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军2架F-5E战机擦撞坠海 绿营趁机抹黑大陆
台军五天四夜模拟解放军袭台的“战备周”才开始,台东志航基地22日就传出两架F-5E单舱战机擦撞坠海意外,两名飞行员一死一失踪。这也是不到5个月内台空军发生的第三次战机失事。民进党台北市党部主委吴怡农声称,事故频发是由于大陆军机不间断的“侵扰”,飞行员、后勤及战备训练的压力日益加重造成的。遭到岛内网民批评。

台军2架F-5E战机疑擦撞坠海位置示意图。图片来源:中时新闻网

    台军五天四夜模拟解放军袭台的“战备周”才开始,台东志航基地22日就传出两架F-5E单舱战机擦撞坠海意外,两名飞行员一死一失踪。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报道,4架台空军F-5E战斗机22日从台东志航基地起飞执行训练任务,其中两架在下午3时许疑因空中擦撞坠落在屏东县牡丹乡旭海渔港距岸边1.4海里的海域。在不到下午5时,“黑鹰”直升机从海上吊挂起昏迷的中尉罗尚桦,不过经抢救仍在傍晚宣告不治。另一名上尉飞行员潘颖谆仍失踪,台军方持续搜寻中。蔡英文办公室发言人称,目前空军已成立应变中心,各相关单位正进行搜救协寻任务;蔡英文指示救援优先,务必全力进行搜救,并进一步厘清事故原因。

罗尚桦被送往医院急救仍不治

  据台湾资深飞行员称,22日天气欠佳,军机空中擦撞的原因要检讨调查,可能是云中编队时因视野欠佳才会擦撞。一般而言,在云中编队时军机才会在空中非常靠近。

  这也是不到5个月内台空军发生的第三次战机失事。台湾中时新闻网称,去年10月29日,也是在台东志航基地,一架F-5E战机坠海。该战机从基地起飞不到2分钟就失去动力,29岁上尉飞行员朱冠甍跳伞落海,获救后宣告不治。

事故前飞行违纪 撞击致战机空中碎裂

  据台湾“东森新闻”消息,台空军“司令部”22日晚开记者会,中将参谋长黄志伟表示,此次4架F-5战机执行基本对地炸射训练,其中2号、4号机为单座的F-5E型机,而1号、3号为双座F-5F型机。

  有台湾空军知情人士指出,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就是因为由4号机带领2号机编队飞行。当长机1号机下令返航时并变换队形时,因2号机与4号机都不具有双机领队资格,2号机和4号机才会在空中发生擦撞的“飞行违纪”事件,还有一名退役飞官批评说“这种情况不出事才怪!”

  台空军内部知情人士描述当时情景称,原计划为1号机对炸射目标执行照准任务训练(即确认战机投弹航线是否有误的作业)后,再由2、3、4号机按顺序执行训练。1号机完成照准任务训练后返回云层上,轮到2号机从高空进行对地照准,但2号机不仅疑似找不到目标区,甚至在执行训练后,并未归返原规划的“待命区”,而是往南飞。1号机见2号机未返回待命区于是进行呼叫,3号机则表示有看到2号机进行队地照准训练。

  台空军前“副司令”张延廷表示,通常4机飞行,最资深的飞行官肯定为1号机并拥有领队资格,之后是3号机、4号机,2号机为水平最低的飞官,因此在飞行编队上绝对是1号机与2号机编队飞行,3号机则与4号机编队飞行,若2号机与4号机真的一起编队飞行,这就犯了“飞行纪律”。张延廷强调“不管是2或4号机都不具双机领队资格,怎么可以由2、4号机一起飞?这种情况绝对是人员训练问题”。

在海岸发现的鞋子和部分机体残骸

    台军人员研判,擦撞的两架僚机,并未在无线电发出求救或是呼叫声,而是由长机发现碎片及弹射人员,才惊觉出事,因此极有可能撞击力道相当大,导致飞机空中碎裂,两位飞官根本连呼救的时机都没。

  张延廷认为,当天下午台湾东部地区为多云阴天气候、能见度不佳,有可能是因为视线目视困难,造成两架战机擦撞,致使编队时撞击“副翼、水平舵、方向舵”等飞控系统,进而造成气动力破坏、飞机失控陷入螺旋而失事。

  另外,此次失事的战机飞行员,毕业后飞行时数少,潘颖谆上尉的飞行总时间601小时,罗尚桦中尉的飞行总时间404小时,训练科目虽多,但是循序渐进的,两飞官训练时数都未满1000小时,都是较年轻的飞行员。

飞行员头部在弹射时受到重创

警方寻获的失事军机座椅

    据台湾《自由时报》等媒体报道,检方初判飞行员罗尚桦的死因为战机弹射时造成头部外伤颅内出血,最后中枢神经休克。至于其头部外伤,是弹射时撞击座舱罩造成,还是落水时头部撞击水面导致,还需要继续调查。现阶段尚无法确定,是飞行员自行弹射,还是在撞击过程中意外触发,飞行员为何弹射后仍然死亡,尚待检视弹射座椅与大体伤势等才能判断。

  台媒指出,这一情况与2020年10月另一飞行员朱冠甍弹射落海后的死因类似。当时,朱冠甍同样驾驶一架F-5E战斗机从志航基地起飞,虽然在发动机发生故障后弹射成功,但被救起时已无生命迹象。事后调查显示,朱冠甍也是头部有明显外伤,造成颅内出血,最后导致中枢神经休克死亡。

  台军表示将为现存44架F-5E/F战机换装先进的弹射座椅,期望在今年底、明年就获得。据悉,台军欲采购美国马丁·贝克公司的Mk16弹射座椅。此外,预计到2024年淘汰全部的F-5E/F战机。

绿营不知反省,趁机抹黑大陆

苏贞昌(中)

    台湾亲绿媒体《自由时报》等台媒报道称,台“行政院长”苏贞昌23日上午到“立法院”备询前受访声称,大陆破坏区域和平、对台湾施加压力。

    针对此事,民进党台北市党部主委吴怡农22日晚在脸书发文声称,随着解放军军机不间断的“侵扰”,飞行员、后勤及战备训练的压力日益加重。对此,有网友讽刺称,一旦有发生不好的事,除了骂大陆,民进党人拿不出任何办法来解决问题。“民进党又推给对岸了,这种‘政府’真好当。”

  还有人表示,“每次一旦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除了骂大陆,民进党人拿不出任何办法来解决问题。”“民进党把大陆当敌人,天天喊打喊杀卖芒果干,是民进党无能逼死台军。

    有人认为台军老旧装备已经危害基层官兵的安全,应加速淘汰更新;更重要的是维持两岸关系良好发展,从根源上消除台海爆发战争的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1月17日晚,台军一架F-16战机起飞2分钟后在花莲外海失联。当时,有人就迫不及待地甩锅大陆,声称解放军军机一再“扰台”,导致台空军处于“高压状态”。更有“台独”政客公然称:“与其检讨自己人,更应该谴责中国大陆的野心。”

    而针对本次两军机坠毁一事,又有人想借机抹黑大陆——路透社在报道此新闻介绍背景时,声称是解放军战机每天巡航,导致台军每天得出勤拦截,压力越来越大。

  专家指出,碰到这样的情况,台湾一些人不反省自身,反倒是想推卸责任。他们不敢把责任推给对其军售的美国,就想拿大陆、拿解放军来当替罪羊。如果大陆军机经常去飞一飞,台湾军机就能吓得自己掉下来,那么大陆军机以后会更经常去的。

台F-5战机近20年已发生9起意外

  F-5E/F是台湾自行组装生产的首款喷气式战斗机,由当年“航发中心”(现在的汉翔公司)与美国诺斯洛普公司合作生产。第1架于1974年出厂,台军的F-5E/F机队一度超过300架,曾是全球最大用户。

    F-5系列战斗机在台湾服役超过40年,据统计近20年来共发生8起失事意外,而上一次事故就发生在去年10月29日,当时台东志航基地的飞行员朱冠甍驾驶F-5E战机坠海。

  当时就有媒体质疑台军F-5系列战斗机存在机型老旧、勉强延寿易导致事故发生、被迫继续飞行等情况。但台湾“空军司令部”通过新闻稿回应,声称外界明显有误解,这些说法与事实不符。台湾“空军司令部”强调,经查目前全世界仍有26个国家仍在正常使用F-5系列战机,并无老旧问题。

  自2001年以来,该机型共发生8起失事意外:

  2020年10月29日,朱冠甍上尉执行任务时,因发动机故障跳伞逃生,被救起后送医仍不治。

  2011年9月14日,编号5401F-5F和RF-5E单座机在宜兰发生意外,造成3名飞行员失联。

  2009年7月15日编号5410的F-5F战机,在澎湖石礁靶场执行空对地炸射训练失事,2名飞行员黄挺瑜、张良元殉职。

  2007年5月11日上午编号5371的F-5F战机,参加“汉光”演习,4架战斗机低空射击时疑似失速直接坠毁,造成2名飞行员魏子渊、詹嘉钧殉职。

  2006年8月28日,编号5384号F-5F双座战机,在台湾上空进行例行性的飞行训练,返回志航基地时以机腹着陆方式迫降,人机平安。

  2006年6月17日编号5381的F-5F双人座战斗机,在嘉义基地进行转场训练时坠毁,前座殉职的飞行员周杰伟中校是资深飞行官,飞行时数3000小时;后座受伤的飞行员夏文裕中尉飞行时数600小时。

  2005年1月27日编号5379的F-5F双人座战机,在台东志航基地起飞前偏离跑道油箱爆炸,尾翼烧毁、右翼断裂,2名飞行员及时逃生,所幸机上2枚响尾蛇飞弹未引爆。

  2001年编号5356的F-5F战机在台东外海失联,飞行员李致民少校、康宏州上尉失踪。

 

    来源:环球网、海外网、澎湃新闻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