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天气 [简体]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办事指南
  屈原文化交流
屈原的文学成就
2013-10-14 15:20:16    华夏经纬网

  屈原是个诗人,从他开始,中国才有了以文学著名于世的作家。他创立了“楚辞”这种文体(也就是创立了“词赋”这一文体),被誉为“衣被词人,非一代也”。屈原的作品,根据刘向、刘歆父子的校定和王逸的注本,有25篇,即《离骚》1篇,《天问》1篇,《九歌》11篇,《九章》9篇,《远游》《卜居》《渔父》各1篇。据《史记·屈原列传》司马迁语,还有《招魂》1篇。有些学者认为《大招》也是屈原作品;但也有人怀疑《远游》以下诸篇及《九章》中若干篇章非出自屈原手笔。据郭沫若先生考证,屈原作品,共流传下来23篇。其中《九歌》11篇,《九章》9篇,《离骚》、《天问》、《招魂》各一篇。 

  大体说来,《离骚》《天问》《九歌》可以作为屈原作品三种类型的代表。《九章》《远游》《卜居》《渔父》《招魂》《大招》,其内容与风格可与《离骚》列为一组,大都是有事可据,有义可陈,重在表现作者内心的情愫。《离骚》是屈原以自己的理想、遭遇、痛苦、热情以至整个生命所熔铸而成的宏伟诗篇,其中闪耀着鲜明的个性光辉,是屈原全部创作的重点。《天问》是屈原根据神话、传说材料创作的诗篇,着重表现作者的学术造诣及其历史观和自然观。《九歌》是楚国祀神乐曲,经屈原加工、润色而成,在人物感情的抒发和环境气氛的描述上,充满浓厚的生活气息。然而是代人或代神表述,并非作者自我抒情,它更多地显示了南楚文学传统的痕迹。《离骚》一组,《九歌》一组,构成了屈原作品的基本风格。 

  屈原作品和神话有密切关系。许多虚幻的内容就是承袭神话发展而来的。屈原又是关注现实的诗人,作品里反映了现实社会中的种种矛盾,尤以揭露楚国的黑暗政治最为深刻。 

  屈原作品的风貌和《诗经》明显不同。这与长江流域的民风和黄河流域的民风不同有关。当时,北方早已进入宗法社会,而楚地尚有氏族社会的遗风,民性强悍,思想活泼,不为礼法所拘。所以,抒写男女情思、志士爱国是如此直切,而使用的材料,又是如此丰富,什么都可以奔入笔底。写人神之恋,写狂怪之士,写远古历史传说,写与天神鬼怪游观,一切神都具有民间普通的人性,神也不过是超出常人的人而已。它们使作品显得色泽艳丽,情思馥郁,气势奔放。这样的作品,表现了与北方文学不同的特色。从体制上看,屈原以前的诗歌,不管是《诗经》或南方民歌,大多是短篇,而屈原发展为长篇巨制。《离骚》一篇就有2 400多字。在表现手法上,屈原把赋、比、兴巧妙地糅合成一体,大量运用“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把抽象的品德、意识和复杂的现实关系生动形象地表现出来。 在语言形式上,屈原作品突破了《诗经》以四字句为主的格局,每句五、六、七、八、九字不等,也有三字、十字句的,句法参差错落,灵活多变;句中句尾多用“兮”字,以及“之”“于”“乎”“夫”“而”等虚字,用来协调音节,造成起伏回宕、一唱三叹的韵致。总之,他的作品从内容到形式都有巨大的创造性。 

  屈原作品,在楚人建立汉王朝定都关中后,便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楚辞”的不断传习、发展,北方的文学逐渐楚化。新兴的五、七言诗都和楚骚有关。汉代的赋作家无不受“楚辞”影响,汉以后“绍骚”之作,历代都有,作者往往用屈原的诗句抒发自己胸中的块垒,甚至用屈原的遭遇自喻,这是屈原文学的直接发展。此外,以屈原生平事迹为题材的诗、歌、词、曲、戏剧、琴辞、大曲、话本等,绘画艺术中如屈原像、《九歌图》、《天问图》等,也难以数计。所以鲁迅称屈原作品“逸响伟辞,卓绝一世”,“其影响于后来之文章, 乃甚或在《三百篇》(《诗经》)以上”(鲁迅《汉文学史纲要》)。

  名言名句

  杂申椒与菌桂兮,岂惟纫夫蕙茝?(《离骚》)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离骚》) 

  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离骚》) 

  长叹息以掩泪兮,哀民生之多艰! (《离骚》)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离骚》) 

  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也。 (《离骚》)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离骚》)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离骚》) 

  指九天以为正兮,夫惟灵修之故也。 (《离骚》) 

  吾令凤鸟飞腾兮,继之以日夜。 (《离骚》) 

  时缤纷其变易兮,又何可以淹留? (《离骚》) 

  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九歌·湘夫人》) 

  沅有芷兮醴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九歌·湘夫人》) 

  乘龙兮辚辚,高驰兮冲天。 (《九歌·大司命》)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九歌·大司命》)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 (《九歌·东君》)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 (《九歌·山鬼》) 

  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九歌·山鬼》) 

  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 (《九歌·礼魂》) 

  何灵魂之信直兮,人之心不与吾心同! (《九章·抽思》) 

  心郁郁之忧思兮,独永叹乎增伤。 (《九章·抽思》) 

  曾不知路之曲直兮,南指月与列星。 (《九章·抽思》) 

  世溷浊莫吾知,人心不可谓兮。 (《九章·怀沙》) 

  吾不能变心以从俗兮,故将愁苦而终穷。 (《九章·涉江》) 

  余将董道而不豫兮,固将重昏而终身。 (《九章·涉江》) 

  苟余心之端直兮,虽僻远其何伤? (《九章·涉江》) 

  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齐光。 (《九章·涉江》)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渔父》)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渔父》) 

  薄暮雷电,归何忧?(《天问》) 

  魂兮归来!(《招魂》) 

  目极千里兮,伤心悲。(《招魂》) 

  世溷浊而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卜居 》) 

  朕幼清以廉洁兮,身服义而未沫。 主此盛德兮,牵于俗而芜秽。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 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魂兮归来!哀江南!(《招魂》)

  世界文化名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17个国家的75名著名人士联合发起了“世界保卫和平大会”。1953年,在莫斯科举行世界保卫和平大会的世界和平理事会决定将屈原列为“世界文化名人”,号召全世界人民纪念他。   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刚成立不久,为了呼应世界保卫和平大会、争取国际地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决定由郭沫若、游国恩、郑振铎、文怀沙等人组成“屈原研究小组”,并将屈原的作品整理成集,以白话文的形式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