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国学经典
是谁撰写《山海经》?找寻周王朝典籍的蛛丝马迹
华夏经纬网   2018-06-01 14:52:25   
字号:

  □河南日报记者赵慎珠

  春秋时期,诸侯争霸,一个动荡的大时代。公元前520年,周景王还没安排好王室的继承大事就撒手人寰了,留下王子们血腥争国。王子猛被贵族大臣拥立为周悼王,一向受宠的王子朝攻击并杀了他,自立为王。4年后,晋国攻打王子朝,拥立王子匄为周敬王。王子朝见大势已去,就携带大量周室典籍向南投奔楚国而去,随行者中除了召、毛、尹、南宫四大贵族外,还有周王室图书档案馆的官员和学者(如老子,可能辞官,也可能同行)。《左传·昭公二十六年》记录:“王子朝及召氏之族、毛伯得、尹氏固、南宫嚣奉周之典籍以奔楚。”

  因为手中拥有象征周朝王权的典籍,即使离开了京城,王子朝仍然认为自己才是正统继位的周王,多次派使者到各个诸侯国去寻求支持,然而无人理会。《左传·定公五年》载:“王人杀子朝于楚。”公元前505年,周敬王派人刺杀了王子朝。有人推测,此事或许与周敬王追索周室典籍有关,而王子朝以死为代价,拒绝交出典籍。从此,这批价值连城的典籍神秘消失,留下了中国文化史上的未解之谜。

  ◎周室典籍缘何贵重

  王子朝出逃时准备得相当充分。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中国先秦史学会会长宋镇豪分析,王子朝所奉的周之典籍,主要是西周的档案文书和商代、夏代以及更早的文献典籍,是最有价值、又能代表王统的文献。王子朝失利后的南奔,本来是个政治事件,却因为典籍的消失演变成了一个影响深远的文化事件,即使在今天的史学研究中,这批典籍也是对“夏商周断代工程”和“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研究、推进具有不可估量的重要价值,而且对于中国历史、中华民族甚至整个人类文明历史,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意义。

  孔子想把收集到的书保存到周王室,子路给他出主意:“我听说周王室的史官老聃,已经回到家乡隐居,先生想要藏书,不妨问问他的意见。”《庄子·天道》说道:“由闻周之征藏史有老聃者,免而归居,夫子欲藏书,则试往因焉。”大约老聃的免职,也与周室典籍的失踪有关联。

  这批典籍如此重要,王子朝及其后裔会怎么处置它们?根据记载,王子朝在去楚国的路途中,听到了楚平王刚刚去世的消息。楚国同样是政局动荡,一行人只好滞留在南阳西鄂一带(大致相当于今南阳卧龙区以石桥镇为主,包括方城县博望镇、南阳宛城区新店乡和鸭河工区皇路店镇的部分区域)。学者推测,无价之宝或许有几种遭遇:可能有一小部分流传于世,《易经》原是周室秘藏典籍,所谓孔子五十而读《易经》,表明《易经》已经外传,此时正是王子朝奔楚后的十多年,也许孔子是在收集到相当数量的周室典籍(应为转抄本)后,才删定了《尚书》《诗经》。有学者说,藏书的外传,客观上还促成了日后诸子百家学术的繁荣局面。也可能大部分已经被王子朝秘藏在某处或某几处,其后裔始终保守秘密,至今它们仍静静地“躺着”。事实上,考古从未出土过周王室的原始档案文献,也没有出土过商代、夏代或者更早时代的文书档案原件。

  《吕氏春秋·先识》有:“凡国之亡也,有道者必先去,古今一也……夏太史令终古见桀惑乱,出其图法,执而泣之……太史令终古乃出奔如商;殷内史向挚见纣之愈乱迷惑也,于是载其图法,出亡之周;晋太史屠黍见晋之乱也,见晋公之骄而无德义,以其图法归周。”中国先秦史学会副会长、清华大学教授刘国忠说,“有道之国”是一种古老的文化传统,从这段记述中能看出来,周王室图书馆收藏的有夏朝、商朝的图册文物。中华文明有比其他文明更完整的记录,但东周以前的历史,关于黄帝、炎帝、尧舜禹的历史,至今仍然模糊不清,周室典籍的下落不明,不得不说是中华文明的重大损失。

  一个令人不解的现象是,2500年来,没有人追问过这批无价之宝的下落,甚至对此事也是无人问津。王子朝“奔楚”到达的是西鄂,三国时期成书的《皇览·冢墓记》中有一句:“子朝冢在南阳西鄂县。”他死后也葬在了这里。王子朝的冢是否还在,失踪的典籍会不会随他一起深藏在这一带?

  ◎﹃不见冢﹄或与王子朝相关

  细雨蒙蒙,踩着一路泥泞,记者来到卧龙区石桥镇夏庄村的最东头。一望无际的麦田笼罩在迷离烟雨中,微微泛黄的小麦长势正旺,预示着又一个丰收年。

  一片地势稍高的土地上,杨树笔直,如同撑开的巨伞。小树林中分散着三间瓦房,正中一间的墙上写有“冢岗庙”三字,南边,有一通近2米高的青石碑,字迹清晰,是道光元年李氏家族所立的“重修不见冢庙碑”。中国先秦史学会顾问、洛阳大学教授蔡运章解释,“见”此处读“现”,“不见冢”是“现存大冢”之意。书碑者或许从出土的器物中已经确认墓葬的年代,所以李氏家族数百年关注不见冢,还在此立碑建庙。

  75岁的村民李广文一边比划一边讲,他说原来的冢又高又大,冢上的封土是三层棱台形,面积大约有2亩,冢上有庙,庙基是清一色青石条,庙门处有9通高大的石碑,庙宇很气派,有三间前殿和四间后殿,还有一个重约250公斤的大钟。可惜这些在上世纪70年代全被毁掉了。庙被拆后,周围百姓都来抢冢上的白土粉墙,到了上世纪80年代,大冢已经被夷为平地了,如今只比周边农田稍微有点高度。这些年,盗墓贼没放过不见冢,多次盗挖。村里人说,4年前,盗墓贼挖出过近4吨的铜锭,觉得没价值,当作一堆废铜卖掉了。后来,又有盗墓贼挖出过一个大鼎,有人报了警,鼎不知所终。2017年10月,当地学者在冢的西南侧20米处,搜捡出盗墓贼从盗洞中带出来的黑色炭块20多块,总重量近80克。

  在当地人武学贵的家里,一张1966年出版的老地图在他的手里慢慢铺展开来,他指着标示说,冢岗庙那时高约8米,周边的村庄都是以它为标志起名的,如庙岗、庙底、晁庄、大龙窝和小龙窝等村庄。

  1904年版《南阳县志》记载:“王子朝墓在西鄂故城西。”南阳籍著名考古学家、教育家张嘉谋,在1927年11月27日的日记中记录:“按今南阳县北五十里许石桥镇鄂城寺,西鄂古城也。其西有冢岗,旧尝于此地耕,得古编钟,色黝,有乳,无铭。”他怀疑“不见冢”就是王子朝冢。

  2017年5月,南阳市鸭河工区邀请文物部门对这一带进行文物普查。经过3个月的勘探,传来惊喜消息,“不见冢”是一座东周时期的大型“甲”字形竖穴土坑墓,总长约66米,墓室长40米、宽38米、深18米,墓室四周有阶梯状台阶,它的西侧,是一座长70米、宽7.5米的大型车马坑葬坑,周围还有多座大型墓冢。据称,这一车马坑是河南省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车马坑,比洛阳东周“天子驾六”车马坑还要长28米。2017年11月,中国科技大学科技考古实验室,对墓中带出的黑色炭块经过碳14检测,得出结论:“遗址的年代范围应在战国时期,不排除年代进一步提前的可能。”

  文物考古专家一步步发布接近谜底的事实,引来了当地人怀古的热情,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一个护冢队伍,轮流值班,对络绎不绝的“观冢者”保持高度警惕,防止再发生盗墓事件。

  蔡运章说,冢岗庙大墓是迄今为止南阳盆地发现的形制、规模最大的东周时期高等级墓葬,从实地调查、文献研究、传说故事多个角度来看,它或许就是苦苦寻找的王子朝墓葬。正统周天子的陪葬应拥有九鼎,但是王子朝居西鄂之地突然被杀,随行人员没有九鼎八簋,最可能是用他们所带的最珍贵的周王室典籍陪葬。

  王子朝死后,其后代为躲避迫害,便以“朝”音改姓为“晁”,汉代以前,晁氏是南阳望族,后来因为战乱逐渐迁徙到各地。《史记·晁错传》记载:“晁氏出南阳,今西鄂晁氏之后也。”值得一提的是,文物考古部门还在鸭河工区发现了一处近5万平方米的东周村落遗址——晁庄遗址。

  2018年4月,中国先秦史学会批复设立“中国先秦史学会王子朝奔楚暨南阳先秦遗址保护研究基地”。随着考古发现和研究论证向前推进,或许“奔楚”事件将在南阳大白于天下。

  ◎是谁撰写的《山海经》

  春秋战国之时思想迸发,是文化史上的一段华彩乐章,同时留下了许多难解之谜。学者王红旗说,这一时期有三大文化之谜,即《山海经》作者之谜,《道德经》作者、大思想家老子辞官隐世之谜、周室图书档案典籍失踪之谜,种种迹象表明,三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山海经》是中国古代的一部奇书,它既记述了神州大地的山川风貌,又描述了许多貌似荒诞的事物。近代学者认为,《山海经》作者或是春秋至秦汉时的楚人、周人、齐人,还有人说是古印度人、古巴比伦人、古美洲人撰写了《山海经》或其中的部分章节。

  中国古史专家徐旭生在《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写道:“《山海经·中次十一经》记载的山名散布于南阳、镇平、南召、鲁山及附近各县境内。”这一范围大多处在南阳境内的伏牛山南部。多年研究《山海经》的学者周付详分析,《山海经·中山经》详尽记述了楚地山川及楚民神话习俗,《山海经·西山经》则详尽描述了周地山川及华夏神话习俗,表明编写者同时熟悉两地的山川民俗典故。东周时期的楚与周,长期对抗为敌,时有征战,不大可能有学术大家兼通两地风情。但却有一个例外,就是王子朝一行或他们的后裔,他们中有原周王室图书档案馆的官吏、学者和太师。

  王红旗说,或许有过这样的情节:王子朝在携典籍奔楚途中,接受老子的劝告,对外伪称不慎失火将典籍烧毁,以绝人念,暗地里则将它们藏匿起来。老子可能因参与秘藏典籍之事,不便公开活动,遂辞职隐居直至终老。王子朝秘藏周室典籍之地可能就在西鄂,《山海经》的成书与这两件事密切相连。

  王红旗认为,《山海经》有某种总体框架,应当有一个写作纲领或者编辑方针,并有一个彼此关系密切的写作班子。《山海经》中常跳跃出四言韵句,《道德经》中也常用到,不少学者怀疑,四言韵句就是上古史官兼巫师的一种常用修辞方法。同时,《山海经》中的大量内容,都源自周王室图书典籍资料,其中包括夏、商的典册和文物,远方异国的函章和文书,以及采自民间的神话故事。这些资料其他人难得一见,但却是随王子朝奔楚的史官或其后裔耳熟能详的。他们依据这些档案资料,撰写《山海经》,并在书中寄托了自己的理想:事在四方,要在中央,众多小国安居乐业。

  初夏,伏牛山腹地的宝天曼国家森林公园,树木葱茏,溪流蜿蜒,空气中带着丝丝潮湿,夹杂着草木的芬芳。沿着陡险的山路到达山顶,极目四望,周边山势巍峨,怪石嶙峋,不由人心生敬畏。想那2500年前,王子朝奔楚的一行人途经此处时,会有怎样的无奈和落寞?江山或起或落,在那苍茫一片的密林深处,又隐藏过多少雅士高人的离合悲欢?

  “不见冢”里究竟能见到什么,是否真的能够触摸到曾经的风云往事?众多的谜团依然在等待破解……

来源:大河网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诗经》里的物、事、情、理
·在美到窒息的插画里仰观《山海经》
·专家谈《史记》:是历史巨著也是一部治国宝典
·止庵:《诗经》的读法
·《孟子》“天下之言性”章与孟子性善论
·《红楼梦》的世界、人生与艺术
·是读《红楼梦》还是读《石头记》?
·《红楼梦》究竟有没有写完?张庆善揭开百年谜题
·张庆善解密:续写《红楼梦》的高鹗哪去了
·白先勇携手众多学者 探讨年轻人如何读《红楼梦》
·《红楼梦》中的元宵盛景
·新版《红楼梦》为何不再是“曹雪芹著,高鹗续”?
·《红楼梦》署名不见“高鹗续”了
·《红楼梦》是怎样写成的
专题
  更多
·2019金猪贺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化热点
  更多
·解码金文,带您了解青铜器背后的故事——利
·解码金文,带您了解青铜器背后的故事——
·解码金文,带您了解青铜器背后的故事——逑
·解码金文,带您了解青铜器背后的故事——何
·盘点2020年8月文化关键词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内蒙古博物馆
文化视野
  更多
·数字技术添助力 非遗、文创惊艳服贸会
·第18届北京国际图书节:线上线下双联动
·聚焦第二届大运河文化旅游博览会
·梦圆·奋进 聚焦第十届北京国际电影节
·2020上海书展落幕 推广“未来阅读”新模式
·《辞海》(第七版)新在哪?留下时代足迹
文化365
   
·秋分到!为啥此时要吃秋菜、竖鸡蛋?
·又是一年教师节 看古人如何尊师重教
·白露节气到!为何要饮“白露茶”、吃龙眼?
·为何立秋后有“处暑”? 为啥吃鸭子、出游
·立秋吃啥?跟着这份攻略去尝一尝
编辑推荐
 
·中外艺术珍品云集上海 文物艺术品拍卖频刷
·勿忘“九一八”!听文物讲述抗战历史
·庆祝紫禁城建成600年 127件珍贵文物亮相承
·第23届北京国际音乐节10月举行 线上线下240
·东汉时期青铜“摇钱树”被成功修复
·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大展亮相 浓缩一座城的前
·非遗、文创“吸睛”,传统文化扮靓服贸会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