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生专访:袁勋,生命孤注一掷在电影
     我是袁勋,大学就读于台湾大学生物产业传播暨发展学系,2017年5月考取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班,2017年9月入学就读。对于想说的故事与想传达的理念、内容,我最想以电影的形式去呈现,我认为电影是现今世界中传播范围大、受众广、影响力显著的一种艺术、传播形式。我希望未来我可以拍出真正 “面对观众”的电影,以观影者了解、认同的方式去传达诉说华人社会文化中许多美好而值得被推广的价值观。

              

   北京电影学院2017级导演系硕士台生 袁勋

       

    他是学霸、台生、北漂,他又是一个年轻的电影导演,“用全部的生命来孤注一掷在电影”上的执念,让他从台湾大学毕业后,成功考入北京电影学院2017级导演系硕士班,让电影梦在大陆拉起航行的新帆!

     谈到自己的电影梦想,坐在记者面前的袁勋一改之前见面的拘谨,注视这张年轻而干净的面孔,你可以轻易地感受到那份属于少年的热忱;倾听他的话语,又相悖的透露着超越这个年龄的成熟思考,他说对电影:“这份执念从不曾忘,仍在我心”他还说:“电影除了是生命,电影更是我的信仰”。

     电影的执念 我的信仰!

舞台剧《英雄挡道》海报

 “我一直知道我要什么,其实很简单,就是一部一部的拍,然后适应,然后从生命里学习。”

    2011年华人导演李安接受台湾《天下杂志》专访时这么说,而《天下杂志》最终形容李安是一个“用全部的生命来孤注一掷”的人,当时高三正在准备大学考试的袁勋读到这篇专访,从此以“用全部的生命来孤注一掷在电影”为人生信念准则!

    从小就很喜欢看电影的他,初中毕业后便开始在网络上以黑杰为笔名经营影评网志——黑杰的电影世界”,累积了上百篇的电影观后感、影评,其中曾有过单篇点阅率破千,登上网志分类首页数天的纪录!真正到欣赏电影和创作影片是在袁勋高一的时候,当时与班上电影同好同学一起切磋琢磨,尝试各种机会拍摄短片,经过一连串的不断创作与接触吸收后,有了往电影领域发展的梦想!

    进入大学后,袁勋开启为梦想拼搏的努力模式,参加台大电影研究、加入台大数字影片创作社并在大二期间接任社长,台大四年来不断持续参加各种影展与短片比赛,利用晚上的课余时间到台湾艺术大学电影学系夜间部进修……˙

    2016年凭借作品《困》入围第一届台大电影奖;同年以短片《一路高潮》、《to have to hold to love》入围第十一届金甘蔗影展、关渡电影节;担任副导演参加中华电信2016MOD微电影暨金片子大赛,以《海獭427》获得佳作奖、同时以此片入围2016日本国际短片电影节、2016台湾未来映画周……

   2017担任编剧、导演参加第十二届金甘蔗影展,以短片《潮琉骑士》入围影展并获得“最佳制片奖”以及 “最佳美术设计”入围的肯定,此外,由他创作的描述21世纪台湾90后青年生存现状与困惑的舞台剧《英雄挡道》,在台北艺穗节成功举办五场演出。

    西进大陆  为梦想甘做“北漂”   

《英雄挡道》演员群像

      “我感觉还挺适应大陆的!”袁勋笑着对记者表示,2016年的暑假他曾在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节目组实习近一个月的时间,不算长的时间却足够让他了解大陆优秀综艺节目制作过程。同年他还参加了首届“与Panda之间最短的距离”大熊猫保育大专青年实习体验营,在四川都江堰、雅安、卧龙熊猫基地当了回彻头彻尾的“奶爸”,之后的2017年他的脚步又来到了上海与贵州……

    多次的大陆行让袁勋感觉很习惯这边的生活和大环境,利用暑假他还专门看了大量的大陆的电影 ,以了解大陆电影产业和电影市场相关情况。在周围同学纷纷求学欧美之际,袁勋思考的则是“继续深造在大陆+就业在大陆”,于是2017年9月的袁勋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正式成为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班的一名新生。

    “大市场+大导演”让我选择在北京“追梦”

    大陆有庞大的电影市场,更有让年轻电影人憧憬的“大导演“的身影,“大市场+大导演” 让袁勋很快做了“追梦”北京的决定。

     “大陆市场太大了”“台湾现在的整个电影市场和情况并没有这边蓬勃发展,我有在长期关注大陆电影市场大去向”,袁勋表示 依托大陆庞大的电影市场,十年到十三之间影视票房收益成长52倍,这是一个很极端上升的幅度。对比看台湾的电影市场,票房最高纪录依旧是2008年《海角七号》所创造的,而且那也是快要是十年前的事了,可是大陆票房年年创新高,票房排行榜前一百高的电影可能有80部是在13-16年这四年间诞生的。"《战狼2》的全球票房排名已经升至第54名”,这部打败神奇女侠和蜘蛛侠的大陆电影同样让袁勋也大吃了一惊。

   “北京电影学院出过的第五代、第六代导演在量上面和质上是最多的,第五代有张艺谋、陈凯歌导演,第六代有贾樟柯、宁浩” ,“大陆最喜欢的导演是冯小刚与徐浩峰”……提及这些知名的导演,袁勋掩饰不住眼神中的激动,瞬间化身小粉丝,对他们的作品和风格如数家珍。

    其中,徐浩峰导演让袁勋用了近十分钟的时间阐述了这样一段特殊的电影缘分。在他上大一的时候就看过徐浩峰写的小说《师傅》,那时候台大的国文老师就说这篇小说真的很好,没想到俩三年后徐浩峰自己把这篇作品导了出来,“等于说他同时能够写小说,当编剧,当导演,然后动作设计,超牛!”缘分的是徐浩峰导演还是北京电影学院的老师,这让袁勋迫不及待的想要蹭一堂徐老师的公开课了!

 “厉害的人比台湾多,但机会也比台湾多”

    被问及“作为师兄,想给来大陆的学弟学妹一个什么样的建议?”袁勋坦言台湾现在三种情况:一种是来过了解情况,一种是不了解但愿意来,还有一种是完全不了解也不想走出去。

    他建言,首先不要带有自己的主观想法,先来大陆认识和了解这里的环境与人,多看多了解后再下判断要不要来。那如果决定要来就是要好好准备,“因为这边的竞争确实比台湾激烈,这边厉害的人也比台湾多,但这边机会也比台湾多”。所以,如果下定决心要来,那就把自己的状态调试到最好,把自己的能力程度提升上来,“我觉得不用担心自己没有机会的,机会不怕少,只怕机会到了自己没有准备好”。

   开学这两周袁勋表示被“震撼教育”到了,原来大陆每天早上八点的课,而台湾则是九点,在台湾是上课打钟学生才慢慢走进教室,“基本上打钟你进来也能有很好的位置”.而在大陆,如果你听到铃声响起才走进教室,那么只能只能坐最后一排了。开学这两周,“8点的课大家7点半就都来了,大陆学生对知识的渴望和习惯的养成是令人敬佩的”。

  “支付宝、滴滴打车……感觉已经回不去了”

   “我已经一个月没有用纸钞付钱,所有支付都来自于微信、支付宝。”远途用滴滴打车,近的用共享单车,购物用淘宝,吃饭送上门……甚至这年头街边卖艺拉二胡的都可以扫二维码收费了。“而台湾还在纸币时代,计程车也要路边拦”,大陆电子支付的便捷让袁勋开玩笑道,“来了这边之后感觉已经回不去了。”

   对于未来,袁勋有着自己的设想与规划,他希望能在北影求学期间先通过实习与近距离跟片累积经验,毕业后可以争取有机会进入大陆华谊、万达这一类的知名电影公司,成为一名主流电影片导演。

   正如大导演李安所言“我一直知道我要什么,其实很简单,就是一部一部的拍,然后适应,然后从生命里学习。”此刻,一名叫袁勋的年轻导演抱着对电影的执念,在“追梦”的路上踏下每一步坚定的步伐。(记者 黄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