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民往来台湾地区管理办法 ·大陆居民赴台湾地区旅游管理办法
    简体/繁体
首页 新闻简报 服务指南 专题聚焦 政策法规 商务资讯 创业园区 浙台情缘 台企巡礼 教育园地 历史回眸 浙江美景 台湾百科 台办介绍 信息公告 台办信箱
 政策法规 更多>>>
[交通运输] 关于公布进一步促进海峡两岸海上直航政策措
[交通运输] 关于促进两岸海上直航政策措施的公告
[交通运输] 关于台湾海峡两岸间海上直航实施事项的公告
[交通运输] 台湾海峡两岸直航船舶监督管理暂行办法
[投资贸易] 关于促进两岸农业合作、惠及台湾农民的若干
[金融税收] 关于海峡两岸海上直航营业税和企业所得税政
[两岸协议] 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全文)(2009
[两岸协议] 海峡两岸金融合作协议(全文)(2009.04.26)
[两岸协议] 海峡两岸空运补充协议(全文)(2009.04.26)
[两岸协议] 海峡两岸标准计量检验认证合作协议(全文)(2009.
 创业园区 更多>>>
[台湾农民创业园区] 浙江首个国家级“台湾农民创业园”温州开园
[台湾农民创业园区] 浙江颁发ECFA签署以来首张台湾农民创业园个体执照
[台湾农民创业园区] 浙江已建有七个台湾农民创业园
[台湾农民创业园区] 首家台湾企业进驻庆元台湾农民创业园
[台湾农民创业园区] 慈溪市扎实推进台湾农民创业园建设
[台湾农民创业园区] 浙江嘉兴秀洲台湾农民创业园开园
[省级] 兰溪经济开发区
[省级] 金西经济开发区
[省级] 金东经济开发区
[省级] 金华经济开发区
 商务资讯 更多>>>
[项目] 打造下沙第一风情街区,坐享新城核心商业盛宴
[展会] 2011嘉兴国际机床工模具及塑胶工业展览会
[展会] 2011第六届中国(温州)机械装备展览会
[展会] 2011第十七届中国义乌国际小商品博览会(义博会)
[展会] 第六届中国(温州)机械装备展览会
[展会] 第四届中国义乌家装建材博览会
[市场] 浙江专业市场概况
[市场] 中国小商品城
[市场] 中国轻纺城
[人员往来] 大陆居民与台湾居民婚姻登记管理暂行办法
 服务指南 更多>>>
[书讯] 我们离真正崛起还有多远?——读《中国骄傲》后感
[书讯] 我在《散步》——读瓦尔泽的《散步》有感
[书讯] 五味杂陈的中国乡愁——评芥川龙之介《中国游记》
[书讯] 文澜读书:浙图邀你追寻老字号的"前世今生"
[书讯] "爱阅":戏剧《小社会》"普通人与戏剧"主题沙龙
[书讯] 被通缉记者仇子明小说《潜伏在资本市场》即将上市
[艺讯] 建党九十周年纪念封发行 胡锦涛总书记题词
[艺讯] 向党的生日献礼 浙江美术作品展开幕
[艺讯] 中国美院雕塑家为感动浙江人物造像
[艺讯] 《辉煌中国》书画集首发
"活熊取胆"再掀反对潮 温州熊场可"合法养熊"?
2011-01-10 10:11:19     华夏经纬网

  亚洲动物基金公布的中国活熊取胆地图,黑色为仍存活熊取胆省份

  四川龙桥的黑熊之墓

文登营救途中抢救黑熊时,在其胆囊上发现这个铁环,那是用来固定取胆用的导管的。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亚洲动物基金提供)

  时报记者深入温州熊场调查“合法养熊”

  “活熊取胆”两会前再掀反对潮

  浙江是我国11个仍存“活熊取胆”省份之一

  对很多人来说,那是一幅惊恐的画面:一头瘦骨嶙峋的成年黑熊被囚禁在狭小的笼子里,因为疼痛,眼含泪水。在它的腹部有一个小口子,胆汁一滴、一滴地往外流,经年累月。

  “活熊取胆”,这种残忍的行为在全球范围内并不鲜见。随着全国两会的日益临近,近期在人民网、新浪网等网站上出现了大量网帖,呼吁全国人大尽快出台法规取缔“活熊取胆”。

  昨天,巨人集团副总裁程晨在新浪微博上发出了“呼吁全国人大立法禁止一切熊胆贸易”的投票,并迅速吸引近千人参与,99%的网友选择了“赞同”。

  持续多年的“活熊取胆”贸易再一次成为争议焦点。记者了解到,在浙江,也仍然存在活养黑熊的养殖场,有养殖场仍然存在“活熊取胆”的行为。而一些民间动物保护机构,则在与这些“合法养殖”行为斗智斗勇,对他们来说,只要能多抢救一头黑熊,就是莫大的胜利。

  A黑熊出没

  合法的“活熊取胆”行为在民间却争议不断,反对声音来自动物研究专家、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甚至政府官员。

  两个多月前的一天,温州市瓯海区瓯海大道。数辆大卡车缓缓前行,路旁的行人,纷纷投来惊讶的目光。大卡车上装载了数百头黑熊。这些黑熊最终被运往温州商人林观火的养熊场。

  虽然多年以来,温州商人林观火刻意保持低调,但这支惹眼的运输队伍,还是让这个鲜为人知的黑熊场走进公众视野。

  黑熊,因为胸前有一块很明显的白色(黄色)形状的斑纹,也被人称为月熊,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如此多黑熊出现在瓯海街道上,在当地论坛上引起众多网友讨论。许多网友都认为,这些黑熊将会被“活取熊胆”。

  “活取熊胆”这四个字,概括的是一个极其残忍的过程:一头成年黑熊,腹部被打开一个小口,然后通过引流,胆汁每天导出。

  大部分的黑熊腹部一旦被打开,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便长期无法愈合。有些黑熊还会因为伤口逐渐糜烂、感染,直到疼痛死去。

  一些网友把温州出现黑熊的信息,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温州“绿眼睛环境组织”(以下简称“绿眼睛”)。

  “网友的来信很多,有温州、杭州、上海的,要求我们去营救这些黑熊,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绿眼睛行政主管白洪鲍说。

  这个位于温州大学的民间机构,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营救各类小动物。但这一次,白洪鲍显得很无奈。

  数年前,绿眼睛曾经策划过一次营救黑熊计划,声势浩大,但收效甚微。原因是温州观火熊类养殖场经过了政府部门的审批,是一个合法的企业。也就是说,在我国,经过合法审批的养熊场是允许“活取熊胆”的。

  类似经过政府审批可以取胆的熊场,在我国有数十家之多。他们每天都要从大量的黑熊胆囊内取胆,然后提炼成熊胆粉进行交易,最后变成一笔不菲的经济回报。

  但这样“合法的”行为在民间却争议不断。在网上搜索“活熊取胆”,会发现来自社会各个阶层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其中不乏动物研究专家、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甚至政府官员。

  还有一些民间组织则正在把声援转化为实际行动,去营救那些受困的黑熊,其中就包括温州的绿眼睛环境组织。

  B“我是爱护动物的”

  林观火接听了一个从安徽合肥打来的“买粉”的电话。电话中,林观火说:“我不是卖熊胆粉的,我是搞房地产的。”

  林观火的养殖场,有一个与“活取熊胆”毫无关系的名字:温州市观火熊类养殖场(以下简称温州熊场)。初看企业的名称,给人感觉这只是一个养熊的地方,跟“活取熊胆”联系不到一起。

  根据当年企业登记的资料,企业位于温州市瓯海区瞿溪镇蛟垟村。记者在当地却难以从村民口中了解到熊场的信息。

  在瓯海区瞿溪镇政府打听,才知道熊场在去年搬迁到另外一个村庄,原因是熊场扩建。

  如今的熊场,位于瞿溪镇与郭溪镇的交界处。瓯海大道旁一条不知名的岔路进去,再转弯,路会越来越窄,也越来越陡,最后来到一座山脚下,便能看到熊场。

  熊场从外看上去并不起眼,如同一个没有建好的半拉子工程。沉重的大铁门关着,门外挂着没有企业名称的牌匾。

  大门里面分为三块区域,中间是一块空地,堆着一个个铁制的笼子。左右两边,分别是养熊区。

  再往里,能见到水泥筑起的一个个小屋子,黑熊就关在里面。小屋墙上镶着不足一平方米的铁栅栏,形同窗户。里面漆黑,从铁栅栏处依稀可以看见熊的脸部,但看不见它们的身体。

  林观火告诉记者:“这些黑熊,都在产崽。”

  林观火是温州市文成县汇溪乡人,年幼时家庭贫困,后去了四川等地谋生。也就在四川期间,发现了当地有人养熊发家。于是,林加入了养熊的队伍。

  在2000年初,林观火回到了温州瓯海,开设了自己的熊场。熊场开设初期,从四川购进了50头黑熊。

  目前,林家熊场的黑熊,已近500头。

  谈及活熊取胆,林观火再三强调自己没有干。

  “我从来没有给这些熊取胆,那太残忍了,我是非常爱护动物的人。这些熊在我这里是幸运的,吃得好,长得胖胖的、圆圆的,它们在野外有什么好的?野外又没有什么东西吃。”林观火说。

  那这么多黑熊用来干吗呢?

  “我们有专门的基地,把这些黑熊都安置在那里,如同山庄一样,让游客来观赏,发展休闲旅游产业。”

  “山庄准备建哪里?”记者问。

  “还不知道,我在筹备。”

  虽然林观火一再表示养殖场从来没有“活取熊胆”,但其出售“熊胆粉”的信息却已经声名远播。就在本报记者采访之际,林接听了一个从安徽合肥打来的“买粉”的电话。电话中,林观火说:“我不是卖熊胆粉的,我是搞房地产的。”

  C背后商机

  熊胆粉,是一味名贵的中药材,目前按照市场价格,每公斤约在3000元左右。

  瓯海区政府大院的对面,有一幢不起眼的小楼,瓯海区农林渔业局就坐落在那里。

  “林观火不可能搞观光旅游的,观光旅游哪需要这么多黑熊?”该局林政科一位官员告诉记者。

  林政科是野生动物养殖的直管部门,与林观火保持着联系。

  该官员对记者透露,林观火熊场成立之初,就从四川运来了50头黑熊,都是成年的,里面的绝大部分后来都被活取熊胆,“现在,那批黑熊中,有一些已经死去。”

  多年来,熊场也一直在繁殖黑熊,仅2009年,就出生了40多头。“那年12月底,我们在进行野生动物养殖情况摸底时,林观火那里已经有100多头了。”

  上述官员还告诉记者,取胆的熊,都会被关在一个铁笼子内,在固定的时间内,每天用容器接胆汁,然后提炼,最后制成熊胆粉。

  熊胆粉,是一味名贵的中药材,目前按照市场价格,每公斤约在3000元左右。

  高额的经济回报,让精明的温州人嗅到了里面的商机。经常会有一些生意人,去林政科打听开熊场的相关手续。

  “我就告诉他们,国家已经停止审批养熊取胆场了。”上述官员告诉记者。

  如今,温州熊场的规模,已经由原来的10亩占地面积,扩大到现在的30亩。熊场的不断壮大,离不开当地政府的支持。2001年,林观火的熊场被瓯海区评为农业龙头企业,随后,又成为温州市农业龙头企业。

  2005年底,温州市农办把林观火的熊场确定为“农业结构调整示范基地和现代化建设试点项目”,并专门进行了经济补助。

  D失败较量

  报道虽然引起很大的社会反响,最后的效果并不佳,“因为企业是合法的,没有一头黑熊被救出来”。

  温州绿眼睛环境组织成立于2000年。2004年底,一次很偶然的机会,绿眼睛发现了林观火的黑熊场。

  绿眼睛邀请了温州当地的媒体,希望对林观火的熊场进行联合暗访。

  那时候,“活熊取胆”远没有如今这么敏感,绿眼睛志愿者和媒体记者顺利进入了熊场。

  “这些黑熊被关在大铁笼里,铁笼的空间很小,黑熊身体基本不能动弹,连回头都不行。”绿眼睛组织行政主管白洪鲍告诉时报记者:“这些熊的腹部,插着一根铜制的导管,专门用做引流胆汁,一些黑熊的伤口已经腐烂。”

  当时,一位养殖人员还向白洪鲍介绍说,给黑熊安置这样一个铁笼,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控制黑熊的行动,一些黑熊忍受不了常年被抽胆汁的疼痛,会把自己的肚子撕开,把自己的内脏从肚中拉出来……

  当地媒体随后给予了积极报道,还配了旗帜鲜明的标题《活取熊胆太残忍》、《请给黑熊平等生存权利》。报道虽然引起很大的社会反响,最后的效果并不佳,“因为企业是合法的,没有一头黑熊被救出来”。

  “温州有一个熊场,里面有黑熊被活取熊胆,它们身上有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会腐烂,会癌变……”2010年12月15日晚上,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数百位大学生坐在一起,听白洪鲍讲课,主题是现代高校学生如何参加环境公共议题,白洪鲍这样告诉大家。

  “我要告诉别人关于黑熊的真相,让大家别买含熊胆的商品,我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些。”白洪鲍告诉时报记者,这是他仅有的力量。

  多年以后的今天,绿眼睛组织已经逐渐淡出了对黑熊的营救。

  E营救困境

  这个产业肯定是一个暴利行业,但绝不是支柱性产业。可就是这样一个不是支柱性的产业,却大大违背环保意识。

  随着动物保护观念的加强,如今热心黑熊营救事业的人越来越多。在我国,拯救取胆黑熊影响最大的机构,是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以下简称:龙桥黑熊中心)。该机构是亚洲动物基金与四川省林业厅于2000年合作开办的动物救护中心。亚洲动物基金是于1998年成立的NGO,总部设于香港。

  进入龙桥黑熊中心,可以看见一张公益广告牌,那是一张特殊的地图——中国活熊取胆地图。地图上,分黑白两色,一些省份是白色,一些省份是黑色。涂有黑色的省份,表示那里有着活取熊胆的熊场。浙江也是“黑色”省份。

  “这张地图,对我们来说,是一种鞭策,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现在,在中国大陆,涂黑色的省份有11个。我们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让这些黑色的阴影慢慢变成白色。”亚洲动物基金公关主管王帆说。

  根据林业部门的统计,截至2006年底,中国境内一共有68家养熊场,7000余头熊受困于熊场。随着时间的推移,亚洲动物基金推测,目前实际受困的黑熊超过10000头。

  王帆向记者讲述了去年4月份的那次营救,那也是该组织最近较为成功的一次解救。

  去年4月中旬,亚洲动物基金志愿者去了山东省文登市营救黑熊。那是山东省最后一个合法熊场。还没有走进熊场大院,里面便飘来阵阵恶臭。进入大院,10个铁笼一字排开。里面有黑熊,也有棕熊。

  一头棕熊腹部取胆的伤口,已经大面积腐烂,伤口处正一滴滴流着咖啡色的脓液。

  另一头熊在铁笼内已经呆了近30年,四肢严重萎缩,已经不能站立。后来,这头熊在运回龙桥黑熊中心的途中,高烧不退。车队在行至河南省时,工作人员在卡车里临时搭起了手术台,对它进行了胆囊摘除手术。

  “手术的时候,看见熊的胆囊上有一个铁环,鸡蛋大小,这是熊场在取胆时,害怕导管移位,用来固定导管的。”王帆说。

  如今,从文登营救出来的10头熊,7头生活在四川龙桥黑熊中心,逐渐康复。余下的3头,因为病情恶化,已经死去。

  “我们这次行动,主要得到了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山东省林业厅、四川省林业厅的支持。”

  王帆介绍说,现在营救黑熊最大的困境,就是活熊取胆是合法的,民间机构没有权利关闭这些合法企业。目前,亚洲动物基金主要依靠与各地政府的磋商与合作,然后由政府去关闭这些熊场,或者帮助解救组织去说服企业负责人。

  “我们告诉政府官员,这个产业,在中国肯定是一个暴利行业,但绝不是支柱性产业。可就是这样一个不是支柱性的产业,却如此残忍地对待动物,这是有违环保意识的。”

  2000年7月,亚洲动物基金、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与四川省林业厅共同签署了协议。协议的主要内容,就是政府帮助亚洲动物基金拯救条件恶劣的养熊场中的取胆黑熊。

  至今,该组织已经协助地方政府,关闭了40家熊场,拯救了277头黑熊。

  不过,面对更为庞大的受困黑熊,接下去要做的事情显然更为艰巨。浙江省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总站一位官员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有自己的担忧。他说,如果熊场全部关停了以后,熊场内这么多黑熊的去向,也是个头痛的问题。

  F药用争议

  熊胆并非不可替代,医学界通过临床验证,至少有54种草药具有与熊胆相似的功效,甚至更好。

  在19世纪80年代,朝鲜发明了“活熊取胆”,随后,这一技术流入了中国。

  熊胆,一直被中医视为珍贵药材。在民间中医观念里,熊胆粉有其他中药不可替代的作用,具有止疼和消炎等神奇功效。因此,“活熊取胆”的技术传入中国后,养熊业兴起,并迅速发展。

  目前,根据国家公布的材料可以看出,通过国家药监局批准的含有熊胆的药品有11个品种239项。其中熊胆粉\丸\胶囊103项,熊胆舒喉药60项,熊胆眼药水17项。大部分药品的功用接近或相似。

  记者了解到,即便具有药效,熊胆也并非不可替代。

  近年来,医学界通过临床验证,至少有54种草药具有与熊胆相似的功效。

  著名中医学家,中国药膳研究常务理事、学术部部长刘正才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虽然熊胆有清热、明目、护肝等功效,但并非不可取代,很多中草药如蒲公英、野菊花、大黄,与熊胆有着同样的药效,甚至会更好。

  目前,“活熊取胆”的现状,已经引起了一些全国政协委员与全国人大代表的关注。

  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周屏曾建议,国家有关部门不能简单采取回避和不负责任的态度,用“传统”或“文化遗产”作为理由,来掩盖对活生生的生命的摧残。他认为“应该最终全面取缔活熊取胆业”。

  在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黄信阳在十一届政协三次会议上,提交了《在全国范围内停止活熊取胆业》的提案,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和专家共同研究、讨论停止活熊取胆业的计划,并尽快制定、颁布停止活熊取胆业的法律法规。

  “我们真不知道怎么感谢那些专家,他们的行动,就如同在营救那些还在熊场承受煎熬的生命。”王帆动情地说,“让那些黑熊离开熊场,它们才能找回活着的尊严。”

  四川龙桥黑熊中心,占地约200亩。在中心一块竹林地旁,一条小河蜿蜒而过,那是一块宁静的区域,也是一块墓地。

  每块坟一平米见方,用泥土垒起。坟前一个十字架,用光滑、对称的木条制成。

  这里埋葬着110头胆汁干涸的黑熊。时报记者 李笛

来源:青年时报

浙江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制作