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史知识
北京音与《中原音韵》
华夏经纬网   2009-01-13 09:08:58   
字号:

    从音韵学角度说,许多古音在普通话里没有了,但在方言中保留着。北京音里就存有不少字的古读,例如“更”字,今之识字者概读为“geng”。老北京人——即使不识字的农村老太太——把“打更”、“更夫”,以北京话说出都是“打更(jīng)”、“更(jīng)夫”、“半夜三更(jīng)”、“起五更(jīng)”、“知更(jīng)守夜”……未闻有“打更(gēng)”云云!究其所自,是未改古音声母之故。“更”,《广韵》:“古行切”,《集韵》:“居行切”。“古”、“居”,二字的声母同属于“见”母,后由语音的变化,分别出为“j”和“g”了。《中原音韵》是元朝周德清据大都(今北京)音,为戏曲编订的韵书,虽其编订旨的在为杂剧服务,却在音韵学史上有里程碑般的位置,对考订北京音有重要用途。

    这书里分当时大都韵为十九部,依大都音的实况,不设入声,而把入声字分列入大都音的平、上、去三声里,即俗谓的“入派三声”——其实,用“派”字是不合理的,因为不是周德清要“派”入声字到平、上、去的,实因大都音就没入声!书中的“庚青”部的“阴平”字里,“更”字与“京”、“粳”、“惊”、“兢”及“庚”、“赓”、“羹”等同在一组,可见元朝的北京音的这些字音还是混同的。再如“耕田”的“耕”字,北京音一直读为jīng,也与《中原音韵》相同。《中原音韵》里,“耕”写作“畊”。有的字音有所转变,如“鹤”字,本是入声,元大都音为平声,《中原音韵》把它与“合”、“盒”归在一组。而老北京人读之为hāo(豪音),是音转所致,至今相声录音里如《黄鹤楼》段子中,演员仍读hāo音,马三立的相声段中也有例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京音仍是hāo,如“鹤(hāo)年堂”、“松鹤(hāo)延年”、“仙鹤(hāo)”的读法。

    元大都音分韵有很精细的,如今韵尾为“an”的“先”、“廉”、“监”三字,分属“先天”、“廉纤”、“监咸”三部。有的学者认为“廉纤”、“监咸”为闭口音,早已消失于北音。其实,北音中,北京音的发音,细咀之,仍存闭口,“廉纤”、“监咸”的口形收束仍与“先天”不同。我认为北京音对大都音的沿袭痕迹仍可辨析出来,《中原音韵》的“寒山”部,基本上是重音在韵上;“桓欢”部,基本上是声母、韵母用力均分;“先天”部基本上是重音在韵母;“监咸”部基本上重音在声母;“廉纤”部基本上是声、韵用力均等。这在老北京人生活中,说话发音时仍可品味出来。今之北京音已不分尖、团,尖、团音在京剧中还严格保留着,而尖、团音之分,在大都音里早已存在,也就是说元朝时北京(大都)音里讲究尖、团。如“江阳”部里“姜、江、疆”等团音与“将、浆”等尖音分列;“香、乡”(团音)与“湘、厢、相……”(尖音)分列。“真文”部里,“欣、忻”(团音)与“新、薪、辛”(尖音)分列。“先天”部里,“见、建……”(团音)与“箭、荐、煎、贱……”(尖音)分列。“萧豪”部的“孝、効、校”(团音)与“笑、啸……”(尖音)分列。“庚青”部的“京、更、畊……”(团音)与“精、睛、晶……”(尖音)分列。“尤侯”部的“休、咻……”(团音)与“修、羞……”(尖音)分列……而以上举的各组尖、团字例的发音,在今天普通话里已没分别了,北京音里也不分了。现存最完整的韵书《广韵》,对今所谓“尖、团”字的注音已很明确,也就是说所谓“尖、团”音实是古音的遗存。作为艺术形式的、以“京”为名的京剧,能保存而很重视“尖、团”音,实在是难能可贵的!

    顺便说一下,今电视节目里一些主持人,大概要表现“京味儿”,学说些个北京音,却弄巧成拙了。如“哪儿和哪儿呀”、“咱们谁和谁呀”的“和”字,音为hàn,不是hé。解放前,我上小学时,老师教此音就是hàn,至今我国台湾省仍依此音。今人不知,便改说“哪儿跟哪儿”、“谁跟谁”、“什么跟什么”了。再如儿化音,北京音里用儿化是有讲究的,拙、重、大类的东西,决不加儿化,巧、轻、小类的东西才加儿化。如“手擎一条齐眉棍”,决不能说成“手擎一条齐眉棍儿”;“手拿一根儿冰棍儿”,也不能说成“手拿一根冰棍”。大的城门,不能加儿化,哈德门、前门、永定门、东直门等,不说“门儿”;东、西便门儿,说“门儿”。“大门”、“大门口儿”的“门”不儿化,“出门子(女孩出嫁)”的“门”没有加儿化的……

    古字声、韵,并未消泯,存诸各地方言中。北京音作为一地的方言,大有探究的必要。作此小文,以砖引玉。

作者:钱世明

来源:北京日报

 

责任编辑:王佳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专题
  更多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文化热点
  更多
·聚焦文物保护利用改革新政
·盘点2018年9月文化关键词
·沉没124年后 甲午海战北洋水师“经远舰”现
·故宫家具馆开放 仓储式展陈明清宫廷家具
·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国博 再现“大唐风华”
·故宫养心殿修缮正式开工 预计2020年完工
文化365
   
·重阳说“九” 古人眼中的神奇数字
·人间万卉尽荣艳 难与菖蒲争芳名
·彩凤来仪穿百花
·狗年话狗:中国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说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话色彩 哮天犬仍
编辑推荐
 
·故宫海上丝绸之路馆建设启动 计划2020
·《国家宝藏》第二季在故宫正式启动
·电影国庆档遇冷 《无双》逆袭摘冠
·15部电影扎堆国庆档
·眼睛当“鼠标”看古画 当故宫遇到“黑科技
·“经远舰”水下考古第一阶段结束 出水文物50
·经远舰沉没124年后现身 甲午海战中曾以一敌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揭秘《永乐大典》修复:曾被暖气困扰 细致
李易峰迪丽热巴获奖引争议 金鹰奖也要看流
中国电视剧名字来源于1958年的《一口菜
殷墟科学发掘90周年 见证中国考古学诞生
老北京胡同融入年轻人文艺生活
沉没124年后 甲午海战北洋水师“经远舰
最美重阳诗词 思念亦重重
学者还原真实杨贵妃:体重60公斤 身高1
重阳节
重阳节诗词
  图片新闻   更多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