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搞“小圈子”笼络盟友,矛头直指中国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汀15日抵达日本,开始他们首次对亚洲的访问行程。两人将矛头直指中国,在《华盛顿邮报》联合发表文章称,“盟友是美国军队的力量倍增器”。这是拜登政府内阁高官首次国外访问,被认为是拜登政府增强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和安抚人们对美国在亚洲作用担忧的更大努力的一部分。

    日本共同社消息称,美国防长奥斯汀16日在与日本防卫大臣会谈伊始表示,日美同盟是应对当今及未来威胁的“基石”。另据路透社消息,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当天则称,“印太地区”的安全环境“严峻”。

  正如媒体此前预报的那样,中国成为重点话题。据路透社报道,在与来访的奥斯汀举行会谈后,岸信夫声称,日本和美国对东海、南海的紧张局势日益加剧表示“严重关切”。岸信夫告诉记者,他们的讨论集中在中国问题上,同时也包括朝鲜。茂木敏充表示,他与布林肯会谈的大部分内容与中国有关,双方“强烈反对中国单方面改变东海和南海现状的企图”。

     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布林肯在会谈后对记者声称,“我们团结在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愿景中,各国应遵守规则,在可能的情况下合作,以和平方式解决分歧,当中国使用胁迫或侵略来达到目的时,我们将在必要时予以反击”。布林肯还在香港、台湾、新疆等问题上抹黑中国,宣称中国的南海主张“违反国际法”。

  两国随后发表的联合声明点名提到中国。声明一面粉饰美日同盟是印太地区“和平、安全与繁荣的基石”,美国强调坚定不移地保卫日本,一面宣称,“美国和日本承认,中国的行为与现有国际秩序不符,给美日同盟和国际社会带来了政治、经济、军事和技术方面的挑战”。声明谈及“反对针对该地区其他国家的胁迫和破坏稳定行为”时再次提到中国,声称“部长们还对该地区最近出现的破坏性事态表示严重关切,比如中国海警法”。联合声明再次确认规定美国对日防卫义务的《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对象包括钓鱼岛,并就中国的南海主张和所谓香港、新疆的人权状况等进行无端干涉。

  《朝日新闻》称,日美“2+2”会谈对中国允许海警执法时使用武器的《海警法》深表关切。联合声明对中国指名道姓实属罕见。两国也确认年内将再次举办“2+2”会谈。报道称,布林肯和奥斯汀首次海外出访选择日本,美国新政府成立不到2个月,以“史无前例的速度”与日本举行“2+2”会谈,明确了重视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姿态。

    此前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防长奥斯汀在《华盛顿邮报》联合发表文章称,“盟友是美国军队的力量倍增器”。文章称,他们把亚洲作为第一次外访地,是因为印太地区已经成为全球地缘政治的中心,它拥有数十亿人口、数个已经或正在崛起的大国以及美国的5个签署条约的盟友。此外,世界相当大部分的贸易都是通过这里的海上通道进行的。文章还对中国的新疆、西藏、香港和台湾政策进行了攻击。

  美国广播公司称,这是拜登政府内阁高官首次国外访问,被认为是拜登政府增强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和安抚人们对美国在亚洲作用担忧的更大努力的一部分。报道称,经历特朗普政府4年中与日韩等盟友之间“交易性和喜怒无常”的关系之后,此次内阁高官的亚洲之行意在恢复华盛顿同东京和首尔的密切关系。

  对于美国内阁高官在访问亚洲前就高喊“中国威胁”,还声称要拉盟友一起打造对中国“可信的威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5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一直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中国的发展是世界和平力量的增长,是世界的机遇,而非挑战。中方始终坚定维护的是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而不是个别国家为维护自身霸权所定义的国际秩序。

日韩喜忧参半 多国不愿站队

  日韩媒体对美国内阁高官将日韩作为首访地大加赞扬,但很少像美国那样公开宣称要在军事上直接针对中国。据《朝日新闻》报道,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参议院进行答辩时表示,日美外长会谈以及“2+2”会谈“将会讨论关于中国的问题”。他称:“在拜登政权成立没多久,美国两位长官把日本当作首次外国访问地,这是向世界展示日美同盟不可动摇的机会。”

  而《日本经济新闻》则称,美国对日重视,让人喜忧参半。如果单纯因为重视日本的话,美国高官不会这么急着拉拢日本。拜登政权之所以这么急,肯定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机密情报,对现状抱有强烈的危机感。报道称,就以军事来说,尽管美国总的军力远远超过中国,但如果美中在亚太发生冲突,美国对华的(军事)优势会不会动摇?答案是“会”,因为美国要想把在全世界的战力集中并带到亚太需要很长时间。报道称,日本安倍政府曾秘密举行过多次兵棋推演,设想日本周边有事时的各种状况,但结果都显示在印太的美军和日本自卫队加起来针对中国都处于劣势,这让日本受到极大冲击。

  与日本喜忧参半的心态相比,韩国更多的是担心。《韩国经济》称,随着美国越来越露骨地鼓动其他国家加入四方联盟来遏制中国,韩国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韩联社称,虽然美国出于围堵中国的目的,极力拼凑美日韩军事同盟,但韩军内部多数意见认为,考虑到当前的韩国国民情绪,韩国方面短期内难以接受美方将美日韩联合训练制度化的要求。

  实际上,美国在印太搞针对中国的联盟,对这一地区的安全毫无益处。美国高官还未抵达日韩,就因关系亚太安全的朝鲜问题而蒙上了失败的阴影。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这次布林肯和奥斯汀访问日韩的另一个焦点议题是朝核问题。报道援引一名美国高官的话称,拜登政府“为降低局势升级的风险,从2月中旬开始通过多个渠道试图与朝鲜政府接触”,“但到目前为止,我们尚未收到来自平壤的任何回应”。

  中国专家表示,美国宣称要与盟友一起建立针对中国的“可信的威慑”,这是美国方面第一次把这种话说得这么明确。想要建立起对中国的强大威慑,是美国历届政府的战略意图。美国自奥巴马时代就想建立美日韩三国对华联盟,但是说归说做归做,美国一直没有说得这么透,也一直未能成功。即使是在美国曾经自信爆满的军事方面,随着中国军力的快速增长,美国对中国的军事威慑是否依然可信,各界也已存疑。奥巴马当年搞这个以失败收场,拜登政府现在搞这一套只会更加失败。这是因为,这些盟国各有自己的国家利益盘算。

  不管是日本还是韩国,中国与他们之间的安全问题总体上与过去相比,风险是降低了而不是增强了。以韩国为例,韩国在“萨德”问题上就有过教训。目前,中韩之间的安全分歧得到了管控,而双边经贸往来更加密切,韩国从中获益超出它从韩美关系中的所得,而且中国越发展,韩国就能获得更多好处。韩国比过去任何时候更不可能站到美国一边去针对中国。

  众多亚太国家都担忧美国制造“中国威胁”可能使整个地区面临危险。英国广播公司(BBC)播出了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专访。李显龙表示,“若中美冲突新加坡无法选边站”。此前李显龙曾称,虽然亚洲国家希望与美国合作,但“没有多少国家愿意加入一个会排除其他国家的联盟,尤其是一个没有中国的冷战式的联盟”。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社论称,从至今各方的互动观察,有必要警惕不时甚嚣尘上的“中国威胁论”,发展成没有人愿意看到的“自我实现的预言”。

美国“优待”日本的背后

  日本航空自卫队称,日美两国15日在东海进行了联合防空战斗训练。共同社就此报道说,“有分析称,此举旨在针对中国”。

  专家表示,美日联合声明中点名中国有三方面盘算:首先,双方都对中国有戒备,美国要让日本放心;第二,拜登政府的一些对华表态在美国国内被批“不够强硬”,“放狠话”可以回应美国国内压力;第三,美国此举不排除为中美即将在阿拉斯加举行的对话制造筹码。美日联合声明“点名中国”意味着美日清除掉了此前一些议题中的模糊地带,更清晰表明美日同盟的意图所在。美国希望在亚太区域形成各国跟随其向中方施压的效果。

    还有分析认为,在特朗普政府打击盟友的信任后,美国新政府试图以对华强硬姿态刻意突出意识形态分歧,以拉拢盟友,重塑美国的联盟体系。而无论是美国高官将日本作为首个出访地,还是菅义伟4月份将作为拜登政府上任以来接待的首名外国领导人访美,都是美国刻意以“优待”姿态拉拢日本,让日本在一些问题上更加无法拒绝美国。

  正因如此,美国对这次“2+2”会谈格外高调。动身前往日本前,美国国务院便发表题为“重申牢不可破的美日同盟”的文件,宣称“美国对日本防卫的承诺是绝对的”,并宣扬将共同“对抗中国在亚洲和世界各地的挑衅”。

  高调和“恩惠”背后,也有美国的暗中施压。美国《外交政策》称,在经历特朗普政府动荡的四年之后,拜登政府既向崛起的中国展现决心,又向美国盟友做出保证。但在幕后,美国越来越担心如何促使政治上谨慎的日本加强导弹防御。疫情大流行期间,日本经济不稳,菅义伟不像前任安倍晋三那样致力于防卫改革。尽管如此,一些人还是希望看到美国继续向日本施压,要求其增加防卫预算。“我的建议是给他们施压,直到他们说不,”一名美国前高级国防官员说,“如果我们能让日本人做得更多,就会产生非常强大的乘数效应。”美联社则在报道中强调,和该地区其他国家一样,日本经济严重依赖中国,对华外交非常微妙。

美国很想把日韩进一步筹码化

  本周四布林肯和国安顾问沙利文将与杨洁篪、王毅在阿拉斯加对话,华盛顿越是强调之前美日和美韩2+2会谈重要,越搞得两场会谈就像是与中国这场战略对话的预备会谈一样。其实,美国这一拨与盟友的密集协商都指向了它同中国的关系,那些盟友前所未有地陪衬化了,成了华盛顿向北京战略要价的筹码。

  然而这当中的逻辑线出现了混乱。华盛顿如今寝食难安,根子不是它与盟友的关系有了多严重的松动,日韩在安全上依赖美国,这没有变。华盛顿真正看成心腹大患的是中国不断的经济增长,以及由此带动的综合成长。但这哪里是通过它从盟友那里多听到一些贴心话能够解决的。

  日本和韩国都希望布林肯和奥斯汀多给他们送来一些可以增加影响力和打交道优势的资源及筹码,但不希望美国人往他们手里递刀子,逼他们去捅中国,或者割他们自己身上长出来的肉。

    美国主导一个盟友组成的小圈子关起门来独富,赢者通吃,那个时代永远结束了。炮舰政策所能获得的利益大为减少,国家安全的含义在嬗变。抄袭冷战时期的策略会有一种根本的错位,就像拿几十年前畅销叫座的部件非要装到今天同牌子的汽车上一样不得要领。

  阿拉斯加将是近期国际政治的真正焦点,布林肯和奥斯汀去日韩应该多聚焦他们的双边关系,如果搞成美中接下来战略对话的造势,就更多成了对日韩的利用。虽然日韩对迎来美国国务卿和防长很高兴,但他们需要小心在与美国的相互利用中不被劫持。

美海军考虑重建第一舰队对抗中国

    据美国“军事”网站报道,一名美国高级军事领导人近日表示,美国海军正在考虑此前有关重建美国海军第一舰队的提议,以对抗中国日益增长的海上力量。

  报道称,总部设在日本的第七舰队是美国海军最大的前沿部署舰队,也是目前唯一一支驻扎在亚太地区的舰队,该舰队的任务区域从印度一直延伸到南极洲,再向上经过日本直到千岛群岛。美军全年有50至70艘舰艇分配到第七舰队,但戴维森说,随着中国在该地区展示实力,美国海军在亚太地区的军力需求只可能增加。

  据悉,美国海军第一舰队始建于1947年,隶属于美国太平洋舰队,曾主要负责西太平洋地区。1973年2月,第一舰队正式被撤销。美国专家表示,如果重建第一舰队,基地设在新加坡或是澳大利亚都是很好的选择。

  去年11月,时任美国海军部长的肯尼思·布雷斯韦特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听证会上表示,不能只依赖位于日本的第七舰队,需要将视线投向新加坡、印度等其他盟国和伙伴,这支新舰队部署的位置是“对我们未来卷入任何形式争端都极其重要的地方”。他认为,新舰队将能“提供一种更令人畏惧的震慑力”。

  对此,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曾表示,这是美方一些人的老套路,先是制造“敌人”、炒作“威胁”,然后对内要钱要物、对外争霸称霸,把戏虽旧,其心险恶,完全是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的典型表现,完全违背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我们对此坚决反对。中方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定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坚决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永不称霸、永不扩张、永不谋求势力范围,但中国的发展壮大是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的! 我们希望美方睁眼看世界,理性看中国,顺应时代潮流,多做有利于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事情。

美海岸警卫队不远万里向关岛增兵

 

    “美国在离家很远的地方部署海岸警卫队对抗中国”,《华尔街日报》以此为题报道声称,随着中国渔船队伍向新水域“扩张”,美军部署行动在西太平洋地区变得越来越活跃。

   为了渲染所谓的“中国威胁”,《华尔街日报》随后列举了一系列中国的海上行动。报道宣称,中国利用其渔船、海岸警卫队和海军的协调行动,在南海地区形成了自己的势力。它在南太平洋和中太平洋的存在感也越来越强。中国的渔船船队已经出现在基里巴斯和图瓦卢等岛国周围,这些国家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金枪鱼资源,中国海军也在该地区“站稳了脚跟”。

  报道称,作为回应,美国海岸警卫队正在该地区加强警力。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该部队将两艘最先进的巡逻舰部署在美国领土关岛,关岛距离上海比它距离旧金山要近约4000英里。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另一艘巡逻舰也将被派往关岛。此外,美国海岸警卫队首次向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派驻了一名武官,另一名武官也将于明年前往新加坡。

  近期,拜登政府加紧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和外交布局。除增加对“太平洋威慑计划”拨款,在西太平洋第一和第二岛链增设导弹包围圈外,美还进一步拉拢日韩印澳等国,试图打造“共同战线”和“四国机制”,甚至所谓的“亚洲版小北约”。不仅如此,美国还在不断渲染“中国威胁”。

    到目前为止,拜登政府的对华态度相比特朗普政府有点“换汤不换药”,两者的具体政策和手段可能会有些变化,但“药”其实没有发生变化。拜登和特朗普的对华政策都是要防止中国的迅速发展,生怕危及美国在亚太所谓的领导地位以及全球霸权。战术手段上,双方有些区别,但是二者的战略目标并无不同,可以说是“殊途同归”。

  对此,中国方面已多次作出回应。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表示,中国从不谋求势力范围,更不像美国那样拉帮结派、搞小圈子。美方个别政客对中国的指责是以己度人,正好成了自己的镜子。美国搞集团对抗和冷战零和思维不符合时代潮流,违背地区国家共同意愿,注定遭到唾弃。中国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坚定致力于同地区国家一道,坚持通过友好协商解决矛盾分歧,维护和平稳定,促进共同安全。

  当前中美关系正处于重要关口,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选择。中美两军关系是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持两军关系健康稳定发展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也是两国防务部门的责任所系。

 

    来源:环球网、腾讯新闻、央视新闻客户端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