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返回道页
当前位置: > 军事 > 军史钩沉

英皇家海军陆战队马岛战记(图)

2005-04-26 09:13:21         华夏经纬网

声明:本文为新浪独家稿件,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从本网直接下载使用,如欲转载请与原刊发媒体联系。

英国海军登陆舰队

 

阿根廷陆军的VCIP装甲车,马岛多沼泽和山地的地形不太适合装甲部队运动,因此阿军在马岛公驻扎了一些潘哈德轮式战车。

 

马岛军事长官门前的阿根廷宪兵。

 

阿根廷直升机正在卸下部队。

  ○ 前言

  马岛战争的陆上作战从本质上讲可被分为两个截然不同的阶段和作战模式,第一阶段是在强大空军和海军支援下执行的旅级规模的两栖登陆作战,英国皇家海军第3突击旅在这一阶段作战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他们在圣卡洛斯地区的登陆成功使得马岛战争胜负的天平立刻向英国特遣舰队倾斜;第二阶段作战则是在海军和空军直升机支援下进行的新型的山地作战,这一阶段作战中,第3突击旅和第5步兵旅一起南北并进,经过一系列山地要点的争夺,逐步蚕食阿军控制地区,将其压缩在斯坦利港狭窄的区域内。虽然有直升机的加入,但第3突击旅在这一阶段的山地作战中仍然吃了不少苦头,帮助他们拿下斯坦利防御圈外围几个重要山峰的仍然是其士兵过硬的基本作战技能和为数不多的炮兵部队的有效支援。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在马岛地面作战中的任务基本上在斯坦利港外围就停止了,夺取斯坦利港的光荣主要应归功于皇家野战炮兵和海军舰炮的不间歇轰炸,打败斯坦利阿军的是火力而不是步兵。皇家海军陆战队在马岛地面战中的出色表现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在当时冷战高峰的时代背景下,整个英国军事力量建设都围绕着欧洲大陆的大装甲集群作战进行,陆军重装甲化倾向日益明显,马岛战争的爆发完全使英国陆军处于措手不及的境地,他们根本没有准备在遥远的海岛进行这样一场以两栖登陆和山地战为主的战争。皇家海军陆战队凭借其传统和扎实的训练打赢了这场地面战,保住了英国人的面子。

  ○ 英阿陆军力量对比

  阿根廷陆军是南美地区少有的一支专业化的陆军部队,其数量远远超过派往马岛的英军地面部队,但其质量则显然无法同后者相提并论。

  阿根廷陆军总兵力为60000人,包括20000名正式军官和军士。整个陆军编为5个军团,主战单位为旅,共有2个装甲旅、1个机械化步兵旅、4个步兵旅、3个山地步兵旅、1个丛林作战旅和1个空降旅。每旅下辖3个步兵营和1个炮兵、1个工兵营。此外还有5个防空营和1个航空兵营。阿陆军包括其海军陆战队部署在马岛的武器装备包括潘哈德装甲车、105155毫米榴弹炮、20/30/35毫米口径防空炮以及罗兰、虎猫(Tigercat)和吹管防空导弹。

  一开始部署在马岛的阿地面部队只是阿海军陆战队以及少量陆军卫戍部队,但在英军登陆并向斯坦利港进攻前,阿军在马岛的地面部队就已经增加到超过10000人。当时阿军的部署主要是一个约8000人的加强旅及其炮兵、防空兵、装甲车和工兵单位部署在斯坦利港防御圈内;约1000名步兵被派往古斯格林地区;马岛西部、霍华德港和狐湾每处部署了大约800名步兵并有工兵支援。

  阿根廷陆军航空司令部/突击队司令部装备有固定翼飞机和数量不少的直升机,最后部署在马岛的阿根廷航空力量全部损失殆尽——2CH-47C支奴干、5架美洲狮SA-330L3架阿古斯塔A-109A9UH-1H易洛魁人。

  英国特遣部队地面力量主要包括2个步兵旅,但在第一阶段作战中只有皇家海军陆战队第3突击旅作为地面部队在行动。它的任务是在陆军第5步兵旅上岸之前夺取一个关键性的桥头堡,为后者的登陆作好前期准备工作。随后,两支力量将一起向斯坦利防御圈发起进攻并最后占领马尔维纳斯群岛。第3突击旅拥有3个皇家海军陆战队突击队,每个突击队下辖3120人的步枪连、1个指挥连和1个支援连,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大量的舰队和海军陆战队以及陆军突击队训练单位支持。陆军部队也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援,首先是伞兵团第3营,随后又派来第2营与皇家海军陆战队一起行动,最后整个第5步兵旅也加入到对斯坦利防御圈的进攻作战中来。

  英军主要的步兵武器是7.62毫米自动步枪和7.62毫米通用机枪、66毫米劳式轻型火箭筒和84毫米卡尔·古斯塔夫无后坐力炮,火力支援连则拥有81毫米迫击炮和米兰反坦克导弹。

  尽管英军的海鹞战斗机、海军炮兵和特种部队在登陆作战前对阿军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压制和削弱,但无论如何,阿根廷地面部队在数量上、重型火力、攻击机和直升机战术机动力量上都占有明显优势。但阿军过于依赖其构筑良好的防御工事执行静态防御任务,而缺乏主动作战精神。这一点在很大程度制约了其作战效能的发挥并为其最后的失败埋下了祸根。

  ○ 圣卡洛斯登陆及后续行动

  随着英国两栖集群(Amphibious Group)驶向马尔维纳斯海峡,马岛地面战斗在520日周四夜间正式拉开序幕:首先,考虑到大约半个连的阿根廷步兵在800英尺高的高地上俯瞰着圣卡洛斯海湾的入口。为拔掉这颗钉子,“安特里姆郡”号起飞2架威塞克斯直升机运载大约25SBS部队士兵和1名海军炮兵前观员。这支小型机降部队在“安特里姆郡”号的火力掩护下降落在阿军哨所以东,在劝降被阿军拒绝后,英军强攻高地,战斗中阿军大部被击毙或俘虏,其余逃散,对登陆作战至关重要的港口高地落入英军手中,登陆艇得以免受阿军炮火威胁。在更南面,达尔文要塞的阿军发起的向滩头阵地的进攻被SAS部队D中队挡住,该中队由戴维斯少校指挥,受到格兰瑟姆海峡外的“热心”号的炮火支援。第846中队的海王直升机降落的北面,攻击者在地面与阿军激战,遭到阿军机枪、反坦克武器和迫击炮的攻击,据称阿军人数约1个营。尽管整个登陆过程有些混乱,也没能完全按照时间表进行,但仍然取得了彻底的成功。两栖集群的主要舰只都停泊在圣卡洛斯湾外,第2伞兵营和第40突击队作为第一波登陆部队将首先在圣卡洛斯登陆,伞兵们的任务是向南运动占领苏塞里克斯山以防止达尔文的阿军的反冲击。随后第45突击队将在阿贾克斯湾上岸(Ajax Bay),第3伞兵营在圣卡洛斯港上岸以完成对滩头阵地的环形防御。第42突击队留在“堪培拉”号(Canberra)上担任预备队,轻剑防空导弹、火炮、弹药、燃料和其他各种给养将在滩头阵地建立后由直升机和登陆艇运送上岸。运载第一波登陆部队的登陆艇在521日星期五凌晨2.30抢滩。

  两栖登陆进展的并不顺利,舰队进入待机区域和部队上舰的时间都被拖延,但是这些拖延并没有影响到大局。“不惧”号船坞登陆舰的人员登陆艇运载着第40突击队,2艘通用登陆艇运载着4辆蝎式轻型坦克和短弯刀装甲侦察车为步兵部队提供火力支援。和他们一起出发的是“无畏”号放出的4艘通用登陆艇(运载第2伞兵营)。英国人从普利茅斯出发,到达万里之外的阿森松岛,然后又跨越3800海里的波涛,终于踏上了马岛的土地。

  尽管第40突击队的登陆时间比预定时间晚了1小时,但他们没有看到任何敌人。随后第2伞兵营也登陆了,他们上岸以后就马不停蹄的急行军5英里,前往苏塞克斯山,担负起警戒任务,而第40突击队则开始在佛德山西侧山脊构筑防御阵地。破晓时分,登陆艇返回停泊在圣卡洛斯湾外海的登陆舰上,准备运载第2波登陆部队——第45突击队主力(Stromness”号运载)和第45突击队Z连及第3空降营(“无畏”号运载)。白天,海军陆战队在西侧的阿贾克斯湾的废弃的肉类加工厂附近登陆,第3伞兵营在北面圣卡洛斯港以西1英里处上岸。在第3伞兵营构筑好阵地,保护滩头之前,第3突击旅遭受了在D日唯一的伤亡。

  随着三个滩头阵地连成一片并建立起完备的防御圈,12艘登陆舰艇在大白天进入圣卡洛斯湾水域卸货——“堪培拉”号和其他一些大吨位舰只在北面深水区抛锚,小一些的舰只停靠在靠近圣卡洛斯港的地方。护卫舰队在马尔维纳斯海峡巡逻,随着白昼的降临,阿空军的攻击拉开了序幕。英军显然也估计到了阿军的空袭,因此第846海王中队的优先任务就是将装备轻剑防空导弹的T连运送上岸,在滩头阵地环形防线上布设12个导弹发射架以迎击可能到来的空中打击花费了很多时间。在行动开始前不久的521日上午9点,1架海王直升机在圣卡洛斯港东部飞行时不慎进入了阿军轻武器射程,它成功脱离,但为它护航的1架小羚羊直升机被击中坠毁在海岸,飞行员重伤。仅仅几分钟后,另一架小羚羊遭到了同样命运,坠毁在山坡上,飞行员全部阵亡。

  随着重装备登陆的开始,皇家野战炮兵第29突击团的3105毫米榴弹炮营以及皇家野战炮兵第4野战炮兵团的唯一个炮兵营也上岸了。此时,空袭开始了,登陆舰艇和他们运载的物资面临巨大威胁,因此所有的努力都集中在尽可能多的卸下货物,尤其是部队急需的弹药(而且商船会在当晚离开,必须在昼间完成弹药的卸货)。担任预备队的第42突击队从“堪培拉”号出发在圣卡洛斯港上岸以支援第3伞兵营,2个外科医疗组之一也在阿贾克斯湾登陆并建立起了野战医疗站,附近就是第3突击旅的物资集散区域。由于阿空军的空袭,汤普森准将直到当天晚些时候才上岸,但他一上岸就立即走访了各支登陆单位并与主官们商讨下一步行动策略。

  2位准将——海军准将克拉普和陆军准将汤普森现在在马岛终于有了一块立足之地——第3突击旅已经得到了轻剑防空导弹和炮兵的保护,海军陆战队员和伞兵们开始构筑环形防御阵地,保护这块小小的,但对整个英国特遣部队来说都至关重要的滩头阵地。

  从圣卡洛斯登陆开始,海军舰艇在整个马岛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都退居次席,战争的决定性力量变成了两艘小航母上的几十架海鹞式战斗机和近万名英国步兵。驱逐舰和护卫舰只是护送运输船前往圣卡洛斯水域卸货并担任海上警戒、海上火力支援以及其他特种行动任务。

  在圣卡洛斯滩头阵地的北端,第3伞兵营向圣卡洛斯港的北面和西面进发,执行搜索、巡逻任务;同时第42突击队继续追击撤退的阿根廷军队,但追击行动区域的最远端保持在塞洛·蒙得维的亚以西,以便得到炮兵支援。在西面,第45突击队在阿贾克斯湾周围的山地布设防御阵地;东面,第40突击队担负起圣卡洛斯的主要防御任务;南面,苏塞克斯山上的第2伞兵营成为做好进攻准备的第一个单位。在等待更多的后勤装备和给养以及地面行动力量指挥官摩尔将军到达的时间里,第3突击旅旅长汤普森临时担任英国特遣部队地面指挥官,他在圣卡洛斯的机动战地指挥所里制定进攻计划。他充分利用手中握有的SASSBS以及山地/极地作战单位(Mountain and Arctic Warfare Cadre),执行了大量攻击性的强力侦察行动。其中山地/极地作战单位由直升机运载夺取了前往斯坦利港必经之路上的布尔山(Bull Hill)和伊夫林山(Evelyn Hill)。汤普森还决定派出1个营攻击古斯格林的阿军。523日,星期天,琼斯中校奉命率领第2伞兵营执行这个任务。同一天,第42突击队奉命回收至圣卡洛斯防御圈,北面的第3伞兵营遭到小股阿军袭扰,2名士兵伤亡。

  圣卡洛斯登陆作战恐怕是历史上伤亡最小的登陆作战,整整一个旅的英军和数十艘舰船大张旗鼓的进行两栖登陆,抢滩部队的伤亡人数居然在个位数。这个奇迹是阿根廷人给的,他们根本就没想要阻止英国人登陆,所有的主力部队都集中在斯坦利防御圈内,只能说,阿军指挥层根本就没有弄明白两栖登陆对于地面战乃至整个马岛战争的意义。

防御斯坦利港的阿根廷部队。他们最终被英军强大而不间断的火力彻底摧垮了士气。

 

马岛地面战形势示意图

 

圣卡洛斯登陆前挤在登陆艇上的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士兵

 

海王直升机正在吊运野战炮兵团的105毫米轻型榴弹炮。

      ○ 冲向斯坦利防御圈

  随着第2伞兵营打响进攻古斯格林的战斗,第45突击队和第3伞兵营的士兵们背负着沉重的装备和给养,艰苦跋涉在多沼泽的崎岖地面上,沿北部路线扑向斯坦利。他们在夜间和潮湿气候下强行军以很快的速度直抵水鸭湾(Teal Inlet)。第45突击队沿途得到直升机的支援,第3伞兵营则拥有2辆蝎式轻型坦克和2辆短弯刀装甲侦察车。

  怀特黑德中校的第45突击队在527日周四清晨出发,首先由通用登陆艇从阿贾克斯湾运至圣卡洛斯港,随后陆路行军12英里到达新屋(New House),当时已是27日夜间。休整后,他们在周五行军8英里到达道格拉斯并掘壕固守,准备下一步向水鸭湾的行动。

  派克中校和他的第3伞兵营先跟在第45突击队后面出发,随后转向更南面,以双纵队行军。强行军24小时后,两个纵队于周五在离水鸭湾仅几英里的地方会合,随后原地待命度过了周六。周六,第45突击队进抵水鸭湾与伞兵营会合,但随后第3伞兵营和轻型坦克就被派往大庄园山方向,这是占领斯坦利以西最高海拔地区作战计划的一部分,当天晚间,伞兵进抵山脚下的马罗屋(Malo House)

  528日,星期五,随着第42突击队J连机降达尔文,第42突击队主力部队开始为肯特山进攻作战做准备。第42突击队K连当时尚在圣卡洛斯港,L连随后从苏塞克斯山方向后撤与K连会合,随后他们将环形防御圈内的阵地交给了第40突击队B连。那天晚上,SAS部队D中队乘坐直升机运动到肯特山脚下,但是随后跟进的第42突击队战术指挥部、K连和第7炮兵连的3105榴弹炮被暴风雪所阻,整个周六都动弹不得。周日黄昏,第846中队海王直升机和1架皇家空军的支奴干直升机设法进行支援,但在半路遭到阿军防空部队攻击,任务取消。支奴干直升机受伤,但支援直升机的数量越来越多。第一架第825中队的海王直升机在周六从“大西洋堤道”号上起飞加入了海军、海军陆战队和陆军的直升机群,修复的支奴干直升机也已经从圣卡洛斯地区的前进行动基地飞来(FOB),随后K连强行向肯特山顶峰冲击。

  随着摩尔将军全面接管地面部队指挥权,汤普森准将得以专心指挥他的第3突击旅沿北部路线向斯坦利方向的进攻作战。但第40突击队被抽调担任圣卡洛斯环形防御圈的防御任务,第2伞兵营、皇家野战炮兵第29营加强给了第5步兵旅;突击旅后勤支援团则担负起了整个地面部队的后勤支持任务。新到达的第5步兵旅将沿南部路线进攻斯坦利,此时,第3突击旅的前进后勤支援地域被确定在水鸭湾(FBMA)和费茨罗(Fitzroy)

  在一周时间内,第3突击旅完成了它的运动任务,第一次行动在周一(31)早晨开始,山地/极地作战单位的一支小分队乘坐直升机攻击了在马罗屋附近的一支阿军巡逻队,击毙和俘虏17人,自身有3人受伤。当时,第42突击队K连已经登上了肯特山顶峰并在那里呆到周末。第42突击队在周一夜间将L(皇家野战炮兵第7营剩余部队)从圣卡洛斯港出发,向挑战者山前进,周三夜间,J连也从古斯格林出发向往挑战者山。此时,第3伞兵营已经在大庄园屋(Estancia House)建立了防御阵地,周二在大庄园山周围建立阵地,随后皇家野战炮兵第79营的6门榴弹炮赶来会合。周五,第45突击队完成了从水鸭湾到肯特山的行军,到达肯特山下,那里已经聚集了第3伞兵营和第42突击队,他们的露天阵地都在阿根廷炮兵的射程之内。

  随着第3突击旅占领大庄园山、挑战者山和肯特山,进攻斯坦利防御圈的准备已经完成。在恶劣的南半球冬季气候下,三个单位开始了向斯坦利防御圈外围的强力巡逻——第3伞兵营向伦敦山、第45突击队向两姐妹山、第42突击队向哈里特山。

  至此,马岛地面战转入了以夺取战役支撑点为主的山地战,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和陆军第5步兵旅一起与阿军展开了艰苦的逐山争夺。

  ○ “祖鲁!”——两姐妹山战役

  第45突击队的艰苦跋涉从圣卡洛斯湾开始,经过水鸭湾在64日周五到达肯特山西端,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都被花费在向两姐妹山方向的巡逻上,其间数次与阿根廷军队发生血腥的遭遇战。克里斯·福克斯领导的侦察巡逻行动揭开了肯特山战役的序幕。他们的任务是确定阿军碉堡的具体位置,完成侦察任务后他们不得不等待夜幕降临,因为返回第45突击队集结地域的路程有好几英里,其间还要穿过一个开阔的山谷并翻越肯特山的山脊。但一支阿根廷巡逻队无意间发现了英军小分队,步枪子弹立即暴雨般从上方倾泻下来。福克斯手部中弹,尽管事前的命令中要求他尽量避免与阿军正面对抗,但当时的情况下他已别无选择。他和他的士兵们用猛烈的轻机枪和冲锋枪火力还击。12名阿军士兵被打死,另有3人被打伤(未经证实)。夜幕降临后,陆战队员们毫发无伤的撤了出来。福克斯中尉被立即送往阿贾克斯湾的医疗中心,但很快,他就带着一条受伤的手臂悄悄的溜了回来。他为这次战斗赢得了MC勋章。

  其后的68日星期二,斯图尔特中尉带着X连的部队出现在相同的区域,这支巡逻队比福克斯的巡逻队幸运,他们顺利完成任务而没有惊动阿军,至此,第45突击队已经查明了两姐妹山西侧的阿军主要阵地情况。在此后两天,瓦塞尔中士和来自山地/极地作战部队的士兵侦察了两姐妹山东端、两姐妹山、哈里特山之间的广阔区域,包括山羊山脊,从而完善了第3突击旅对该地区的全面侦搜和情报收集。但这些成功都付出了伤亡的代价——星期三夜间,一支Y连的巡逻队意外的与友军一个迫击炮排发生交火。这次严重的误击事件发生在对两姐妹山进攻的两天前的夜间,第45突击队Y连的一支巡逻队和一个迫击炮排之间由于识别误差导致互相开火,造成严重误伤事故。黑暗中,巡逻队被迫击炮排误当做了阿根廷人,迫击炮立刻用冰雹般的炮弹袭击了巡逻队,后者立刻还击,交火中共有5人阵亡,2人受伤,其中包括迫击炮排指挥官。

  皇家海军陆战队原希望能在24小时内投入战斗,但却不得不花了8天等待作为增援部队的第5步兵旅的到达。准将从古斯格林的进攻作战中得到了教训,因此他下令在攻击斯坦利防御圈外围山峰的作战中动用最大程度的炮兵火力支援。只要浓雾一旦散开或者风雪稍有平息,直升机就起飞为炮兵运送弹药,最后英军在肯特山周围集结起了5个炮兵营,每营拥有6105毫米榴弹炮,每门炮备弹1200发。

  第45突击队指挥官怀特黑德中校决定夺取两姐妹山,计划仍然以奇袭为基本原则(为了达成奇袭目的,攻击将在夜间发起,通常的炮火准备被取消),要求尽可能隐蔽的接敌,发起攻击时尽可能的快速、凶猛,炮兵应提供最大限度的火力支援,以削弱阿军防御为步兵部队创造条件。在第45突击队夺取了两姐妹山后,第3伞兵营也应当攻击北面的伦敦山,而第42突击队应夺取南面的哈里特山。“格拉摩根”号驱逐舰担负海上火力支援任务。怀特黑德中校的计划是X连在晚上9.00抵达进攻发起线,在大约2小时后夺取西南方向的山峰,代号“长钉”(Long Toenail),建立火力支援阵地,第40突击队的米兰反坦克导弹排将加强给他们;Z连随后攻击北部山峰的西侧,代号“夏日”(Summer Days)Y连进攻东侧。

  攻击发起线在姆瑞尔桥(Murrell Bridge)——肯特山脚下的横跨穆瑞尔河的一座驼背桥。611日,星期五,第45突击队(X)离开他们在肯特山背后的阵地向北移动,到达了计划中的攻击发起线(代号“花园俱乐部”)。先头连是伊恩·加迪勒尔率领的X连,他们应当在午夜到达攻击发起线。X连在611日从肯特山和挑战者山下撤,行军途中沉重的装备(尤其是米兰反坦克导弹)和泥泞的泥炭地拖了他们的后腿,他们比预定时间晚了2小时到达攻击发起位置。怀特黑德中校对X连缓慢的动作大发雷霆,在无线电里威胁“要放倒并猛踢他们”。短暂休息后,他们在夜里11点开始向目标地域——“长钉”前进。

  X连以第1排为先导,率先穿越开阔地冲向山南较低的山脊。这些山脊对英军不构成障碍,但这毕竟不是一次野外自助旅游,山顶上有全副武装的阿军防御部队在等着他们。从这些山脊到两姐妹山西南主峰只有不到1英里的路程,第3排超越第1排担负起先锋任务,但是刚爬到一半就遭到重机枪火力的拦射,阿根廷的12.76毫米机枪从山上的碉堡向下射出无数红色曳光弹,而此时英军炮兵却无法提供炮火支援,因为双方已处于短兵相接的状态,距离太近。为英军攻击部队提供火力支援的是米兰反坦克导弹和轻型迫击炮。X连的士兵们都隐蔽在岩石后,试图找出阿军火力点并找到一条可以接近阿军战壕的路线。第2排冒着炮火向顶峰推进。刚到顶峰就被阿军更猛烈的交叉火网逼退,但英军很快发起反冲击,驱逐了阿军的机枪手。

  怀特黑德中校决定改变整个作战计划,派出另外2个连冲上北面的山峰以避免X连遭到两山火力的夹击而遭受更重大的伤亡。午夜过后,当X连还在继续他们在“长钉”地区的战斗时,Z连和Y连在X连的右翼,离开代号“花园俱乐部”的进攻发起线,向山顶悄悄的攀登。此时阿军的注意力都被X连的强攻吸引过去,另外两个连处于隐蔽状态直到在靠近Z连的地方一个闪光导致右翼的第8排率先开火。发现英军真实意图的阿军立刻掉转火力,炮弹和迫击炮弹铺天盖地的砸过来,英军有4人当场阵亡,迪特尔少尉带着他的第8排的士兵向顶峰冲击,后面的第7排则陷入与阿军的缠斗中。

  在他们的右翼,Y连试图敲掉一直压制着Z连阿军机枪火力点。第8排得以在第7排掩护下继续向顶峰推进,继续清扫他们目标南侧的敌军阵地,同时第7排向北横扫过去。Z连士兵们高呼着“ZULU(这是该连的作战口号)顺利夺取了阿军支撑点,自身无一伤亡,顺利打开了通往北面顶峰的道路。越过进攻发起线2个半小时后,Z连夺取了“夏日”目标区域的西侧。而Y连的麻烦则要大得多,他们的两位排长都被迫击炮炸伤,1名工兵阵亡。但Y连打得很顽强,他们顶住了阿军的火力,在双方的较劲中获胜,而阿军在第一层防御失守后锐气丧失,英军一鼓作气,在强大火力掩护下稳步向顶峰推进。阿军士兵纷纷逃散,消失在夜幕中。与此同时,作为预备队留在后面的第9排遭到阿军火炮和迫击炮打击,有重大伤亡。

在黎明前,两姐妹山的两座主峰都落入了英军的控制之下。当他们正在重新编组并挖掘战壕时,阿军反击的炮火开始了。怀特黑德中校准备将部队向欲坠山(Tumbledown)移动,但被汤普森准将制止。第45突击队在炮击中损失了三名海军陆战队员,1名皇家工程兵士兵被炮弹炸死。

1982416日,英军在阿森松岛的两栖登陆演习可以看做是圣卡洛斯登陆的预演。

配属给皇家海军陆战队的SAS特种部队士兵,在他背后是一排被俘虏的阿根廷人。

 

正在使用夜视器材的英国士兵,对侦察的重视使英军在地面战中占使尽先机。

阿根廷陆军在马岛的炮兵阵地。

  ○ 哈里特山战役

  530日夜间,第42突击队K连搭乘直升机飞往肯特山,与SAS部队D中队会合,随后第 42中队剩余部队也在这周内前往挑战者山并最终于K连会合。之后,他们派出一个排在墙山(Wall Mountain)上建立了观察哨所,并计划向防御坚固的哈里特山发起进攻。如果发起正面进攻,从墙山出发穿越雷场进入阿军机枪射程,速度不成问题,但伤亡难以估计。而从左翼发起迂回运动则会冒与进攻两姐妹山的第45突击队争夺前进路线的危险。沃克斯中校因此决定打出一记右钩拳,从费茨罗-斯坦利大道南面迂回过去,到达阿军防御部队的东南方向。最后的计划是留下J连在墙山作为预备队,K连和L连则从墙山西侧出发,穿越费茨罗-斯坦利大道,最后到达哈里特山背后的进攻发起线(代号“Zoya)L连担任主攻,K连提供侧翼掩护。攻击部队将在611日晚上8:30分出发,K连攻击哈里特山顶峰东端,1小时后,L连出动,攻击西端,在此之后,第42突击队应当继续前进占领山羊山脊(Goat Ridge),代号卡特林娜(Katrina)。与另外两次攻击不同,这次攻击与预定计划中的对哈里特山的炮火准备一起发动。

  但是要寻找到一条既可安全穿越广阔雷场并不被哈里特山防御圈外围阿军哨所发现的的路线需要非常仔细的侦察。K连承担起了为即将到来的攻击勘察路线并进行火力侦察以摸清阿军的火力配系及部队部署情况的任务。在作战前的侦察巡逻中,2名第42突击队L连的士兵被人员杀伤地雷炸掉了双腿,第42突击队发现哈里特山周围地区密布地雷。而K1排执行的战斗巡逻直接插进了哈里特山阿军阵地仅20码的前沿,在那里他们遭到了阿军攻击,但他们立即用66毫米、81毫米迫击炮还击,击毙6名阿军士兵,自身无一损失。阿军发射的105毫米和155毫米炮弹、极端恶劣的气候给皇家海军陆战队的突击队员们造成了很大的障碍。腹泻和战壕足症状已经开始在相当部分的士兵中出现。这个关键性的战役准备工作由柯林斯中士领导。同时,皇家工程兵在为部队寻找穿越雷场的路线方面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

  611日,星期五,第42突击队准备开拔,阿军的远程炮火炸死了墙山的一名英国海军陆战队员。此后,K连和L连从挑战者山出发开始了向哈里特山阿军侧背的迂回。J连的一个排担任斥候,在主力纵队前方标记路线并建立米兰反坦克导弹预设阵地,其中一个在斯坦利大道上,以对付可能出现的阿军潘哈德装甲车。他们应当与陆军威尔士警卫团(Welsh Guards)巡逻队会合,后者是加强给第42突击队用于保护其进攻发起线的。但后者在黑暗中未能与J连会合,耽误了整整一小时。他们刚刚到达位置,这使得最后的进攻发起时间(H-hour)被迫推后,此时J连已经在墙山上向哈里特山阵地的阿军开火,制造大部队将发起正面进攻的假象。

  K连在晚上10点越过攻击发起线,沃克斯中校带着他的人穿过雷场向山南面迂回,部队一直保持着良好的间隔。他们在夜幕中潜伏到离阿军阵地仅100码的地方才被发现。战斗在瞬间打响,轻武器、手榴弹、6681毫米迫击炮是这次步兵进攻作战的主角。“雅茅斯”号护卫舰也用舰炮支援。皇家野战炮兵的105毫米榴弹炮和81毫米迫击炮进行炮火延伸。皇家野战炮兵第29突击团接到了夜间作战直接火力支援的命令,一共有47个目标列入了攻击列表。在夜战中,该团共发射了3000发炮弹,其中一些落在了离友军部队仅50码的地方。几乎直抵阿军阵地而没有被察觉。

  在左翼,K连第1排首先与阿军交火,开始逐个碉堡的驱逐阿军,开辟前进道路,但这样的攻击被阿军猛烈的机枪火力所阻。K连的士兵后来回忆到:1排长纽兰德中士看起来非常放松的靠在一块岩石背后,继续抽他的香烟,实际上,他的两条腿都被子弹打穿了,但他仍然用无线电指挥他的部队战斗。第3排接到命令立即超越第1排的攻击纵队向顶峰跃进。第2排在右翼开始清扫他们的区域。

  当K连在顶峰东端战斗并遭受猛烈炮火轰击时,L连则冒着阿军凶猛的重机枪火力向哈里特山顶峰西侧仰攻。他们几乎全程遭到重机枪火力的压制。L连在岩石间向顶峰跃进。尽管阿军炮火猛烈,迫使他们不得不寻求隐蔽,但真正的威胁在于阿军的12.7(0.5)毫米机枪和使用德国手动狙击步枪的成群的阿军狙击手。皇家海军陆战队山地和极地作战单位的前观员标出了阿军碉堡的位置,英军得以使用米兰反坦克导弹逐一敲掉阿军火力点,虽然很奏效,但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导致步兵长时间暴露在阿军炮兵火力下,遭受了不小的伤亡。黎明时分,L连仍在为前进而苦战,第5排受命攻击顶峰北面的目标,但攻击一开始就遭到了阿军顽强抵抗,被迫停顿下来,召唤迫击炮和后方炮兵部队的火力支援,直到炮弹彻底摧跨了阿军的抵抗意志,他们的任务才算达成。

  当K连的英军士兵们好不容易冲上顶峰时,一所阿军建筑的小屋忽然着火,这给了阿军炮兵完美的瞄准参照物。倾泻而来的炮弹炸伤了连指挥部的许多成员,包括副连长。炮火也打断了两军步兵的交火,双方都卧倒并寻找最近的掩蔽部。与此同时,J连从墙山开拔,直接扑向哈里特山,加入最后的打扫战场的战斗,他们快速穿越了哈里特山正面的雷区,仅仅只损失了1名士兵。

  随着黎明的到来,陆战队占领了目标地域,2人阵亡,26人受伤。黎明时分,J连开始清扫残敌,看起来那些阿军士兵都很乐意投降。3小时内,58名被俘阿军官兵被送到了J连连部。而K连军士长已经将70名战俘集中起来。哈里特山战役共俘虏了超过300名战俘以及一些重要文件,这些文件对于第3旅情报部有很大价值。英军还在山上的碉堡里发现了一些弹药,还有海绵床垫和定量配给。在顶峰附近,英军士兵还发现了一部装在板条箱里还没有拆封的战场监视雷达。

  以下是皇家海军陆战队第42突击队的单位作战日志:

  哈里特山战役(1982611-12)

  1982611-12日夜间,作为皇家海军陆战队第3突击旅向斯坦利港防御圈发起的夜间进攻的一部分,第42突击队受命攻击并占领哈里特山阿军阵地。在进行这次夜间进攻前,第42突击队已经进行了9天的夜间侦察巡逻,他们克服了崎岖的地形,密布的雷场和恶劣的气候。

  突击队在战斗巡逻中获取的情报及时而详细,这使得指挥部得以制定一个大胆的计划,对哈里特山阿军阵地实施侧击,并迂回到其侧后。攻击方向将会完全出乎阿军的意料,阿根廷最好的陆军单位之一——第4步兵团将会非常吃惊。此外,这样的出其不意也避免了正面强攻被敌火力和绵密雷场带来的伤亡。

  经过长距离的接敌行军后,攻击在大约凌晨2点发起。K连作为先导单位一直前进到距阿军阵地仅150米的地方才开火。战况非常激烈。K连经过顽强战斗直接攻上主峰。L连穿过阿军重兵布防的阵地西侧发起清扫行动。与此同时,在战斗发起前担任佯攻、转移敌军注意力任务的J连为K连和L连提供支援。

  尽管阿军顽强抵抗,其炮兵和重机枪火力给陆战队带来了很大麻烦,但第42突击队还是取得了成功。我们的突击迅猛而果断。2人阵亡,26人受伤,而他们至少击毙了50名阿军士兵并俘虏了超过300名阿军,其中包括第4步兵团团长在内。

  阵亡名单如下:代理下士J·史密斯,611日阵亡于墙山,胸部中弹,埋葬于德文郡;L·G·瓦特下士 612日阵亡于哈里特山,胸部中弹,埋葬于苏格兰。

   两姐妹山双方参战单位

  阿根廷防御部队:第4步兵团防守两姐妹山和哈里特山地区,得到狙击手、重机枪、迫击炮和炮兵支援。

  英国进攻部队:皇家海军陆战队第45突击队,得到皇家野战炮兵第29团第86105毫米榴弹炮以及“格拉摩根”号驱逐舰24.5英寸舰炮的火力加强。

  预 队:第2伞兵营

  第45突击队指挥官:A·F·怀特黑德中校

  X(123)I·R·加丁勒尔上尉

  Y(456)R·J·戴维斯少校

  Z(789)F·科尔:

  哈里特山战役双方参战部队

  阿军防御力量:第4步兵团防守两姐妹山和哈里特山地区,有狙击手、重机枪、迫击炮和炮兵火力支援。

  英军进攻力量:皇家海军陆战队第42突击队,皇家野战炮兵第29团第76105毫米榴弹炮、“雅茅斯”号护卫舰的24.5英寸主炮担负火力支援任务。第1威尔士团和第40突击队A连、C连为预备队。

  第42突击队指挥官:N·F·沃克斯中校

  J连:M·J·诺曼少校

  K(123)P·M·巴槟顿上尉

  L(456)D·G·韦恩上尉

《国际展望》杂志  □ 本刊特约撰述 甘嘉庆

 共1页  1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网上谈兵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本站搜索
 
热点文章排行
追溯百年历史 缅怀一战华工慈善音乐朗诵会
“献身国防科技事业杰出科学家”林俊德
日地方议会提交400余份意见书 要求撤回
兰州军区钢铁红军师政委张绘武抗震救灾纪事
安徽省军区抗击暴雨洪涝灾害确保群众安全
抗震救灾部队进村入户为灾区群众提供心理服
13集团军组织大消毒 确保大灾之后无大疫
中国新型可变形搜救机器人亮相地震救灾现场
抗震救灾部队全力投入卫生防疫工作
台当局“国防部长”确认患肺癌 其父是抗战
 
军事专题
· 建军九十周年
· 长征胜利80周年
· 万里海疆巡礼
· 关注中国改造航母
· 光荣的火箭军
· 2017全球军事盘点
· 2016全球军事盘点
· 第11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
· 中国海军参加“环太平洋2016
· 2015年台湾军情回顾
 
最新酷图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