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简介
·河南省交通概况
·河南省教育概况
·河南省经济概况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小康路上R
·两岸媒体联合采访活动
·豫台交流30周年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河南省政协委员提案复文公开目录
·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省台办省发展改
·关于促进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
·《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办法》政策图
·河南设置225个港澳台居民居住证受理点
·一图速览!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全指
 
  当前位置  >>  地理河南
在开封,书店街上闻书香
2018-08-29 08:51:10 华夏经纬网
 

 

新华书店

书店街街景

    □盛夏

    开封书店街,源于宋,盛于清和民国。它是中国唯一一条以“书店”命名的古街,也是开封老城区为数极少未大拆大建的老街。

    现在的书店街,南北走向,南端紧邻鼓楼广场,北至东西大街,全长618米,宽15-18米,以徐府街东口与河道街西口东西一线为界,分为南、北两部分。曾有几十家书店云集,作为城市的“公共书房”,建构着爱书、惜书、恋书的“场”。一个读书人,在街上的每次出没,都是独特的体验。

    千年时光里,书街——书店——书人——书事,时时搬演。书店街,作为读书人的精神漫游地,游目骋怀处,“淘书”“渔书”“猎书”“访书”,看似琐碎艰辛,实则乐趣无限。

    世界范围内,类似“书店街”功能的,还有不少地方。英国伦敦有契林克劳斯书铺街,英格兰牛津城有牛津书店区,美国波士顿有哈佛广场书店区,法国巴黎有塞纳河畔书摊区,日本东京有神田书店街……国内,北京有琉璃厂书肆街,天津有天祥市场书铺区,台北有牯岭书摊一条街,还有诚品书店,24小时营业,是深宵都市的一抹温暖。

    书店书街,像夜路孤灯、寒夜爝火,照亮人心的深渊,标识前行的道路。

    书店街,双重意蕴,从概念而言,全世界开满书店的街,理论上都能叫书店街。从特指角度,惟有开封的那条小街,可以骄傲地如此声称。这一名称,清乾隆年间即诞生,距今已近300年。

    约千年前的北宋,这条街,已是书铺云集,书香馥郁。

    一代代读书人,从北宋走来,从明清走来,从民国走来……    

    ◎书香浓郁的宋代与清代

    2018年7月7日,小暑。骄阳炽烈,天空蓝如水洗,白云从地平线上大团大团涌起。来到北书店街街口,先看见一道气派的彩绘牌坊,站在牌坊下朝南望,200余家店铺错落有致,朱红雕花木门绵延,店铺前耸立的望杆、飘扬的幡帜,把街景点染得活泼飞扬。

    走在街上,细看店铺建筑,皆是青砖白缝、小瓦盖、飞檐挑角、坡顶花脊,老店铺墙壁上是精美绘画木雕,老店铺门头牌匾笔致老到,古街之韵,宜细品。

    古街上,树虽蓊郁,但树身细瘦曲臂缩身,不起眼,遮不住两层阁楼式古建的风采。

    现在的书店街,仍延续着传统的“街——巷——院”的肌理结构,沿街为铺,沿巷分布民居。

    行走于书店街,将整条街走完,发现大小书店,不过十余家。其中新华书店规模最大,占了两层楼,装修时尚有品位,除书籍外还售卖笔墨纸砚。有几家专业书店,如医学书店,专卖医学类书籍。博雅书店,专卖考职称的专业书。金华书店,设有两个货架售卖社科文学类图书。别的十余家小书店,品类几乎全是教辅。

    “20年前,街上还有几十家书店,像黄河、求知、金星、博雅、春秋,等等,还有卖文具、账表、乐器的店。街边还有个黑墨胡同,也卖这些东西。全开封买书买文化用品的,都到这儿来。后来有些书店关了开成奶茶店啥的。前几年说准备引进和书籍、书画相关的店。”一家专卖店的老板梁先生说,他在书店街开店近20年,“街情”熟稔。

    社会学理论认为,人类学习、感知历史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是通过城市的建筑。书店街现存建筑,主要分三类,“第一类是清末建筑,第二类是民国时期建筑,第三类是1987年改造而成及后期修建的仿古建筑。”开封市文物局李建新撰文称。

    “书店街建筑群保留了清末、民国两个时期的建筑特色,具有自然演变的真实性……对研究开封建筑的演变、建筑的特色和开封城市的变迁史,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李建新称。

    北宋时,书店街名叫“高头街”,与皇宫毗邻。《东京梦华录》称其“屋宇雄壮,门面广阔,望之森然”。交易商品有衣物、书籍、字画、古玩和中药等。

    明代,书店街易名为“大店街”。清代,开封文化产业兴盛,清乾隆时,它被正式命名为“书店街”。“当时名店有‘振兴隆’‘德五祥’‘风麟阁’‘博雅斋’‘环文阁’‘惠昌山房’‘陆房山馆’等十几家。”河大教授程遂营著文称。

    我国古代刻书发行一体化,刻书者就是发行者,北宋留存大量笔记,证实“开封是北宋雕版印刷业中心之一,也是书肆书摊集中之地。”藏书家、书评家徐雁认为。

    宋代刻书最盛,被称为“雕版印刷史上的黄金时代”。宋代刻书分官刻、私刻、坊刻。品质都不错,前两者尤佳。

    北宋刻书发达,但政府“屡颁禁令”进行图书审查。为什么?

    北宋外患深重,政府图书审查重点,是“关系国家安危的边防、兵机文字”。每次审查,东京(开封)都“榜上有名”。一是开封在北方离外族政权较近,二是开封民间刻书太发达。

    清乾隆年间,此地正式更名为“书店街”。清光绪年间的“考试经济”,令书店街有了“烈火烹油、鲜花著锦”之盛。

    1901年10月14日,慈禧、光绪在开封行宫发出上谕:“明年会试,着展至癸卯(1903年)举行,顺天乡试,于明年八月间暂借河南贡院举行;河南本省乡试,着于十月举行;次年会试,仍就河南贡院办理。”《开封市文史资料汇编》刊载。

    有清一代,第一次将顺天乡试、会试搬到北京以外的地方举行。这导致开封在短短20个月里,先后举行六次重大科举考试(两次顺天乡试、两次河南乡试、两次全国会试)。前后约有六万人次来到这个中型城市。

    数万士子云集开封,他们是“教材教辅”消费者。商家纷纷由京、沪等地贩书到开封。大公报记载:“汴中风气尚未大开,书坊时务各书多不全备,自上海贩运新书者,无不利市三倍。”1903年,仅上海开明书店,就运来200余种新学书售卖。

    “考试经济”,令书店街的文化用品业也得到发展繁荣。京都懿文斋、秀文斋、振华阁文具店、钢笔大王义聚奎、鲍乾元笔墨庄等,先后出现在书店街上。

    六次大考,每次五六万流动人口,对开封思想文化界是巨大冲击。闭塞的开封,“死水起了微澜”。

    ◎书店业竞争激烈的民国时期

    民国,某年正月,开封雪花飘飞,南北书店街上人们熙来攘往,正是过年气象。专营古旧书籍的好古堂王老板,埋头抄写书目。店门口,一个挟蓝布包袱皮儿的书铺伙计,刚去河大给邵次公、朱芳圃等名教授送旧书回来;鲍乾元笔墨庄里,老掌柜笑嘻嘻地迎接着几个书画家。中华书局开封分局里,一帮高中生,正挑选新文学书籍,结账后,几个人又商量着,再去南书店街顶南头商务印书馆开封分馆去看看。

    他们挑起门帘,那雪正下得紧……

    这幅“书店街正月淘书图”,是笔者数度踏访书店街查阅各种资料描摹而出。场景虚构,人事皆真。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初步建立了现代法律、宪政、新闻、公务员等制度,开始学习西方宪政民主,努力走上自强发展之路。在开封,文化事业有长足进步,透过书店数量,可清楚反映出这一点。

    《开封市志》记载,民国时开封城区开设57家书店,有30家先后设址于书店街。书店街自清光绪后,又迎来一次繁荣。

     1926年农历正月,名作家蒋光慈来开封,陪重病的未婚妻宋若瑜住院。他在开封待了5天,买了两大包书。他说:“书店街真长啊,有一里多,几十家书店呢,一天时间刚草草跑了一遍。”

    “书店街上竞争很激烈,进的书要好,要进货快。张恨水《啼笑因缘》刚出,开封三四家书店就开卖了,最早到书的龙文书局卖得最多。”开封籍作家梁永回忆。

    大小书店,店员都彬彬有礼,被时人评价为“有厂肆(即北京琉璃厂)大贾风”。梁永记得,北新书局陈列《北新活页文选》,设座位,大家可坐着翻看,不买也没人撵。

    “书店街上,有众多新书局,如商务印书馆开封分馆、中华书局开封分局、上海世界书局开封分局、上海北新书局开封分局、广益书局开封分局等。它们大都主营总馆(总局)出版的本版图书、外文原版书、中小学教科书等。广益书局开封分局,走的是通俗文学的路子,它经销上海广益出版的定价极低的评弹词话、章回传奇小说,河南100多个县市同业都找它批销,生意大火。”《开封市文史资料汇编》记载。

    书店街,是开封旧书业起点。开封最早的旧书店叫好古堂,老板姓王。之后旧书店又增加了四家,有三家店主都是王老板徒弟,王继文是其中之一。

    王继文撰文称:“开封是古都,近代开封诗书之家,如炭厂胡同之李鹤年家(河南巡抚)、乐观街田家(三进士)、北三圣庙门街武家(翰林)、火神庙后街之王季恺家,均有很多藏书。有些后人不重视古书,贱价出售或散落别处,这就是古旧书业收购的主要来源了。”

    旧书业诞生后,一直是社会学术、文化、教育、知识生态圈里重要构件。“许多学者及知名人士,常约我代购古旧书。如河大教授邵次公、李笠、段凌臣、朱芳圃、张邃青等,知名人士刘积学、靳志和前河南省省长吴芝圃等人,都是我的老主顾。他们对我非常亲热、尊敬,毫无瞧不起古旧书商之态度。”王继文写道。

    上世纪60年代后,古旧书业在开封甚至全国全面式微。日本、英国等国古旧书业,同样也唱起了挽歌。

    ◎书画店“俱怀风雅”

    北宋东京(开封),文人墨客云集,翰林书画院规模庞大,名家灿若群星。“淳化阁帖”(中国最早的一部汇集名家书法墨迹的法帖),影响深远。北宋以降,开封人喜书爱画长盛不衰,开封文化用品行业特别繁荣。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书店街上各种画店、文具店、印刷店、揭裱店和其他文化用品商店,足有数十家。诸如梁苑锦、振兴隆、德五祥、凤麟阁、博雅斋、环文阁、惠昌山房、陆房山馆、鲍乾元、六合亭,还有从北京迁来的懿文斋等,一时闻名,和数十家书店交相辉映。

    书店街上的黑墨胡同,南北向,不足两米宽,“相传明代此处设有制墨作坊。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墨庄的胡掌柜住在此处。”开封文史工作者吴凯撰文称。

    北书店街上,曾有大书画店“梁苑锦”,经营名牌毛笔,成车皮运来纸张,还经营销售石印印刷材料、石印机等。货品之全,人称“开封第一”。每月营业总额,2万元左右。

    南书店街路东侧晋阳豫,始创于100余年前,以经销中外名酒、山珍海味等闻名。它还经营高档的笔墨纸砚。“它的墨,一般人买不起。‘宝墨’一盒四小锭,售价八两银子,不仅能写字,还能治疗吐血病。”吴凯回忆。

    新中国成立后的文化用品名店,有京古斋,它坐落在书店街最南头,鼓楼广场西北角,它与北京的“荣宝斋”、天津“杨柳青”等并称“中国书画经营八大斋”,是商务部注册的“中华老字号”之一。

    南宋诗人陆游有《笔砚纸墨戏作》诗句:“水复山重客到稀,文房四士独相依。”随着时代变迁,笔墨纸砚已超越基本功用,成为文人文化中具有象征意义的重要元素。

    现在的书店街,仍存留着数家书画商店,店门前楹联,从文字到书法皆考究,“放眼橱窗尽是文房四宝,俱怀风雅广交学海众儒”“秀管一支精绘花容,薄纸千张请试妙手”……

    “书店街作为我国唯一一条以书店命名的街区,应充分利用其唯一性,以书为核心主题,延伸到书籍文化、书画文化、书房文化、书院文化等方面。”程遂营撰文认为。

    事实上,开封市相关部门对书店街的定位,正是如此。

    依据《开封宋都古城保护与重现工程规划》总体要求,开封市将书店街定位为:“以大宋文化和古都历史和人文底蕴为背景,以书籍文化、书画文化和书房文化为主题……将书店街打造成高标准、高水平的特色历史文化街区。”

    书店街作为历史文化街区,在文化意象视角下,它是联系城市历史与当前的纽带,是延续城市文化与精神的血脉,也是现代生活的重要载体。

    本版插图/王伟宾

    来源:河南日报 精彩周末 行走中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