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信息
十八城书店走访记
华夏经纬网   2019-04-15 14:23:16   
字号:

  “书店盈利吗?”在书店行业工作了12年的孙谦自嘲不能免俗,因为,这是一路上她最经常向各家书店老板提的疑问。

  从3月14日至3月30日,孙谦与3位书店从业者,沿着东南沿海,开着一辆用来装书的面包车,走访了18座城市的51家中小型书店。

  他们来自于“全国中小书店联盟”,这是2018年5月孙谦成立的线上社群。群里最初只有几十人,而今有400多位民营书店老板和出版人,不断有人离去,却有更多人涌入。在虚拟空间里,他们讨论最多的一个问题,仍然是中小书店在当下究竟如何生存。

  什么是好书店

  3月30日晚上,最后一站,南京。孙谦在分享会上提及上海之行所见的一家书店——

  曾经,卖书送咖啡,收益甚微;后来,卖咖啡并赠等值图书,却换了一番天地。买咖啡的人多了,书也卖得动了。

  一路行,最大的城市就是上海。孙谦当然知道“上海的书店太多了,就算待上一个礼拜,也不可能全部探访完毕”。那么多书店,各美其美,孙谦一行的初心是发现更多好书店,因此特地挑了几家从未去过的书店——不广为人知,却各有独特体验。

  比如,上海第一家办理租书许可的乐开书店。女主人叫“蜗牛”,真名是赵艳苹,2011年离职创办乐开书店。坚持了4年后,受困于租约、不归还书的租书者以及其他压力,她被迫关店。

  2018年暑假,赵艳苹与素来支持她的丈夫开了一辆“书车”行走中国。车是租来的,车上载着书与家人,历时58天,行驶9000公里,将书带去了许多原本没有书的地方。

  如今,新店终于开张。赵艳苹选择开在杨浦区一处众创空间,“我们选择的图书,都是值得被一读再读的书”。

  到底什么样的书店才是好书店?在“全国中小书店联盟”的群里,有过多次争论。

  “有人说只要能赚钱的书店就是好书店,但也有人说,好书店应该担负一定的社会责任。”孙谦对记者说,“如果靠着卖盗版书或者只卖畅销书赚了钱,又怎能称为好书店?”

  从郑永宏和康海燕2002年第一次踏上宁波到枫林晚书店正式开业,也就21天。夫妻俩跑去宁波的旧货市场买来铁架,搭结构、拧螺丝,搭起了三面墙的书架。在杭州枫林晚书店的表哥调来了第一批货,由于手头实在没多少钱,第一批书连书架也没摆满。

  刚开业时,有开过2年书店的老板进店逛了一圈,留下一句劝告,“你这店开不到几个月就得关门”。郑永宏却格外有信心,“只要把书进好,这些爱书的人一定都会过来!”

  门口书架上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一排汉译名著,为他们吸引来第一批忠实书友。23平方米的小书店里,除了书架,连个座位也没有,但不少书友站在书架前挑书看书,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

  康海燕用之前在杭州书店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印了一叠宣传单。夫妻俩壮着胆子,跑去宁波新华书店门口发,也骑了2小时自行车去宁波大学,往学生的车篮子里塞。有宁波大学文学院的教授循宣传单找来,也因为教授的推介,2003年4月,枫林晚书店第一次有机会进入宁波大学的书展。

  郑永宏犹记那天,他一手扶着自行车把手,一手小心翼翼扶着后座的3包书,骑到宁波大学,半天时间书就被抢购一空。不少学生兴奋地告诉郑永宏,“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好书”。光是那天,郑永宏就挣了4000多元。

  很长一段时间,宁波爱书人中流传这样一句话——“外面找不到的书,在枫林晚都能找到。”甚至,夫妻俩为了扩大规模搬离第一家店面时,房东几度挽留。

  然而,在南京的分享会上,孙谦抛出了一个问题——“有谁知道或者听说过枫林晚书店的?”举手的人寥寥无几。尽管最早创办于杭州的枫林晚,22年内在不同城市开设了多家店;尽管,台下观众已是爱书人。

  一家书店,如果仅仅凭借选品的眼光和对书的热爱,没有低价甩卖的资格,没有连锁复制的资本,没有“独家”的教辅资源,能坚持多久?就算坚持得久,又能活得多滋润?

  “你们盈利吗?”孙谦问乐开书店的赵艳苹。

  “可以啊,很少,但当你不需要很多的时候,足够了。”赵艳苹笑了。

  被绑架的情怀

  在苏州的分享会上,孙谦与一位写作者起了争执。这位写作者用2个月写出一本书,这本书目前放在“慢书房”里卖。“他一直称赞老板有情怀,在他看来,这个社会需要更多像慢书房这样有情怀的书店。但我觉得他似乎并不知道这些书店的难处。”孙谦始终觉得,情怀是书店老板自己的,不该被绑架。

  “如果书店有一天遇到困难,濒临倒闭,您会来支持吗?”她最后忍不住问。

  “那可能就没办法了。”对方不再作声,中途离席。

  实际上,慢书房的3位老板中,有一对是夫妻,丈夫另有工作;另一人是苏州人,自述“房子和车子都有了,生活没有压力”。慢书房还在经营民宿“书舍”,有4间客房对外营业。

  书,可能只关乎风花雪月;而书店,更与柴米油盐相关。

  孙谦一度以为书店的日子很好过。她曾在好几家书店工作,做过采购经理,当过运营总监,领着团队辟了12家新店面,“离职后我才发现,一切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去年给一家书店做顾问,从装修、设计到选品、上架,历经大半年,每个环节都得盯。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北京,为了尽量节省成本,她在没有暖气的工地,和工人们一起干活,手冻裂了几处。

  电商的崛起,一度把实体书店挤压得喘不过气。眼见进店大学生一天天减少,2007年,枫林晚书店不得不关闭宁波大学旁边的店面。

  孙谦这一路,听闻不少书店老板直言,他们书店的货源,直接来自电商平台。

  当然也有例外。在无锡开了两家店面的百草园书店,迄今经营20年。父业子承,现今的老板刘石峰出生于1986年,团队几乎全是“90后”。

  倘若看店面,在无锡广电大厦的一楼,百草园仍是传统书店的样子,没有咖啡,没有吧台,也很难看到电商平台上的畅销书,取而代之的是文学、艺术、哲学类书籍,书架高至天花板。采访那天,一批线装书刚刚到店,整整齐齐摆在门口。然而,记者采访了一下午,店里只来了一位女士买书。刘石峰说,百草园书店的常态,是一整天也卖不出一本书。

  倘若看百草园的微信公众号,虽坐拥350万粉丝,在全国书店公号中首屈一指,可内容与书店本身着实有些割裂。以今年4月的文章标题为例,“女人越贵越好看”“经典音乐:一曲《再回首》,愿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刘石峰的父亲刘征宇介绍:“我们最早的时候,经营QQ空间,后来又做微博,现在做微信公号,我们的公号从2013年开始做起。现在看来,不过是赶上机会了而已。”

  刘石峰眼看着自家书店旁的一家家书店倒下,最后只剩他们一家;而百草园书店最困难时,也曾交不起房租,只能把书全部移到仓库里卖。

  生存危机相对小一些的,一般是什么书店?

  刘石峰难忘,刚毕业时在无锡博物院工作,曾向同事介绍过家里是开书店的,后来某天,同事走进百草园,感慨居然是——“原来是这种书店,我还以为是学校门口那种卖教辅文具的小店呢!”

  开在苏州地铁站里的东大书店,顾客精准定位在0—18岁,装修毫不出彩。凭借出售课外指定读物和文具,东大书店开成了刚需书店。

  书店盈利吗?孙谦照例问。

  回答令人吃惊——700平方米,年营业额高达800万元。老板坦言,在开店之初便决定,先要开一家赚钱的书店,实现商业价值后,再开一家心目中的好书店。

  走得慎之又慎

  孙谦一行是从广东佛山出发的。至于起点为何是佛山,原因看似简单——佛山先行书店的老板石头,正是孙谦的同行者之一;他们开的面包车,也是石头曾经用来送书和杂志的车。

  更深原因则是,建店已有24年的先行书店历经5次搬迁,但初心不改。再往深了说,“先行”,先天下而行,敢为人先、百折不挠。

  2013年,枫林晚书店搬迁后,店面从一楼沿街的好地段变为二楼拐角隐蔽处。随之而来的是急剧下降的客流量。郑永宏第一次想到转型——让书店成为爱书人的文化体验空间。

  为了请来嘉宾,郑永宏去微博挨个私信,或托朋友介绍。书店还尝试过开微博,聚集了5000多位粉丝,但微博在2017年年底停止更新。

  康海燕保留着一本册子,记录了许多书友的联系方式。出版社来了书单,她便将推荐书目发给书友。多年下来,夫妻俩熟知很多书友的阅读习惯,“在进书时我们就知道,哪本书哪位书友肯定会买”。

  对于这些老书店人来说,每一步都走得慎之又慎。有佛山本地的商场找石头,想要合作开店,谈了2年,石头还是不敢轻易做决定,“生怕稍有不慎,砸了坚守多年的牌子”。先行书店的最后一次搬迁是在2016年,石头在家附近买下一套房,重新装修作为书店,然后才觉得,“没有那么多压力了”。

  孙谦也问过刘石峰,为何不多开几家分店?

  刘石峰觉得,百草园书店的品牌已有20年,他必须为品牌负责,“店面数量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我爸说我们就是一家小书店,做好分内事就好”。

  新书店的步子迈得更大。在温州,“無料书铺”的核心团队里,有人做过金融,有人做过建筑设计,但没有一人之前来自书店行业。开业仅仅一年多,书店版图在温州已铺开,3家直营店,4家与民宿、餐饮携手的合作店。

  开业至今,“85后”创始人张潇一直坚持书要封面朝外向顾客摆放。“有店员提出过反对意见,但一段时间后发现的确这样放更合适。”他有他的一套逻辑,“其实很多顾客来到书店,并不知道自己要买什么书,但当下很多书都经过仔细的装帧设计,这对他们而言,更加一目了然。”

  孙谦一行从这家店学到一个新词——共建人。所谓“共建人”,概念与众筹有些相似,比如共建人缴纳了1万元资金,那书店可能提供给共建人1.2万元消费额度,共建人能像主人一样在书店招待朋友、办公休闲。

  以创新的态度,不纠结于情怀,将自身流量转化为商业价值,这的确可以成为民营书店生存与发展的路径选择。

  郑永宏觉得,眼下或许是实体书店发展的好时期。在宁波,这两年新开了十几家书店。

  放眼全国,2016年中宣部等11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北京从2018年起,实体书店扶持资金每年增至5000万元,每年扶持书店150家;2012年上海率先出台扶持实体书店政策,2017年印发《关于上海扶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实施意见》……

  而在许多书店接连迎来新生的同时,也有不少悄无声息地离去。

  盈利与否,这个问题,在绍兴的南方书店已经没有发问的必要——店门紧闭,门上贴着的水费催缴单上,打印日期是2018年10月29日。

  孙谦一行离开南方书店,在游人如织的鲁迅故居,只见“三味书屋”开着,可柜台上摆着的是杯垫和书签,却没有书。

  书与人的互动

  行到中途,有成员不得不提前离队。记者问起原因,孙谦无奈告知,“她所在的书店有人突然离职,她必须去交接工作”。

  孙谦听过太多书店老板抱怨,书店难留人。“更多员工只是把在书店工作当作一份养活自己的职业。”孙谦在书店工作的12年里,见过太多并不热爱书店的人,“他们可能在书店工作不超过半年,余生也不会在任何一家书店看到他们。”

  学计算机应用基础专业的康海燕,1998年一毕业就去了表哥所在的杭州枫林晚书店上班。家乡小学的校长劝她回家教计算机,给她开出2000元的工资。彼时的她在书店,月收入仅有800元。

  像康海燕这样的,只是极少数。张潇印象深刻,开店之初,他去享有盛名的日本茑屋书店考察,刚刚翻完一本书,10秒内就见店员上前将书摆正。张潇发觉,招来的店员很多并不适合书店,做不到几个月就纷纷离职。毕竟,相比于其他零售业,书店不是一个能够快速盈利的行业。

  孙谦将今年3月的行程称为“第一季”。意思很明显,未来还有后续。

  “让书店在整个书业的行业链内拥有更多话语权”,是全国中小书店联盟创立的初衷之一。孙谦说,多年前的书店倒闭潮,压垮了一群批发商。当下,很多新开的民营小书店,根本无力从出版社拿书,甚至连开户都没有资格。

  这个4月,在世界读书日来临之前,宁波枫林晚书店将举办《书见》的新书发布会。这本书讲述了26座城30位书店人的故事。孙谦说,这是全国中小书店联盟的一次尝试,新书由全国百家书店联合首发,包销1500册。她希望,为中小书店和出版社搭建合作平台,探索保护书价和推广好书的一条路。

  对于书店来说,更多时候,是忠实书友陪伴他们撑过困难的日子。

  有一批从小在先行书店买设计类书籍的书友,长大后成了设计师,当2016年石头买下店面后,自告奋勇来做装修设计。更有书友,特意在先行书店附近买了房子,为了孩子能够常去书店。

  2013年,因为付不起突然上涨的房租,郑永宏夫妻只能临时找了新店面。搬店当天,20多位书友自发赶来搬书。由于两个店铺离得近,所有人站成一条长龙,挨个把书传递到下一位手中。不到半天,5万多本书全从老店搬到新店。

  也是在多年后,郑永宏才从别人口中得知,在他们为房租焦头烂额时,有位书友托人找关系帮忙寻合适店面,但一句也没提起过。

  郑永宏印象格外清晰的,还有坚持在书店订购《全宋笔记》的书友们。尽管,12年间,订购人数从20降至1。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成果《全宋笔记》,2006年第一编首发,直到去年,第十编才在沪亮相。

  有一位老先生,如今年近九旬,12年间,年年盯着出版的日子,时不时给枫林晚书店打来电话。

  “现在终于买齐了。”郑永宏笑着说。(张凌云)

来源: 解放日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系列纪录片《海昏侯》将在央视纪录频道播出
·数字阅读在e时代续写“开卷有益”
·河北唐山:百年“评”韵绽芳华
·“夸夸群”走红的背后
·3年查处文物法人违法案件673起
·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 中外影人齐聚“爱影之城”
·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 献礼新中国七十华诞
·2018年度“批评家选择”十部优秀电影公布
·2018年中国电影出现“寓言体”现象
·戏曲电影渐势微 业界呼吁给一点空间
·“民间工艺美术家”王文定:用棕编构造“动物世界”
·第二届京沪城市论坛举行 发布丛书解析首都文化四方面
·第十五届中美电影节、中美电视节将集中展映两国影视佳作
·长江三峡“三游洞文化年”启幕
专题
  更多
·2019金猪贺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化热点
  更多
·盘点2020年12月文化关键词
·“考古中国”公布四项重要成果
·“汉语盘点2020”:2020年度十大流行语
·“汉语盘点2020”:2020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新
·《咬文嚼字》公布“2020年十大流行语”
·圆明园澹泊宁静遗址考古发现田字房和皇家稻
文化视野
  更多
·2020年文化年终盘点之焦点事件
·2020年文化年终盘点之综艺节目
·2020年文化年终盘点之文艺展演
·2020年文化年终盘点之文化人物
·2020年文化年终盘点之文化大展
·2020年文化年终盘点之文化抗“疫”
文化365
   
·姿貌绝伦的甄氏是《洛神赋》的原型吗?
·从民谚看小寒
·“茶叶地图”怎样画出来
·二十四节气从哪来,今天我们该如何保护二十
·迎冬、拜冬、补冬……立冬习俗知多少?
编辑推荐
 
·金中都城墙遗址考古取得重要成果
·“河洛古国”发现中国最早“宫殿”
·福建首次发现恐龙存在的证据
·二里头遗址发现高规格夏代墓葬
·2020年文化年终盘点之文化大展
·太空服、火锅盆……金沙遗址这三件文物自带
·2020年文化年终盘点之申遗保护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