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媒体时评
莫让惠农金融服务在基层被念歪了经
华夏经纬网   2019-11-22 13:35:18   
字号:
近期热词
深港通  洪秀柱  朴槿惠  复兴航空  菲德尔卡斯特罗  特朗普  “东方之星”长江倾覆  控烟  

  据媒体报道,河北省晋州市村民张炼军去世后竟然从当地的晋州恒升村镇银行“贷了款”。警方查明,2015年9月至2018年6月,恒升银行股东赵良“指使和言语胁迫银行人员,对银行外部提供贷款资料不进行任何审查、入户调查,编造贷款调查报告,制作贷款手续进行审批发放贷款”,涉嫌骗贷17114笔,共计26亿元。张炼军就这样在身后遭遇了“被贷款”。

  要知道,这家村镇银行的注册资本只有5000万元,而近3年间股东骗贷却高达26亿元!如果不是作为银行大股东的瓯海农村商业银行介入调查,借假身份证的骗贷罪行不知道还要延续到几时。

  这起个案的背后,是个别村镇银行放贷审核的全面失守,沦为了一场内部人的挖空盛宴,也可能成为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导火索。众多金融意识、法律意识、自我保护意识差的农民则成为俎上鱼肉。

  首先,必须扎紧村镇银行的风控篱笆墙,不能让中央的惠民金融政策在基层被念歪了经。

  旨在“支农支小”的村镇银行,是为补充完善农村信贷体系,担当服务“三农”的重要生力军,所以在贷款渠道、贷款抵押等方面做了更多惠农的弹性化处理,降低了贷款门槛,实现农村金融服务的可及性。但是,这不是不实施正常风控措施的借口,更不能让银行内部的蛀虫借机监守自盗,将惠农金融服务变成疯狂骗贷的道具。

  “死人贷款”事件中,晋州恒升村镇银行贷款审核的流程全线失守,从客户经理、支行行长,到总行授信部经理,再到副行长,谁都没有履行正常的贷款审查程序,只管批准签字,不做核实。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