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简介
·河南省交通概况
·河南省教育概况
·河南省经济概况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小康路上R
·两岸媒体联合采访活动
·豫台交流30周年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河南省政协委员提案复文公开目录
·《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办法》政策图
·河南设置225个港澳台居民居住证受理点
·一图速览!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全指
·台湾居民居住证”来了!
·【图解新闻】港澳台居民申请居住证 了解
 
  当前位置  >>  中原文化
一场皇帝发起的“自由泳”比赛
2017-06-30 13:41:46 华夏经纬网

卫辉市山彪镇发掘出的战国水陆攻战纹铜鉴,上面有古人乘舟水战的场面。资料图片

    仁川亚运会如火如荼,水上项目尤为引人关注。这得感谢孙杨,开幕之前,他便在电视广告中用韩语隔空向朴泰桓发出挑战,引发中韩两国热议。

    其实,中国古代的水上体育项目,也常笼罩光环,处于万众瞩目之下。特别是在北宋,皇帝常常亲临汴梁城西的金明池观看游泳比赛、龙舟竞渡以及更为精彩刺激的“水秋千”等,堪称一场水上比武大会。热闹恢宏的场面,屡被当时文人墨客录入诗画。

    金明池今犹在,就在开封市金明大道与郑开大道交叉口,依旧亭台楼榭,碧波荡漾,只是历经千年,池子小了很多,把周边围着它的四条路的面积全算上,周长也不过七八里。史书记载,金明池又名西池、教池,是当时著名的御苑之一,位于东京顺天门外,始建于五代后周显德四年(957年),四四方方,最初周长就有九里多,宋太宗时期,又征发三万多民夫引金水河疏扩金明池,水面更加辽阔。

    宋太宗扩建金明池的最初目的,是演习水师以加强战备。于是生出疑问,一个内陆城市玩什么水师,屡屡攻破开封的金兵靠的是水战吗?

    的确,北宋后期用兵主要是与辽、金作战,水师基本用不上,但在开国之初,统一南方时水师还是很威风的。比如开宝七年(974年),赵匡胤命曹彬率战舰顺水东下,水陆军共十万攻灭了南唐。从进攻角度讲,南方多湖泽,需要练习水战;从防守来说,宋代开封的河运、漕运已十分发达,紧邻天险黄河自不必说,汴河、蔡河、金水河、五丈河等也横贯东京城,水面的防备也很有必要。

    生活在两宋之交的李焘所著《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了宋太宗在金明池扩建第二年“观习水战”时,就曾向宰相夸耀自己寓战备于体育的创意:“水战,南方之事也。今其地已定,不复施用,时习之,示不忘武功耳。”

    虽然只是做做“不忘武功”的样子,但开封的水上体育活动,却得以从水战发端,并迅速积攒人气。对这段历史做过研究的开封大学褚建新先生认为,北宋水战作为军事演习,规模很大,观赏性很强,宋人记录汴京见闻的《枫窗小牍》中曾描述金明池水战“见船舫回旋,戈甲照耀,为之目动心骇”,说明对抗很激烈。

    这是宋初水师训练的背景,灭了南唐之后,水师的确没什么用武之地了,水师训练便逐渐被娱乐色彩更浓的水上嬉戏项目所取代。金明池上,也建起了亭台水榭,错落有致,每年三月由皇帝赐令开放,并与士庶共观龙舟争标等水戏,既有表演亦有竞赛,吸引大量市民观看,为京城一大盛事。

    那个时候,开封金明池可说完全不亚于今天北京的“水立方”,开展的项目既有泅渡、水球、惊险跳水(水秋千)、水傀儡,还有龙舟竞渡,堪称国家水上项目训练与表演基地。

    □策划文体新闻中心执行记者游晓鹏

    大臣家里修起了私人泳池

    《宋史·礼记》记载,淳化三年(992年)三月,宋太宗赵光义亲临金明池,“命为竞渡之戏,掷银瓯于波间,令人泅渡取之”。

    目标是银瓯,方式是泅渡,这势必是一场自由泳比赛,因为选手们要祭出最快的水上速度。想象一下细节,初春时节,池水还很冰冷,能下水的绝非一般人;银瓯是一种能漂浮在水面的酒器,因为目标的唯一性,选手们相互之间或有干扰,很难保证赛道是直线,不过,这丝毫不影响皇帝发起的这场竞速比赛的公平性与观赏性,《宋史》记载,“岸上都人纵观者万计”,喝彩与锣鼓之声震彻四岸。

    而依照宋代宫里操办蹴鞠、高尔夫(捶丸)等其他比赛的惯例,得胜者可以获得丰厚的奖赏,虚荣心也会得到极大的满足,因为,这可是在皇帝面前拿了第一,皇帝还会亲自给获胜者颁奖。

    皇帝重视游泳,一些大臣也无比热衷,陆游在《老学庵笔记》中记载,宋徽宗的宠臣宦官杨戬,“于堂后作一大池,环以廊庑”,瘾一来,就屏退众人,“跃入池中,游泳率移时而出”,可谓尽兴。1828年,利物浦才建起世界上第一个室内游泳池,杨戬在开封城里的私家泳池,比这个可是要早了太多。

    既有水军训练基地,又有贯流都城的众多河流和大小池苑,开展水上项目的条件相当便利,当时,开封的游泳好手想必不会少。宋代是中国古代各类体育项目的集大成时代,这已是历史公论,而游泳发展到这种程度,其实已有千百年的积累。

    游泳高手让孔子误以为“鬼”

    中国最早的诗歌集《诗经》中,就有描写游泳的句子:“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遇到水深的地方就乘木筏或船,水浅的地方就潜水或者凫水渡过去。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南方很多诸侯国相继建立了水师,实行舟战,北方国家也不例外。1935年,民国政府在河南汲县,也即今天的卫辉市山彪镇发掘出了大量魏国墓葬,其中一对水陆攻战纹铜鉴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它的上面就刻有人们乘舟水战的恢宏场面。

    舟战,士兵势必要学会游泳,只是,那时游泳还是个技术活,被称为“奇技”。约成书于战国末期的兵书《六韬·奇兵篇》中就说:“奇技者,所以越深水渡江河也;强弩长兵者,所以逾水战也。”

    《管子》记载了这样一条史料,齐桓公为了对付吴越强大的水军,按照管仲的建议,在河上筑堤坝修建大规模的游泳场地,水非常深,“能游者赐千金”。齐国就靠这个游泳池,训练出了水性极好的五万士卒,后来果真打败了越国的水师。

    作为军事训练项目存在的同时,游泳在民间也逐渐普及。《庄子·达生》中记载了孔子师徒在吕梁(徐州附近)遇到一个民间游泳高手,当时水中波涛翻涌,“鱼鳖之所不能游也”,这哥们在水中翻腾,孔子以为他溺水了,命令弟子顺流拯救,不料这哥们突然在百步之外浮出水面,大声唱歌。孔子惊为天人,对他说:“开始还以为你是个鬼,原来你是人。”于是虚心请教游泳技巧,这哥们说,没什么技巧,“从水之道而不为私焉”,翻译过来就是,随着水性来就成,正所谓会者不难。

    中国体育史学会秘书长、古代体育史领域知名学者崔乐泉先生认为,我国的游泳比赛始于汉魏,那时已有端午节举行游泳比赛的民间习俗。到了唐宋时期,每年端午节在钱塘江上都要举行规模很大的游泳比赛,叫做“弄潮”。南宋人在钱塘江“弄潮”,应与北宋沿袭而来的水戏传统有关,辛弃疾亲睹之后,写下了“吴儿不怕蛟龙怒,风波平步,看红旗惊飞,跳鱼直上,蹴踏浪花舞”的句子,这种“弄潮”一直延续到了明清时期,可谓游泳技术的最高境界。今人立在江边堤坝上仍常被潮水掀得狼狈不堪,那时之人屹立潮头弄水,技巧与勇气可见一斑。

    水傀儡,再精彩也只是“配角”

    除了游泳,宋代开封好玩的水上项目还有水球和水傀儡。水球就是由参赛者在水中轮流抛掷气球,以距离远近定输赢。“寻迹中原古竞技”在蹴鞠系列中曾介绍过,宋代蹴鞠所用的气球已经很成熟,出现了众多商品球,水球就是用的这种球。不过,文献中关于水球比赛并无太多描述,倒是一代大玩家宋徽宗留下了一首诗聊供今人想象:“苑西廊畔碧沟长,修竹森森绿影凉。戏掷水球争远近,流星一点耀波光。”

    与游泳和水球相比,水傀儡谈不上竞技体育,因为本质上,它就是一场在船上表演的木偶戏。如果说金明池上的体育大会,游泳、水球、龙舟竞渡这些负责惊险刺激的话,它包办的则是娱乐和轻松,所以,请你把它理解为美职篮比赛间隙的啦啦操。

    北宋末年开封人孟元老在他的《东京梦华录》卷七“驾幸临水殿观争标锡宴”中记载了一场水傀儡戏:“又有一小船,上结小彩楼。下有三小门,如傀儡棚,正对水中。乐作,彩棚中门开,出小木偶人。小船子上有一白衣垂钓,后有小童举棹划船,辽绕数回,作语,乐作,钓出活小鱼一枚,又作乐,小船入棚。继有木偶筑球舞旋之类,亦各念致语,唱和,乐作而已,谓之‘水傀儡’。”

    木偶能划船、踢球,还能当场钓出一条活蹦乱跳的鱼,令人叹为观止。不过,再精彩它也是配角戏,抢不走水秋千和龙舟竞渡的风头——那才是金明池上最壮观、最引人的竞技项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