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简介
·河南省交通概况
·河南省教育概况
·河南省经济概况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小康路上R
·两岸媒体联合采访活动
·豫台交流30周年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河南省政协委员提案复文公开目录
·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省台办省发展改
·关于促进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
·《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办法》政策图
·河南设置225个港澳台居民居住证受理点
·一图速览!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全指
 
  当前位置  >>  根在河洛
“寻根淮阳”系列之“人祖圣眠之地??太昊陵”五 太昊伏羲祭祀的前世今生
2009-05-05 09:14:56 华夏经纬网

首席记者李红军文图

  99万元!2009223,河南省淮阳县“公祭太昊伏羲大典”首炷香拍卖会上,首炷天价香应声而出,这也创了淮阳“公祭太昊伏羲大典”的头炷香纪录。其后,媒体争相报道,并将此炷香称为“最牛庙会的天价香”。

  实际上,伴随着人祖伏羲被人们更广泛地认同,像99万元天价香这样的事情出现在淮阳已不算稀罕了,就在2008年,淮阳庙会曾经创下单日超过82万人次的祭拜纪录,这项纪录被收入上海大世界基尼斯纪录。

  淮阳县委宣传部张广起副部长介绍,这之前,多年公祭仪式费用全部由政府支出,这一次,成功地把仪式过渡到从依靠政府输血到自我造血。“天价香其实是淮阳文化产业市场化的一个表征,它背后蕴藏的是文化产业从原来的政府全盘操作到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的转变。”

  淮阳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帆认为,今年淮阳庙会的主题是:“千年古庙会、万姓拜羲皇。”筹集善款,资助慈善事业,让祭拜人祖伏羲的活动真正福泽民众,福泽后代,这其实也符合伏羲人祖泽被后代的本意。

  客观而言,在市场化运作已经广泛的今天,这样的拍卖丝毫没有影响公祭活动的严肃性、重要性,它恰恰从另一个侧面折射出现代人对伏羲人祖的恭敬之情。

  “江河浩浩,华夏煌煌。溯维开元,肇自羲皇。启法象于混沌,辨阴阳于洪荒。仰观俯察,穷宇宙经纬;开天立极,展文明曙光。兴婚姻嫁娶之礼仪,发渔猎畜牧之滥觞。开姓氏之先河,定龙都于淮阳。以龙纪官,诸族呈祥。神州十亿同胞,虔诚景仰;海外五洲华裔,皓首回望。血脉所系,莫不尊祖;万姓同根,源于羲皇。中华古国,地久天长……”

  2009226日上午,诵《祭太昊伏羲文》后,这炷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牛”香,被竞得者敬献给人祖伏羲。

  而这样一炷香,也拉开了2009年公祭伏羲的序幕。

  实际上,祭祀是太昊陵一项重要的文化内涵,淮阳古庙会本质上也是祭祀伏羲的庙会,它在2006年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之列。

  淮阳伏羲公祭历史悠久

  秦汉以降,民族融合和民族大一统局面的逐步形成,让中华民族精神渐趋统一,太昊伏羲氏被各族人民尊为共同的始祖,伏羲长眠之地淮阳日益成为全国的伏羲祭祀中心。自宋以降,陈州太昊陵被指定为太昊伏羲专祀地,一年两度,祀以太牢,祭祀日渐隆盛。明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太祖朱元璋下诏尽数废止各地“三皇”庙,对“三皇”祭祀只准许在陵寝所在地进行,河南陈州太昊陵被确定为祭祀伏羲的唯一合法场所。清袭明制,以太昊伏羲氏居“三皇”之首祭祀。据统计,从明至民国初,官方祭祀有50余次。

  一般而言,太昊陵祭祀品级分御祭、官祭和民祭。规格有太牢、少牢及其他多种多样的民间祭祀形式,太牢就是用牛、羊、猪三牲来祭祀,少牢少一牲,只有猪和羊。

  据典籍记载,早在秦汉时代,太昊即有奉祀。到隋唐五代,均以“三皇之首”祭祀。有宋以降,祭祀日渐隆盛。

  淮阳古庙会的祭祀活动,最早的文字记载出现在《礼记•月令》中:“是月也,玄鸟至。至之日,以太牢祀于高 。天子亲往,后妃帅九嫔御,乃礼天子所御。”这里的高 就是伏羲和女娲。

  春秋之时,淮阳已有了太昊伏羲的陵墓,周敬王三十年(公元前490年)“孔子自魏适陈,陈侯起陵阳之台迎孔子”。宋建隆元年(公元960年),赵匡胤亲自颁修陵奉祀诏:“每年春秋,以太牢祭祀”;乾德四年(公元966年),太祖再次颁诏:“置守灵五户,蠲(免除)其他役,春秋祀以少牢”;开宝四年(公元971年),增守陵户二,以时荐祭,以朱襄、昊英配,牲用羊、豕。靖康以后,战事频仍,天下动乱,暂时中断了祀奉。

  金代,京城不设三皇庙,河南陈州太昊陵仍是全国太昊伏羲专祀地。

  元成宗元贞元年(公元1295年)初,成宗诏命全国各地通祀“三皇”。《元史•祭祀志》说:“初命郡县通祀三皇,如宣圣释奠礼。太昊伏羲氏以句芒氏之神配……有司岁春秋二季行事,而以医师主之。”每年农历三月初三、九月初九用太牢祭祀,礼乐仿孔庙。

  朱元璋登基后,于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驾幸陈地,御制祝文,遣会馆副使路贤致祭。

  朱元璋在百忙之中并没忘太昊陵,在他亲自祭祀后的洪武八年(公元1375年)派官巡视陵寝,还于洪武十三年(公元1380年)派陈州知州张密致祭。明永乐元年(公元1403年),成祖朱棣登基后,即派大臣前往致祭。

  据有关资料记载,明嘉靖时太昊陵的祭祀程序依次是迎神、初献、亚献、终献、彻馔、送神、望七。仪式大致为:祭祀之日清晨,知州着朝服率僚属士绅等在鼓乐中出榜迎神,而后由专职祭祀人员陈献各种祭品,如牲牢、瓜果菜肴、黍稷稻粱、酒、玉帛等,接着在音乐歌舞中结束供献。祭祀典礼正式开始,知州宣读礼部侍郎特颁的祭文,而后主、陪祭人员行拜礼;再后城乡民众敬香火。当暮霭降临,“日欲暝兮月将晖,雾霭霭兮烟霏霏”,撤去祭品,毕恭毕敬地送神灵升天。

  到清代,祭祀更是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有八位皇帝先后派官员到陈地致祭太昊陵。其中,雍正三次、乾隆十次、嘉庆五次、道光五次、咸丰两次、同治一次、光绪六次、宣统一次,史册均有致祭与祭文的记载,官阶为大理寺卿、内阁学士、太常寺卿、吏部侍郎、礼部侍郎等。

  民国五年,大总统黎元洪也亲自到淮阳谒陵致祭,并题“象天法地”匾额一方。

  新中国成立后,对伏羲的祭祀活动被取消。“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在破“四旧”中,太昊陵庙会也被废除。

  直到1993年的农历二月初二,淮阳县人民政府举办了“首届中国龙都朝祖会”,在统天殿前,以太牢之礼对三皇之首太昊伏羲氏进行了隆重的祭祀。此后祭祀活动才再次公开进行,并沿袭至今,一年比一年隆盛。

  民祭的形式就是庙会

  有关太昊陵的民祭,范围更广,祭奠、纪念形式也更纷繁多样。朝拜会期,从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二到三月初三,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其间,豫、鲁、苏、皖的朝祖香客纷至沓来,日均达20万人;职业文艺团体、民间艺人竞相献艺;泥泥狗、布老虎等民间工艺品竞相陈列,整个一民俗的大汇集。

  据当地作家董素芝介绍,每年农历二月初二至三月初三的太昊伏羲陵庙会,俗称“太昊陵庙会”,又称“人祖庙会”。据《陈州县志•卷二•民俗》记载:“二月二黎明,用灰圈地作形以兆丰年。儿童拍瓦缶(祭祀时盛酒的一种陶器)唱歌,是日居民到太昊陵进香奠牲,至三月三始止。”庙会期间,每日少则数万,多则数十万,从安徽、山东、河北等地前来朝祖进香的香客,不少善男信女多组成“朝祖进香会”,高举黄绫青龙旗,手捧香、裱等,肩挑花篮,唢呐前边开道,虔诚地向伏羲、女娲跪拜,焚香祭祖。凡祭祖进香的人,一般都要从家乡带来一把泥土,进香后将土添撒在人祖伏羲氏的陵墓上,寓意子孙兴旺,繁荣昌盛。

  淮阳人祖庙会的一个基本主题,就是祭祀人祖,祈求生育,这实际上是凝固在人们心目中、深烙在人们脑海里的经久不绝的记忆。

  远古时代,人类对生命和生殖的崇拜,也许是现在的人们无法想象的,当时生育在人们的生活中,是一种圣洁和伟大的事情,所以只能崇拜。淮阳庙会承接了这样的民族崇拜,或者说淮阳庙会实际上就是远古时期民俗遗风的活化石。

  实际上,自春秋开民间祭祀人祖伏羲氏的先河后,淮阳的二月庙会,就开始了亘古不绝、永葆青春活力的行程,并随着历史发展而日益兴盛。随着拜祖之风盛行,太昊陵的香火也越烧越旺,人数也越来越多。所以有了一天82万人的纪录。82万人是啥概念?也许你觉得很抽象。咱就这么说吧,如果说你是那天去的,进了午朝门,你就不是你自己了,除了随着人流往前走,你没有别的任何选择。据说那天陵庙里一个大牌子被人挤断了,牌子却没倒,而是跟着人流转了一圈儿。还有个比较夸张的说法,相传人特别多的时候,能把陵周围三里之内的井水喝干。是啊,人祖伏羲既是“春神”,又是“龙祖”,中国民间又传“二月二,龙抬头”,有条件的谁不想来祭拜呀!

  “淮阳为华夏、东夷、苗蛮三大集团的交会地,以伏羲的文化贡献最大,龙的崇拜最早也最深入人心,所以四面八方的朝祖者,自动结队,高擎龙旗,在淮阳太昊陵内,汇成了一个龙的世界、龙的海洋。伏羲作为中华民族的龙祖,龙作为中华民族的族徽,在这朝祖谒陵的盛会上,显示了无与伦比的凝聚力。太昊陵会期之长,涉域之广,人员之众,朝祖谒陵之虔诚,四海之内,是绝无仅有的。”身为淮阳人,董素芝话语里透着自豪。

  汉代是墓祭兴起的时期,祭祖之风已有相当规模。至宋代,太祖赵匡胤亲颁“修陵奉祀诏”,每年春秋以太牢祀之,这时,太昊陵庙会祭祖之风日盛。“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在陈留下的“千里垂精帝道尊,神祠近正国西门,风摇广殿松杉老,雨入修廊羽卫昏。日落狐狸号草莽,年丰父老荐鸡豚……”诗句生动地记述了当时的盛况。其时父老乡亲手提鸡猪去拜谒人祖,已是寻常之事。

  明清以来,陈州太昊陵作为全国唯一合法的祭祀伏羲专祀地,朝廷遣官致祭,对庙会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正所谓“云旗高卷拥黄埃,击鼓鸣锣拜玉台。桃李年年春二月,更无人向孔林来”。

  据1934年河南省立杞县教育实验区和淮阳师范学校联合调查并编著的《陈州太昊陵庙会概况》记载:庙会期间,来自山东曹州、安徽正阳关一带、河南南阳及郑州以西各县的民众,至期都来朝祖。男女老少,扶老携幼,成群结队而来。一般都组成“朝祖会”或“进香会”。会内由会友推举会首一人,为总负责人;会首之下另设司账二人,专管出纳账目事项;再设执事三至五人,司掌一切杂务。会内经济来源,每年在小麦收割的时候,每人摊小麦一斗,没有小麦的可折价交钱。收的麦子,全数粜出去,将所得的钱款放贷出去,到次年庙会时,本利收回,作为赶会盘缠。每年如此,循环不已。来赶庙会的时候,每一个会都要带几面铜锣,一进午朝门便“当当当”地敲起来;有的还带吹鼓手,随行随吹。磕头时,除烧香外,炮鞭声震天响,进香者还跪着唱一种祝歌,抑扬顿挫,犹如唱曲……朝祖盛期,方圆十多里住满了香客,井水取竭。陵区辟八条商业街,经营饭馆、酒馆、风味小吃者200家,食品干果店197家,杂货店179家,竹木柳编162家,纸扎、香纸125家,家庭用品71家,金属器皿67家,服饰36家,京货布匹41家,文具、皮货、药品、陶器等数十家,泥泥狗、布老虎等工艺品一街两行,比比皆是,出售者多达222家。民间各种文艺组织纷纷来大会演出。大会期间,每日有太平车80辆到100辆,手推车60余辆,湖运乘船97只,每船日往返8次,运送乘客3000多人次,会期每日在10万人以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