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简介
·河南省交通概况
·河南省教育概况
·河南省经济概况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小康路上R
·两岸媒体联合采访活动
·豫台交流30周年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河南省政协委员提案复文公开目录
·《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办法》政策图
·河南设置225个港澳台居民居住证受理点
·一图速览!港澳台居民居住证申领发放全指
·台湾居民居住证”来了!
·【图解新闻】港澳台居民申请居住证 了解
 
  当前位置  >>  根在河洛
济世救人一“奇书”
2018-03-22 10:52:38 华夏经纬网

药方洞(资料图片)

    □洛阳日报郑贞富

    1929年2月,国民政府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议,通过了臭名昭著的“废止中医案”。当年3月17日,全国242个团体召开全国医药团体代表大会,要求政府立即取消“废止中医案”。经过抗争,国民政府卫生部表示撤销这个“废止中医案”。为了纪念这次抗争的胜利,医学界人士将3月17日定为“中国国医节”。洛阳是祖国医学的发源地,留下了丰厚的中医文化遗产,我们介绍一部“奇书”,就是龙门石刻药方。

    龙门石窟药方洞

    药方洞在龙门西山奉先寺和古阳洞之间,据洞内北魏永安三年(公元530年)《陈晕造像题记》记载,此时药方洞主体工程已经完成。此后,又经过北齐直至唐景龙四年(公元710年)近200年间的断续雕造,形成龙门著名洞窟之一。洞内造像反映出不同时代的多种艺术风格,可以窥见北魏晚期到盛唐时期佛教艺术发展的脉络。而主像一佛、二弟子、二菩萨具有明显的北齐造像风格,呈现出由北魏“秀骨清像”向唐代“丰厚为体”转化的一种“过渡型”,是龙门石窟中唯一具有北齐风格的大型石窟。

    药方洞是龙门石窟造像中相当复杂的一个洞窟,具有前后室,主室平面呈马蹄形。窟门北侧有北齐武平六年(公元575年)《都邑师道兴造像记》,造像下面和门南侧为药方的刻石,它们井非同一时期完成。这些石刻药方,初刻于北齐,完成于唐初。此窟以这些石刻药方而著名,因此称之为药方洞。

    在药方洞南侧上方,有唐代《北市香行社造像题记》。题记中提到的安僧达、史玄策等均为西域人,此题记是研究唐代民族文化交流的重要资料。

    罕见的石刻药方

    药方洞原有药方153个,现存药方140个,其中文字完整者65个,部分残缺者42个,残缺过甚者33个。

    这些石刻药方可治疗疟疾、狂言乱言、呕吐反胃、瘟疫、癌症等40种疾病,分属于内科、外科、皮肤科、神经科、肛疾科、肿瘤科、妇科、儿科、五官科、针灸科等。这些石刻药方不仅可以治疗常见疾病,有相当一部分还能治疗现代人所说的疑难杂症。这些药方在制剂方法上有丸、散、膏、汤等。在治疗方法上有内服、外洗、敷、熏和针灸治疗。治疗工具有针、钳、绢、竹筒、葱管、铛等。

    龙门药方所用的药物多是农村常见的,据统计约有119种。其中植物药77种,如黄连、苍耳、马齿菜、白菜、艾、绿豆、黑豆、石榴皮、车前草、酒糟、细糠、丁香、白杨树枝等。动物药28种,如刺猬皮、鸡尾、蜂蜜、头发、猪肉、猪油、鲤鱼鳞、猪胆、牛耳毛、蟾蜍等。矿物药9种,如钟乳石、石灰、雄黄等。其他药5种,即渔网、井华水(每天早晨从井中打的第一桶水)、灶底黄土、釜底墨(即锅底灰)、古屋上的瓦。

    龙门药方多数为单方,绝大多数用药为一二种药物。药方中无鹿茸、麝香、牛黄、犀角、藏红花之类的名贵药材,多是农村常见的动植物,容易寻找。龙门药方中所用药物的产地,绝大部分在中原地区。

    过去人们认为,龙门药方为北齐道兴所刻。但是现代研究认为,龙门药方主要是龙门僧医所刻。从北魏到隋唐,龙门寺院众多,有一大批僧医。《高僧传》记载,唐代智晖禅师曾在龙门建温室院,“日以施水给药为事”,提供人们澡浴和医药。僧医不仅为僧俗信徒治病,还致力于药方的传播;不仅编集方书,还将药方刻石作为修福德的方法之一。

    药方洞是中国医药学与佛教石窟艺术融合在一起的独特传承。龙门药方是世界上最早的石刻药方,这部刻在石壁上的医书,是世界医学宝库中的瑰宝。

    天下广传龙门方

    龙门药方被称为龙门方,得到广泛的传播,到目前还在使用。早在北宋时,龙门方已跨越国境漂洋过海,流传到日本,编入《医心方》一书。

    《医心方》的作者是丹波康赖,为汉灵帝刘宏后裔。在西晋时,灵帝五代孙高贵王(亦作阿留王或阿智王)刘阿知,率母子及其两千族人离开洛阳,经朝鲜赴日本,归化日籍,住桧隅郡,日本应神天皇封他为东汉使主,为移日第一代。其子刘都贺,被赐姓为东汉直,居丹波。高贵王第八代孙为康赖,他精通医术,被赐姓丹波宿弥,累迁针博士,兼丹波介(地方长官之副职)。公元984年,丹波康赖编成《医心方》一书。

    《医心方》是日本现存最早的中医养生疗疾名典,它汇集了久已失传的中国医药养生典籍近200余种之精华,是一部失而复得的中华医药集大成之作。《医心方》是日本的国宝,是中日医学交流史上的一座丰碑。

    《医心方》三十卷,其中有96个药方注明引自《龙门方》。值得注意的是,公元918年日本深江辅仁撰写的《本草和名》一书中,提及《龙门百八》的书名。显然,龙门药方在刻成后,出现过以《龙门百八》《龙门方》为名的大批拓本或抄本,流传于各地,并逐步流传到日本。

    清代以来,金石学家对龙门药方多有著录和考释。由于《都邑师道兴造像记》特别提道:“若不勤载药树,无以疗兹聋瞽。”意思是说,若不勤种药树,无法治疗耳聋眼瞎等疾病。于是,从毕沅《中州金石记》、孙星衍《寰宇访碑录》以来,金石文献多数都把龙门药方与道兴造像视为一体,著录为《北齐都邑师道兴造像并治疾方》。王昶《金石萃编》乃据拓本抄录造像记及药方全文,其后陆增祥《八琼室金石补正》又有补正。

    日本名医丹波元坚,是丹波康赖的后裔,他于公元1825年依据王昶之书,亲手抄录《都邑师道兴造石像记并治疾方》全文,编成一册。这个抄本,今藏上海中医学院图书馆。

    近几十年来,对龙门药方的研究是一个热门课题,出版了很多专著和论文。但是,龙门药方还有很多未解之谜,比如道兴与龙门药方有无直接关系,这些药方究竟是谁刻的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