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简介
·河南省交通概况
·河南省教育概况
·河南省经济概况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小康路上R
·两岸媒体联合采访活动
·豫台交流30周年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河南省政协委员提案复文公开目录
·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省台办省发展改
·关于促进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
·《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办法》政策图
·河南设置225个港澳台居民居住证受理点
·一图速览!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全指
 
  当前位置  >>  地理河南
探秘海内孤品“帝后礼佛图”
2017-11-29 10:02:33 华夏经纬网

石窟寺摩崖佛像

飞天浮雕史长来摄

 

帝后礼佛图(局部)

  □冬夏

  20世纪30年代,洛阳龙门石窟宾阳中洞内,每至深夜,会传来奇怪敲打声。

  有心人如大着胆子循声探看,会发现漆黑洞内,几名石匠借微弱灯光,在盗凿洞内高浮雕“帝后礼佛图”。

  石匠盗凿时,龙门南北两路口,都有人持枪放哨。

  5年后,精美的“孝文帝礼佛图”和“文昭皇后礼佛图”,在洞内消失。

  与此同时,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出现了“孝文帝礼佛图”;堪萨斯州纳尔逊艺术博物馆,出现了“文昭皇后礼佛图”。两幅浮雕,拼凑得千疮百孔。

  这场浩劫,缘自中外盗贼勾结。

  纽约博物馆远东艺术部主任普爱伦,专门收集和盗窃中国文物,他看上了“帝后礼佛图”,勾结北京文物巨商岳彬,许诺以四万银元(另一说是1.4万银元)为酬,以5年为期,将石雕盗出。

  岳彬买通当地保甲长及土匪,胁迫王光喜、王水、王惠成等石匠盗凿。

  浮雕凿下,成几麻袋碎石,岳彬请高手粘对适配,还有两箱子碎石,无法粘对合配。

  有专家认为,“从原壁被凿痕迹和残存浮雕斑痕,以及后来从岳彬家查出的浮雕碎块来看,恐怕原作已被凿毁,现藏美国的很可能是复制品。这无疑是人类艺术史上的一大悲剧。”

  2004年,热播电视剧《五月槐花香》重现这一事件。剧中,“帝后礼佛图”复制品被盗往美国,原作埋于地下并于新中国成立后重见天日。这无疑是艺术家的美好愿望。

  1952年,岳彬被判死刑,死于狱中。龙门古窟“帝后礼佛图”,无论从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上估量,都属于国宝级别,却自此从人间消失。

  有什么能弥补这巨大缺憾呢?

  罕有人知的是,自龙门东行50余公里,巩义市洛水北岸,低矮大力山下,一处小小石窟寺内,还有一幅“帝后礼佛图”,它历经1500余年沧桑,仍静静发散着摄人魂魄的光华。

  “巩义‘帝后礼佛图’,是中国石窟中唯一幸存珍品。”巩义市文物专家王保仁先生郑重对笔者道。

  ◎“中国唯一”是何等颜值

  2016年秋日,天晴气爽,笔者驱车从郑州上连霍高速,在巩义西下高速,向西行不远,路右侧,是一条南北向小路,沿路向北走,巩义石窟寺,到了。

  进大门,先见到一个四合院,清代建筑,由大殿和两侧配房围合而成。穿过大殿向北走,一架孤山突兀而起,山脚下,一排数个石窟,就是石窟寺了。

  “山是邙山余脉,叫大力山。邙山山势连绵几十里,只有这儿,黄土层下有适宜开窟造像的黄砂岩。在这儿建寺,天造地设。”王保仁道。

  巩义石窟寺,坐北朝南,从西向东依次排开有五窟,共有造龛328个,大小佛像7743尊,各种碑刻200余块。自西向东排列约120余米,形成相对集中的石窟群落。其中绝大多数为北魏时期造像。

  跟随讲解员,我们走进第一窟。它规模最大,高约六米,四壁长宽各六米。

  窟中心有中心石柱,石柱四面开凿佛龛,窟四壁,刻有合目冥想的本尊,还有比丘、维摩诘辩经说法场面,还有千佛众听颂法音。四壁下沿,刻有各种神王和异兽。窟外壁,也刻满多种造像。

  讲解员提醒:看窟门两侧墙壁。

  午后阳光射进窟来,窟门两侧石壁耀出两团光晕,雍容华贵的帝王将相、纤巧多姿的皇后嫔妃公主,浩浩荡荡从石壁上迤逦而来。

  巩义石窟寺,共有18幅礼佛图,第一窟窟门两侧内壁,左侧是帝王礼佛图,右侧是皇后礼佛图,像连环画一样,都分上中下三层。采用高浮雕,有限空间中刻出众多人物来。

  左侧,比丘作前导,其后是头戴通天冠和冕旒的帝王,身后跟随王公大臣。右侧,比丘尼作前导,领头的是头戴莲花冠的王后,身后跟随嫔妃公主。

  每位主人两旁,都有侍从,或扶搀主人提携衣裙,或执扇掌伞,或挽袋提炉。

  冰心年轻时瞻仰云冈石窟,写道:“万亿化身,罗刻满山……后顾方作无限之留恋,前瞻又引起无量之企求。目不能注,足不能停,如偷儿骤入宝库,神魂丧失,莫知所携,事后追忆,亦如梦入天宫,醒后心自知而口不能道,此时方知文字之无用了!”

  “帝后礼佛图”前,我顿生冰心之慨。它,是需要顶礼膜拜的,是要安静凝神坐下,一个细节一个细节慢慢入眼入心体会的。

  礼佛图中,有夸张身高对比,帝王个头最高,侍从最多。大臣越来越低侍从越来越少,高低错落有致。礼佛者服饰的裙线、衣带似在迎风飘动,画面颇具动感。

  雕像上,还残留红黄蓝黑等色,1500余年前彩绘上去的。

  我注意到,全列佛像向窟门方向前进,但王后队伍中有几个侍女是反身的。“反身者都有原因,你看她是回身搀扶主人的,她是侧身提着东西的。”讲解员道。

  我注意到,皇后挺腹拱背,雍容华贵。其后嫔妃公主,头梳各种发髻,形象变得柔美。第三层年轻公主们,面容清朗如新月。

  难忘小侍女们。有个小侍女提袋,和我们现在用的单肩包是一样的。两个反身小侍女,一个年龄略长个头略高,神色沉静;另一个头梳双丫髻,十四五岁,捧炉反身向后,忍俊不禁,看到啥好玩的东西了?

  两个反身侍女前面,有打扇小侍女,饱满的脸颊,乌溜溜的黑眼珠,也是一脸笑模样儿。

  这些,是1500余年前人物吗?怎觉得,他们和我们,毫无距离呢?

  从“帝后礼佛图”,你能看到皇家的肃穆排场。

  你也能触碰到雕像的体温,他们,不是雕刻在石头上的梦,是活了1500多年的人。

  ◎为什么巩义会有“帝后礼佛图”

  洛阳龙门石窟,有“帝后礼佛图”很正常,它是北魏皇家石窟。

  巩义,为何会有?原因只有一个,它也是北魏皇家石窟。

  这,可能吗?

  陈明达,著名建筑学家、建筑史学家,他认为,巩义石窟寺功德主,必为北魏皇室。开凿时间,大致在517年到530年间,即北魏宣武帝到孝庄帝执政期间。

  石窟寺四窟五窟间外壁较靠上的部位,我看到一块石碑,宽三四十厘米,长五六十厘米,是《北魏孝文帝故希玄寺之碑》,上书:“昔孝文帝发迹金山……电转伊瀍,云飞巩洛,爱止斯地,创建伽蓝”。

  “这,清楚说明希玄寺(即石窟寺前身)是孝文帝所建。”王保仁道。石窟寺五窟,第一至第四窟均是有中心柱的方形窟,除第二窟因石质疏松“烂尾”,每一窟内容都是精心布局。所有石窟主题围绕《法华经》展开,《法华经》,正是北魏皇室的主要信仰。

  龙门已有“帝后礼佛图”,为何又在巩义再造?

  陈明达推断,龙门石窟崖层坚硬,开凿困难,除明确记载宾阳三洞石窟,北魏在龙门并无别的帝王造窟。之后在巩义找到合适地点,从而放弃龙门继续造窟。

  “巩义岩层为黄砂岩,硬度低,与龙门相比更适合开窟。巩义是洛阳咽喉,由巩义向东,可进入华东大平原,向西是出入洛阳的关口,向北可渡洛水黄河。在巩义建皇家石窟,天时地利人和全占了”。王明仁道。

  即便这样,在此建皇家洞窟,仍需一个最具推动性的理由,一个事件性的缘起。

  1975年,巩义文物工作者孙宪周在南河渡乡寺湾村走访时,在老中医张永肖家发现手抄本《石窟寺本末》。“白麻纸装订,共10张20页,共2780余字。系清代人所传,记述石窟发展脉络和寺内碑刻,与史书吻合,很有价值。”孙宪周道。

  得到《本末》,相当于拿到了石窟寺“出生证明”。孙宪周兴奋得“在石窟寺的煤油灯下,边抄边校,竟搞了一整夜”。

  《本末》中说,孝文帝次子名元恪,即宣武帝,身染“斑烂”,久治不愈,亲赴寺内许愿,如病愈将在寺后凿山为窟,刻石为佛,并将寺内佛像、殿宇及大小物件换新。许愿后三月其病得愈,加上龙门石窟修造维艰,于是巩义石窟寺由此而盛。落成后,“寺院俊俏华丽堪称天下之冠”。

  宣武帝为病祈福,这才是建皇家石窟、雕造“帝后礼佛图”最直接的原因。

  与龙门“帝后礼佛图”相比,巩义礼佛图的位置与形式,均取法前者。后者,帝后均增加了随从,壮大到三四层之多,如同展开的长卷,占了大半个窟壁的位置。

  龙门“国宝”已毁,细细观赏保留完好的巩义“国宝”,能稍减我们的遗憾。

  ◎石窟寺下面还有个未知“佛国”?

  陈明达曾将北魏云冈石窟、洛阳龙门石窟、巩义石窟称作一脉相承。三地石窟,风格有变化。云冈雕像风格粗放、刚劲、明朗,至龙门时期,变得敦厚、安详。巩义石窟,则变得沉静。

  北魏凿窟,起于大同云冈,继以洛阳龙门,终以巩义大力山,如同拓跋氏从草原走向中原,三座石窟年代相连,一脉相承,将北魏的汉化过程完整保留。

  “北魏孝文帝和宣武帝在位近半个世纪中,石窟寺极尽风光荣耀,一直延续到隋朝。隋末,巩义成为瓦岗军战场,寺院惨遭损毁。”《北魏石窟》一书中这样记载。

  宋代,北宋将皇陵定在巩义,石窟寺迎来复兴,此地建起大规模寺院。

  清末民初,陇海铁路修成,西方人得以深入中原腹地。“有不法西人,开出一个佛头一块大洋,让村民盗凿佛像。还有不法西人,想以三千两黄金价格,将石窟整个搬到国外去。协议都签了。一战爆发,石窟幸存下来。”王保仁道。

  巩义石窟依托的山叫大力山,目测只有几十米高。史书记载:“山行荦确,峭壁摩天,仰视皆北朝佛经也。”两者相比,相差太离谱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石窟寺北行七八百米,是洛水,水色玉白,水面开阔,两岸是如茵的草坡。

  原本洛水离石窟寺更近,北魏时,石窟寺就在洛水河道边上,洛水不断泛滥,泥沙淤积不断抬高地平面,1500余年间,石窟寺地面上升了十数米。

  十几年前,考古工作者清理淤土后,发现了不少北魏、唐代的立佛像、造像龛、菩萨、飞天等。再向下挖,地下水涌出,只能停下。也就是说,现在石窟寺下面,很可能还有个未知的“佛国”,很可能还有更多的惊喜。

  这个谜底,将会在何时解开呢?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为资料图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