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国学经典
《孟子》“天下之言性”章与孟子性善论
华夏经纬网   2018-05-08 10:33:48   
字号:

  “天下之言性”是《孟子》中重要的一章,但向来被认为难解,历史上学者的解读也往往大相径庭。此章难解,就在于以“故”释“性”,认为“天下之言性者,故而已矣”。而天下之人如此言之性,不论是孟子接受还是反对,反过来对于理解孟子的人性论都有着重要意义,则是毫无疑问的。然而近代以来,孟子研究虽然一直备受关注,论文、专著汗牛充栋,却罕见利用此章讨论孟子人性论者。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究其原因,就在于此章的主旨难以把握,学者无奈只好忍痛割爱。大约十余年前,我在研究郭店竹简与思孟学派时,注意到《性自命出》中有一段讨论“故”与“性”的文字,于是突发灵感:是否可以结合《性自命出》来讨论《孟子》“天下之言性”章呢?经过反复思考,最终写成《竹简〈性自命出〉与〈孟子〉“天下之言性”章》一文。正好清华大学与台湾辅仁大学联合举办一个出土文献的会议,于是我就在会议上宣读了这篇论文,时间应该是在2002年上半年。没有想到的是,我的发言在会场上竟引起激烈争论,有学者称赞我利用竹简释孟,很有新意,但几位研究古文字的学者则对文中“故”字的释读,提出异议。当时裘锡圭先生也在场,但并没有发言,只是静静地听完了大家的讨论。不久裘锡圭先生写出了《由郭店简〈性自命出〉的“室性者故也”说到〈孟子〉的“天下之言性也”章》一文,在2003年香港中文大学举办的古文字会议上做了宣读。裘先生首先肯定我联系《性自命出》解读《孟子》“天下之言性”章的想法,很有见地,认为我将“故”释为“有意识、有目的的行为”,非常正确,但又指出我论述中的一些不严谨之处。同时利用其深厚的文字学功底,对“故”字的各种用法做了详尽考察。读裘文后,使我打开眼界,想不到一个小小的“故”字,竟然蕴含着这么深的学问。我特别愿意向读者尤其是研究哲学史、思想史的学者推荐这篇文章,从中我们不仅可以了解裘先生的治学风格,同时可以得到很好文字训诂的训练。本来拙文完成后,由于受到学者的质疑,我只好将其放置一边,甚至一度想到要放弃。读裘先生文章后,重新燃起我研究、探索的热情,于是我捡起旧文,对“故”与“性”再次做出考察和思考,发现裘先生虽然对“故”字做了详尽考释,但却遗漏了“故”积习、习惯的含义。《庄子·达生》:“吾生于陵而安于陵,故也;长于水而安于水,性也;不知吾所以然而然,命也。”这里的“故”就是作积习、习惯讲,而“故”的这一层含义,才是《孟子》的本意所在。“天下之言性者,故而已矣”是说,天下人所说的性,不过是积习、习惯而已。这是孟子对当时人们观点的概括,而孟子主张,“故者以利为本”,积习、习惯的培养需要顺从人的本性为根本。而人的本性在孟子看来,就是四端之心,就是仁义礼智,这与孟子主张“顺杞柳知性以为桮棬”,反对拔苗助长、一曝十寒的思想是一致的。所以孟子虽然主张性善,但并不反对后天的扩充、培养,关键是要“以利为本”。搞清了“故”字的含义和孟子所要表达的人性论思想,我对前一文又做了修订和完善,并发表于《中国哲学史》2004年第4期,后收入《郭店竹简与思孟学派》一书中。故我关于《孟子》“天下之言性”章的讨论前后实际写过两稿,从初稿到正式发表则经过了两年之久。

  拙文发表后,我觉得此问题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于是便转向了其他问题的研究,但围绕“天下之言性”的讨论似乎并没有结束,仍不断有学者介入。2014年,在山东邹城举办的孟子国际学术会议上,竟然有几位学者的论文都是在讨论这一问题,并且看法与我不同。不过我当时忙于会务,没有做出回应。大约半年前,成都的周一飞先生告知,他在阅读《孟子》时,发现我对“天下之言性”章的解读与杨伯峻先生竟然大相径庭,感到十分震惊,甚为不解。我说关于这个问题,学术界是有过争论的,裘锡圭先生和我都发表过论文。于是一飞去网上检索,并整理出一个详细的目录,这时我才知道,学术界讨论“天下之言性”章的文章竟然已有十余篇之多,而且好像仍有不断延续之势。仔细阅读这些文章后,我仍然相信自己的观点,但在对“故”的训释上,又有一些新的想法。“天下之言性”章首尾各出现一次“故”字,章首是:“天下之言性者,故而已矣。”章末是:“天之高也,星辰之远也,苟求其故,千岁之日至,可坐而致也。”这两个“故”字的含义应该是一致或至少是相似的。前一个“故”我释为积习、习惯,而后一个“故”一般认为是指星辰运行的规律,这样两个“故”字就没有真正统一,多少留下了疑点和瑕疵。我现在的想法是,在古人那里,星辰的运行规律就是习惯,星辰周而复始的运行,不就是习惯吗?所以两个“故”字还是可以统一的。今年拙作《郭店竹简与思孟学派》将由北师大出版社再版,我对“故”字的解释又做了修订,算是我最新的想法。考虑到学界围绕出土文献与《孟子》“天下之言性”章已有这么多的讨论,而且这些讨论多少都与我有关,是由我的文章所引起,故我从已有的文章中选出十三篇,同时附上历代学者关于该章的注释或讨论,一并结集出版。算是对以往讨论的总结,同时也为今后继续关注此问题的学者提供一份详尽的资料。至于学者关于“天下之言性”章的不同看法和理解,本书所收入的林桂臻等人的文章,有详细的概括和总结,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孟子》“天下之言性”章的讨论,还有两件事印象颇深,写出来与大家分享。我撰写拙文时,注意到台湾“中央研究院”的黄彰健先生曾写过一篇《释孟子“天下之言性也故而已矣”章》,收入其所著《经学理学文存》(1976年)中,这是我当时所知道的唯一一篇同类主题的文章。但我查遍了北京各大图书馆,均未找到黄著,国家图书馆中虽有该书的目录,但却找不到书了。正在遗憾和无奈之时,黄彰健先生受社科院历史所之邀来北京访问讲学了。欣喜之中,我赶紧去向黄先生求助,黄先生说这次来访专门带了自己的著作,可以赠送给我。在黄先生所住的宾馆中,我不仅拿到了寻找已久的黄著,还听黄先生介绍,当年写作该文,是因为看到傅斯年先生的《性命古训辩证》,虽然将先秦典籍各种论性的文字搜罗殆尽,但却恰恰遗漏了《孟子》“天下之言性”章,当时还是年轻学者的黄彰健去向傅斯年询问,傅的解释是:“这一章读不懂,没法讨论。”于是黄先生经过钻研,写出了《释孟子“天下之言性也故而已矣”章》一文,释“故”为“有所事,有所穿凿”,认为该章是孟子批评杨朱“全性葆真”的自利思想,受到傅斯年先生的赞赏。虽然我对“天下之言性”章的理解与黄先生有很大的不同,但通过黄先生的介绍,使我了解到前辈学者为解读该章所做的尝试和努力。大概几年前,黄彰健先生不幸去世,他的家人给我来过一封信,说正在编纂黄先生的纪念文集,问我能否写一点纪念文字。通过这封信我才知道,黄先生看到过我的文章,并对家人提及过。只是我当时工作繁忙,科研压力较大,与黄先生告别后,竟然一直没有主动与他联系,这让我深感自责和不安。由于除了历史所的一面之缘,我对黄先生了解甚少,对他主要的研究领域也不熟悉,所以几次拿起笔,最终却都无法成文。现在《出土文献与〈孟子〉“天下之言性”章》要出版了,既然我是通过“天下之言性”章与黄先生结缘,那我就以此书来表达对黄先生的追思和怀念吧。

  还有一件事也与黄著有关,清华会议不久,裘锡圭先生请他的学生沈培与我联系,说想参考黄彰健先生的《经学理学文存》一书,但问了图书馆和朋友,均借不到,因为看到我的文章中引用过,问我是否有该书,或告知哪里可以借阅到?我听后内心一阵苦笑,知道裘先生也像我一样满北京城去借黄先生的著作了,只不过我较为幸运,从黄先生那里讨得一本。于是我按照沈培告知的地址,将书寄给了裘先生。过了一段时间,裘先生将书寄还给我,同时附了一封短信,可惜我没有养成保留书信的良好习惯,这封信后来不知扔到哪里,找不到了。裘锡圭先生是我敬佩的前辈学者,他的文章我每篇必读,从中获益良多。学界一般将李学勤、裘锡圭并称,教育部2011协同创新项目一个古史研究奖项就是以他们二人命名的,反映了他们的地位和影响。在治学方法上,我受李学勤先生影响较多,以前在一篇文章中曾提到过;在治学风格上,我则更接近裘锡圭先生。裘先生的论文数量不多,但每一篇都扎实厚重,力透纸背,下足了功夫。现在由于考核体制的原因,一切都以数量取胜,使我们一些学者一味地求多、求快,忘记了学术的本质在于创新,在于质不在于量。在这种浮躁的学术环境中,不忘初心,严于自律当然很重要,而前辈学者为我们树立的典范和榜样,也会成为督促、激励我们的一种要求和力量。所以当我们的年轻学者把持不住,有些迷失的时候,不妨回首看看裘锡圭等前辈学者的工作,或许更能明确自己应努力的目标和方向,从而多一份镇定和坚守吧。(梁涛)

来源: 中华读书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红楼梦》的世界、人生与艺术
·是读《红楼梦》还是读《石头记》?
·《红楼梦》究竟有没有写完?张庆善揭开百年谜题
·张庆善解密:续写《红楼梦》的高鹗哪去了
·白先勇携手众多学者 探讨年轻人如何读《红楼梦》
·《红楼梦》中的元宵盛景
·新版《红楼梦》为何不再是“曹雪芹著,高鹗续”?
·《红楼梦》署名不见“高鹗续”了
·《红楼梦》是怎样写成的
·《山海经》与“海洋意识”:中国人的海洋文学起源
·欧丽娟:《红楼梦》不是反封建礼教的小说
·青年学者解读不一样的《山海经》:光怪陆离背后是人类信史
·《红楼梦》:写的不是没落家族,而是失去的故乡天堂?
·《西游记》改编本:有多少我们错过的“言外之意”
专题
  更多
·2019金猪贺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化热点
  更多
·解码金文,带您了解青铜器背后的故事——利
·解码金文,带您了解青铜器背后的故事——
·解码金文,带您了解青铜器背后的故事——逑
·解码金文,带您了解青铜器背后的故事——何
·盘点2020年8月文化关键词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内蒙古博物馆
文化视野
  更多
·数字技术添助力 非遗、文创惊艳服贸会
·第18届北京国际图书节:线上线下双联动
·聚焦第二届大运河文化旅游博览会
·梦圆·奋进 聚焦第十届北京国际电影节
·2020上海书展落幕 推广“未来阅读”新模式
·《辞海》(第七版)新在哪?留下时代足迹
文化365
   
·秋分到!为啥此时要吃秋菜、竖鸡蛋?
·又是一年教师节 看古人如何尊师重教
·白露节气到!为何要饮“白露茶”、吃龙眼?
·为何立秋后有“处暑”? 为啥吃鸭子、出游
·立秋吃啥?跟着这份攻略去尝一尝
编辑推荐
 
·中外艺术珍品云集上海 文物艺术品拍卖频刷
·勿忘“九一八”!听文物讲述抗战历史
·庆祝紫禁城建成600年 127件珍贵文物亮相承
·第23届北京国际音乐节10月举行 线上线下240
·东汉时期青铜“摇钱树”被成功修复
·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大展亮相 浓缩一座城的前
·非遗、文创“吸睛”,传统文化扮靓服贸会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