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古今杂谈
阿炳的音乐人生
华夏经纬网   2007-11-15 00:53:45   
字号:

  我喜爱《二泉映月》,更怀念阿炳。

  今年是阿炳(华彦钧)先生诞辰114周年,不由得使我再次打开思念的情怀。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带着对阿炳的崇敬与感动去聆听《二泉映月》,细细品味乐曲中那一个个不凡的音符。

  提起《二泉映月》这首乐曲,不仅在华人当中未闻者甚少,不少外国人也为之赞叹不已。1978年6月,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第二次访问北京,这次访华的目的之一是指挥中央乐团演奏一首中国弦乐协奏曲。在此之前他并未听过这首中国乐曲,而当他在中央音乐学院聆听到二胡演奏家姜建华的独奏时,顿时情不自禁地掩面而泣,倍受感动的音乐大师以东方人特有的虔诚说:“这种音乐只应当跪下去听!”

  一位旅居海外的华人朋友曾对我说:“在国外有三首中国乐曲最能引起海外华人的共鸣:一首是《义勇军进行曲》,它使中华儿女精神振奋;一首是《梁祝》,它将中国的人文主义精神发扬光大;还有一首便是《二泉映月》,每每听到此曲,总让人顿生思乡之情。”是的,如今《二泉映月》已经不仅仅是一首乐曲,它代表着中国的民族音乐文化,展现了中国人的审美情趣,更重要的是,它蕴含了一种中华民族不甘屈服、昂然向上的精神。然而,我们对这首伟大乐曲的作者――阿炳又了解多少?我想,在许多人的心中他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像而已。

  优秀的艺术作品是创作者对个人生活境遇的提炼和升华。《二泉映月》亦是如此。阿炳,原名华彦钧,生于1893年8月17日,阿炳是他的小名。其父华清和,是当地道观“雷尊殿”的当家道士,而他的母亲秦氏则是一个再嫁的寡妇,他们的婚姻并未得到当地人的认可,民俗的制约、封建道德的无形压力,使得这家人抬不起头来,秦氏生下阿炳一年后便郁郁而终。因此,阿炳从幼年开始,就有了强烈的自卑心,也正是由于这自卑的心理,使其在18岁到35岁这段时间,放浪形骸、沾染恶习、招人指点。

  在当时,地位低下、被人歧视的阿炳并没有表现出一副卑微懦弱的样子,反而用其卓越的音乐才华展示着自我价值。他能演奏多种民族乐器,并且有着过耳不忘的记谱能力,这些外人看起来不可思议的音乐才能,其实都是来自于勤学苦练。在他很小的时候,其父华清和就督促他学习演奏乐器、研习当地道教音乐。10岁那年,父亲便教他“迎寒击石”模拟击鼓,练习各种节奏(后成为当地有名的司鼓手);12岁那年,阿炳开始学吹笛子,父亲经常要他迎风吹奏,且在笛尾上挂铁圈以增强其腕力,后来索性将铁圈换成了秤砣;阿炳在学二胡的时候更加刻苦,琴弦上被勒出血痕,手指也拉出了厚厚的茧,阿炳演奏用的二胡的外弦比一般丝弦粗壮得多,这与他常年练习是分不开的。17岁时,阿炳正式参加道教音乐吹奏,他长得一表人才,还有一副好嗓子,被人们誉称为 “小天师”。不可否认的是,在这种刻苦练习的背后,其实正是那自卑的心理在推动着他,因为他知道,只有音乐才能使他受到世人的瞩目和赞赏。1914年,其父华清和去世,阿炳成为“雷尊殿”的当家道士,与其堂兄华伯阳轮流主管“雷尊殿”的香火收入。后由于经营不善,阿炳又染上恶习(吸食鸦片、流连花街柳巷),生活逐渐潦倒,在他25岁那年双目相继失明,因生活所迫,流浪街头,卖艺为生。1939年,阿炳与江阴农村寡妇董彩娣结为夫妇。在婚姻问题上,他与其父的命运巧合,这既是生活的无奈之举,亦是他的潜意识使然。幸运的是,董氏对其很体贴,也帮助他戒掉了鸦片,改掉了其它恶习。

  还有几件“小事”可为佐证:在无锡城里,有个地主强暴了家中一个13岁的丫头,阿炳知道后,马上把此事编词演唱,揭露地主的罪恶之举,激起民愤,吓得那个地主外逃好几个月都不敢回家;有一次,国民党军阀汤恩伯要阿炳给他的十三姨太唱生日堂会,阿炳断然拒绝,遭到一顿毒打,可阿炳毫不屈服,很快编了唱词,拉着二胡痛骂他们;抗战时期,日寇占领了无锡,一个叫章士钧的人当了汉奸,阿炳知道后,就编词讽刺他,又遭到一顿毒打。后来,这个汉奸被日本人杀了,阿炳拍手称快,并编了一首《汉奸的下场》沿街演唱,无锡民众无不拍手称快――无需再多笔墨,一个响当当一身傲骨的阿炳已经呈现在大家眼前了。

  1950年夏,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杨荫浏、曹安和两位先生回到无锡老家,专门找到阿炳,请他为学院录制音乐。此时的阿炳已经不拉琴两年了,身体状况很不好。他对杨荫浏说:“我已经有两年不演奏乐器,我的技术荒疏了,我的乐器一件也不能用了。”据传,两年前曾有老鼠咬断了阿炳的琴弦,作为盲人,生活在黑暗中的阿炳认为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即放弃了演奏。杨荫浏先生听说后立刻为阿炳购买了二胡和琵琶,与曹安和一起好言相劝,阿炳终于同意了演奏。他说:“我荒疏得太久了,让我在家里练上三天再演奏吧。”于是,解放后的无锡街头,人们又见到曾经的影像:一位裹着小脚的妇女迈着蹒跚的步伐,用一根木棒引领着一位盲人演奏者,在烟雨蒙蒙的无锡雨巷里慢慢前行。凄美婉转、幽远空灵的二胡声伴着蒙蒙细雨飘散在无锡小镇的上空,渐渐地,人与琴声消逝在雨巷的尽头。经过三天的练习,阿炳来到录音的地方,先拉了一首二胡曲,曲调凄美悠长,令人心悸。一曲奏罢,杨荫浏问阿炳这首曲子的名字叫什么,阿炳沉吟良久,缓缓说道:“就叫‘二泉印月’吧。”杨荫浏认为“印月”与杭州的名胜“三潭印月”名字相重,因而改成了“二泉映月”。在余下的几天内,分两次录音,阿炳共留下了《二泉映月》《听松》《寒春风曲》三首二胡作品和《大浪淘沙》《龙船》《昭君出塞》三首琵琶作品。但阿炳自己最得意的《梅花三弄》因为录音钢丝不够而没有录制。1950年9月,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拟聘阿炳为教师,但当时他已身患重病,无力应聘;同年12月4日阿炳与世长辞,安葬于无锡西郊山脚下“一和山房”墓地,1951年3月27日其妻董彩娣病故。

  听过《二泉映月》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受:乐曲旋律时而低回婉转、如泣如诉,仿佛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在倾诉着过去的遭遇;又时而激越奔放、大开大阖,如同千回百转的涓涓细流奔腾入海。我们长久以来对《二泉映月》的认识都是以“悲苦和凄婉”为主的,其实如果仔细品味,你会发现在曲终时乐曲的色彩是朝着光明的 “大调色彩”而去的,这正反映了阿炳追求光明和向往新生活的内心诉求!阿炳的生活是贫苦的、精神是压抑的、社会地位是低下的,甚至连身体都是残疾的。但是究竟是什么让他创作出这么一首可以流芳百世的乐曲呢?我认为,就是那种永不屈服的精神和对音乐本身的无限热爱!他没有因为贫苦而放弃自尊,也没有因为眼盲而郁郁寡欢;相反,贫苦使其更加深刻地了解了社会现实,眼盲使其更加依赖于音乐的表达作用。在他的音乐中,既有对旧社会黑暗腐朽的憎恶和对汉奸走狗的痛骂,也有对善良民众的赞美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而这一切就是他对人生的态度和感悟:永不屈服和向往光明。阿炳将这样的人生态度和感悟融进了《二泉映月》的每一个音符中,因此成就了这首千古绝唱。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专题
  更多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文化热点
  更多
·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国博 再现“大唐风华”
·故宫养心殿修缮正式开工 预计2020年完工
·盘点2018年8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8年7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8年6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8年5月文化关键词
文化365
   
·人间万卉尽荣艳 难与菖蒲争芳名
·彩凤来仪穿百花
·狗年话狗:中国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说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话色彩 哮天犬仍
·农历戊戌狗年为“单春年” 全年只有一个“
编辑推荐
 
·故宫举办线下主题文创展 可体验“定制故宫
·2018北京国际文交会 文创新成果精美吸睛
·故宫养心殿修缮正式开工 预计2020年完工
·故宫养心殿下周起修缮 2020年竣工献礼紫禁城6
·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为何迟迟不施工?单霁
·《延禧攻略》中的非遗“攻略”
·第25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开幕 国际范儿中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童心周末”首期《与艺术面对面》:融入“
刘慈欣科幻小说成高考题 科幻教育资源还需
让时间解决年轻人的焦虑 余世存白岩松联手
学者李辉沪上谈巴金与文坛老人(图)
第26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在包头开幕 展
太平轮曾"阴魂不散" 和它相关的船只几乎
汉武帝和他的六位丞相 五位未得善终
凤凰卫视《说不尽毛泽东》元旦首播
“三宫六院” :紫禁城宫殿全解密
曹操恋小乔:荒淫本色还是枭雄性情?
  图片新闻   更多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