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军事文艺
军旅作家裘山山新作:加西亚的石头
华夏经纬网   2018-11-08 12:57:05   
字号:

穿过马路,就可以看到目的地了,沙河。

罗毅阳看了一下手机,时间是八点三十五分,步数是七千一百(五公里左右)。他是七点半从家里出发的,耗时一小时,他对自己的速度感到满意。若退回去五年,他肯定要不了一小时,再退回去三年,就是刚退休那年,他还可以做到徒手行走一小时六公里。当然不能再退了,再退就没意义了,谁没有生龙活虎的岁月?好汉不提当年勇嘛。

红灯亮了,他大步流星地穿过马路,直奔河边。浑身是汗,估计里面的衬衣已经湿透了。虽然已是十一月,但今天的最高温度有二十五摄氏度,这样的温度坐着晒太阳绝对舒服,这么长途奔袭就有点儿偏热了。

可以通知队伍原地休息了。他想。当然,是一个人的队伍。

河边有棵很大的香樟树,树下修了一圈石凳,他走过去,在石凳上坐下,脱掉夹克衫,从左边兜里摸出一瓶矿泉水,咕噜咕噜灌了几大口,又从右边兜里拿出毛巾,擦掉一脑门子的汗,然后长舒一口气。爽。

河边的景色真不错,都深秋了,草坪依然是绿的,香樟树也是绿的,广玉兰也是绿的,雪松更是绿的。低处的冬青和南天竹也毫无凋零的迹象。这就是成都的好,绿色可以一直保持到来年春天。即使进入寒冬腊月,大街上也没有枯黄衰败的景象——唯一变黄的是漂亮的银杏树。尤其是那些大香樟,一定会坚持到来年春天嫩绿的新叶生出来,才会让老绿褪去。这让他想起他的队伍,也跟这些大树一样,始终保持着浓浓的绿色。是那些一茬一茬层出不穷的新绿,让大树永葆青春,永不泛黄的。

可惜,自己是一片泛黄的老叶了。尽管他自己并不觉得老,但看到那些生机勃勃的新绿,那些脸庞上毛茸茸的新兵蛋子,就不得不认了。一转眼,他离开那棵茂盛的大树都八年了。八年前,他从罗司令一夜之间变成了罗师傅——街上的人见到他总喊他师傅,师傅,请问某某街怎么走?师傅,帮我们拍个照嘛。他每天出门,耳边都会响起这样的叫声,让他浑身不自在。这两年更甚,都有喊大爷的了。地铁上,小姑娘说,大爷你坐嘛。他真想说,我不是大爷,我是老兵。但他只能假装没听见,站得笔直,坚决不去坐那个让出来的位置,以示对大爷的一票否决。

其实罗毅阳身体还不错。虽然已经过了花甲,但退休这八年,他每天都坚持锻炼,游泳、跑步、打羽毛球,轮番着来。尤其走路,每天坚持一万步。如果遇到下雨或者其他原因没能出门锻炼,他就在家做俯卧撑,做平板支撑,或者一边看新闻联播一边原地踏步。哪怕战友聚会住在宾馆里,他也会在宾馆周围暴走一万步。所以他的体型完全不像一个六十三岁的人,结实,挺拔。

但毕竟是血肉之躯,内部一些该老化的部件还是在默默老化,该松垮的单位还是在偷偷松垮,你又不能像军改那样,把那些部件和单位都撤了。去年体检,肺部纹理明显增粗,他只好把烟戒了。血糖血脂开始增高,他只好控制吃肉。尿酸增加了,他只好减少喝酒。腰经常疼,一查是腰椎间盘突出,只好注重保暖。但总体还算不错,比之同龄人算是很健康了。

健康归健康,你只要被地球吸引力多吸引一年,那和少吸引一年的就是不一样的。尤其是,他的头发开始白了,那几乎是老迈的旗帜,人家看见你的旗帜在风中飘扬,叫你大爷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所以,罗毅阳这些年是一边抵抗一边妥协,如同打仗时遇到了力量悬殊的敌军,只能是边打边撤了。

歇息了十分钟,他重新抖擞起精神,去完成他今天的课目。

今天的训练课目,是找一块石头。这是他老婆大人布置下来的。老婆大人目前是他的上级机关。

罗毅阳起身,穿过杂树丛走到河边,附身栏杆往下看。河水平缓流淌,不清澈,也不浑浊,微微散发着河水特有的腥气。他沿着河岸扫视了两遍,非常失望,一块石头也没看到。他原以为入冬了,河水干涸,会有石头裸露出来。为此他还特意走到沙河来。离他家比较近的府南河,河两岸已经被石块砌得整整齐齐的,跟水渠似的,不可能捡到石头。他还指望沙河是原生态的自然河,能见到大石头呢。

判断失误。这可怎么办?专程走过来,竟然没发现目标。

今天早上,当他领受任务时,就有些犹疑:石头?找一块大石头?成都这地方,上哪儿去找大石头?

老婆大人不容商量地说,我不管,反正你得找一块。

罗毅阳说,这个任务有一定难度。

老婆大人说,你不是成天教育孩子要无条件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吗?你不是经常给下属讲“致加西亚的一封信”吗?我记得那里头的那个中尉还是你们罗家的嘞。

罗毅阳哭笑不得,是,那里面的主人公叫罗文,可那是音译的名字。故事说的是罗文中尉在纷乱的战火中,领受了一个几乎难以完成的任务,把一封重要的信送给不知在何处的加西亚将军。罗文力排万难,完成了任务。当然,他知道老婆是故意调侃他,老婆是大学生,退休前是某街道的党委书记,是他们家辩论赛永远的冠军。

罗毅阳在脑子里搜索了一番。在哪里见过大石头。他们家小区倒是有几块大石头,但那都是人家物业公司买来的,作为景观放在草坪里的,上面还刻着什么 “我很娇嫩请不要踩踏”之类让他看了就倒胃的环保标语。他总不能去把那个搬回家吧。而且,老婆说了,不用那么大,像他脑袋那么大就行。

石头,那得有山才行啊。罗毅阳脱口而出。

说出口的时候,潜意识里的遗憾又涌上心头。

成都这个地方,哪儿都好,夏天不太热,冬天不太冷,经济发展不输给一线城市,又没有一线城市的燥热喧嚣,总体还比较平和宁静。很适宜居住。但成都有一大缺点,没有山,这让罗毅阳很不适应。他在一个满眼都是高山峻岭的地方服役了二十年,突然回到一个平平展展毫无起伏的地方,很长时间不得劲儿,感觉脚都使不上劲儿。

老婆大人是地道的成都人,是他当年在军区大院度过短暂的“跑腿挨骂接电话”的参谋生涯时娶到的,他们家的根据地由此建立。老婆凡事都站在“成都怎么都是对的”的立场上。她反驳说,成都怎么没山啊,杜甫早就写过“窗含西岭千秋雪”了。我们家天气好的时候窗口也可以看到龙泉山。

罗毅阳说,那我就表达准确一点儿吧,成都三环以内没有山。三环以外当然多了,我还能不知道吗,龙泉驿有龙泉山,都江堰有青城山,大邑有西岭雪山,彭州有丹景山,名山有蒙顶山,再往远了还有峨眉山。我退休回家第一年,就已经把成都周边的地理状况摸得一清二楚了。作为军人,任何时候都要掌握自己所处位置的地理状况。

老婆继续为成都辩护(进入狡辩阶段):三环以内怎么没山?我们川师(老婆大人的母校四川师范大学)有狮子山,总医院那边还有凤凰山和磨盘山。你们军区大院不是还有个武担山吗?

罗毅阳终于忍不住哼了一声:亏你还是大学生,不知道真正的山长啥样吗?你说的那些个地方只能算丘陵,绝对海拔不到一百米。至于武担山,那就是个高约二十米、宽约四十米、长约一百余米的小土包(他早就知根知底)。

老婆也哼一声:你不就是想说只有我们大云南的山才叫山嘛。

罗毅阳笑了,满脸都是得意:那肯定的嘛。我们云南到处是大山,高黎贡山,梅里雪山,哀牢山……就是昆明滇池旁边的西山,也有海拔两千多米嘞。你在云南随便一抬腿,一个不出名的山都够你爬上三天三夜的。

他说这话时,脑海里马上出现了那些山,那些盘山路,那些烈日下黑黢黢的脸庞,脸庞上滚落的大颗大颗的汗珠。他在野战部队从连长一口气干到团长,不知爬了多少回大山,他们的武装越野总是在山路上进行。后来调到了军分区,他还是喜欢和兵们一起在山路上跑。他那张黝黑的布满皱纹的脸庞,几乎就是云南大山的微型景观。

罗毅阳真是很想念那些山,那些触手可以摸到云朵的大山,那些像屏障一样的边关山脉。中国人对山的区别是很细的,有岭,有岳,有嶂,有峦,有峰,有岩,各司其职,为不同的地貌命名。而这些所有关于山的名称,无论是岭、岳、峰、嶂、峦、岩,在云南都可以用上,那片红土地仿佛就是为了托举起那些山而存在的。

老婆没时间听他关于山的深入阐述,再次重申道:我不管,今天你必须找块石头回来。那个罗文能无条件地把信送给加西亚,你也应该无条件地找块石头给加西亚。

跟着老婆又追了一句:反正你一天到晚也没啥事儿。他说,我怎么没事儿?我一天到晚都安排满满的。老婆说,不就是跑步游泳打球吗?少玩儿一天没关系。他说,我那不是玩儿,是训练,都是每天必须完成的规定课目。老婆说,那另外增加的训练课目叫什么呀?他上当了,回答说,叫自训课目。老婆说,好,今天请罗毅阳同志完成一项自训课目吧。他没话说了。

当然他也知道,就算老婆没那么能说会道,他也得去完成这个任务。毕竟老婆大人比他辛苦多了,带一个八岁的小孙子可不亚于他带一个团。儿子媳妇双双军医大毕业,今年年初时双双参加医疗队去了海外。小孙子就长期驻扎在了爷爷奶奶家。最近孙子上了绘画班,老师要求这个周末的素描作业是画石头。他的第一反应是去买个冬瓜回来给他画,老婆说不行,全班同学都画石头就你宝贝画冬瓜,你不嫌丢人?

真是可气。难道这老师不是成都人吗?他不知道成都没石头吗?完全不切合实际嘛。这相当于要求东北部队开展山地丛林作战训练,云南部队开展爬冰卧雪训练嘛。

老婆说,你就别发牢骚了,咱们儿子从小到大,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我完成了多少老师布置的作业?有一次儿子表演游击队,老师要我给他打绑腿,还有一次竟然要求我拿蔬菜做一套环保服。啧啧,往事不堪回首。相比之下,你这个算是很容易完成的了。你也算是补补课吧。

罗毅阳听到老婆说到环保服时,脑子里忽地闪出个念头,成都没有山倒是有河,三条,府河、南河、沙河。其中沙河是原生态的自然河流,那下面应该有石头。

于是他打断老婆的唠叨,果断地说,行了,我去就是了。保证给加西亚找一块石头回来。

 

责任编辑:胡光曲

共3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战士红星艺术团将在大连首演《璀璨星河-致敬经典杂技晚会》
·中国当代军旅小说从“单兵作战”到气象万千
·维和题材电影《中国蓝盔》将于11月23日公映
·中国经典民族歌剧《洪湖赤卫队》唱响悉尼歌剧院
·多部优秀军事题材影片列入“国防万映”影视作品扶持计划
·筑梦中华英雄路:史光柱诗歌、音乐作品专场在京举行
·战场无亚军!罗援将军拍案而起的铁血之作在这里
·解放军文工团文艺轻骑队为兵服务侧记
·《大轰炸》真的“炸”没了 导演萧锋确认已取消上映
·纪录片《上军校》导演讲述镜头里的学员成长
·如何在军事电视综艺节目中讲好强军故事
·爱德华·霍普的《夜游者》首次在亚洲展出
最新酷图
  更多
兵器大观
  更多
导弹护卫舰衡水舰
导弹驱逐舰西安舰
“临汾”号护卫舰
“绵阳”号导弹护
热点新闻排行
   
这款“山猫”专打“陆战之王” 火力世界最
金沙江堰塞湖预过流泄洪 驻军武警全力做好
走进武警国宾护卫队:使命召唤 重组亮相创
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官方仪式现场特写:
法国纪念一战结束百年 总统呼吁铭记惨痛教
中国20位2018年“最美退役军人”事迹
在红色精神里“淘宝” 这是西藏军人的“双
“最美退役军人”20名先进人物事迹简介
日本“鹳”7号机搭载回收密封舱启程返回地
美军在阿富汗首次实战投放GBU-54制导
网上谈兵
  更多
军事观察
  更多
美创建新军种 加剧太
近日特朗普政府明确提出在2020年前组建“太空军”,外界惊呼这是“星球大战计划2.0版”。
大幅扩军 日本防卫预
日本政府为2019财年申请超过5.2万亿日元的防卫预算。这一旦成为现实,安倍执政以来防卫预算将实现“7连涨”并再创新高。
战争回顾
  更多
朝鲜战争爆发60年
60年一甲子,战争的阴霾始终笼罩在朝鲜半岛上空,直至今天,伤痛依旧。
昆仑关战役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精彩视频   更多
军事频道
大陆军情 | 台湾军情 | 国际军情 | 周边军情 | 军事文摘 | 军事钩沉 | 战争回顾 | 兵器大观 | 最新酷图 | 台军资料库 | 军事文艺 | 军事游戏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