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古今杂谈
陆小曼编《徐志摩全集》出版始末
华夏经纬网   2005-04-07 09:52:11   
字号:

    今年年初,我再次来到上海建国西路,拜访了徐志摩先生的侄子徐炎老师,承他不弃提供了不少徐家的史料。在闲聊中谈到了有关陆编《徐志摩全集》出版前的相关事实,觉得有一定的史料价值,即整理成文,以存史料。

    1965年徐志摩的遗孀陆小曼女士,因病不起与世长逝。遗有《志摩全集》的纸型由其侄女陆宗麟交给陈从周先生。陈老只知共有10包,未将每包纸型打开细看即用车送至徐家,转交给徐志摩的堂弟媳冯婉珍老太(徐崇庆遗孀)。陈老移交时讲明,这是陆小曼编的《志摩全集》的纸型,没有出版成书,只是北京图书馆存有清样,陆小曼已领取全部稿酬,今请徐家暂时保管,等与俞平伯先生联系好后,欲交给何其芳与俞平伯他们的文学研究所保存。时“四清”运动已开始,俞平伯先生的处境并不太好,故当陈老将意图转告徐家时,表示他来与北京方面落实之后,再请徐家小辈付邮寄往北京。后陈老未把联系结果告知,徐家犹豫不决,又无俞平伯地址,不敢贸然邮寄,就此将事搁了下来。谁知,好事多磨,一转眼到了1966年,那场暴风骤雨式的运动,大家都始料未及。在那无法无天的岁月里,徐家也难逃厄运。一天,来了一批打着“造反有理”旗号的复旦中学红卫兵,将徐家搜了个屋翻天,临走时,将徐家的藏书,连同用两只大皮箱装下的这10包《志摩全集》的纸型版片一起带走了。徐家为之懊恨万分,但面对这个局面谁也无可奈何。

    一转眼十余年头过去了,“四人帮”倒台后,全国出现了拨乱反正的新气象,徐家自然首先想到的是,陆小曼所遗下来的10包《志摩全集》纸型版片,内心十分焦急,四处打听,了解到上海对于抄家物资是分门别类地存放在各处的几个仓库中的。徐家想到红卫兵抄去的还有几大箱的家传古书(按徐崇庆之父徐蓉初先生也是海宁的有名藏书家)。于是按照文艺书画类,再央请人分头查找。终于在一处的仓库中发现了高高一堆的东西,上面用大张的纸复盖着,却不像古籍书;也不像画轴。揭开一看,好生面熟,正是这10包纸型。在第一包上面,由红卫兵贴着一张告示,“内系各种读书计划复印用纸,不可重压,要珍重!”原来,红卫兵将这些资料抄走后,即对这些材料进行审查,打开第一包纸型仔细辨认,却是些有关社会主义的学习文献,也就没有再往下查看,故贴上这一告示。纸型从此得以暂时保护。一等十余年,它就这样幸运地逃过了毁灭的厄运,久散又合,物归原主,徐家自然是一番高兴。立即办妥领回手续,但是原来被抄走的二只大皮箱是没有了。

    不久,商务印书馆北京联络组的林尔蔚、杨德光先生闻讯来到徐家。他们见到一包包纸型版片,自然也很高兴,经过仔细辨认和鉴定之后,认为纸型的凹字字型棱角基本保持完好,可以打城黑样付梓,即向徐家表示要收回纸型。一清点,《志摩全集》纸型9包没有错,只是其中一包是老版本的《志摩的诗》,纸型规格和编排方式均不同于陆小曼所编的《志摩全集》。对于这一包小规格的《志摩的诗》为何混入其中,他们也难于弄清,认为事隔多年,转手又多,当时从仓库取将出来送运到陆小曼住处,大家也没能细看,认为都是《志摩全集》的纸型。那么到底在全集中缺少哪一部分,一时难于断定,估计问题出在散文集中,好在北图(现在称国家图书馆)藏有全部清样,可以借出来进行校对补齐。何况有了全集绝大部分的纸型,也省却了不少时间,给早日使全集出版创造了条件。正巧1982年是商务印书馆建馆八十五周年,香港商务印书馆从档案中知道有一套《志摩全集》已经打好纸型,由于历史的原因未能问世,而纸型失踪,正在四处打听。得到北京总馆电话,告知纸型已找回的好消息。即在是年9月,由商务印书馆上海联络处领回《志摩全集》的纸型,直接转交香港。随即由香港商务印书馆全体工作人员尽了很大的努力,借出北图清样,校对补充,对于较旧的纸版则给予补正,在保持书版原貌的基础上,保证了出版的质量。并将《志摩全集》更名为《徐志摩全集》,将原来的内容分编成五卷本,于1983年初全集首版问世。香港商务印书馆有鉴于徐志摩的作品未能收编的尚多,于是四卷本“补编”的工作,自五卷本整理校勘之日起,也就开始了,本打算将《府中日记》及《留美日记》收入补编中,后来不知何故,未能如愿。

    从着手编辑到成书出版,整整走过了半个世纪,由志摩的遗孀直接参与编辑的《徐志摩全集》终于问世。

    由于《徐志摩全集》有着这样传奇性的流转过程,因其离奇曲折,难免在当时人之间引起了一些误会。首先是陈老与徐家,因为徐家没有及时的将稿子寄给俞平伯与何其芳,而导致文稿被抄,陈老一直为此事耿耿于怀,责怪徐家小辈太不听话。后来因纽约大都会仿造“明轩”工程之事他到了美国,往访了张幼仪女士,谈起了此事,张女士丢下了一句话“从周弟是有心人,为了志摩事花了不少心血,是唯一看护他的人,比他自己的小辈超过万倍……”。说陈老为宣传志摩花了不少心血,受之无愧,而将徐家的小辈,误认为对志摩的宣传不关心,那是冤哉。全集在二十世纪中期交商务时,陆小曼因生活困难已预支了稿费。故这次出版时商务没有付稿费,但考虑到徐家为全集纸型版片的保管,付出了物力和人力,即支付五百元钱作为补偿。徐崇庆遗孀冯婉珍拿到这钱后一直没有动,将它存入银行。1999年,徐志摩故居在其故乡修复开放,时冯婉珍已故世,志摩的侄儿徐炎先生,从银行中取出此款,连本带息己有千元,他再添上二千余元,凑成三千元整数,来到故乡硖石,捐献给浙江省海宁市博物馆以尽心意,留下了一段佳话。

    光阴如箭,一转眼这部由徐志摩遗孀直接参与编辑的《徐志摩全集》问世已有二十余个年头。回顾这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的事,无不为之感叹。要不是因这十包纸型中,混入了一包社会主义学习文献,在那个非常时期这部全集纸型能否保存下来,那很难说。更要说到的是,在六十年代那个非常时期,对于这部作品的保存,是需要有一定的勇气与胆识,而徐家却义不容辞的接收了它,保管了它,虽任重道远,却认为是应该做的。以后发生的事情谁也预料不到。等到形势好转,时已80高龄的冯老太,不顾年老体衰,不避寒暑四处奔走,而历经阻难,终于使全集完壁归赵,尽管徐家人不居功,更没有邀功之念与自我标榜。但这部全集的出版,应该讲有他们徐家的一份功劳。

    (文汇读书周报  虞坤林 )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专题
  更多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文化热点
  更多
·盘点2018年5月文化关键词
·探源工程实证中华文明5000年
·383个项目入选第一批国家传统工艺振兴目录
·汉语拼音60年:迈向世界 焕发新生机
·盘点2018年4月文化关键词
·中国考古打开深海之门
文化365
   
·彩凤来仪穿百花
·狗年话狗:中国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说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话色彩 哮天犬仍
·农历戊戌狗年为“单春年” 全年只有一个“
·戊戌狗年有354天 比上一个丙戌狗年少31天
编辑推荐
 
·不拒众流,方为沧海——中国电视剧走过一甲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活动精彩纷呈
·“遗产日”活动精彩接地气:文博知识褪去神
·“恐怖童谣”引发讨论:图书分级到底有无必
·是谁撰写《山海经》?找寻周王朝典籍的蛛丝
·故宫文华殿书画馆首次启用
·从《黑猫警长》到《大鱼海棠》——中国动画走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全国藏汉双语诗歌大赛落幕 促热藏民族诗歌
端阳怀古 呼和浩特小朋友DIY端午节“文
千年敦煌文献还原端午旧俗雅趣引众“共鸣”
评《燃烧》:并非直接的“社会问题”电影
中国古典音乐走上国际舞台
夏至吃什么 带你领略各地的饮食习俗
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刻着时代印迹的奇兵
明代重臣蹇义墓神道碑遭盗墓贼破坏
中国历史上16个少数民族的最后结局
雍正赐死年羹尧:鸟尽弓藏还是另有原因
  图片新闻   更多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