测量等信息,“其作用足以保障一次迅雷不及掩耳的高效率军事行动”。

  大陆专家表示,外界关于解放军解决台湾问题将先夺取离岛只是一种猜测。在未来解放军决定武力统一台湾的时候必然是民进党当局触犯《反分裂国家法》所划下的法律红线,在这种情况下解决台湾问题不需要一个小岛一个小岛逐步解决,而是会通盘考虑,一次性解决。“解放军目前已经具备了登岛作战能力,用最小的代价,最短时间彻底解决台湾问题,不给‘台独’去争取域外势力帮助留下空间,不给‘台独’势力喘息机会。”

    无论是台海军陆战队还是“海巡署”的战力都很有限,台军所谓的抗登陆作战防夺岛能力,完全就是政治作秀,根本不具备实际作战能力,其防御能力也完全不堪一击。台军在东沙岛配备的武器很多都属于轻武器,这些武器在岛屿防御作战中难以发挥太大作用。夺岛作战必然是立体作战,包括制空权夺取、实施空地打击以及两栖作战能力,靠这些威力有限的武器装备以及近射程迫击炮来实施岛屿作战,战力有限。

 

    来源:环球网、中评社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