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台岛夜话 友情撰稿
东施效颦?国民党世代权力交替与“九二共识”争辩
华夏经纬网   2020-07-01 17:02:30   
字号:

 

马英九与江启臣 图源:台媒

 

    作者 柳金财 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助理教授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当选就任时,曾宣称党将进行世代交替,由年轻人执政,并未提出坚持“九二共识”;日前江启臣更因在党改革委员会大会上表明“九二共识是过去扮演两岸求同存异的重要工具”,引发国民党元老政治世代之质疑。青壮世代所提出来的两岸新论述,面临党内元老世代的政治批判,主要是“九二共识”仅只是肯定其“历史贡献”外,究竟还是指导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发展的“定海神针”吗?由于国民党中央采取由上而下征询意见方式,而非先由下而上辩论过程,改革委员会两岸论述组所提四大支柱与十大要点内涵,尚未与基层党员及社会民众对话,已引爆党内元老与青壮在两岸论述与路线之分歧。

   回顾江启臣就任党主席时演说内容,并未论及“九二共识”未来的角色及作用。两岸论述组所提出两岸新论述,固然正面肯定“九二共识”对两岸和平与交流产生“历史贡献”;强调“九二共识”在“历史过程”扮演两岸求同存异的政治基础。据媒体报导,此种论述已引发马英九、吴敦义、连战及洪秀柱等党内元老,对国民党抛弃“九二共识”的质疑。尽管党中央宣称两岸论述尚需经与各方讨论、经党员代表大会通过始能定案,试图缓解党内两岸路线冲突。可以说,国民党对“九二共识”的分歧与争议,恰恰凸显党内世代差异与对立冲突。

   一、元老世代对“九二共识”坚持

   首先,国民党政治元老肯定“九二共识”历史贡献,也认为“九二共识”可以作为两岸交流与合作“政治基础”。例如马英九认为“九二共识”虽被民进党污名化,但“九二共识”在国民党执政八年期间,并非仅只是论述而已,而是透过“九二共识”进行实践,例如召开“习马会”,此为所谓的“一中各表”表征。荣誉主席、前副总统连战提出“九二共识价值不容否认、抹杀” ,认为“九二共识”的内容简洁易懂,就是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但对“一中涵义”的认知不同,所以双方各自表述,求同存异、搁置争议;国民党称此为“一中各表”,也就有表述“中华民国”的空间,而且经由实践,证明足以达成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及扩大台湾的国际空间。

   前主席朱立伦也表示,对于“九二共识”,一定会全党具一致性立场;国民党共同目标即是坚持“中华民国”的民主自由、维护两岸的和平、 追求人民最大的福祉。前“立法院长”王金平表示“九二共识”究竟内涵为何?大家各自有不同的解读,希望党继续加以讨论,取得最后的共识;“九二共识”在过去、特别是马时代,因有“九二共识”作为政治基础,而后利于两岸的交流合作,建立和平稳定关系架构。

    其次,政治元老提出应澄清“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差异性,并非简单等同关系。连战澄清“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是两回事,“一国两制”是大陆对统一后模式的主张,“九二共识”是两岸分治下对等互动、和平交流的政治基础,认同“九二共识”不等于接受“一国两制”。前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则批驳:“民进党以错误信息误导人民,使人民误以为‘九二共识’意即‘一国两制’”,   应赋予“九二共识”新意涵,直指“九二共识”是国民党面对“一个中国”问题的解方;批判蔡英文的施政背离“中华民国宪法”,背离两岸发展的历史事实,背离1992年国民党对两岸发展的承诺,更恶意曲解「九二共识」的内容,使之与对岸提出的「一国两制」做连结。此等论点基本上认为国民党应澄清“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区别,采取“九二共识”是一种“创造性模糊”政治语词 ,并无被矮化或并吞问题。

   最后,元老派并不反对讨论“九二共识”内涵,但认为“九二共识”应是重启两岸交流与合作最佳锁匙。前“立法院长”王金平提出“九二共识”有其贡献,若“九二共识”有不妥之处,应要找出新的两岸论述,继续开启两岸交流合作及创造稳定和平,始为最重要的。前主席洪秀柱认为“九二共识”不但是“历史事实”,更是符合“中华民国宪法”精神。同时提出“九二共识”这个专有名词并不是不能检讨,也不是不能更改,宣传方式与口号都可以调整、与时俱进。洪秀柱更建议:若国民党不敢谈“一个中国”,也不敢谈“统一”,那“九二共识”就是解方。连战也认为“九二共识”确实是充满智慧的发明。

   二、青壮世代对“九二共识”疑虑

   现任党主席江启臣在就职演说中,未论及“九二共识”的历史贡献及未来作用,显见由青壮派所主导党务发展及政治主张与元老派所主政时期,已有明显差距,未来国共关系是否仍会召开“国共论坛”及进一步交流尚未得知,双方也可能陷入倒退关系。尽管江启臣曾表示并未抛弃“九二共识”,但党内已有“过时论”之说法;“九二共识”为马英九主政时期与大陆恢复对话协商及两岸展开交流与合作的政治基础,虽然在两岸论述小组所提出新论述肯定其“历史贡献”,但已然遭到某种程度和形式意义上的“冷处理”。青壮世代与元老世代论述具有若干差异性:

   首先,国民党在2019年败选、2020年高雄市长被罢免通过后,青壮世代强调两岸论述必须调整,已有走向更“台湾主体”路线倾向,产生“地方包围中央”效应及世代路线冲突。在“地方包围中央”方面,彰化县长王惠美指出从选举结果来论,国民党两岸立场与定位必须明确,建议党中央应彻底检讨两岸关系和方向。2020“大选”后时任“立委”江启臣主席则批判民进党对集中50%选票的20岁至50岁年龄层,操作国家认同议题,无论是主权牌、国家认同牌、两岸关系牌,导致选战落入“选中国”及“选美国”之选择,然国民党反应则相对比较迟钝。显然,当国民党遇到台湾社会“反中路线”飙涨,民进党因而获取政治利益,其政策改变取向是朝更坚持“台湾主体性”,此种政策方向似有与民进党趋近之倾向。

    其次,在世代两岸论述冲突上,部分青壮世代主张“扬弃论”、“过时论”。例如“立法院”党团召集人林为洲指出,“九二共识”的时代至今也有28年前,到现在很多28岁以下的年轻人,恐怕都毫无印象,也不知道这件事。大陆对于“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已有不同诠释。林为洲批判民进党当局定调“九二共识”就是“一国两制”,这样国民党还要拿来用吗?老实说很难用,所以要用重新的语汇描述“九二共识”。

    同时,国民党青年部主任萧敬严则认为两岸论述是国民党选战大败主因,怀抱“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导致国民党在两岸论述与“反送中”议题上的进退失据,让民众误认为国民党的就是“中共同路人”。若干青壮派认为两次“大选”失利是台湾民众对大陆的怒气,转移全出在国民党身上,直呼“已将近27年的九二共识无法因应时代,在这次选举被人民‘有共识’地否决了,国民党势必要调整、提出新的两岸论述”。前国民党发言人、台中市议员黄建豪主张“别再提九二共识”、“再谈九二共识就不是共识了”,要基于现状提出民众可以接受的现实观点。

    最后,青壮世代过度渲染“九二共识”导致国民党败选,其实忽视“大选”期间国民党内部不团结,因权力恶斗导致政党形象受损及政党认同降低。若对比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中民进党、国民党得票率,视为“准公民投票”、“类公民投票”支持度,两者得票率分别是 57.13%、38.61%,“九二共识”仍有近四成支持度。若以国民党取得执政权投票率比较,民进党与国民党分别在2008年分别是41.55%、58.45%,2012年45.63% 、51.60%,支持“九二共识”的国民党,其支持度高于反对“九二共识”的民进党。

    国民党支持“九二共识”要求,已被反中政治联盟形塑“亲中”的形象,然而其主张“亲美和中”平衡战略,带来两岸和平稳定关系发展。尽管大陆公开宣称“九二共识”,就是“一中原则”;民进党当局更标签化“九二共识”等于“一国两制”,公开宣称拒绝“九二共识”,这导致国民党的两岸论述受到“双重夹击”,从而寻求建构两岸新论述。然而,国民党必须思考一旦放弃“九二共识”或无法建构“两岸共识”,则其两岸政策不再具优势,是否反而更降低其政党认同度及支持度,最终恐得不偿失,因两岸路线被边缘化,从而导致政党“泡沫化”。

    问题是,当国民党建构两岸新论述却无法建立“两岸共识”时,此新论述并无法发挥与“九二共识”等量齐观效应,如此将不具政策可行性。是故,国民党若要对“九二共识”取得话语权,应赋予其新政治意涵创造“两岸共识”,从而证明国民党具有两岸政策优势且拥有两岸议题治理能力。国民党若采取与民进党趋近的两岸论述,在台湾选举政治市场中,反而不易取得两岸路线主导权,最终可能被边缘化或消融。纵使取得执政权,其所面临两岸困境恐与民进党无异。

    华夏经纬网专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黄杨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