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人物 热点
赵汝蘅:我的芭蕾我的梦
华夏经纬网   2011-10-12 11:04:39   
字号:

  

赵汝蘅近照

  

1963年《天鹅湖》四幕,“白天鹅”赵汝蘅(中)。

  

1963年,《巴黎圣母院》。赵汝蘅饰未婚妻。

  她曾是芭蕾舞台上优雅的天鹅,从11岁到67岁,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件事——芭蕾。有人很羡慕地对她说:“你这一辈子就搞这一件事。”但她却说:“芭蕾,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幸福、那么甜蜜的回忆。”只是,横跨了半个多世纪的岁月,她一如既往地在中国芭蕾的土壤上耕耘着、坚持着,“因为如果你学了芭蕾,将再也无法离开它……”

  她,就是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国家大剧院舞蹈艺术总监、原中国国家芭蕾舞团团长赵汝蘅。一条带流苏的麻质围巾紧裹在肩头,玲珑有致的轮廓依稀尚见昔日芭蕾舞蹈家的绰约身姿。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深深烙有芭蕾印迹的瘦小女人如何能够肩扛起振兴中国芭蕾事业的艰巨重任……

  在北京舞蹈学院学习的6年时间里,因主演了著名芭蕾舞剧《天鹅湖》,鲜花和掌声纷至沓来,她成为万众瞩目的“白天鹅”;

  在担任中国国家芭蕾舞团团长的15年时间里,她使中国国家芭蕾舞团的业务蒸蒸日上,伴随着中国近年来的经济腾飞,使中芭在国际上声誉日隆;

  在担任国家大剧院舞蹈艺术总监的3年多的时间里,俄罗斯马林斯基剧院基洛夫芭蕾舞团、巴黎国家歌剧院芭蕾舞团、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瑞典皇家芭蕾舞团、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美国国家芭蕾舞剧院……一个个世界顶级芭蕾舞团轮番登场,《曼侬》、《堂·吉诃德》、《驯悍记》……一部部中国舞蹈界奉为偶像与精神领袖的大师的作品,第一次活生生地展现于中国的舞台之上。

  2010年末,在中国舞蹈家协会全国代表大会上,她当选为新一届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在满场热烈的掌声中,她站起身来向身边的同行致谢时,心里已意识到,她的舞蹈征程还在继续……

  我的芭蕾我的梦

  2011年7月17日,国家大剧院歌剧院,倾注了赵汝蘅两年心血的首届北京国际芭蕾舞暨编舞比赛在观众们热烈的掌声中落下帷幕。看着舞台上洁白的纱裙,漂亮的足尖,高难度的旋转,优雅的谢幕,她的眼前出现的分明是一个梳着两把“小刷子”的小女孩——小女孩正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套洁白的小蓬蓬裙子,眼睛里是努力压制着的欣喜……

  这是1955年的赵汝蘅。那一年,她从天津小学毕业,正是个爱美爱跳舞的小姑娘;那一年,她11岁,成为了北京舞蹈学校建校以来招收的第二批学生。

  上世纪50年代,起源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芭蕾艺术刚刚走入中国,除了极个别在上海和天津租界中流亡的白俄芭蕾舞蹈家教授一些富家女孩跳芭蕾舞,中国大地上鲜有这种源于欧洲的典雅舞蹈。

  当时的赵汝蘅对于芭蕾的认识,仅限于一张照片。“小时候,在天津,路过一家照相馆,看到了一张穿着白色芭蕾舞纱裙的小女孩在劈叉,觉得非常漂亮。”

  有一天,小学老师叫她和两个同学一起去参加一个面试,那是北京舞蹈学校的招生考试。

  “孩子们只穿背心裤衩,老师从身前身后看,不但要量身材比例,还要做踢腿、下腰等动作。”

  做完之后,招生老师对那两个同学说:“你们回去吧!”而赵汝蘅留下了,“老师说我的腿长,而她们的身材将来会发胖。”

  接下来,是几轮复试。赵汝蘅记得有个招生老师问她:“你是小资的妹妹吗?你的鼻子垫过吗?”她被问得莫名其妙,老师们是否满意她的表现,也全然不知。后来她才知道小资指的是舞蹈家资华筠。

  学校方面一连多日杳无音讯,母亲希望她保送上中学再考大学,赵汝蘅正犹豫自己要不要顺应母亲的意思时,家门被叩开了。“其实母亲并不同意我去学习芭蕾。在她心目中,读正规学校、将来上大学才是正道,而且当时已经准备进一个非常好的中学了。”

  11岁的赵汝蘅与母亲赌气,一个月没说话,最终,她还是乘上了北上的列车。此时,北京舞蹈学校刚刚成立一年。学校建立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在中国搞芭蕾舞。

  当年的北京舞蹈学校位于东大桥的白家庄,只有一个简单的校舍,赵汝蘅清清楚楚地记得,“对面一边是师范大学,另一边就是火葬场。”然而50多年前,就是从京郊白家庄这条偏僻泥泞的乡间小路上,走来了中国最早的一批芭蕾人,起飞了中国最早的“白天鹅”。

  北京舞蹈学校成立之初,学员的营养保证,是当时苏联专家们提出的要求之一。在国家还是百废待兴的年代里,这里简直是个天堂:不仅学费全免,还提供高标准伙食,发练功服装及各种生活用品,第一年入学的同学连棉衣都发。

  “有豆浆、牛奶、水果吃,甚至还有黄油,每周校车接送看电影,跳舞服装有专人浆洗。周总理怕演员们腿脚受凉,让有关人员给我们的宿舍铺地板,就连走廊都铺上胶毯。”赵汝蘅记得第一次去食堂,看见满满一大桶豆浆,很多调皮的男生在桶里捞鸡蛋,一捞一大碗,“那时鸡蛋随便吃,有时候发煮鸡蛋,最多时一次发4个,吃不了就在鸡蛋上画小人。”

  虽然生活条件优越得远非寻常百姓所能想象,但训练之苦同样也是一般人难以承受的。

  练习立脚尖,先经过半脚尖,再到脚尖,第二年才可以真正踮起脚尖来。而这个过程的那种疼痛,是没练过的人根本没法体会的。“那时脚趾感染,得甲沟炎,指甲翻了掉了,是常事。处理方法就是用纱布缠上,接着去练,直至脚上积累起足够的老茧和力量为止。”

  即使如此之苦,赵汝蘅也没有放弃过。因为当初舞蹈学校来招生时,老师带来了几名经过一年训练的学生,她们身上那种说不出的美深深刻在了她的脑子里。她想要那样的挺拔,那样的美。

  对于没有任何舞蹈基础的赵汝蘅来说,完成老师的高要求并不容易,在人群散去之后,她总会被单独留下,要求从舞台的一端转圈到另一端。多年之后,她依然能清晰地记得当年《吉赛尔》彩排时的情形:“一上台,灯光一打,我在转圈时突然就找不到方向了。彩排结束后,苏联专家把我重新拉回台上,什么都没说,就是要求我把所有变奏,一段段全重跳一遍。我站在舞台上,一边哭一边反反复复做同样的动作,直到做好为止,没有任何借口。”

 

责任编辑:连萌

共4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方方谈《武昌城》 写作是件好玩的事
·周春芽的“桃花时代”(图)
·《铁梨花》作者萧马辞世 女儿严歌苓伴至最后
·绳镖高手赵生田:不拘一格收徒 梦想申请非遗(图)
·沈阳青年女歌手高谦拜师蒋大为(图)
·章太炎论读史 不读史书则无从爱其国家
·“汉奸文人”苏青生活坎坷 晚景凄凉病重求早死(图
·资中筠:我不是“翻译家” 不是瞧不起翻译
·王树增揭秘《1911》创作历程 读史笔记有几百万字
·方方:武昌城的有些历史我们还不了解
·范曾作《满江红》祭怀孙中山(图)
·翻译家许渊冲 把中国智慧翻译到西方(图)
·伍佰:做音乐要一意孤行
·杨丽萍确定收官《孔雀》 将退居幕后全心创作
专题
  更多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文化热点
  更多
·盘点2018年11月文化关键词
·清华简第八辑研究成果问世
·尘封200余年 故宫养心殿宝匣露真容
·殷墟科学考古90周年
·盘点2018年10月文化关键词
·聚焦文物保护利用改革新政
文化365
   
·重阳说“九” 古人眼中的神奇数字
·人间万卉尽荣艳 难与菖蒲争芳名
·彩凤来仪穿百花
·狗年话狗:中国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说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话色彩 哮天犬仍
编辑推荐
 
·青铜“虎鎣”曾在英被强行拍卖 买家捐赠回
·甲午海战沉船致远舰设计图百年后在英国重见
·今年贺岁档为何来得静悄悄?
·《丝路山水地图》首次全幅展出 新媒体动画
·央视震撼之作《西南联大》直击泪点 带你读
·藏医药浴法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
·争议声中“《木石图》”拍出4.1亿天价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大型诗词文化实景演艺《归来三峡》奉节首演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用雕塑作品讲好新时
逝去的二月河 不逝的大河风
故宫观众破1700万人次 “80后、90
1.9亿没拍出的徐悲鸿《愚公移山》咋又卖
浙大科技考古探秘唐遗址 或改写中国陶瓷史
网络大电影“新编”《西游记》遭下架
陈云曾在洞房给妻子上党课 被组织部干部传
柴静:我不想消费他人,我也不想被人消费(
溥仪为何钦点丑文绣为妃:只因其衣服好看(
  图片新闻   更多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