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经纬观察
津田道夫:有忏悔精神日知识分子 曾到访中国长跪
华夏经纬网   2015-08-26 16:19:42   
字号: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说:晚年的津田道夫先生 资料图

  【新民晚报·新民网】深刻追问日本的战争责任,无惧地解剖日本人的精神世界,他就是津田道夫先生。津田先生生于1929年,本名为浅见浩,战后投身日本民主运动,曾长年担任左翼刊物《教育与人权》主编。86岁的老先生今年年初在东京逝世。这位并不为中国人所熟知的老人,在中日史学界被视为具有忏悔精神的日本知识分子代表。

  1995年,二战结束50周年之际,66岁的津田先生出版了一本书。在序言里,他这样回忆童年印象中的那一场“祝南京陷落妄想曲”:

  “12月7日,‘祝南京陷落’‘皇军大胜’的旗帜和大幅标语早早地飘悬于东京各处,在狂热的大众的推动下,政府在12月11日星期六就提早举行了占领南京的庆祝活动。晚上,父亲带我去看灯笼游行,大街上人山人海,刻意造成的灯笼的波涛,我今天还记忆犹新。”

  “在南京,日本官兵正在进行疯狂的大屠杀。也可以说,日本官兵正用中国男女老少的血和泪上演着另一种形式的庆典”……

  在书里,津田先生专注于一个当时从未有人讨论、此后也没有更多人讨论的沉重话题:南京大屠杀与日本人的精神构造。“仅仅以战场的异常心理,或为了战死的战友报仇等解释是不够的。我认为这和日本大众特殊的精神构造有关。”

  在“风暴”中著书反省

  知道津田道夫先生的人,会想到一场关于历史事实的“风暴”。

  上世纪70年代的日本,一场关于南京大屠杀史实的论战开始涌动。虽然因为战后的东京审判,南京大屠杀在日本广为人知,但它只是个模糊的整体印象,其残酷性和规模究竟如何则不为大众所详知。这种历史认识上的灰色地带,成为那场论争的基调。日本人究竟是怎样认知史实的?

  日本学者大抵有几种选择:做一个旁观者,不去涉及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研究;成为一个“虚构派”或“否定派”,极尽可能减轻战争中的加害程度,否认南京大屠杀历史,甚至非学术性地歪曲篡改历史事实;或者,以一个真正客观正直的历史学者的姿态,为维护真相而努力。

  在那些富有良知的日本学者中,对战争有切身体验的津田道夫的质疑无疑最为尖锐和特别。他站在南京大屠杀论争的前沿,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在日常生活中的‘善良的劳动者’‘平凡家庭的父亲’‘礼仪端正的人’之类的日本庶民,到了中国战场会变得那么残暴?”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1995年,66岁的津田写下了《南京大屠杀与日本人的精神构造》这本书。

  “这本书在日本相关书籍中是相当特殊的。日本屠杀、虚构、中间三派有关南京大屠杀之争,无论所争是‘多少’,还是‘有无’,都和事实有关。津田先生认为南京大屠杀为实有不言而喻,所以他认为这种争论‘没有意义’。他讨论的是‘日本大众’的责任。”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东京审判研究中心主任程兆奇说。作为津田的中国故友,该书的中文版他参与了其中大部分翻译。

  在程兆奇看来,津田并不满足于简单的自我批判,也不满足于一般的“历史”分析,而是“由表及里”从日本大众的“精神构造”下手探讨残虐行为的人性根源。“他不同意南京暴行——扩而大之整个战争——的责任只应由‘一小撮军国主义者’承担,而‘日本大众’也是‘受害者’的流行说法,他在本书中详细论述了日本大众精于算计的‘利己主义’‘虚无主义’以及混杂着‘天皇崇拜’‘鄙中情绪’的特殊‘精神构造’,强调战时日本大众与其说是‘受害者’,还不如说是战争的推波助澜者,所以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津田道夫,带着日本人罕见的反省意识,用自己的笔“无惧地解剖了日本人的精神世界”。

  批父亲是军国主义者

  “我父母亲都是学校的教师,我至今记得战况在家里也是话题。还是孩子的我,和朋友们一起唱着‘握紧,惩罚的枪和剑’等并不明白歌词意义的战时歌曲,学着军人的样子度过每一天。到了12月,对‘南京陷落’的期待在日本大众中愈发高涨。媒体也积极参与迎合时局、鼓吹战争的大合唱。”

  津田在书里从不掩饰自己的“愧疚”。“幼时体验变为痛切的自觉,已是80年代初相当晚的事。我在这时才首次从精神层面来思考日本民众在战争中的所作所为。如果想到战争的幸存者至今仍受着精神和肉体的痛苦,我唯有羞愧。”

  关于津田先生的特立独行,关于他与拘谨、内向的普通日本人大不相同的地方,程兆奇记得很多交往细节。上世纪九十年代,他去埼玉县久喜市拜访津田先生。当天津田先生在酒酣耳热之际,放声高唱“义勇军进行曲”和“国际歌”。“一个静谧的小镇,又已到了午夜,我想未免打搅了四邻,便说是不是小些声?津田先生毫不理会地说‘不管他’,边说还边呼起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

  津田批判“军国主义”一以贯之,在政治立场上和他父亲站在对立面,在年近八十时还编了一本以他父亲日记为批判对象的书《一个军国教师的日记》。程兆奇回忆,有一次和津田散步,当穿过离家不远的墓地时,津田在一块书有“浅见真吉”的墓碑前一脚踢开了放着的一束花。“看着我惊讶的神态,津田先生说这里面睡着的是他的‘老头子’:一个军国主义者。”送花的则是津田口中的“笨蛋”弟弟,毕业于东京大学,当时是千叶大学教授。“津田先生曾被日共开除党籍,和他日共党员的弟弟素无交往,也站在对立面。所以津田先生虽是‘左派’,和主流左派也格格不入。”

  彻底批判难为人接受

  津田认为,正因为日本在战后从未对侵略战争进行过全民性反省,“以至在今天,为战争鸣冤叫屈的种种怪异之论才得以甚嚣尘上”。

  津田不仅对日本大众,对天皇更是持议极严,认为日本侵华是在“圣战”的名义下进行的,所以“天皇至少要负道德上的责任是毋庸置疑的”。津田先生的严厉态度,难为“日本大众”接受可以想见。

  而令程兆奇费解的是,在大方向上看似一致的日本主流左翼学者也对津田的《南京大屠杀与日本人的精神构造》视而不见。“在全世界最早研究南京大屠杀的洞富雄先生之后,笠原十九司先生是对南京大屠杀研究贡献最多的屠杀派学者,他的《南京事件论争史》近三百页,却只字不提津田先生的《南京大屠杀与日本人的精神构造》。”程兆奇记得,津田不止一次对他说“笠原他们以‘南京事件’代替‘南京大屠杀’是不行的,这是‘大是大非’,不是单纯的名词问题,这点上他们比洞先生是后退了”。

  津田先生对程兆奇主张从学术上解决南京大屠杀问题也不以为然,强调“南京大屠杀这样的事不是‘学术’可以解决的。应看到日军在中国做了太多坏事,除了直接的死难者,更多的是无数中国家庭的生活基盘被摧毁,这种悲剧是无法量化的。就像如果美国对广岛、长崎死亡者数字提出疑问一定会引起日本民众愤怒一样。所以在这件事上中国人民说什么就是什么!”

  到访中国曾长跪不起

  津田在90年代写给友人的信中这样认识自己的“战争责任”:“我既未去战场,也没有虐杀中国人,作为个人,自然没有法律责任。然而,虽然幼小,但作为日本人的一员,直至战后参加民主主义运动仍没有自觉;作为一个知识人,在道义上负有不可推诿的责任。这点,对战后出生的年轻人也一样。”

  津田道夫曾到访中国谢罪。1998年4月,津田随东史郎访华团访问南京。据知情人回忆,他参观了南京城内大大小小的屠杀纪念遗址,在遗址前放声大哭,长跪不起。在南京大学,他的演讲稿被泪水浸透,他站在话筒前只说了一句:“我作为一位普通的日本知识分子向中国人民谢罪。”

  而在书的最后,津田道夫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在任何意义上都不代表日本国家,但作为一个日本知识人,或者更应该说作为一个日本人,我想通过本书向中国人民表示谢罪。我这样说不是站在民族虚无主义的立场上,当然也不是卑屈,而是以伴随着实际行动的谢罪来恢复日本民族——人民的民族的荣誉。”

  “津田先生对于战争反省之彻底令人由衷感佩。虽然他已经离世,我觉得应该表示特别的敬意。”程兆奇说。

  (新民晚报记者 吴宇桢)

  书摘

  ◆我在此特别强调,对造成“大屠杀”的日本人的精神构造的批判性分析,仅限于战时中的问题和历史研究的问题是不够的;这对今天仍是必要的。我们日本人把外交、军事托付于美国度过了50余年,对大众的战争责任问题至今仍没个结论,这本身就是问题。

  ◆对于日本大众来说,作为反人民的侵略战争失败的思想体验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对过去的“战争”和现在的“和平”之类的抽象的“战争”与“和平”的对比。不论战前战后,政治制度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在大众意识上不是仍保持着很强的继承性么?

  ◆在思考南京大屠杀的大众意识层面的根据时,有将其仅限于特殊的“战场心理”,或战场的“异常心理”范畴的倾向。但迄今所看到的大屠杀的具体的现象的根据,单用“战场心理”是不能说明的。也就是说,在日本大众日常的本原的思想中已有胚胎,经过参加侵略战争第一线的绝望的体验,而以大屠杀的形式表现出来。若非如此,回到后方日常生活中,回复到“善良的劳动者”,“平凡的家庭的父亲”,“礼仪端正的常人”的时候,何以会以自得的面孔讲述残虐行为呢?显然无法解释。

  ◆……说这些话的复员兵,在战败后为生活所迫,干着黑市贩子的勾当。归根到底,在大众市民社会中,他们都不外是好父亲、好祖父、街道上的正常人。对这样的日本大众来说,战争犯罪和战争责任等只不过是媒体的新闻,日常生活才是昨天到今天,今天向着明天继续不断的。而且,曾经作为得意的种子的对中国的残虐行为,一个个都沉沦到了忘却的深渊。正是在此喷发出的平民利己主义——作为非自觉虚无主义的大众虚无主义——的精神基础,制造出了今日高度的大众消费社会。

  ◆败战之初,日本人中不论“精英”还是大众,都远没有把战争责任作为自己的事。我不能不指出,战争中民族道德的败坏没有变化地延续了下来……对把侵略战争推进到国民规模的日本大众,今天必须在思想上还清血债。

  ◆在歪曲历史之上的恢复“日本人的名誉和骄傲”,这个“骄傲”只是傲慢的大国意识。在此“以求在国际社会取得名誉的地位”等只不过是狂妄无知。歪曲历史正是对现在的盲目。不承认那场战争是侵略战争,在今天就不可能有诚挚的反省,这只能是日本人的耻辱。

  ——摘自《南京大屠杀和日本人的精神构造》

来源:新民晚报

 

责任编辑:黄杨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黑龙江林口:抗日联军国际秘密交通线
·抗战时期宋庆龄曾谈日本:不过是一只“纸老虎”
·抗战老兵兰凤文:"锄奸"受表彰 曾两次"被阵亡"
·战歌《团结就是力量》来自同名抗日歌剧
·犹太医学博士罗生特:放弃富足生活投身中国抗战
·东北抗联曾与共产国际保持联系 还建专门交通线路
·88岁抗战老兵:打入伪警署每天给八路军送情报
·华南人民抗日纵队挺进港九地区 为盟军提供大量情报
·广岛核爆幸存者:不希望发生战争 这是对生命的不尊重
·虎头要塞:“二战”战车在此止步(图)
·美国母亲曾致信西安市长 寻找在华失踪的飞行员儿子
·车桥战役:江苏敌后战场唯一活捉日军少将战例
·中国远征军战绩:曾用千人击败日军万人
·力拼倭寇 弹尽粮绝 数千陕军投河跳崖不投降(图)
特别策划
  更多
        赵又廷(Mark Chao),1984年9月25日出生于台湾省...
        日本《读卖新闻》称,大陆正研议要修改《反分裂国家法》或制订实施...
聚焦台岛
  更多
    9月4日,中国国民党第19届全党代表大会第4次会议举行,会议将两岸和平协议新党纲。
    强烈台风“尼伯特”暴风圈8日凌晨从台东登陆,重创东台湾。
台岛夜话
  更多
·旧考卷没作,哪有新考卷?
·阿扁趴趴走 蔡英文没声音
·阿扁逆袭小英 一党难容二太阳
·吴敦义当选国民党主席后的挑战
·不承认“九二共识” 蔡当局走入死胡同
·小英改组“内阁” “新系”黄雀在后
·蔡英文就职一周年民调难看
·面对“一带一路” 台湾冷漠脸!
·新南向政策是“去中国化”的另一章
独家评论
  更多
·王建民:蔡英文处理两岸问题出现四大战略误
·陈丽丽:蔡英文两岸“三新论述”的政治用意
·风云变幻:吴敦义党主席之路面临严峻挑战
·贾永辉:陈水扁会成为蔡英文的救命稻草还是
·"520"执政一周年系列评论(六):蔡当
·董拔萃:路线决定命运,国民党将如何选择?
各抒己见
 
·台军8人验出一级毒品反应 高层驳斥:因吃了
·多包毒品被发现,是否代表军中吸毒已是普遍现
·从霸凌致死、虐狗到毒品泛滥,台军纪为何生锈
·力拼司法改革 蔡英文决定亲任司改会议召集人
· 目前看,连续的人事问题已经冲击到蔡英文的
·有人说蔡女士被深绿胁持,那么她还算是绿营的
台海视点
  更多
台海视点377期 国民党魁选举登记
·台海视点376期 “习特会”圆满落幕
·台海视点375期 蔡当局炒作"共谍案"
·台海视点374期 马英九遭起诉恐获刑
·台海视点373期 两会中的"台湾时间"
·台海视点372期 228事件70周年省思
·台海视点371期 美军入台可能带来灾难
评论排行
   
女子日本药妆店撒泼 台湾最美的风景还是
王建民:蔡英文处理两岸问题出现四大战略误判
陈丽丽:蔡英文两岸“三新论述”的政治用意
只有马英九这一张牌的民进党,何其可悲?!
旧考卷没作,哪有新考卷?
上台一年,蔡英文日子难过
朱德在周恩来遗体前做了一个动作,让全场泪奔
大陆年轻人对台湾看法转变了?
佘爱珍:能让胡兰成忠心不二的传奇女人
昔日上海滩大亨杜月笙隐衷:蒋介石拿我当夜壶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台海评论
台岛夜话 | 台海七日谈 | 特别策划 | 华夏视点 | 媒体链接 | 深度分析 | 网友评说 | 经纬观察 | 台海热点透视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