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评论台湾两岸军事台商健康文化旅游视频资料周刊社区专题艺购
文化信息文化观察文化人物考古发现古今杂谈文史知识文明探源申遗·保护文物收藏悦读

图为新闻发布会现场。   图片来源:中新网

    “陕西首届六大考古新发现”1月22日在西安发布,分别是陕西府谷寨山石峁文化大型墓地、秦始皇帝陵陵西墓葬、空港新城隋王韶家族墓园、麟游隋仁寿唐九成宫4号殿遗址、西安中兆村十六国墓、长安杜回北宋孟氏家族墓地。六个项目最终入选。据介绍,这些项目从科学发掘、文物价值等方面,对考古研究、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具有积极意义。

陕西府谷寨山石峁文化大型墓地

遗址范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图片来源:中新网

墓葬周边的“灰坑葬”。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图片来源:中新网

府谷寨山遗址二类墓M12壁龛。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来源:陕西日报

   考古成果:

    府谷寨山遗址位于陕西省榆林市府谷县田家寨镇王沙峁行政村寨山自然村,面积约100万平方米,处于陕、晋、蒙三省交界处。寨山遗址位于石峁遗址东北约60公里处。据介绍,寨山遗址包含一处重要的龙山时代石城聚落,城内面积约60万平方米。城内北部庙墕地点发现的“高台基址”,似与石峁皇城台性质相类,可能为寨山石城的“核心区域”。还发现较多的白灰面房址、袋状窖穴、竖穴土坑墓等遗迹,暗示着寨山石城的聚落区划和功能分区。

    寨山石城共清理石峁文化墓葬21座,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多为东西向,根据葬具、壁龛及殉人情况可分为四类。一类墓有木棺、有壁龛、有殉人,共3座。此类墓葬规模最大,面积约10平米。二类墓有木棺、有壁龛、无殉人,共4座。三类墓有木棺、无壁龛、无殉人,共7座。四类墓无木棺、无壁龛、无殉人,共7座。另外,墓葬周边发现的“灰坑葬人”现象,或与墓地祭祀或葬仪有关。

  专家点评:

  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考古学系教授张宏彦:寨山遗址发掘的墓葬依规模、随葬品的多少和葬具、殉人的有无,可分为不同的等级,显示出聚落内部成员已有了不同等级或阶层的区分。因此,寨山遗址的发掘,为进一步了解具有世界影响的石峁文化和探索中国文明起源提供了十分重要的资料。

秦始皇帝陵陵西墓葬

秦始皇帝陵陵西一号墓的墓室结构    图片来源: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出土文物

   考古成果: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对秦陵外城西侧展开详细的考古勘探工作,面积50余万平方米。发现古代墓葬39座,灰坑32座,陶窑4座,古河床4条。其中,东侧4座为中字形,靠近秦始皇帝陵西侧外城;西侧5座为甲字形。2013年,考古人员对QLCM1(简称1号墓葬)进行了发掘。2020年继续进行发掘,出土大量陶器、铜器、金银器、铁器、玉器等。陶器有茧形壶、缶、罐、盆等;青铜器有鼎、豆、钫、壶及匙、盘、甑、釜、洗、灯等。另有半两、编钟、金带钩、“乐府”铭文琴轸及铜弩机、铜戈、铁剑、玉剑璏、剑珌、铁甲等。还出土金骆驼、银骆驼、金舞袖俑、铜扁壶、玉鼎、吹奏俑、百戏俑、马俑、骑马俑、猎犬,以及少量漆器残迹。

    M1是目前已发掘的秦代规模最大、等级最高、保存最完好的大型墓葬,填补了秦代高等级贵族墓葬考古的空白,是秦始皇帝陵考古的又一重大收获。它的发掘,有助于对秦代高等级贵族的丧葬制度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为秦始皇陵乃至中国古代陵墓规划和陵墓制度研究提供了新资料,为中国古代陵墓制度在秦汉时期的发展演变提供了关键性依据。

  专家点评:

  中国历史研究院咨询委员会委员焦南峰:秦始皇陵西M1作为中国古代第一座帝陵的第一座陪葬墓,见证了夏商至战国晚期王陵“集中公墓制”的消亡,昭示了战国晚期到宋元明清帝陵“独立陵园制”的形成与确立,折射出中国古代中央集权制度由“血缘政治”到“地缘政治”的巨大历史变革。同时,M1出土文物种类较多、数量较大、等级较高,其中不少为首次发现。这些出土文物对秦人、秦国、秦代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诸多领域的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

空港新城隋王韶家族墓园

空港新城隋王韶家族墓园M1王韶墓全景。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来源:陕西日报

(家族墓园出土的陶俑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来源:三秦都市报

   考古成果:

    2019年11月至2020年5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陕西省西咸新区空港新城底张街道韩家村发掘了一座完整的隋代家族墓园——王韶家族墓园。

  该墓园由方形围沟和7座墓葬组成,围沟形成的兆域南北长147.7米,东西宽138.5米,墓园内埋葬有王韶、王韶嫡长孙王弘等7人,共出土文物200余件、墓志4方,是目前所见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隋代墓园兆域。隋王韶家族墓园内的7座墓葬分布规律、形制统一、规模宏大、结构完整,墓主身份明确,出土物较为丰富,是北周至隋代考古的重要发现,为了解北周至隋代家族墓地的特征、成员的埋葬规律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专家点评:

  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建林:西安咸阳国际机场附近为汉代至隋唐时期墓葬的集中分布区域,自20世纪50年代至今,考古发现的墓葬达数千座,以北朝、隋、唐墓葬为多。隋代家族墓以往虽有发现,但像王韶家族墓地这样具有围沟环绕,且呈现出一定的分布规律的完整茔域,尚为首见。王韶家族墓园的发现,为了解北周至隋代家族墓地的营建、家族成员在家族墓地的排列规律以及丧葬习俗提供了重要资料。

麟游隋仁寿唐九成宫4号殿遗址

麟游隋仁寿唐九成宫4号殿遗址。  来源:陕西日报

   考古成果:

    隋仁寿唐九成宫是隋唐两朝前后共用的一处避暑行宫,素有“离宫之冠”美誉,其遗址位于今陕西省麟游县城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陕西第一工作队于2019年4月至2020年8月对隋仁寿唐九成宫4号殿址进行了科学发掘,发掘面积约2300平方米,出土各类遗物500余件。

    4号殿初建于隋代,唐代又进行过重建。唐代以隋代石构殿基为基础,对殿基和慢道整体抬升加高,增筑的部分高约1.5米,主要由夯土构成,起夯自隋代压栏石(殿北面为地袱石)同高水平的旧夯茬。从现存柱础分析,唐代殿面东西长近60米、南北宽25米,面阔9间,进深3间,是一座殿基高达4.2米的高等级台式大型殿堂建筑。4号殿的发掘,是时隔25年后重启九成宫遗址考古工作的一项重要举措,有着重要的学术价值。结合历史文献、遗址位置和地形特点分析,该殿很可能为唐高宗与武则天驻跸过的寝殿——咸亨殿。本次揭露的4号殿址本体、四围堆积和金元院落等文化遗存对了解认识九成宫的形制布局、历史沿革和废弃变迁等提供了确切的信息。

  专家点评:

  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建林:隋仁寿唐九成宫是隋唐两朝最重要的避暑行宫,是隋唐考古的重要遗址。4号殿遗址展现出隋唐时期大型宫殿建筑从初建到改建、重建的过程,以及当时的建筑规划与设计、建造技术的方方面面。特别是雕刻精美的地袱石、压栏石为以往建筑遗址考古所罕见,反映出隋唐时期建筑装饰艺术的审美追求和建筑工艺的高超水平。该遗址的发掘为了解隋仁寿唐九成宫形制布局、历史沿革和废弃变迁等提供了确切的信息,同时也是展示隋唐时期宫殿建筑建造技术和工艺的重要文化遗产。

西安中兆村十六国墓

西安中兆村十六国墓墓道上方土雕建筑全景。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来源:陕西日报

   考古成果:

    2020年3月,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配合大兆新区基本建设进行考古发掘工作。墓葬M100形制特殊,经考古发掘确认,该墓为十六国时期大型高等级墓葬。

  M100坐北朝南,形制为斜坡墓道土洞墓,由斜坡墓道、过洞、天井、洞顶土雕建筑、壁龛、封门、甬道、前室、侧室、后室组成。总平面呈甲字形,总长80.74米,深11.86米。目前,墓葬内出土文物共计200余件,器物包含有四系罐、牛车、虎子、人物俑、鼓吹仪仗俑、武士俑、弓箭俑、碓房、粮仓、陶罐、九盘连枝灯等。本次发掘的十六国大墓是继2019年发掘的焦村十六国大墓之后,又一大规模、高等级、结构完整、带有壁画的大型陵墓。

  专家点评:

  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教授罗丰:西安中兆村十六国墓,是近年我国魏晋南北朝考古的重大发现。这个墓葬在形制上非常有特点,土筑房屋模型、天井以及长墓道的形制,是十六国时期珍贵的建筑实物资料,也是北朝隋唐时期长墓道、多天井墓葬制度的主要来源。这反映出北方少数民族政权进入关中以后,在丧葬制度方面承袭魏晋传统正统的一面,而部分随葬品也保留有若干北方习俗,呈现出文化多元化的倾向。

长安杜回北宋孟氏家族墓地

长安杜回北宋孟氏家族墓地M13墓室随葬品。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来源:陕西日报

出土文物

   考古成果:

    2020年6月至10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西安市长安区郭杜街道杜回村南部发掘出汉唐、宋金及明清时期墓葬52座,其中5座为迁葬于北宋宣和五年(公元1123年)的孟氏家族墓葬。孟氏家族墓葬位于发掘区中部偏北,大致呈南北两排分布。发掘确认,北排两座墓葬在2010年前后被盗,幸存两方青石墓志;南排3座墓葬形制保存较为完整,随葬品丰富。北宋孟氏家族墓葬共发掘随葬品130余件(组),其中耀州窑瓷器有60余件(组),系近年来墓葬发掘出土耀州窑青瓷最多的一次。

  这批耀州窑青瓷绝大多数保存完整、器类组合明确,部分器型殊为罕见,为研究北宋耀州窑器物类型、烧造工艺以及瓷业发展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也为研究北宋晚期宋金之际耀州窑青瓷的演变发展提供了难得的断代标尺。墓地出土的4方墓志均采用唐代石葬具进行改刻,反映出北宋时期盗墓现象严重,以及“好古”与“盗墓”的紧密关系。此外,3座墓葬还出土有景德镇青白釉瓷器、铜镜、宝石、石砚、墨锭等随葬品,展现了北宋底层文人雅趣的一面。

  专家点评:

  中国古陶瓷古外销瓷学会常务理事王小蒙:北宋孟氏家族墓出土了60余件(组)耀州窑瓷器,这是继吕氏家族墓之后,长安地区北宋家族墓和耀州窑瓷器的又一重大发现。同时,在宋墓研究方面,宣和五年迁葬的孟氏家族墓,补齐了北宋灭亡前夜,长安地区北宋纪年墓的发展序列,对这一区域北宋士人之墓的墓葬形制演变、随葬品组合等研究提供了宝贵资料。

  “陕西首届六大考古新发现”揭晓

  中国考古“名区重镇”陕西发布2020年度“六大考古新发现”

编辑策划:张祝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