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评论台湾两岸军事台商健康文化旅游视频资料周刊社区专题艺购
文化信息文化观察文化人物考古发现古今杂谈文史知识文明探源申遗·保护文物收藏悦读

四大名著的电视剧剧照

    9月26日,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院长秦春华在《中国青年报》发表文章《“四大名著”适合孩子阅读吗?》文章认为,虽然四大名著确实是文学经典,但都是成年人的经典,并不适合孩子进行阅读。也不是所有年龄阶段的人都应该阅读同样的经典。这引发大众思考与热烈讨论。

  一直以来,舆论场上都存在“四大名著”不适合儿童阅读的说法。人们看来,孩子的世界应该是阳光、快乐的,孩子接触到的读物也应该是阳光、快乐的。而《水浒传》满是打家劫舍,《三国演义》中充斥了阴谋诡计,《西游记》里蕴涵着浓重的佛教色彩,《红楼梦》大讲“色空幻灭”。“四大名著”真的不适合儿童阅读吗?

秦春华:四大名著或并不适合儿童阅读   

    先来看《水浒传》和《三国演义》。这两部书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尤其是《三国演义》,连不识字的老太太都知道“桃园结义”“三顾茅庐”等几个故事。然而,“少不看水浒,老不读三国”,这句老话早就在民间流传。水浒里满是打家劫舍,落草为寇,占山为王。少年人血气方刚,心性未定,难免不会猴儿学样;三国中充斥了阴谋诡计,权术心机,尔虞我诈。“老读三国是为贼”,深谙世故的老年人读了之后愈加老谋深算,老奸巨猾。这样的价值观和精神内涵,对于成年人来说尚且要加以提防,更何况是不能明辨是非,易受影响的孩子!

    按理说,《西游记》应该最适合孩子阅读。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以及各类神仙妖魔形象栩栩如生,情节曲折动人,最容易勾起孩子阅读的兴趣。然而,这部书从根本上讲述的是佛法和人生,其隐含意义极为深远宏阔,远非孩子所能理解。书中随处可见“修持”“菩提”“元神”“禅心”等字样,蕴涵着浓重的佛教色彩,反而最不适合孩子阅读。

    最后来看《红楼梦》。这部被誉为中国古典文学的巅峰之作,在世界文学史上也享有极高的地位。其思想之深刻,文字之精美,艺术价值之高,几乎无出其右者。上至王侯将相、学者大师,下至贩夫走卒、野夫村妇,无不为之痴迷。然而,从教育的角度看,这部书也不一定适合孩子阅读,尤其是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尽管一千个人对《红楼梦》有一千种解读,但“色”“空”“幻”“灭”的主题世所公认。对于孩子来说,这些观念要么不理解,要么理解了就会影响他们对未来生活的预期。

    相关链接:“四大名著”适合孩子阅读吗? 


四大名著是否适合孩子阅读引发热议

    刘志权:幼读四大名著有何不可   

    中国的“四大名著”,它们能成为“经典”并非幸致。事实上,自它们诞生以来,就占据着读书人的书单。现代的大家,有案可查的,如胡适、鲁迅等,有谁没阅读过这些小说,没从祖母那里听过相关的故事呢?这些小说,较之枯燥的四书五经,更贴近儿童的生命,并给予他们以持久的滋养。听听胡适怎么说的:“我到离开家乡时,还不能了解《红楼梦》和《儒林外史》的好处,但这一大类都是白话小说……在十几年后,于我很有用处。”>>>[详文

    郭文斌:读不读四大名著应由孩子决定

    四大名著虽然是“成年人的经典”,但也未必不是孩子们的经典。孩子的阅读固然需要引导,但最终决定权仍然在孩子身上。说实在的,不管你怎样引导,总会有些孩子不喜欢读四大名著。我们大可不必用成年人的思维去妨碍他们的选择。>>>[详文

    路中林:名著并无“孩子”“成人”之别

    在不具备基本理解能力的前提下贸然阅读名著,自然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可只要孩子有兴趣就应该鼓励他们自由阅读。宋代的程颢曾说:“读书要玩味。”涉世未深的孩子最初可能对书籍内容存有误解,可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他们便会自觉返归书籍,完善认识、更新体验,名著在不知不觉间成了他们审察、体悟人生的媒介,这种阅读体验绝不是普通书籍所能满足的。名著并无“孩子”“成人”之别,名著恰恰是沟通孩子与成人世界的桥梁。>>>[详文

    唐伟:四大名著是谁的经典当“喜好自定”  

    如果不是带有思想毒害的禁书,那么包括四大名著在内的所有经典书籍,其实无所谓适合与否。真正的判断标准,不是年龄上的限制,而是阅读者是否喜欢与接受。因此,与其限制孩子读什么书,不如教会他们如何读书,并培养他们读书的兴趣。科学的教育方法是“有教无类”,尊重孩子的个性,让他们有自我决定的权利与空间。>>>[详文

    朱权:四大名著岂能用成人作品以蔽之

    对于四大名著,作为一名读者来说在思维中,可以用“仰之弥高”来形容。如今专家下了如此论断,若非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必然有深入的研究才能下此论断。但四大名著能有百年以上的生命力,必然有其因由,若仅止于说四大名著只是成人作品似乎有失偏颇。>>>[详文

    魏昕:四大名著不是阅读的“拦路虎”

    四大名著实属经典,对不少人的成长都颇有影响。因为是文化经典书籍就强制要求孩子阅读的做法稍欠妥当,但因此就断定四大名著不适合孩子阅读的说法也有点过激。文化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是在于其内涵价值以及带给人们的理性思考。我们可以看到《三国演义》里面的尔虞我诈,权术心机,但也可以看到《三国演义》里面的忠君忠义,心怀天下,《三国演义》如此,其他名著也如此。而这些都是我们看待事物的价值标准,又怎么来判断是否适合孩子呢?>>>[详文]  

    谢晓刚:该由谁来评判四大名著是否适合孩子读?

    孩子看世界的眼光和理解办有别与成年人,对于名著的理解也会有所区别。很多东西,我们不能以成年人的目光去打量孩子,更不能以成年人的思想去匡定孩子思维。四大名著适不适合孩子阅读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但有一点我们必须明确,四大名著之所以成为中国代代流传的经典,自有其精髓所在,在继承和发扬当中,应该有一个清晰的主导思想,而不是一味地强调“适合”还是“不适合”。>>>[详文]  

    石迪:四大名著成“洪水猛兽”当真不适合孩子?

    不论作为家长还是学校,对四大名著负面影响的忧虑倒是有据可依。只不过,如此论调却展现出一种片面的成年人视角:将成熟的文本审视观念强加于孩子纯粹的故事猎奇心理之上,且对孩子的思维免疫力严重缺乏信心。这样的认知代沟,可能造成批评者判断上的偏差。

    “小孩只分对错,大人才看利弊”。再从大人视角来判断,即便狗尾续貂成了附骨之蛆;即便怪力乱神遮了佛道氤氲;即便忠义反叛不过杀人放火;即便机谋刀兵终归大江东去,四大名著对于孩子而言也该是利大于弊的。>>>[详文

    熊丙奇:读不读四大名著,不能一刀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读不读四大名著,不是一个可以一刀切的问题。孩子性别、年龄、包括心理成熟度都应被纳入考虑范畴。熊丙奇表示,到了高中的时候,强调培养学生的思辨性,那这时候具有复杂人物情节的《三国演义》《水浒传》就比较适合阅读。

    王达敏:四大名著是民族文化经典 恰应该让孩子趁早读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王达敏看来,四大名著是民族文化经典,恰应该让孩子趁早读、多接受中国传统优秀精神。王达敏认为,四大名著,孩子还是要读。孩子少年时代应该接触我们的四大名著,从四大名著中接受中华文化的和中国传统的优秀的精神,如果是现在不让孩子来阅读这些作品,那什么时候阅读这个作品合适呢?

    李恒:能通读古典名著的孩子越来越少   

    在河南大学教授李恒看来,对大多数孩子来说,眼下突出的问题不在于“四大名著看太多”,而在于能够通读古典名著的孩子越来越少。对于社会和学校来说,谨慎地节选、适当的甄别,应是第一位的责任。

   相关链接:四大名著是否适合孩子阅读引热议 专家:不能一刀切 


思考:儿童不读“四大名著”还能读什么?

    当我们希望给儿童提供最干净的读物时,环顾市场,儿童又能读什么?中国已成为出版大国,从出版数量看,儿童读物并不算少。可是,这么多读物,真的完全适合儿童阅读吗?

    当我们以对儿童负责的态度,对“四大名著”不满意时,转了一圈才发现整个市场并没有几本更好的读物。好比现在热播的动画片,有几部真能让家长省心、儿童欢心?

    “四大名著或并不适合孩子阅读”的观点,更像是一个提醒,是从对儿童身心健康出发,呼唤更多适合儿童阅读的优秀读物出现。其意义在于:到底什么才是适合儿童阅读的读物,如何才能生产出更多适合儿童阅读的出版物。>>>[详文

    相关链接:儿童能否看古典四大名著引热议 扫描外国孩子书单 


延伸阅读:中国四大名著

    中国的四大名著是指《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

    这四部著作历久不衰,是汉语文学史中不可多得的经典作品。其中的故事、场景、人物已经深深地影响了中国人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四部著作都有很高的文学水平和艺术成就。细致的刻画和所蕴含的深刻思想都为历代读者所称道。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四座伟大丰碑。

    此四部巨著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是难分高低的。

    《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别名《三国志通俗演义》,作者是罗贯中(元末明初),共一百二十回。

    《三国演义》是综合民间传说和戏曲、话本,结合陈寿的《三国志》、范晔《后汉书》、元代《三国志平话》、和裴松之注的史料,以及作者个人对社会人生的体悟写成。现所见刊本以明嘉靖本最早,分24卷,240则。清初毛宗岗父子又做了一些修改,并成为现在最常见的120回本。《三国演义》是中国第一部长篇章回体小说。

    《三国演义》故事开始于刘备、关羽、张飞桃园三结义,结束于王浚平吴,描写了东汉末年和三国时代魏、蜀、吴三国之间的军事、政治斗争。文字浅显、人物形象刻画深刻、情节曲折、结构宏大。

    《三国演义》描写的是从东汉末年到西晋初年之间近一百年的历史风云。全书反映了三国时代的政治军事斗争,反映了三国时代各类社会矛盾的渗透与转化,概括了这一时代的历史巨变,塑造了一批咤叱风云的英雄人物。

    《三国演义》刻画了近200个人物形象,其中诸葛亮、曹操、关羽、刘备等人性格尤为突出。诸葛亮是作者心目中的"贤相"的化身,他具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高风亮节,具有近世济民再造太平盛世的雄心壮志,而且作者还赋予他呼风唤雨、神机妙算的奇异本领。曹操是一位奸雄,他生活的信条是"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历史上是"宁我负人,休人负我。"),既有雄才大略,又残暴奸诈,是一个政治野心家阴谋家,这与历史上的真曹操是不可混同的。关羽"威猛刚毅"、"义重如山"。但他的义气是以个人恩怨为前提的,并非国家民族之大义。刘备被作者塑造成为仁民爱物、礼贤下士、知人善任的仁君典型。

    作者罗贯中(1330年一1400年之间),名本,号湖海散人,明代通俗小说家。他的籍贯一说是太原(今山西),一说是钱塘(今浙江杭州),不可确考。据传说,罗贯中曾充任过元末农民起义军张士诚的幕客.除《三国志通俗演义》外,他还创作有《隋唐志传》等通俗小说和《赵太祖龙虎风云会》等戏剧。另外,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水浒传》后三十回也是其所作。

    《水浒传》

    《水浒传》,别名《忠义水浒传》。作者是施耐庵(元末明初),另外,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水浒传》后三十回是罗贯中所作。明高儒《百川书志》著录其所见本,前署"钱塘施耐庵的本,罗贯中编次"。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认为是施耐庵所作,王圻《续文献通考》认为是罗贯中所作。

    《水浒传》是由作者在《宣和遗事》及相关话本、故事的基础上创作而成。全书以描写农民战争为主要题材,塑造了宋江、吴用、李逵、武松、林冲、鲁智深等梁山英雄,揭示了当时的社会矛盾。故事曲折、语言生动、人物性格鲜明,具有很高的艺术成就。

    作者施耐庵(1296~1371)名耳,又名肇瑞,彦端,字子安,号耐庵。籍贯:江苏兴化白驹场人。祖籍泰州海陵县,住苏州阊门外施家巷,后迁居当时兴化县白驹场(今江苏省大丰市白驹镇)。相传是孔子七十二弟子之一施之常的后裔。

    施耐庵的小说《水浒传》中有极其生动的生活场景,丰富多彩的人物形象,水浒108将身份不同,性情各异,是我国古代小说中的一朵奇葩。

    《西游记》   

    《西游记》别名《西游释厄传》,作者是明代的吴承恩,共一百回(实一百零一回)。

    西游记以民间传说的唐僧取经的故事和有关话本及杂剧(元末明初杨讷作)基础上创作而成。西游记前七回叙述孙悟空出世,有大闹天宫等故事。此后写孙悟空随唐僧西天取经,沿途除妖降魔、战胜困难的故事。书中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僧等形象刻画生动,规模宏大,结构完整,是中国古典小说中伟大的浪漫主义文学作品。

    内容分三大部分:第一部分(一到七回)介绍孙悟空的神通广大,大闹天宫;第二部分(八到十二回)叙三藏取经的缘由;第三部分(十三到一百回)是全书故事的主体,写悟空等降伏妖魔,最终到达西天取回真经。

    作者吴承恩(约1504年-约1582年),字汝忠,号射阳山人,江苏淮安人。吴承恩大约40岁才补得一个岁贡生,到北京等待分配官职,没有被选上,由于母老家贫,去做了长兴县丞,终因受人诬告,两年后"拂袖而归",晚年以卖文为生,活了将近80岁。

    吴承恩的神话小说《西游记》,规模宏伟,情节曲折、语言生动,又运用了浪漫主义的创作手法,想象极其丰富,是我国古代小说中的瑰宝。

    《红楼梦》

    《红楼梦》别名《石头记》、《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情僧录》、《大观琐录》、《金玉缘》、《情界铨》。作者是曹雪芹(前八十回);无名氏(后四十回,程伟元、高鹗整理)。

    红楼梦共一百二十回。前八十回在撰写、修改过程中就以抄本的方式流传。乾隆五十年(1791年),程伟元将前八十回及后四十回续稿以活字排印,从此一百二十回本流行。但前八十回的文字曾有改动。

    红楼梦写于十八世纪中叶的清乾隆时代,内容“大旨谈情”。红楼梦是中国唯一一部明确以"谈情"为主旨,并且取得极高成就的小说。红楼梦所谈的情与先天之性有关,与后天学力有关,与伪相反。红楼梦的分旨是:类似于史记功能的《石头记》,类似于世情小说的《风月宝鉴》,类似于传奇的《金陵十二钗》,类似于见闻录的《情僧录》。多个旨意融于一书,一击两鸣,一笔多用,一言两味或者多味,在红楼梦里比比皆是。难度极高,成就极高、极大。

    作者曹雪芹,中国清代小说家,名沾,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圃、芹溪,出生于南京(金陵);祖籍辽阳,生于1715年,卒于1763年。曹雪芹能诗会画,擅长写作,以坚韧不拔的毅力专心致志地从事小说《红楼梦》的写作和修订,披阅10载,增删5次,写出了这部把中国古典小说创作推向巅峰的文学巨著。

    《红楼梦》以其丰富的内容,曲折的情节,深刻的思想认识,精湛的艺术手法成为中国最具成就的古典小说及章回小说的巅峰之作,以至于以一部作品构成了一门学术性的独立研究学科--红学,这在世界文学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高鹗先世清初即寓居北京。少年时喜冶游。中年一度在外课馆。熟谙经史,工于八股文,诗词、小说、戏曲、绘画及金石之学亦颇通晓。《红楼梦》后四十回传为高鹗,程伟元所续。但目前观点认为,后四十回为无名氏所续;高鹗与程伟元只是编纂者。

编辑策划:虞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