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中华文化首页文化信息文化观察文化人物考古发现古今杂谈文史知识文明探源申遗·保护文物收藏悦读
水 浒 传
 
 
 

宋朝徽宗年间,东京城里有个人,姓林名冲,人品端正,武艺超群,现今做着殿帅府八十万禁 军枪棒教头。这一日,林冲带了娘子张氏和使女锦儿,来酸枣门外狱庙里烧香还愿。

 

途经狱庙隔壁菜园,忽听得里面传 来一片喝采叫好声。林冲忍不住停脚从断墙处望里看,只见一个胖大和尚在耍弄一柄浑铁禅杖,飕飕的使动,浑身上下没半点儿参差,不禁喝采道:"果真使得好!"

  那和尚听得,收住了手,问那军官是谁?众人道:"这官人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名唤林冲。"和尚便叫:"林教头,何不进来相见?"林冲叫娘子和锦儿先去狱庙里,自己跳入墙来,就在槐树下和和尚相见了,一同坐下。
 
 

林冲问道:"师兄何处人氏,法号唤做甚么?"和尚道:"洒家是关西鲁达的便是。只为杀得人多,情愿为僧 ,法号唤做智深。年幼时也曾到过东京,认得令尊林提辖。"林冲大喜,要结义智深为兄。

  正说话间,锦儿在断墙边慌慌急急叫道:"官人快去,娘子从五岳楼下来,撞见个后生,把她拦住了不肯放!"林冲听说,慌忙别了智深,急跳过墙,和锦儿径奔狱庙里来。  

林冲抢到五岳楼看时,见胡梯上一个年少后生把娘子拦住了不放。林冲赶到跟前,把那后生肩胛只一扳过来,喝道:"调戏良人妻子当得何罪?"恰待下拳打时,认得是本管高太尉螟蛉之子高衙内,先自手软了。

 
 

高衙内道:"林冲,干你甚事,你来多管!"原来高衙内不晓得她是林冲娘子。众闲汉一齐过来劝道"教头休怪,衙内不认得,多有冲撞。"林冲怒气未消,一双眼瞅着高衙内。众闲汉劝了林冲,簇拥着高衙内出庙上马去了。

 

这高衙内自见了林冲娘子,心中好生着迷,回到府中,怏怏不乐。众闲汉中有一个唤作"干鸟头"富安的,理会得高衙内的心思,独自来府中献计:"只须如此如此……保管衙内成其好事。"高衙内大喜,命他即刻就去行计。

 

且说林冲那日与娘子回到家中,连日闷闷,懒得上街去。这日已牌时,有好友陆虞候陆谦来探望。两人吃了茶,叙说些闲话,陆谦便道:"阿嫂,我同林兄到家里去吃三杯解闷。"林冲娘子赶到布帘下叫道:"大哥,少饮早归!"

 
 

两个路过樊楼,陆谦道:"兄长,我们休往家里去了,就在这里吃两杯。"上到楼内,占个阁儿,唤酒保取两瓶上色好酒,稀奇果子案酒,叙说闲话。

 

林冲吃了八、九杯酒,因要小解,下楼出了店门,投东小巷内去净了手。回身转出巷口,只见锦儿叫道:"官人,寻得我苦!却在这里!"慌忙问道:"做甚么?"

 

锦儿道:"官人出来没半个时辰,只见一人奔来家里说:'你家官人在陆谦家吃酒撞倒了,叫娘子快去。'娘子和锦儿连忙跟那人去,上至楼上,不见官人,却见前日狱庙里那后生。锦儿一见,慌忙来寻官人。"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