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交通
·河南教育
·河南经济
·河南科技










·学习贯彻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龙的传人·相约黄河”两岸媒体大美黄河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喜迎新中国成立70周年 台胞看河南巨变
·抗击疫情—河南对台系统在行动
·服务台商 | 大陆营商法律环境大讲堂
·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务院台办等十部门联合
·(受权发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人社部、国家医保局印发港澳台居民在内地
·两部门公布《香港澳门台湾居民在内地(大
 
  当前位置  >>  豫台渊源
河南散落着二十个“台湾村”,咋回事? | 豫记
2019-04-24 16:37:21 华夏经纬网

  2013年12月,连战先生用工整的笔迹题下“邓州市高山族小学”的校名,这位身在台湾的国民党荣誉主席,之所以关注一个普通的河南村庄,是因为这里生活着1200余名台湾高山族后裔,是远近闻名的“台湾村”。很多人知道河南邓州有个台湾村,但并不知道,最少有20个“台湾村”胡椒面一样散落在中原大地上,这是怎么回事儿?

  初白 | 文

  河南发现了台湾村

  邓州城区西北方向20公里处的张村镇,有一个叫上营的村庄,现在,外人和村民都已习惯称呼这里为“邓州台湾村”。

  早些时候,邓州当地人就发觉了上营村的与众不同,农忙季节,常可以在村头听到小孩子朝着田里喊:“diadia啊,nia啊,俺爸和马让你们回来吃饭了!”路过的听了都会笑。

  占据全村半数以上人口的几个大家族1200余名成员,和本地人的长相也不同,长脸、高颧骨、深眼窝、皮肤略深。

  尽管和本土方言相差无几,但个别词和字的发音却非常奇怪:爷叫做“爸”,把奶叫做“马”,爹叫做“dia”,妈叫做“nia”。他们的风俗更是奇特,祭灶放在腊月二十四,家里不拜观音,也不给关二爷上香,而是供奉着一位自己也说不清来历的“娘娘”。

  每逢老人去世,棺材下面得垫个木板,孝子要在棺材上跳来跳去,嘴里还要念念有词,“回去吧!回到大洋彼岸,回去吧,那里有阿里山,有日月潭……”

  这些习惯和中原大相径庭,这些人是什么来头?打哪儿来?

  1982年,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期间,村里一个叫陈朝虎的医生申报自己为高山族,这是邓州乃至中原出现的第一个高山族公民。这桩大新闻一出,立即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1997年,上营村民陈堂三家发现了一本编纂于清同治6年的《邓州台湾土番垦屯陈氏家乘》,家乘,就是平常说的家谱。

  随后,村里的周、林、黄、蔡四姓也先后找到了各自的家谱,这些家谱详细记载了他们的高山族先祖由台湾屯垦邓州的历史。

  这些家谱的发现,合理地解释了上营的“奇怪之处”:他们的风俗习惯、语言信仰和海峡那边的台湾高山族如出一辙;至于那位说不清来历的“娘娘”,其实就是闽台人崇拜的妈祖。

  随着媒体的广泛报道,河南出了个台湾村的消息不胫而走,村民想去台湾寻根的愿望也打动了很多人。

  2005年8月,台湾阿里山邹族(高山族有13个族群,邹族其中之一)头目汪念月等一行五人组成的认亲团来到邓州上营村祭拜祖先。2009年12月,邓州“台湾村”村长汤清义、陈氏族长陈相富等高山族后裔,终于来到了他们先祖出发的地方——宝岛台湾。

  在此之前,南阳组织了文化旅游经贸交流团赴台湾交流,“寻亲”是这次交流的主要任务之一。

  邓州台湾村为两岸互动搭起了一架崭新的桥梁,很多人并不知道,河南其实还有很多像上营一样的台湾村。

  胡椒面般撒向中原大地

  陈堂三家的那本《陈氏家乘》显示,他们的始祖依那思罗是台湾嘉义县阿里山人,曾随郑成功抗击荷兰,收复台湾,后随黄廷来到邓州屯垦。

  泉州同安人黄廷是郑成功的旧将,郑成功死后,他眼见忙于内讧的郑氏集团日薄西山,于康熙三年(1664年),率部下归顺了清朝,被封为“慕义伯”。

黄廷画像

  康熙二十年(1681年),施琅和姚启圣收复台湾。依那思罗把四个儿子中的老二、老三送回了台湾的老母亲身边,留下老大、老四随自己在邓州生活。从此,四兄弟天各一方,再无联系。

  大清收复台湾的过程中,出现了大量投诚的闽兵,如何安置这些台湾将士成了朝廷的心病。实际上,清政府对投诚闽兵是抱有戒心的,担心有朝一日他们抱团反水。

  康熙七年(1668年),这些闽兵被撵到了内陆开垦荒地去了,河南是安插投诚闽兵最多、最广的省份。

  屯垦河南的闽兵多被安插在贫膺、地旷人稀的山地或盆地区,但清政府免费为他们提供耕牛、种子,还免了六年的租税;之后,只用交租,不用服徭役。不分官兵士卒,每人一律领垦50亩,眷属五口以上者加田一倍。

邓州上营村依那思罗像

  黄廷的五营亲兵、四大都督、八大参将约5600人安置在了邓州,就是开头说到的上营村。其他的部下分驻方城、唐河、新野、镇平、南阳、内乡等地。

  闽籍士兵屯垦的事情在河南许多地方志上都有确切记载,而闽兵驻扎的地方也不只有邓州的上营村。

  康熙七年(1668年)郑成功旧将林顺率领43名将领和800余名士兵来到鲁山县马楼乡、让河乡一带屯垦。

  康熙八年,郑成功部总兵黄梧、副总兵张梅被安插在洛宁县西南赵村原杏树坪(今张营村)屯兵垦荒,部下分驻巩营、马营、西山底、营房寨、陈宋、刘营诸村(今洛河南岸的赵村乡、西山底乡和底张乡一带)张营村闽营人至今还保留着一组清代建筑——骠骑将军张梅的府邸,进一步确认了文献记载洛宁有闽兵移民的历史真实性。

  泌阳县官庄街有一支从台湾迁徙内地的王姓家族,始祖名叫王琏,曾在台湾与荷兰殖民者殊死搏斗,被清朝招安后带领亲信部将来到泌阳,现有闽营后裔现有8600多人,当时的闽营书遗址在官庄街王保真家里。

  鲁山县马楼乡沙渚汪村一支福建林氏后人,也收藏着一套12卷的《闽鲁豫林氏近支宗谱》。

  垦荒的闽兵像撒胡椒面一样,在河南大分散,小聚居,形成了一个个的闽语小村落。

  在清代县志里,目前已知至少20个县分布着台湾来的投诚将士,他们被称为闽营人,开枝散叶之后,形成一个个和上营一样的“台湾村”。

  他们的散落之地包括:宜阳、鲁山、洛宁、邓州、新野、方城、唐河、镇平、南阳、泌阳、济源、鄢陵、淮阳、兰考、扶沟、固始、光山、息县、信阳、卢氏等。

  闽营将士在一边搞着“河南大开发”,一边练兵习武,时刻准备上战场打仗。驻洛宁的张梅部,曾远征雅克萨,完败老毛子。

  台湾人如何变成了河南人?

  这些闽籍官兵,屯兵垦荒,减轻了国库开支。他们与当地人通婚,组建家庭,又添补了当时中原连年战乱、良田荒芜、人口锐减之伤(比如李自成三洗河南)。

  河南和闽南的自然环境、气候风貌实在相差太远。但300多年的民族融合,足以让那些台湾人后裔熟练使用河南方言,用河南人的生活方式生根发芽。

  在河南屯垦的闽营人学会了小麦、玉米、豆类等农作物种植技术,也将沿海一带花草、红薯、棉花的培育种植传播于此。

《家乘》记载种佛手瓜的方法

  黄廷为了尊重少数民族将士的习俗和信仰,分拨屯居时,他特意将来自闽台的少数民族将士安置在一起,分上营、下营、尖兵营,由专人管辖。还在内城东南修建了供奉妈祖的天后宫和闽营将士会馆(后称闽营家祠)。

  为了更好的融入本地生活,黄廷鼓励闽籍士兵与当地汉人联姻。邓州上营村民的祖先依那思罗,就是在黄廷的介绍下,娶了邓州当地的岑姓女子,才改了汉姓“陈”。

  这些闽营人的个性品行,生活习俗仍保留着别于当地人的独特之处。洛宁当地人按“祭灶”礼俗欢度腊月二十三,闽营人却把二十四日作为“祭灶”日。据说这天是荷兰殖民者被赶出台湾的纪念日。

  在祭拜祖先的时候,高山族的后人加入了跪拜、鞠躬和烧香。这些仪式,是高山族原住民不曾有的。

  高山族后裔虽然在河南扎下了根,但他们始终没有忘记海峡那边的阿里山和日月潭。他们祖祖辈辈,都在口口相传:“咱们的老家在台湾”。

  当年清廷的安插政策,使高山族人背井离乡,骨肉分离,但是,它也坐实了从古至今大陆与台湾不可分割的血脉亲情。

  如今的邓州台湾村,已是南阳市“十大最美乡村”。邓州市委政府投资数百万元,先后恢复修建了“台湾村”牌坊门楼,依那思罗夫妇墓,“台湾阁”和林、蔡、周始祖墓,塑造了高山族始祖像等,并修建了集观光旅游与农业综合开发为一体的“阿里风情园”。

  连战先生的八个题字,不仅肯定了邓州上营人“高山族”的身份,更是对台海两岸“一家亲”的认同。

  河南,是开闽三王的老家,是“八姓入闽”的根据地,大批台湾人来“老家河南”寻根。台湾的阿里山,也是台海两岸高山族的发源地,离散在中原三百多年的高山族后裔也希望找到自己的根。

  河南和台湾,就是这样千丝万缕地联系在了一起。

    来源: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河南省台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