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强调,坚持“一国两
·共同开创中华民族美好未来
·台湾媒体山西根祖文化民俗
·汾酒飘香 台湾记者三晋行
当前位置>>五台山游记
另类春节别样鲜 五台山过年记
2008-11-28 14:47:42    华夏经纬网

一、上山,上山!

  不喜欢在北京城里过年,不仅仅是因为没有节日气氛,而且因为我在这里没有亲人。看着大家都忙着往家跑时,我也在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于是,想着远离凡尘自然就想到了佛祖,想到了离北京最近的佛教胜地――五台山。

  临时买票,只有硬座了,为了出行这已足够了,而且十分运气的是在这么怪僻的想法感召之下还约到了同行者――蒋宏,一个平面设计师。

  上五台山有南北线之分。从北线从五台山站(以前叫砂河)上山路程短,但是山路盘旋陡峭,尤其是冬天下雪之后更加危险,很多当地的司机都不愿上山。南线从忻州到五台县,经白求恩牺牲的松岩口到石咀村上山,虽然路程较长,但是坡度很缓,车辆也较多,上山极其方便。

  火车到达忻州时天刚刚亮,无数中巴车在站前广场兴奋地拉客。看见车牌上写着五台山,又不放心地问了车老板是否直达五台山,在得到肯定答复后上车,结果是我们被“卖”旅程的开始。

  装满客人的中巴欢快地跑着。到了五台县后,它终于不跑了。车老板十分“负责任”地把我们介绍给另一辆大巴。大巴上早已装满了买年货回家的人,我们背着硕大的登山包也挤在其中。大巴车走走停停,不时有乘客上下,我和蒋宏不断被人挤成抽象派现代画。很幸运,车过豆村后,在这如同北京上下班高峰时的车厢里,我和一个漂亮的美眉“贴”在一起。她高中毕业后在北京的一家寻呼台工作,声音非常甜美,旅途的辛苦也在不知不觉的聊天中消散了。

  满车似乎就我们二个外地人。等车上的人稍稍松快了些后,我问司机还有多远,大爷反问我干什么去,我答:拜佛。他倏地一下摘了帽子,指着自己的光头说要拜佛得象他那样。然后就和另一位大爷一唱一和地批评我们不回家过年,认为我们不孝。

  也许是上山的乘客太少(一共几个人),也许是我们的不孝招惹了大爷,车到石咀村后我们又被“卖”了。司机大爷说他的车不上山,让我们等候下一班车。我们在路边的小餐馆午餐后,就闲坐在冬日暖暖的阳光下。直到日头西斜了,还不见班车来,为了在天黑前赶到台怀镇,我们决定包车上山。25公里山路,几经讨价还价,三轮蹦蹦车主收我们30元钱便上路了。


--------------------------------------------------------------------------------


二、皈依未遂

  乘坐三轮蹦蹦车上山的好处之一是省了50元进山的门票钱。仗着天色黄昏,三轮蹦蹦从容驶过收费站而无需交费。另一次类似的“本土化旅行”是我在祖国最北端漠河经历的,由于我和许多当地人一样乘坐班车到达漠河村(而不是象大多数游客包租面的),进村时也没有收门票。

  踏着破碎的夕阳走在清冷的街上,我无法想像这是我曾经来过的五台山――那年夏天,我在人潮人海中四处与人摩肩接踵,到处都是旅行社导游小姐手持高音小喇叭嚷嚷的声响,繁杂与世俗充斥着这小镇。当时我想:天上的佛祖们看见这一切会做如何想?寺院本是清静处,旅游业发展了,清静就不见了。沿着积雪的石阶,我们往菩萨顶走去,满山路上就我们二人,偶尔有一两个行色匆匆的当地人,也都在忙自己家里过年的事情。没有人张罗你用餐,没有人招呼你住店,也没有人拉你买东西。其实根本就没有人答理你!

  找到广宗寺,见到寅明主持,他惊讶于我的到来,而我惊讶于他对我的记忆。“不是出家人是不能在寺庙里过春节的。”寅明主持一口拒绝了我们的苦苦要求。他说即使是居士,也应该和家人一起过年。毕业于南京佛学院的寅明主持据说拥有相当于大学的学历,他很认真地告诉我们,佛教在中国流传的最广,信仰的人最多,误解的人也最多。人们往往都以为寺院、念经、做法事是佛教,其实那只是佛教的一小部分,是出家人的佛教,真正表达大乘入世的菩萨精神的恰恰是在家修行的居士,而居士首要做的,是建设和乐的家庭,不能因为信佛破坏了家庭的幸福。

  看来按照寅明主持的逻辑,我们是无法借宿在寺院里了。吃过斋饭后,寅明主持送我们出寺门。望着无法皈依的佛门,我们只好灰溜溜地下到台怀镇了。


--------------------------------------------------------------------------------


三、佛法无边

  台怀是个不大的镇子,四面环山,一条小河和一条主干公路穿镇而过。无法进入佛门的我们,只好跨入俗家。镇子上唯一开张的宾馆价格虽然不贵,但是对于我们自助旅行者来说也是个大价钱。好在村里不少老乡都自己开了旅店,在一番考察之后,我们住在公路边的先珍旅馆里。一个小房间,一个十二寸的黑白电视,一个铁皮炉子,一人一天十元钱,可以自己做饭。我们心满意足,尤其是那火炉由自己烧,红红的火苗让你沉醉。先珍旅馆的另一迷人之处是晚上在零下二十几度的院子里可以边上厕所边看星星(厕所没有屋顶),满眼的星光会令你心碎。

  早晨的太阳懒懒地照在房间里,习惯了当夜猫子的我们在吃过早午饭(早餐午餐二合一)后利用一天中最暖和的时间游览寺庙。春节来五台山的另一大好处是几乎所有的寺庙都不收门票。因为在这个时节,鲜有游客光临,凡是来寺庙的,几乎都是当地拜佛的,而凡是拜佛的,都会供奉三宝(即给庙里捐钱),所以寺庙索性就敞开门让人进出,而且师傅们很高兴也有时间和你聊天。我们沿着山路一座座寺庙逛过去,还在藏传佛教的广仁寺喝了顿酥油茶,那里的喇嘛告诉我们五台山的藏传佛教,从元代就有了,在明清时期发展到了与汉地佛教等量齐观的地位。这种黄衣喇嘛的黄庙和青衣和尚的青庙共存的格局在我国四大佛教名山中是独一无二的。矗立在广仁寺旁边的塔院寺大白塔建于元大德六年(公元1302年),由尼泊尔工匠来此设计建造,白塔高约60余米,形如藻瓶,上下悬挂了252枚铜铃,清风徐来,铃声余音不绝,塔顶部铜制的大宝瓶金光闪闪,它几乎成为了五台山的标志。

  五台山的另一标志是菩萨顶。

  菩萨顶离塔院寺也不远,有108级石阶直达菩萨顶上的梵宇佛宫,相传文殊菩萨就住在山顶。菩萨顶前的108级石阶是暗指人间的108种烦恼,上山朝拜文殊菩萨,则可以把人间所有烦恼都丢弃于脚下。顶上寺院格局均按皇宫模式建造,十分豪华富丽。这里的殿宇建筑使用黄色琉璃瓦,由此看来,菩萨顶与皇家就有必然的联系。过去康熙、乾隆几次来五台山朝拜,均寄宿于此,顶上木牌坊上的“灵峰胜景”的牌匾就是康熙御书。

  路途虽不远,但是对于疏于锻炼的我们来说,爬山还有点气喘吁吁。看着湛蓝的天空与挺拔的白桦树凝结成的一道道风景,蒋宏不由自主地拿出了相机。拍了几张后发现沿着我们走过的小路来了二位身披艳丽加裟的僧人,红黄二色加裟映衬在蓝天白桦中无比优美。蒋宏举起相机构图对焦,只待僧人走近。本来一切尽在掌握中,可当二位僧人走近时,走在前面的那位象是主持的女师傅(是二位尼姑)轻轻说了句:“不要拍我们”,然后怪异的事情就发生了:相机的快门无论如何都按不下去了。我和蒋宏折腾半天,也没有找出问题,而当二位师傅消失在我们视线外时,快门自己又好了!

  蒋宏和我惊呆在那里。他自言自语道:“难道那位师傅会法术?”

  我答:“佛法无边!”


--------------------------------------------------------------------------------


四、五福饺子

  五台山为大智文殊菩萨道场,在层峦叠嶂的群山中,有五座形状各异,秀逸出众的山峰耸立,由于五峰峰顶宽广平坦如台面,故称五台山。五台山的五个台上虽然供奉的都是文殊菩萨,但是各有各的职权,由于五个菩萨占据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而很多人到台怀后去五个台一一朝拜又累又不方便,于是有人就把这五个台上的文殊各复制了一个,放在了台怀镇黛螺顶的寺庙里方便人们朝拜。

  从山底到黛螺顶共有1080级台阶,是108的倍数。虽然有缆车,但是我和蒋宏还是喜欢拾级而上。山上的初雪还没有散尽,台阶有些滑,我们边走边停边喘气。在离山顶约有1/5处时,我们遇见了正在扫雪的如宝师傅。他今年已近80岁了,出家近70年,身体好的令我们汗颜。如宝师傅带领我们拜了各殿,然后去僧舍喝茶。他的外甥来山上看他,正在看新疆卫视。师傅说平时他们不看电视的,顶多看看新闻,过年过节看个晚会什么的。想想我在青海看见塔尔寺的喇嘛打手机,开富康车,觉得我们不能把寺庙想像成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下山时我们走边上的一条小山路,虽然路不是很好走,但是风景却不同。原来涓涓的河水现在凝结成冰瀑,整条河流就形成了天然的冰滑道。玩性大发的我们坐在冰面上疯狂下滑,摔得人仰马翻。

  既然是过年,就得有过年的样子。我们象当地人一样,在镇子上的小商店里买了各式各样的年货,除了吃的以外还有鞭炮等等,我们也大包小包的往“家”拿。由于腊月初杀猪的就来卖光了所有的猪肉,所以在大年三十的下午没有猪肉可卖。为了不过素年,我们决定去开饭店的老乡家买饺子。起初老板娘不卖,因为这饺子是他们自己家过年吃的,后来经不住蒋宏的大道理小蜜语的纠缠,便卖了我们一斤。

  回到旅馆把炉子烧旺,然后支好铁锅,把土豆、白菜、火腿肠、午餐肉等杂食一股脑扔进锅里,开始了所谓的炖菜除夕。我们围坐在火炉旁,在酒足饭饱之余讲着小时候过年的故事。夜里零点时菩萨顶传来了喇嘛的颂经歌声,钟鼓齐鸣好似天籁之音。

  当地的习俗不在零点放鞭炮,而是在初一的早晨烧火盆,表示一年红红火火。我和蒋宏按照自己记得的习俗,在初一的早晨燃放了祈福鞭炮,然后吃饺子。

  “不会吧?”蒋宏说饺子里有块骨头,再一细细感觉,是枚硬币。取出来一看,居然是一元的。我们笑道,这下饺子钱降了,北京实行买一百送五十,五台山实行买饺子送硬币?我这边笑声未落,那边蒋宏又来了句“不会吧?”,随即,又一枚一元的硬币出现。

  下午路过那家饭店时,老板娘远远的就招呼我们,问我们有没有吃到硬币,她总共包了五枚,代表五台山的五位菩萨,也代表五福。我们不想让她大年初一伤心,连忙说吃了一半,还没有吃到。难怪当初不愿意卖饺子呢,蒋宏把人家家里的二福都吃走了!


--------------------------------------------------------------------------------


五、下山,下山!

  如同上山困难一样,下山也成了难题。五台山有着浓郁的过年氛围,人们也有着强烈的休息意识。

  从初一开始,我们就留意下山的车,结果到了初四都没有。旅馆的房东大爷也帮我们寻找。他告诉我们,由于大家都在家里过年,路上人少,跑车赔钱,所以镇子上的车一般要过了初六才下山。现在只能找送客人上山回返的车,而这种车就只能靠运气了。好在是住在公路边,我们只管上山玩,把找车的重担就委托给大爷了。

  也许是吃了五福饺子,初五的早晨在睡梦中被大爷叫醒,有人包车转五台回来,今天去太原,我们可以搭车去忻州了。


--------------------------------------------------------------------------------


六、春节攻略

  总则:春节到五台山寻的是清静。如果你喜欢热闹和繁华,这里不是理想的去处。

  衣:五台山气温较低,白天在零下10度左右,晚上更冷,因此一定要穿羽绒服。

  食:山西人喜欢吃面食,尤其是荞麦莜面值得一尝。山上蔬菜较少,注意自己补充维生素C。

  住:山上宾馆很多,但是过年开的很少,而且价格较贵。干净的小旅馆是一个好的选择,另外个别大的寺庙也有客房,可以去申请“挂单”(入住)。

  行:北京到五台山有二趟火车经过。

  K701从北京站21:13发车,到达五台山站(砂河)03:44,到达忻州站05:54
  7095从北京南站6:36发车,到达五台山站(砂河)15:03,到达忻州站18:25
  K702到达忻州站22:22,到达五台山站(砂河)0:28,到达北京站07:10
  7096到达忻州站10:15,到达五台山站(砂河)13:06,到达北京南站21:24
  此外可以坐汽车去太原,然后坐高速大巴回北京。

本文作者:以德胡人

婚俗 生育习俗
春节 庙会
游艺 其他节日
近代山西 古代山西
地方小戏 山西锣鼓
山西民歌 文化遗产
山西戏曲 万荣笑话
艺术人物 艺术研究
三晋王侯 政治名家
山西名将 历代佳丽
文化名人 当代名人
名人与山西 名人故里
特色晋菜 特色面食
地方名吃 名酒名醋
五谷杂粮 地方特产
手工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