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古今杂谈
揭秘古代笔记中的那些离奇“痕迹”
华夏经纬网   2016-10-08 09:17:38   
字号:

  犯罪现场勘查中,各类“痕迹”毫无疑问是非常有价值的,因为它们不仅显示了犯罪过程、还表明了作案工具,甚至直接暴露了罪犯特征,对警方侦破案件可以起到无法估量的作用。在我国古代,虽然囿于科学不昌,对“痕迹”只有很表面很粗浅的认识,但是负责刑案调查的“提刑官”,还是能通过它们捉住凶犯的狐狸尾巴,从而绳之以法,也许正是因此,在古代笔记里,“痕迹”总是与犯罪或血案紧密联系,甚至让笔者形成了这样一种经验:只要一则笔记中提到痕迹,多半会跟随着一个案件——甚至是古怪离奇的诡案。

  1 清风堂上的“尸迹”

  旧日读过一则“细思恐极”的古代笔记,迄今印象颇深:元代学者陶宗仪在《南村辍耕录》一书中,曾经记载过一则“清风堂尸迹”。

  福州的郑丞相府里有一间“清风堂”,清风堂的石阶上依稀可见一具卧尸的痕迹,“天阴雨时,迹尤显”。据陶宗仪的考证,这一尸迹的成因还要追溯到南宋年间。所谓郑丞相府,是宋理宗时代的权臣郑性之的府邸。郑性之是朱熹的弟子,在理学上颇有造诣,可惜人品不佳。郑性之年轻时,家里很穷,“闽俗腊日祀灶”,他买不起祀灶用的东西,就跑到巷子口的屠夫家里借一块肉,刚好屠夫不在家,屠夫之妻好心眼,便借给了他。等到屠夫回来,听说了这件事,十分生气,冲进郑性之家里就把肉抢了回来。郑性之只好画了一匹马,题了一首诗“焚以送灶”,诗曰:“一匹乌骓一只鞭,送君骑去上青天。玉皇若问人间事,为道文章不值钱。”

  宋宁宗嘉定元年,郑性之考取进士第一,自此官运亨通,自然要回家炫耀一番,“昼锦归第,气势烜赫”,谁知那个屠夫不买账,斜着眼轻蔑地说:“哟,借肉的郑秀才回来了!”郑性之听了勃然大怒,居然让手下将屠夫抓起来,“数其罪,缚杀之”。

  实在是不能理解,就因为当年讨还了一块肉,以及没有好好配合夸官大戏,郑性之就要置屠夫于死地,还能数出人家的“罪”来……这理学大概是学到狗肚子里去了,但这号人偏偏就能得势,在宋理宗年间一直当到副丞相,并在豪奢的官邸内修建了清风堂——不过,这豪宅的来路不正,“侵渔百姓,至夺其屋庐以广居宅”,连宅基地都是抢来的。有些失去土地的老百姓上门讲理,哪能讲得过理学名臣,“有被逼抑者,遂自杀于此”,在清风堂的台阶上留下了抹不掉的尸迹。

  还有一种尸迹,说来更加凄恻,宋高宗建炎四年的五月,御营前军将杨勍发动叛乱,乱军路过小常村,见一妇人年轻貌美,便将她劫掠到军营里,想强奸之,“妇人毅然誓死不受污,遂遇害,横尸道傍”。等乱军退去,村民们为这妇人收尸,“其尸枕籍处痕迹隐然不灭”。尤其令人奇怪的是,这尸迹碰上下雨就自动泛干,遇到晴天就发湿,总之无时不刻地显露出一个宛如人影般的痕迹,“往来者莫不嗟异”。有些人觉得尸迹不祥,或者想用铲子铲去,或者想用土埋掉,却统统无用,“而其迹愈明”。

  在陶宗仪看来,清风堂尸迹和小常村尸迹有着明显的不同,后者是“英烈之气不泯如此”,而前者是“冤抑之志不得伸”,但二者也有相同之处,都是“幽愤所积结致”。

  2 乞丐脸上的“掌迹”

  与尸迹的可悲可悯相比,有一种“掌迹”却显得可笑,清代笔记《小豆棚》写湖州有一乞丐,“形躯长大而凶恶,面颊上天生一手掌痕”。有知情者说,这乞丐姓聂,其父原来是刑曹员外,曾经因为家里的仆人犯了过失,狠狠一巴掌扇过去,仆人倒地时脑袋撞在硬物上死了。后来这员外的老婆生孩子时,见仆人的鬼魂飘进门来,“妻即生一子,掌痕宛然在面”,而这孩子长大后,“日以杀父为事”,不久,聂员外愁病而死,儿子也倾家荡产做了乞丐……这则笔记讲的是因果报应,细想也有可笑之处,那个被掌掴而死的奴仆,转世报仇的方式却是败家为丐,颇为命苦。

  同样是报仇,宋代笔记《墨庄漫录》中的一则故事则比较“正路”。崔公度被朝廷任命为宣州太守,坐船赴任,夜晚忽然见到江上有一舟,“相随而行,寂然无声”。崔公度一开始没当回事,等自己坐的船进了港口,发现那艘一直跟在自己后面的小舟,也“得港而泊”。崔公度怕是水贼欲行抢掠,赶紧派人查看,发现竟是一条空船,而船上有血痕。经过仔细的搜索,发现船的尾部绑着“皂绛一条”,里面包着一纸文字,呈交崔公度查看,“乃雇舟契也”,上面写着船家的姓名、雇主的姓名,雇船的时间和地点以及费用。崔公度立刻派巡尉展开缉捕,“尽获其人”。原来是船主看见雇船的商人带了不少金银财宝,所以半路杀之,抛尸江中,“取其物而弃其舟”,谁知那条空船和船上的血痕,还是让他没有逃脱法律的惩罚。

  一条发生过命案的空舟,竟然一路跟随太守的行船,并引起注意,终于将凶犯明正典刑,这到底是水流的自然驱动,还是冥冥之中的冤魂的推动,无人可解,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不信天理循环、因果报应的社会,更让人没有安全感,所以古人宁愿把一些纯属巧合寄托鬼神,以求在心理上对恶人“施压”。

  清代学者范兴荣在笔记《啖影集》中讲过他的家乡发生过的一件诡案:“予乡凤鸣山关帝庙,铜铸单刀赴会像,赫声濯灵,感应如响”。嘉庆三年闹起了大饥荒,一些亡命之徒就打起了抢劫杀人的主意,有个叫刘小黑的素以穷凶极恶而在当地知名,他觉得既然要做匪,就得有个好兵器,临时打造怕来不及,便想起了关帝庙里的那柄铜铸青龙偃月刀,于是深更半夜摸进关帝庙,把大刀从“关公”手里取了出来,扛在肩上,谁知刚刚走出庙门,不知怎么的右腕突然被斩断!疼得他一声惨叫,“掷刀于阶,血流不已”。庙里的和尚们闻声出来,一边给刘小黑包扎一边问发生了什么事?刘小黑说,他刚刚走出庙门,就听见身后有人大喝,回头一看,竟是周仓赶到,“夺刀劈落手腕”……刘小黑伤得太重,“数日旋毙”,而刀上的斑斑血痕,向往来的香客佐证着那一晚的神迹。

  不过在笔者看来,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刘小黑偷刀时被众僧发现,打斗中他的手腕被砍断,和尚们一琢磨,反正这贼也活不成了,不如编造一个周仓显灵护大刀的故事,一来让更多信奉关二爷的人来庙里祭拜,多收几个香火钱,二来也杜绝了乱世中其他匪人入寺抢劫的念想,于是才在铜铸单刀的刀刃上涂抹了鸡血……

  3 状如妇婴的“血迹”

  明代公安派散文家江盈科在《雪涛阁集》里写过一个发生在万历三年的和血迹有关的大案。

  常德有两个书生,一个名叫王嘉宾,另一个名叫杨应龙,欠了一位叫邹文鉴的书生三百两银子,怎么都还不上,就约邹文鉴一起去郊外旅游,到了僻静无人的旷野,突下杀手,用石头猛砸他的头颅,邹文鉴在搏斗中差点把王嘉宾的两根手指咬断,鲜血溅了王嘉宾一身,“腰以下如雨痕”。等杀死邹文鉴之后,两个凶手弃尸荒野,回家去了。

  邹文鉴的尸体被发现后,常德知府叶应春、同知王用汲下令缉捕凶手,但没有丝毫发现。不久的一天,王嘉宾到王用汲那里请求免除一项劳役,王用汲不允,王嘉宾竟“辄从公手中夺笔”,想把自己的名字从劳役的名单上抹去,这时,细心的王用汲突然“视其二指皆啮几断”,正好一阵风吹起王嘉宾的外衣,里面的衣衫虽然洗过,但“血痕点点然碧”,王用汲想起此人与邹文鉴一向有来往,顿时起了疑心,问道:“你的手指是被谁咬断的?衣服上的血又是谁的?”王嘉宾仓促之下,连忙遮掩道:“说来惭愧,这是我跟夫人打架时被她咬的,血喷溅出来染了许多在衣服上。”王用汲点点头,请他去别馆等候。

  稳住王嘉宾后,王用汲马上派人去他家里,找到其妻说:“你丈夫去衙门把你告了,说你咬断他的手指。”其妻大声喊冤,说是某一天王嘉宾、杨应龙和邹文鉴在城东一个娼妓家吃酒,喝多了撕掳起来,那娼妓咬了王嘉宾一口。王用汲算了一下日子,恰是邹文鉴遇害的那天,便将那娼妓捉了来,娼妓供述,那天三位书生确实来自己家吃酒,但席间并无打斗,更不存在自己咬王嘉宾的情况,三个人酒足饭饱后离开,直到暮色降临时,才见王嘉宾和杨应龙两个人回来,王嘉宾的手指用布包扎着,衣服的下摆都是血,但问他是怎么弄的,他却不说……

  王用汲一下子就明白了,迅速逮捕了杨应龙,对他和王嘉宾展开突审,二人很快就承认了罪行。

  邹文鉴之血“点点然碧”,很容易让人想起“苌弘化碧”的典故。明代笔记《五杂组》中说:“晋司马睿斩令史淳于伯,血逆流上柱二丈三尺,齐杀斛律光,其血在地,去之不灭,此冤气也,苌弘血化为碧,亦是类耳。相传清风岭及永新城妇人血痕,至今犹存。”清风岭的典故是指死于至元十四年的王氏,她被元兵劫掠后,不甘被污,趁着看守不注意,咬指出血,题诗山石以表贞节,然后跳崖自杀;永新城妇人之事载于《宋稗类钞》,还是至元十四年,元兵攻破吉州,要奸污一个姓赵的女人,那女子性情刚烈,奋起反抗,结果她和她的孩子都被杀害,“血渍于殿两楹之间,入砖为妇人与婴儿状,久而宛然如新,磨以沙石不灭”。

  至元是元世祖忽必烈的年号,一共用了三十一年,以至于他被称为“至元大帝”,不知道这位在影视、小说中因盖世武功被不断神话的“大帝”,可否知道,就在他穷兵黩武一统天下的年代,有多少妇孺惨死在元军的屠刀之下……当然这些“小事”往往为正史所忽略,即便是写入笔记,也多半供后人猎奇之阅,那些沙石抹不掉、泥土埋不掉的尸迹,随着时间的流逝,终有一天会被人们忘掉,甚或故意忘掉。

来源: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故宫房屋9999间半的美丽“传说”
·古人置业:明朝禁官员在任职地买房 晚清可分期
·古代名人买房故事:苏东坡为父还债救济穷人不买房
·古代游牧民族“居无定所”? 并非完全逐水草而居
·揭秘宋代官员日记中的“公务旅行”
·爱奢华爱大花?乾隆的审美真有那么“村儿”?(图)
·揭秘古代“健身达人”:苏东坡爱长跑 陆游长啸
·文人不是风尘中人对手?比心机刘半农斗不过赛金花
·纪晓岚不信“做梦破案”
·金庸古龙笔下的侠客都吃啥?
·揭秘李清照的居家生活
·中秋团圆夜 看古代诗人李白孟浩然如何玩转“朋友圈”
·中秋民俗古今谈
·古代私塾老师如何"招生"? 设馆收学童 贴招生广告
专题
  更多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底蕴 文化类节目火爆荧屏
·观灯会舞狮子猜灯谜 正月十五红红火火闹元
文化热点
  更多
·盘点2017年11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7年10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7年9月文化关键词
·中国各地纪念孔子诞辰2568周年
·盘点2017年8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7年7月文化关键词
文化365
   
·今年为何“闰六月”?系农历六月没有“中气
·丁酉鸡年有两个农历“六月” 共59天
·中国衣裳:那些你不知道的穿在身上的文化
·丁酉话鸡:十二生肖中唯一的禽类
·习近平言“闻鸡起舞” 为何鸡年被称作“吉
编辑推荐
 
·余光中曾幽默解读成名作:乡愁把我整个人遮
·故宫将开放南大库 展示明清家具
·《国家宝藏》口碑爆棚:文物“活”过来新鲜
·“国宝综艺”蹿红的背后:传统文化如何吸引
·文化部港澳台办主任细数两岸文化交流“四大
·《射雕》将出英文版 江南七怪、降龙十八掌
·两岸文化交流30年纪事:共燃中华文化之光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第75届金球奖提名公布 表演类奖项竞争激烈
评:现实题材剧体现地域性不应只有“服化道”
冯小刚战友聚会 《芳华》“用电影留住美好”
严歌苓谈《芳华》:那段生活左右我一生的走向
《芳华》:触碰了对青春的最柔软记忆
《九州·海上牧云记》究竟讲了什么(图)
学者还原真实杨贵妃:体重60公斤 身高1
1942年河南大饥荒:老人小孩被吃 饥民
古人为何群婚杂交:道德败坏还是作风淫乱?
杜牧与维扬: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