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简介
·河南省交通概况
·河南省教育概况
·河南省经济概况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小康路上R
·两岸媒体联合采访活动
·豫台交流30周年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河南省政协委员提案复文公开目录
·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省台办省发展改
·关于促进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
·《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办法》政策图
·河南设置225个港澳台居民居住证受理点
·一图速览!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全指
 
  当前位置  >>  地理河南
陕州地坑院民居活化石
2017-11-27 12:45:13 华夏经纬网

地坑院平面图

地坑院里的丰收景象

民俗文化吸引了世界小姐

雪后地坑院

德国飞行员卡斯特航拍的陕州地坑院

  □河南日报记者赵慎珠

  1933年9月,一个万里无云的晴朗日子,欧亚航空公司的飞行员、德国人乌尔夫·卡斯特,驾机由上海飞往洛阳、西安等地。经过三门峡陕县南部低空飞行时,他俯瞰了一眼大地。突然,发现了塬上星罗棋布的神秘坑洞。

  他迅速按下莱卡相机的快门,定格了四个瞬间。

  1938年,他出版《中国飞行》一书,其中不仅有地坑院的鸟瞰图片,还有详实的文字记载:“这是一座地下村落。四四方方的是约10—15米深的井口,一间间供人居住的洞穴均是从井的底部挖出来的。由于黄土足够结实,故洞穴根本不需要木头支撑。在中国,特别是在黄土地区,这种洞穴式的住房特别适用,还有冬暖夏凉的优点……”

  1964年11月9日,美国建筑师伯纳德·鲁道夫斯基教授在纽约举办“没有建筑师的建筑”展览,选用了卡斯特航拍的地坑院图片及黄土高原图片,让地坑院跻身于世界乡土建筑之列。

  鲁道夫斯基在他的专著《没有建筑师的建筑:简明非正统建筑导论》中,赞叹地坑院为“大胆的创作,洗练的手法,抽象的语言,严密的造型”。

  时至今日,在陕州的张汴塬、张村塬和东凡塬3个高平台平原地带的100多个村落中,仍然散落着“地下挖坑,四壁凿洞”的近万座地坑院,这些坑院被称为“民居史上的活化石”。

  ◎险崛陕地

  一阵鸡鸣,唤醒了漫野的沉寂。一扇扇门次第开启,招呼应答,一户户人家盛装出门。

  2月1日,正月初五,一个个地坑院张灯结彩,热闹非凡。虽然塬上北风呼啸,扑面而来的,却分明是火一般的激情。

  “陕州锣鼓书震天吼,吼得五岳低了头;陕州锣鼓书震天吼,吼得太阳绕地球……”这个院落,是粗犷震撼的陕州锣鼓书,锣鼓喧天,载歌载舞,强烈冲击视觉和听觉;那个院落,男士、女士各拿剪刀,边剪边唱,纸随剪动,剪落曲终,“斗剪”妙趣横生;另一个院落,狮舞龙腾,西张村镇五花岭村71岁的老人张喜庆,骑着“毛驴”,在舞狮队里往来穿梭……

  地下舞台,特色表演,民俗民艺,年味浓郁,陕州地坑院热烈的新年景象,也随着春节期间央视20多次的播出,传遍了大江南北。

  “刷屏”的陕州,自古闻名。

  西周初年,周成王的两个叔叔周公和召公,以陕州境内的“陕塬”为界,分陕而治,“陕”以东由周公管辖,“陕”以西由召公管辖,“分陕之重”的成语由此而来。

  《括地志》记载:“陕塬,甘棠西南,分陕以塬为界”。古籍所称的“陕西”,是指陕塬以西的地区,元、明两朝之后,陕西省的得名,也由此而来。

  陕州,东据崤山,关连中原腹地;西接潼关、秦川,扼东西交通之要道;南依青龙涧;北对晋地,锁南北通商之咽喉,历来是兵家战略要地。

  滔滔黄河,从南至北依古城流淌,转折向东划出了一条弧线,逶迤而去,今天的豫、陕、晋三省,又以陕州为界,居河而治。

  重峦叠嶂的崤山与沉郁雄浑的黄河,历经200多万年的冲撞挤压,挥洒下险崛而奇特的一块陕地,烘托出黄土累积的三道塬。陕塬之上的一个个地坑院,正是自然与人类联手写下的、最具创造力和生命力的一部大书。

  陕州地坑院景区管理处副主任张春红介绍,民俗专家钟敬文在《中国民俗史》一书中考证:在黄土高原地区,先民营造穴居一般为两种形式,一种是利用沟坎断崖来开掘洞穴,就是后来的民居——靠崖窑;另一种是在平原地区开竖穴为居,这就是原始的地坑院。

  《诗经·绵》记载:“古公亶父,陶复陶穴,未有家室。”“亶父”为周文王的祖父,当时的窑穴与地坑院的形态很相似,距今大约3500年。

  南宋绍兴九年(公元1139年),左宣教郎试秘书少监、充枢密行府参谋郑刚中,在《西征道里记》中记载他的见闻:“自荥阳以西,皆土山,人多穴居”,并讲述挖窑洞的方法:“初若掘井,深三丈,即旁穿之,自此高低、横斜无定势……人不可知地下,系牛马,置硙磨,积粟,凿井,无不可者。土久弥坚,如石室。”

  今天的豫西黄土塬上,留存着或成排,或成行,或散点分布,大小不一的地坑院,呈现出“见树不见村,进村不见房,入户不见门,闻声不见人”的神奇景象。

  ◎精心营造

  一道道山梁、一条条沟壑、一块块平原,错落有致;黄墙、青砖、蓝瓦,对比鲜明。坑院大气凝重,又极富黄土气息。

  地坑院为何多分布在这一地带?郑州大学建筑学院唐丽分析,土体土质是地坑院营建的重要元素。这一地带多积累了深达100多米厚的黄土层,豫西窑居利用的正是黄土层本身所具有的受力特性。

  陕州地坑院分为靠崖式、下沉式和独立式三种,营造十分讲究,要经过选址、定坐向、下线桩、打窑、剔窑、泥窑、修窑脸、定门窗、做拦马墙等过程。每一步施工,都要根据土壁土体的干湿情况,决定是否继续。土体过于潮湿,强度低,容易崩塌;土体过干,也不宜挖掘。挖掘与晾干两种工序,往往重复数次,不能操之过急。

  地坑院主窑的方向为“上”,是长辈居住的地方,装一门三窗或一门两窗,两侧偏窑装一门一窗。窑院一般是八洞六窑、十洞八窑或十二洞十窑,等等。

  院落的西北角,多栽下一棵梨树或石榴树。人们相信,那会带来“大吉大利”和“人丁兴旺”。

  院内置有三口井,分别是吃水井、渗水井和储藏窑。

  陕州三大塬区,十年九旱,降雨量偏少,很少有大暴雨,即使偶遇洪涝,由于平塬三面都是沟壑,雨水出路通畅,一般不会殃及天井院落。

  丁酉年正月初六,张汴乡曲村。

  走过一条长约13米的弧形坡道,进入地下,再折过12米的暗道,就是村民李贵良的宅院。他说,院子是他姥爷建的,至今已有80多年,留下了几代人的记忆。日子久了,窑洞内壁有时会脱落,只需要刷一层白灰,再糊上一层纸,就能修补好,非常坚固。

  观察窑洞,能看到坑院的建筑材料多是黄土、砖、石头、麦秸、瓦、石灰,营造工具也多是村民干活时所使用的农具。

  质朴的村民,能干的窑匠,凭借着传承的经验和简单的工具,在大自然的怀抱中,精心营造,建成了成本低廉,却古朴温暖的“家”,成就了中国北方的“地下四合院”。

  与中原地坑院相映成趣的,是南国福建的客家土楼,北地坑与南土楼,一北一南,一凹一凸,一下一上,一阴一阳,成为中国生土建筑的生花妙笔。

  ◎乱世惊扰

  站在地坑院,仰望夜空,点点星光框满了小院。风在树枝、枯草间流动,远处,偶尔传来眉户调的小曲儿声和阿狗阿猫的叫声。

  岁月流逝,记忆深刻,静谧的地坑院,见证过乱世的惊扰。

  清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9月,避难的慈禧从西安赶往北京,途经陕州,天色已晚,只得落脚在了地坑院。陕塬人腾出最好的窑院,点起“穿山灶”,摆开八仙桌,让她品尝了当地美味“十碗席”。高高在上的慈禧,也感受了一次“高高在下”的普通人的舒适。

  1944年4月2日,日军进犯陕州,在西张村塬上烧杀抢掠。西张村镇庙上村的张宗仁,当时是国民党胡宗南部下整编78师的参谋长,回家探亲时,带领了10多个便衣,击毙三名驻扎的日军,取下日军军旗一面,拉开了张村塬便衣队抗击日军的序幕。

  当地群众自发组织,编成一支300多人的便衣队。7月15日,便衣队和日军展开激战。他们利用地坑院复杂的地形,居高临下的山寨地势,击毙20多名日军,缴获一门钢炮、20余支枪,保住了村子几百口人的性命。

  10月31日,恼羞成怒的日军纠集600多人,携带10多门钢炮,从四面八方向张村塬集结,合围庙上村。

  便衣队殊死一搏,杀了40多名日本兵,又苦战三天三夜,最终弹尽粮绝,不得不撤到土寨的地道内。

  夜色中,日军的机关枪不停扫射,山谷里火光冲天。26人冲出洞口,跳入35米深的壕沟,16人得以逃生,10人被打死。第二天,未能突围的75人,被日军俘虏,全部投进了30多米深的水井中。

  庙上村北,张来旺院内的这口水井,被当地人称为“血泪井”。70多年过去了,目睹惨状的90多岁的张大爷说,他们忘不了这起惨无人道的血案,更忘不了日军犯下的滔天罪行。

  ◎守望乡愁

  残雪尚在,点点勾画着一个个坑院。谁家的拦马墙散出一缕炊烟,缭绕飞过,塬上顿时活泛了起来。

  冬日里的陕塬人没有闲下来,白天男人们唱几嗓子陕州梆子、扬高戏,女人们捶草印花、刺绣纺织,晚上一家人围坐火炉旁,喝着热腾腾的酸滚水,小日子就在这一方天地中,平平淡淡,生生不息。

  张汴乡曲村人李琪峰,在上海生活了8年,漂泊中他愈发想念地坑院,思念家乡的味道。2014年春天,26岁的他回到老家,又住进了坑院,在自家做起了微商。

  正月初七,记者走进他的家。坑院上空,是大红灯笼,院子中央,是当地特色——7米长的穿山灶,炉灶呈斜坡状依次而上,灶心相通,9个灶孔同时放置了9个锅,分别具备炖、焖、保温等功能。

  他说,他家的坑院有200多年历史,自己是生长在坑院里的第五代人,无论走多远,还是家难舍。春节期间,他用香辣咸酸、荤素搭配的“十碗席”招待各方来客。

  一座座院落,一户户人家,春节期间几世同堂,阖家团圆。

  坑院之外,故友新交彼此相见,也都笑脸相迎,互道祝福。

  暮色苍茫,塬上,炊烟袅袅升起,塬下,一条大河裹挟着黄沙滚滚东去。隐于地平线下的古老院落,始终在守护着一个叫做“家”的地方,也守望着乡愁,续写着传奇。

  (本版图片由陕州区委宣传部提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