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
天下艰难际,时势造英雄。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在那场艰苦卓绝的反侵略战争中,全体中华儿女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以血肉之躯筑起拯救民族危亡、捍卫民族尊严的钢铁长城。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五周年。回顾七十五年前那场波澜壮阔、荡气回肠的民族自卫战争,中国人民同仇敌忾,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谱写了一曲中华民族万众一心、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英雄凯歌。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全民族抗战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重要法宝”“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是全民族抗战的胜利,是全体中华儿女的荣光!”

    伟大民族精神所迸发出的特有魅力,总能唤醒民众自觉,形成统一思想和行动。近代以来,中国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进行的一系列抗争,是中华民族觉醒的历史进程,也是中华民族精神升华的历史进程。这种民族觉醒和民族精神升华,在抗日战争时期达到了全新的高度——“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壮阔进程中,形成了伟大的抗战精神”。中国人民的抗战正是在这把精神火炬的指引下,才走出独自面对强敌的漫漫长夜,穿越全面抗战的战火硝烟,夺取彻底击败侵略者的完全胜利,创造出“战争史上的奇观”。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决定因素。

国共携手合作形成全民族抗战的新局面

  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民族精神的核心,家国情怀是深植于中国人心中朴素、高尚、神圣的情感,以身许国、精忠报国是最鲜明的特质。面对日本法西斯疯狂侵略、面对中华民族生死存亡危局,全体同胞以“誓死不当亡国奴”的民族自尊,挺身而出,共赴国难。在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海内外中华儿女以强烈的家国情怀,空前团结起来,争相投入保家卫国的伟大斗争之中,形成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谱写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国主义篇章。

抗战胜利75周年祭(一):民族意识的觉醒之战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国民党政府实行不抵抗政策,东北大好河山沦丧为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的殖民地。在亡国灭种的危急关头,处境艰难的中国共产党人举起了抗日大旗,率先号召武装抗日,战略转移中的中国工农红军几经辗转奔赴抗日战场的最前线。在转移的过程中,中国共产党向沿途群众宣讲抗日救国的革命道理,播撒抗战的种子,用共产党人的实际行动,影响全民族抗战自觉,使抗战星星之火,在中华大地形成燎原之势。

    在民族危亡之际,在中国共产党的感召下,中国人民空前觉醒和团结起来,各民族、各阶级、各党派同仇敌忾,共御外侮,结成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全民族抗战的生动局面。这种从内心深处迸发出的抗日救国热情,使长城内外、大江南北的无数中华英雄儿女自觉奔向抗日的战场。英雄母亲邓玉芬先后把自己6位亲人送上抗日前线,尽管他们全都战死沙场,但老人家无怨无悔,因为她心里明白“保家卫国,匹夫有责”的道理。正如毛泽东同志指出的那样,“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这个战争促进中国人民的觉悟和团结的程度,是近百年来中国人民的一切伟大的斗争没有一次比得上的”。

全民族抗战推动了民族意识的新觉醒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崇尚气节,形成了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气节观。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极其残暴,以惨绝人寰的手段对待中国人民,企图以屠杀和死亡让中国人民屈服。面对侵略者的屠刀,中国人民用血肉之躯筑起新的长城,在侵略者的炮火中奋勇前进,彰显出中华民族威武不能屈的浩然正气。

抗战胜利75周年祭(一):民族意识的觉醒之战

  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时已经完成了工业化,其军队在组织结构和武器装备上已经初步完成机械化。同日本相比,当时中国和中国军队的落后,是一种结构性的整体性落后。由于国力特别是物质技术基础的悬殊,抗日战争异常艰难和惨烈。面对穷凶极恶的敌人,中国人民浴血抗战14年,虽然伤亡3500多万人,但为了民族独立、不做亡国奴,中华儿女始终没有停止抗战的步伐。在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的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全国人民义无反顾地投身到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洪流之中。

    1938年八名抗联女战士,为掩护部队突围,身陷生死之地,她们视死如归,挽臂涉入乌斯浑河,集体壮烈殉国。1941年八路军晋察冀军区五名战士,把日军引上狼牙山棋盘坨峰顶绝路后,面对数十丈深的悬崖,纵身一跳的英雄壮举,彰显出中国人民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正是这种浩然民族正气,燃起了重塑中华民族精神的熊熊火焰,淬炼了中华儿女的血气精魂。面对凶残杀戮的侵略者,全体中华儿女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凝聚起抵御外侮、救亡图存的共同意志。正是这种伟大的精神,使中华民族的生命力、凝聚力、战斗力得到极大激发,成为夺取抗战胜利的强大动力。他们用生命和热血挺起了民族的脊梁,谱写了感天动地、气壮山河的壮丽史诗,书写了战争史上的奇迹。

全民族抗战奠定了持久抗战的坚实基础

  中华民族从来都不缺乏不畏强暴的英雄先锋,从来都不缺乏同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日本法西斯发动的侵华战争是“灭亡中国、绝我族类”的侵略战争,制造南京大屠杀和无数屠村惨案,尤其是实行的“三光”政策以及细菌战、化学战和人体活体试验都是令人发指、令人唾弃的罪恶行径。面对恶魔一样的强敌,中华民族没有屈服,中华儿女不断集结起队伍,前仆后继,顽强抗争,誓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奏响了气壮山河的英雄凯歌。

抗战胜利75周年祭(一):民族意识的觉醒之战

  一部艰苦卓绝的抗战史,也是一部气壮山河的英雄史。在长达14年的反抗日本侵略者特别是8年全国抗战的艰苦岁月中,我四万万同胞同仇敌忾、共赴国难,从白山黑水到热带丛林,从太行山上到长城脚下,到处可见一往无前、奋勇杀敌的抗战英雄。全民族各抗战力量,在极端困苦的战场环境下,面对凶残无比的侵略者,奋起抗争,表现出敢于同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用血肉之躯谱写了撼天动地的史诗。

    1937年“平型关大捷”,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1940年“百团大战”,重创了日军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1943年“刘老庄连”的英雄壮举,再一次表现出中华儿女不畏强暴,敢与日军血战到底的英雄主义精神。面对日本侵略者的优势武器装备,中国军民几乎是以血肉之躯奋勇抵抗,以奋不顾身的精神弥补装备上的劣势。历经漫长的抗战洗礼,“无论是正面战场还是敌后战场,无论是直接参战还是后方支援,所有投身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的人们,都是抗战英雄,都是民族英雄。”在这场决定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殊死搏斗中,英雄们为扭转民族危亡命运、捍卫国家神圣主权铸就卓越功勋。

全民族抗战造就了复兴民族的伟大力量

  中国历史源远流长,几千载风雨征程,中华民族逆风前行,在无数挑战与威胁中巍然屹立。从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进中国大地之时起,中国人民就开展了抗击侵略者的伟大斗争,无论条件多么艰苦,无论战争多么残酷,无论牺牲多么巨大,中国人民从来都没有动摇光复河山的决心。中国人民抱定了抗战到底的信念,坚持抗战,持久抗战,终于打败了穷凶极恶的日本侵略者,赢得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抗战胜利75周年祭(一):民族意识的觉醒之战

  抗日战争是正义战胜邪恶、光明战胜黑暗、进步战胜反动的战争。全国抗战爆发后,面对日本侵略者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叫嚣,抗日战争的前途如何?中华民族的命运何在?成为当时举国关注的焦点问题。中国共产党人提出统一战线思想以及全面抗战路线、持久战的战略总方针、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跳出了“亡国论”的片面性和“速胜论”的机械性思维误区,科学地揭示了抗日战争发展规律,为全民族抗战提供了正确的理论指引,为全民族救亡图存点亮了希望的灯塔。

    在14年的抗战中,抗击侵略、救亡图存成为中国各民族、各阶级、各党派及海外华人的共同意志。当时的一篇报纸社评这样写道:“今天南北战场上,是争着死,抢着死,因为大家有绝对的信仰,知道牺牲自己,是换取中华民族子子孙孙万代的独立自由,并且确有把握,一定达到。”

    从战略防御到战略相持,进而发展到战略反攻,无论是正面战场还是敌后战场,中国人民同仇敌忾、共赴国难,铁骨铮铮、视死如归,以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同侵略者战斗到底。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正是这个国家和民族历经苦难却始终屹立、不屈抗争并终将复兴的血脉基因和历史密码。习主席指出,伟大的抗战精神,永远是激励中国人民克服一切艰难险阻、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强大精神动力。

从抗战胜利的经验中汲取打赢智慧

  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是我军克敌制胜的法宝。这在抗日战场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面对异常凶悍的日军,八路军、新四军极少同其打硬仗,多采取游击战、持久战的方式,力求“避免一切被动的呆板的战法”,把战争从壕沟里解放出来,创造性地解决一切战略战术问题。游击战由此上升为战略打法,持久战成了全国抗战的战略指导方针。

  打仗不能总走“一”字,要敢于走“之”字,让敌人摸不着头脑。灵活是战略战术的灵魂。在游击战的战略指导下,我军创造了一整套让日军不适应、难应对的打法。抗日根据地开展的麻雀战,是时任129师师长刘伯承命名的,意思是我抗日分队像麻雀啄食那样,三五成群,忽来忽去,忽散忽聚,东一枪、西一枪,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除了麻雀战,我军还创造了地雷战、地道战、车轮战、推磨战、蜂窝战等,积小胜为大胜。这种打法,使日军不断遭受伤亡又找不到可以还击的对手。日军因此哀叹,“皇军大大的去,八路小小的有;皇军小小的去,八路大大的有”。

  毛泽东多次讲过,任何时候都不要和龙王比宝。宝是比不过的,只能靠自己灵活的战略战术去弥补。我军指挥员深领其义,不打“堂堂之阵”,善于出奇制胜。抗日战争反扫荡中,罗荣桓根据战争形势灵活运用游击战思想,提出“敌进我进”的翻边战术,并作为军事原则得到广泛应用,为扩大抗日根据地、赢得反扫荡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陈赓选择神头岭打伏击战时,地形并不理想,但他实地考察,巧妙布置兵力,给敌造成错觉,歼敌1500多人。还有刘伯承两次设伏七亘村,反兵法不复之常,达到了“用兵之妙,存乎一心”之境。

  与强敌作战,贵在有一套自己的打法。否则,只能受制于人。抗战时期的许多国民党军政要员,曾就读于日本士官学校,迷信对手的战术技术,自己没有创见,处处被动挨打。抗日名将傅作义同日军交锋,一个最深的感受即是,所属部队几乎每一个反应都在日军的估算之内,因其过去所学的军事操典全都来自日本。战术完全照抄日军,自然难以打胜仗。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之所以能战胜日军,除了我军官兵忠诚坚定的政治觉悟,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战略战术水平高于对手,创造出一套敌人不适应的打法,真正做到了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点击看大图

  今天,我军进入一个转轨转型、求新求变的新时代,进入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的新阶段。“万变不离其宗”,作战模式在变,但“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战争指导原则不会变;作战对手在变,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胜战招法不会变;用兵方式在变,但“兵以诈立,战以奇胜”的战争规则不会变。对我军来说,紧盯强大对手,加强军事斗争准备,必须从抗战历史中汲取打赢智慧,创造一套对手不熟悉、不适应的战法训法,真正做到一旦有事,能上得去、扛得住、打得赢。

  制胜招法是作战之魂。好的打法能以少胜多,能抵千军万马。近年来,我军深入开展实战化军事训练,独创了一些适应技术发展、适应现代战争、具有我军特色的战法。然而,也有少数指挥员既不善于继承传统,也不善于创新创造,缺少实在管用的新打法。有的存在思维定势,一搞对抗,就是标图作业、迂回包抄、猛打猛冲;有的缺乏联合素养,对新型作战力量不会运用,习惯于“单打独斗”;有的搞教条主义,把外军的那一套生搬过来,陷入“战争范式”;还有的不加思考,盲目跟风,别人讲目标战他也讲目标战,别人搞斩首战他也搞斩首战。

  应当承认,在现代战争经验上,我们可以学习借鉴外军,但须努力做到“师其意而不泥其迹”,达到活学活用、为我所用之境。一旦用别人的昨天装扮自己的明天,抑或是照别人的葫芦画自己的瓢,就可能被对手牵着鼻子走。

  未来打什么仗、对手是什么样,我们就要创新什么战法,切实让敌人摸不准“脉搏”。现代战争,信息优势成为制胜的主导因素,整体联动成为制胜的基本形式,精确释能成为制胜的基本方式,体系破袭成为制胜的基本途径。战法创新只有循理而设、因敌而动、依战而行,实现信息力和火力的一体融合,才不会偏离方向,真正赢得主动、发挥效力。

 

    来源:解放军报、天津日报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